正文 第二百六十八章 前奏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不管怎么说,两个人回来了一个就已经算好的了。

    许墨偷偷的擦了把汗,他是真担心某人追妻一去不复返,那留下这么个烂摊子谁来收拾?搞不好连他也要离家出走,等大家过完两年逍遥日子再回来——得勒,什么公司什么财产都没人,大家伙组团是桥洞底下喝茶打牌度过余生算了。

    许大公子在一边嘀嘀咕咕的,这番模样落入了陆大总裁的眼里,后者眉头一皱,手高高举起,照着对方的背就狠狠拍了下去。

    “一天天的颓靡的样儿,就不能打起精神来?”

    彼时他们已经下了车站在陆氏集团的门前,来来往往的人有点认不出眼前这个略显粗狂的男子就是自家老大,等看了在一边被打的嗷嗷直叫的许墨时才敢确定。

    一时间人群欢呼,热烈的欢迎自家总裁的回归。

    岂料男人就只是在楼下站了一会,拽着许墨的领子又坐回到了车上,吩咐一声:“开车。”

    这是去哪?

    许墨示意司机先往前开,两个手掌搓啊搓的试探着问:“那个什么?都到了公司楼下了,你不上去看一眼?”

    男人降下半边车窗,无趣的看着窗外:“你不是替我看着了?难不成是你没尽心,我的公司已经被你搞得一团糟了,所以才急着催我上去?”

    小许同学默然了好一会,内心却在疯狂的吐槽着:这厮倒打一耙的本事是越来越高了,他辛辛苦苦这么久管理两家公司,可曾说什么了?不谢谢就算了,竟然还发出质疑!

    此等行径,何止可恶?简直可恶!

    “我的陆大少爷,所以您这到底是要去哪?再往前开就要开到江里去了。”

    陆云深缓缓的转头问:“我刚才没说吗?”

    许墨愣了愣,一摊手:“你什么时候说了。”

    “哦,去你家。”

    “嗯?你什么时候说的?”

    男人淡淡的回:“此时,此刻。”

    不等自家老板吩咐,司机先生就很有颜色的先调了头,直奔着许墨的宅子而去。

    等下了车,进了门,陆云深开始脱衣服的时候,某主人才记起来问:“不是,你自己是没有家吗?这么久没回来了,不先回去看一看,倒跑到我家来撒野,这是个什么道理?”

    两人的住宅不在一个小区,一个东一个西,相距甚远。

    那会许墨也曾提议两人把房子买在一起,这样偶尔大半夜的睡不着还能串个门喝个酒什么的,岂料刚提出来就被对方坚决的拒绝了。

    其理由是:“怕你喝醉了半夜来扒拉我家窗户。”

    平素陆云深除非必要,似乎也十分嫌弃来他家做客,眼下倒像是换了一个人了,竟然主动提出要过来。

    结果陆云深一句话就堵的他无话可说:“我夫人都跑了,哪里还有家?”

    一句话怼的本就心虚的许大公子哑口无言:得勒,您安心住着,想住多久住多久,都是我造的孽。

    陆云深不客气的从衣柜里找出了一套簇新的睡衣,而后在浴室里足足泡了两个小时,一脸苍白的出来时许墨正打算踹门进去。

    不等好友开口,陆云深就问:“她在这睡的是哪间房?”

    “嗯?”许墨愣了一下,才指了一个方向,“下楼左拐的第一间。”

    看到男人直接进了苏然之前住过的房间,许大公子很不怕死的跟了上去,来了一句:“哦,她还睡过我家沙发,你要不要也试试看?”

    “滚出去。”

    “好嘞!”

    一觉醒来,看着陌生的环境,向来坚毅刚强的陆大少竟然有点鼻酸:就这么个破地方,那女人竟然还住的下去,陆宅不好吗?回到他身边不好吗?连个招呼也没有,说走就走了,这算个怎么回事嘛!

    伤感过后,陆大总裁揭被而起,趁着夜色直接驱车去了公司。

    去公司干嘛?加班。

    由于他是锦衣夜行,睡的死死的许墨并不之嚣,等到了第二天早上去喊人时,才发现人已经不见了。同时不见的,还有他车库里的爱车。

    韩复照例去总裁办公室整理资料时,一开门就发现里头的人已经在了,登时就惊讶了。

    “陆总,您是什么时候来的?”

    陆云深随时把看完的文件推到一边,往椅子上一趟:“除了这些,还有其他的吗?”

    果然是工作狂魔,只是一个晚上的功夫。就已经把积压的所有文件看完了,这下总算不用担心该怎么向那些高管交代了。

    韩复在心中暗暗感叹,不苟言笑如他也不禁露出一个欣慰的笑容:“陆总,您总算回来了。”

    男人点了点头,给予最忠实的下属一个肯定:“韩复,这段时间我不在,辛苦你了。”

    两人都不是多话的类型,有时候一个眼神就已胜过千言万语,一切尽在不言中。

    工作是怎么也做不完的,他一回来就召开了高层会议,在别人发出质疑之前就先甩出了一沓的战略企划。

    那些企划案都是他周游各地时顺手收集的,堪称好运的谈下了几单大单子,如此一来,他的忽然消失就变成了因公出行,也就没有人敢说闲话了。

    应付完众人,陆云深带人回了办公室,一进门那脸色就垮了下来。

    连日里的高度紧张,再加上一宿通宵工作,即便是铁打的人也得休息休息加加油,他支撑到现在,已经是强弩之末了。

    “陆总,您没事?”

    韩复想去扶,却被制止了。

    “我没事,刚刚那些人说起的集团下半年的重要项目都有哪些?你挑三个最紧要的报告一下。”陆云深闭着眼睛,躺在椅子上,脸色有些苍白。

    人没追回来,事业总还是要守住,不然等苏然回来了看见他这么荒废,不会高兴的。

    韩复没有立场劝说什么,只好遵照吩咐报告工作,良久之后,他合上文件夹,做了个总结。

    “集团下半年主要做的是新能源,其中有一个大的合作商是个英国人。对方本来这两天就会过来,不知为什么,突然说要推迟几天。”

    陆云深叹了一声,声音略微:“非他不可吗?”

    “对方手上的资源与技术,是所有企业中最突出的,是我们最好的选择。”请记住:紫薇中文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