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完完结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在天才儿童少年组里, 安翠过得不错,业内著名的导师, 一对一最多一对三的教导,同龄人都是能够与她探讨天文地理宇宙和时空的天才,除了少部分有着低情商的通病总说出不讨喜的话之外, 堪称完美。

    安翠的人生里,有四分之一的时间她都是很幸福的,有爱她的家人,任她遨游不设限制的学海,信任她的伙伴,甚至还收获了爱情,自由地去创造自己想要的一切,仿佛没有什么能够将她击伤。即便有人朝她抛出石子, 她也总能优雅从容到堪称张狂傲慢地还击。

    直到她的后盾突然崩溃瓦解。

    因为几年前曾被兄长重创的跨国犯罪集团的打击报复。正义的警察以及他们的家人被犯罪分子报复这种事,其实不是什么新鲜事了, 可是安家不是普普通通的民警家庭,家住军大院,出入有警卫员,要报复何其艰难?可是他们就是做到了。除了有人从内部出卖之外没有其他可能性。

    即便他们承诺严查,定然给她一个交代,安翠仍然感到前所未有的暴怒,戾气在心头不断萦绕,想要杀人,想要报复, 她迁怒所有人。

    失去鸟巢的幼鸟悲戚的鸣叫,却再也没有厚实的翅膀来为她遮风挡雨。

    她的人脉很广,作为手下已经有了两百多项重量级专利的科学家,无数间谍在她周围观望,各国高官,金融巨鳄,试图拉拢她想要合作的人何其之多,黑白两道可以说即便以前没有交情,现在想要就能有。

    消耗了许多人情以及欠下许多人情,利用她的一切人脉资源,没有协助国际刑警,因为她对官方机构已经缺失信任,而是自己雇佣了强大的雇佣兵军团,锁定了那群在各国流窜潜逃在暗网为非作歹的犯罪分子,耗费两年时间,将其全部击杀,一个活口没留。

    她不在乎手段,不在乎用的是警察还是雇佣兵的手,反正她要他们死,被狠狠折磨致死,只有他们的鲜血和痛苦才能够浇熄她的怒火。

    报仇成功的滋味是很爽的,只是失去了就是失去了,此时的那点愉悦是建立在巨大的痛苦之上的,或许也是存在了逃避心理,所以她的情感神经才会渐渐麻木,这些记忆才会被渐渐遗忘。

    而现在,她总算能够回想以前的美好,不再对他们避之不及。

    一曲完毕。

    安翠发现挚友温斯顿正坐在花园长椅上,他双手交握搁在膝盖上,俊美的面庞上带着发自真心的笑容。

    “我听说你又开始工作了。”

    “只是虚拟实验室罢了。”

    这是理所当然的,不能确定安翠确实已经恢复正常,不再有自杀倾向之前,他们是不会让安翠碰一下危险物品的。

    温斯顿又陪了安翠一个上午,一起吃了午餐,安翠下午要开始工作,温斯顿抽出一个上午时间也不容易,便也同她告别了。

    安翠看着他西装挺括充满贵气的精英背影,突然想到他今年的生日还没过去,她已经好几年没送过他礼物了,倒是时常收到他送的各种节日的礼物,唔……那到时候送他一份他最喜欢的礼物好了。

    这么想着,524突然在她脑子里出声,十分笃定地说:“这个男人爱你。”

    安翠微微一愣,说:“嗯?别胡说,温斯顿是我的挚友。”

    “读作‘挚友’,写作‘爱情’!看来即便是大佬也有灯下黑的时候,我刚刚可是看到了,他看你的那种眼神,怎么可能是看朋友的眼神?再说男人和女人之间,哪来的单纯的深厚友谊啊!”524化□□情专家,分析得头头是道。

    然而安翠跟温斯顿认识那么多年,两人之间从无暧昧,分明就是纯洁的朋友关系。

    “我要工作了,你可以下线了。”安翠说。当她的大脑拒绝524的光临的时候,524是不可能进入与她对话的,他也看不到她大脑里的东西。

    “好好,我下线吃饭了。不过我说的是真的哦,那个金发男人看你的眼神超级深情的!”说完最后一句,524下线了。

    因为准备给温斯顿做一个生日礼物,安翠工作之余抽出点时间要求要一个工厂,列了材料清单让人去采购,其中包括两台兰博基尼和各种配件,她准备用它们来进行改造,做一台“英雄二代”里的那种变形金刚,跟电影里的区别之一在于,变形后车内的人不会被甩出去,而是会被护在里面,对于偶尔会遭遇暗杀的温斯顿来说是很合适的另类保镖。

    虽然副本里有很多科技在地球在她的时代无法实现,但她确实从中获得了很多灵感,制定出可替代的方案后,给她一点时间,她能做出来。

    而她要的东西里,或者说她要做的这件事是具有一定危险性的,在满不满足她的这件事上,上头的人开了几次会,最终决定还是给安翠,但要派出一定人手跟在她身边,一旦察觉到她有异常行为就阻止。

    于是安翠不是在虚拟实验室里工作就是在工厂里忙活,做着做着,安翠忽然觉得这个场景很熟悉,她曾经也为另一个人在工厂里,身上沾着机油,拿着螺丝刀和扳手在做一件东西,怀着一种希望看到收礼的人惊喜的表情的愉悦心情,她在做什么?啊,对,她在做一架飞机,送给她可爱的小助理。

    很奇怪,大约是524的话的影响,此时浮上来的记忆,是有关于温斯顿的。

    当时因为她把双翼机喷成了红色,她自己挺满意的,但是突然又想到这个颜色在男人眼里是不是不太好,于是她把刚做好的双翼机的图片发给温斯顿看,并发言咨询:刚做好的,你感觉怎么样?喜欢吗?

    温斯顿马上回复:你做的?我喜欢。

    看来没问题了。于是她就收起了手机。

    她以为事情到此为止了,直到几天后他来实验室找她,东拉西扯聊了好半天,她快不耐烦了才支支吾吾莫名很不好意思般的问那架飞机呢?安翠就说送给小助理了,因为他们正在交往,而他很喜欢飞机。

    当时没有在意,现在想想,当时温斯顿的反应……确实有些不对劲。他很擅长隐藏自己的情绪,这是他从小就开始修习的课程,但那时他意外的有些情绪外露,那种震惊又有一点儿愤怒的哑口无言的表情,眼中的光芒迅速黯淡,甚至最后离开的背影都好像有点儿落荒而逃的意味。

    在她还没有交男朋友之前,他们的联络是很频繁的,温斯顿有事没事都会给她发信息,跟她说哪家餐厅很好吃要带她去吃,那次之后他们的联络次数才开始跳崖般减少。

    难道说……当时他以为飞机是要送给他的?当时她看他这反应,脑子里是有出现这样的怀疑的,但是转念一想,美国最大财团继承人,超级名门大少爷,私人飞机好几架,不缺她这一架小小的双翼机,应该不至于。再加上她的生活助理兼男朋友就在身边,也没多余的心思去想这些了。

    当怀疑的种子种下后,安翠忍不住在回忆里寻找起蛛丝马迹,也不知道是因为自恋还是因为代入了“温斯顿爱她”这个前提,回忆里到处都是她以前没有注意到的证明。

    她还记得他们第一次见面的事,她是冲着他的家世去的。就在对面那座不相上下的名校就读的伯伦纳兹财团大少爷,在他们学校内也颇有些名气,在不信任她的大人那里处处碰壁,心中升起一股不服输的劲,不愿意接受家人和导师们的资助以及介绍,决意要依靠自己找到伯乐的她,迈进了那所学校,找到了他。

    灰色恢弘的建筑前,他正坐在翠绿的草坪上看书,本该属于温暖色调的发色对他整体气质起不到任何缓和作用,他长着一张苍白的、英俊的、反派式的脸。她记得别人对他的评价:典型的资本主义继承人,即便面带笑容也掩盖不了那份冷漠傲慢,站在那里便可让人感受到阶级差距。

    所以她以为要让他愿意给她两分钟时间都需要花费点口舌,却不想意外的顺利。现在想想,他当时从草坪上站起身看着她的眼神,并不是看陌生人的眼神,深邃的蓝眸里面闪烁的光芒,像是有些意外和惊喜。不过她以为那不过是因为他很聪明,之后他听她讲完,当场表示愿意当她的投资人,也是因为她的前瞻性以及他的慧眼识珠。

    当时她野心勃勃,完全没有情情爱爱那根筋,整天埋首在实验室,他一日三餐按时送来,监督她吃下,她也以为不过是伙伴之间的体贴,直到他也开始逐渐接手家族产业忙碌起来,于是给她雇了一名生活助理。

    虽然他们因为这个生活助理而渐渐疏远,但她的家庭崩塌的时候,他立刻来到她的身边,为她提供了一切他能提供的帮助。直到现在,与她断开联络的朋友和同事有那么多,他却仍然留在她的身边。

    确实……是因为爱她吗?

    ……

    温斯顿是平安夜的生日,那时安翠已经从精神病院搬出来,回到研究所。

    安翠出院的消息是被封锁着的,外界并不知道,她自然不会去参加温斯顿的生日派对,反正那也不过是一场商业交际。她开着要送给他的车去了伯伦纳兹庄园,准备等他从酒店回来给他一个surprise。

    老管家认识她,看到她虽然很惊讶,但仍然按照过去的规矩放她进去,给她送上她喜欢的茶点,任由她在这里四处走动。

    庄园基本上没有多大变化,安翠在他们的私人博物馆里转了转,几年没来,发现他们家博物馆里又增加了许多画和瓷器,准备去温斯顿的书房看看书,却意外在书架上发现了一本很大的相册,她拿下来翻开,看到了她自己。

    相片有很多是偷拍的,按照时间顺序来贴,大约是从她16岁的时候开始,远在她找温斯顿之前。有她在教室讲台上讲题的,有她在学校食堂吃饭的,也有她低头一边走路一边沉思的,很多没有意义的照片,有些模糊掉了,也有一些拍得奇丑无比,可见拍照技术和角度的奇葩。

    安翠正翻着,听到走廊上传来一阵焦灼的脚步声,越发近了。她转头,果然看到了温斯顿。和他的着急相比,安翠看起来要淡定得多,她只是看他一眼,又收回目光:“都是你拍的?”

    温斯顿心跳如雷捣鼓,那颗大部分时间都异常清醒的大脑像乱糟糟的毛线球一样,安翠平淡的反应更是让他内心焦躁不已。要否认吗?还是趁机表明心意?现在可以了吗?她的精神恢复了,那个该死的小助理没有了,她的身边只剩下他了。

    “……不是,有些是雇人拍的。”他最终回答道,声音干涩低哑。

    “什么时候开始的?”

    “……我高三的时候。”

    安翠:“???”比她想的还要早。

    因为他父母刚好分别从那两所大学毕业,当时他们都想让他去他们各自的母校上大学,他就去两所学校考察了,安翠从他们身边经过,停下来与和他们一起走的教授打招呼,她只是平淡地从他面孔上扫过,仿佛他都没有进入她的眼中,但他却被一下子击中了。

    明明比他还小一岁却已经有了自己的实验室的天才少女,带他在学校走动的教授很是自豪地跟他说了一些关于她的事,他忍不住频频回头,她的身影却很快消失在建筑物后。

    安翠:“那你怎么没进我们学校?”

    “你对我影响太大,我觉得需要离你远一点。”温斯顿说。毕竟他从小受到的教育让他必须冷静,而安翠让他完全冷静不下来,否则他担心自己最后大学都毕不了业。可一边远离,他又一边偷拍安翠的照片,关注她的一切,等她自己来到他的面前,寻求他的投资,他又无法拒绝他。

    “你真让我惊讶,我现在不知道该如何对待你了。”安翠说。

    “……抱歉。”但既然已经让她知道了,他就不会再继续假装自己对她只是朋友的关心了。

    第二天,温斯顿便开始追求安翠了。

    524很得意:“我就说他爱你!”

    安翠没有理会,专注手上的工作。

    “你要跟他在一起吗?我觉得跟他在一起也不错啊,长得又帅,家世又好,还很专情。”

    谁知道呢?喜欢她是一件辛苦又寂寞的事。如果对方不是温斯顿,而是随便一个男性,也许安翠也就看看感觉了,毕竟爱情对她来说实在不足挂齿,多是为了解决生理需求。但温斯顿是一个需要郑重对待的人,不是因为他的社会身份,而是因为他在她心里的地位,毕竟如果分手,是不可能再做朋友了。

    所以她会仔细的,认真的去考虑。

    作者有话要说:  正文到这里就结束了,应该还有两三章副本番外请记住:紫薇中文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