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鬼怪(十四)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那个人正是葡红提的死敌, 葡红提几百年前之所以会陷入沉睡正是因为与死敌进行过一场大战, 结果死敌也陷入了沉睡,并且跟她在同一时间醒来了。该死敌叫红女,曾经也是一名正派人士,后来爱上一个魔门中人便堕落了, 因为爱人被杀,她彻底疯魔,满脑子都是毁灭世界。

    红女不出意外的话过一段时间会登场,现在也不知道她在哪里,在这之前她先把这些经书补全,然后交给天师协会让他们去参悟,修炼灵力, 灵力增强了, 红女也就不足为惧了。

    安翠今天去酒厂灌最后一次灵力,网上的订单就差不多搞定了, 剩下的没她什么事了,她也该履行跟韩书记的约定,去干活了。

    宁骁哭唧唧地表示想跟她走,抱着安翠的胳膊不撒手。洛沉鱼盯着他,忽然飘到他身后,对着他的后颈吹了一口阴气。吓得宁骁一跳好几步。

    “鬼!鬼!”宁骁捂着脖子大叫。

    安翠看向洛沉鱼,洛沉鱼宛如一个阴郁安静的美少年站在那里,怎么看都不像刚刚恶作剧的鬼。

    安翠出发前,把补好的书交给了圆慧大师。她轻描淡写, 好像只是给他一个没什么大不了的东西一样,所以圆慧大师也没有太在意,等回到自己的禅房后才打开盒子,拿起那些书翻阅,眼睛都差点儿跳出来了。等他急急忙忙要找安翠的时候,安翠已经开始她山河守护者的工作,开始了漫长的徒步旅行。

    安翠视它为一种挑战,徒步走遍祖国山河,这件事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她基本上都是绕过大城市,在山与山之间,村落与村落之间行动,所过之处,所有藏在山间悄然生长的脏东西全都被净化殆尽,整座山仿佛都仙气缥缈,深呼吸一口气便觉得醍醐灌顶,仿佛全身心都受到洗礼,在山上遇见她的人们无不被她圣洁的神女姿态所震撼,一路收获信徒无数。

    安翠出发前做了充足的准备,什么驱蚊符驱虫符祛尘符等等都带了不少,因为自己灵力充足,所以效果还很好,一路怎么走几乎都没有狼狈的时候。偶尔救一把爬山却出现事故的驴友,途经一些村落便借住农家吃点农家饭,对于她这种一看就是高人的人,就算不知道她是谁,哪个村子也都非常受欢迎,若是遇到村落中有因为受阴秽侵袭生病的她还帮忙救治,一路降妖除魔,治病救人,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看起来好不潇洒惬意。

    洛沉鱼一直跟着她,看她行侠仗义,看她备受崇敬,心里时常会冒出一种怨恨,他有想杀掉那些受她帮助的人的冲动,以至于在安翠救那些人的时候,他就在一旁用阴郁怨恨的目光盯着那些人,叫那些人背脊发凉,极是不安。

    越是跟着安翠,这种感觉就越是强烈,不知不觉中,比起杀安翠,他竟是更想要杀那些理应是无辜的人。

    这天晚上他们在山上发现了一辆不对劲的车,安翠躲在树后,看到一个男人从驾驶座里出来撒尿,车内传出女孩子的哭泣,还有男人的粗喘,撒尿那人回头冲车子喊:“你他妈搞多久了还没完?弄过头卖不出好价钱!”

    安翠眼睛一眯,抽出箭拉开弓,把撒尿那人的大腿射穿了,男人的惨叫引起了车内人的注意,下来了两个男人,一个裤子都还没有穿好。

    洛沉鱼就在旁边看着安翠把两人撂倒,他阴沉沉地走过去,看到车内有两个女孩子,看起来非常年轻,不过才高中生的模样,看起来是被拐卖的,其中一个刚刚被糟蹋过的样子。但跟他生前那一个月比起来又算得了什么呢?更何况她们还这么幸运的获救了。

    他看着安翠联络警方,安慰她们,眼中的怨恨越发浓烈。安翠注意到他的神情,眉头微蹙。

    等警方过来把人抓走带走,洛沉鱼还盯着车辆尾部一直看,他的手忽然被拉住,身体被扳过去,忽然被温柔的拥抱住了。

    他怔住。

    “你是在嫉妒吗洛沉鱼?你嫉妒那些人能够及时获救?一直以来比起我当初对你的见死不救,你更在意的是我的迟来一步?真是对不起,我当初要是早一点到就好了。”安翠微微叹了一口气说。

    这才是他最大的心结所在,如果她只是见死不救,那么他的心里就只需要怨恨就好了,可是她最后伸出援手了,却是迟了一步,就好比上一秒有了希望,下一秒就迎来了绝望。那个时候他定然是无比强烈的希望能够抓住她伸出来的手的,可是实在是太迟了。

    与生擦身而过,没有什么比这更让人感到不甘了。

    洛沉鱼被安翠抱着,轻抚着,眼中的怨恨渐渐消失,感受着安翠的体温,心里又升起了那种怪异的感觉,好一会儿他尝试着把手搁在安翠的脖子上去掐她,“对不起有什么用。”

    安翠见他恢复正常了,一下子拍开他的手,“没事了赶紧走,找个干净的地睡觉了。”

    洛沉鱼就阴沉沉地跟着她去找地睡觉。

    他当然是不需要睡觉的,经常就安翠睡,他阴沉沉地蹲在一边盯着她,偶尔想起来自己是寻仇的,伸出手去掐她,见安翠半天没反应,又一脸阴沉沉的把手缩回来,心想这样报仇多没劲,还是得她醒着来才行。

    安翠身体素质很好,随身携带一个小毯子,晚上露宿野外也不会生病,但并非一直都能这么好运,有时候天气预报不准确,突然就下起雨来,安翠被雨滴打醒,三更半夜带着一只鬼在山林里四处找躲雨的地方,被淋成落汤鸡。

    好在背包是防水的,还有一套干衣服可换,安翠换好转身,就看到洛沉鱼背对着她蹲在角落里,整个人笼罩在鬼特有的阴森绿里,一时觉得有点可爱,坐在他身边,伸手揉揉他的脑袋,“你一只鬼还知道非礼勿视?”

    洛沉鱼阴沉沉地看向她,面无表情地想她好不要脸,又在对一只鬼动手动脚。然后目光又落在她的红唇上,也不知道是不是业火纹又突然加深了,他觉得自己又烧了起来,跟之前被业火纹焚烧的感觉有些不同,但仍然让他感觉很不舒服。

    于是他说:“我要功德,难受。”

    人向来都是很容易得寸进尺被宠坏的生物,鬼是人变的,其实也是的,安翠对洛沉鱼的宽容和纵容他不可能没有感受到,因此跟安翠讨要某些东西的时候也是相当不客气的。

    安翠虽然没见他业火纹有加深,但看他好像真的觉得不舒服的样子,便凑过去给他渡功德,大概是很舒服,她要停止的时候对方又马上追上来主动吸着,就像只追着企鹅妈妈要食物的小企鹅似的,她只好多给他一点了。

    洛沉鱼忍不住把她抱得更紧,舒服得手指在她背上蜷缩蜷缩。

    本来刚换了衣服,头发也是湿的,在狭小的山洞里,一人一鬼抱在一起,看起来暧昧极了。

    直播间观众们激动得不行:

    【洛沉鱼是只心机鱼!!】

    【名为要功德实则讨吻!】

    【靠惨上位的欧皇,噫!!我知道我人-妻歌输在哪了,就是输在太硬核了!在硬核大佬面前不需要硬核!】

    【呜呜呜霸道总裁都爱没用的柔弱小白花,我不服呜呜】

    【我们阿鱼明明很萌,而且人家是鬼王,哪里是柔弱的小白花了!!阴沉沉的卖萌,阴沉沉的讨吻,阴沉沉的盯人,连黑色的小尖指甲也超可爱,激萌!我要弄同款指甲!】

    如果只是在半夜突遇狂风暴雨还算是好的,有一次安翠知道有暴雨,所以提前借宿在一个村子里,结果当晚泥石流把村子给淹了。

    每当有灾害要发生,经常伴随着一些恶气和比较厉害的脏东西现世,洛沉鱼当晚便是察觉到山上有邪神要出世,于是自己跑上去把邪神吃了,等他下来就见整个村子居然被泥石流给淹了。看到那边有幸存者,却没有看到安翠,绕了好大一圈,也没有见到安翠,他刹那间懵在了原地。

    “快救人啊!!”

    “娃啊!!”

    “对,我们村里被泥石流淹了,快来救命啊!!那、那个很有名的大师,卖灵力酒那个,也在我们村里,也被埋了……”打电话报警的男人这样说,觉得提了有名的大人物可能抢险队会来得更快一点,还特地提了一嘴。

    洛沉鱼早就忘了自己一开始是想要安翠死的,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总之他马上就找到之前安翠借住的人家的方位拼命挖,挖得眼珠子都红了,好不容易把安翠从泥里挖出来,看到她怀里还护着个小孩,眼珠子更红了,差点没把小孩给弄死。

    那个报警的男人做法很正确,因为提了安翠,所以不仅救援队很快赶来了,新闻媒体都立马闻风赶来了。直升机在顶上转来转去,镜头转向见鬼模式后就看到了下面把安翠挖出来的洛沉鱼,这一下引起了热议。

    其实每当灾害发生的时候,见鬼镜头下经常能见到鬼的,那个时候往往经常是很感人的,因为很有可能是灾害中死亡的人们惦记着同样遇难的孩子,做了鬼了还想着把孩子救出来,这种故事哪怕见过再多,人们见了也仍然会泪流不止。

    只是这样普通弱小的鬼往往根本做不到这些事,也就洛沉鱼这种鬼王级别的才能做到。

    可是洛沉鱼算是一只很有名气的鬼了,那些被他吃了的生魂的家人们马上就炸了,当初政府给的交代是洛沉鱼已经接受处置不会再出来害人了,他们就默认了是已经把洛沉鱼超度或者让他灰飞烟灭了,结果现在又看到了他。

    【我就想知道这只鬼是洛沉鱼没错?说好的不会再出来害人呢??】

    【想到我亲爱的弟弟的魂被他吃了,我就恨不能撕碎了他!@天师协会@政府玄学部门,说好的已经处置了呢??】

    【明明现在遭遇泥石流的是一个村落的人们,为什么关注点都在一只鬼上?】

    【现在重点是救人好吗?鬼的事能不能先放在一边?】

    【我没看错的话,他救出的人是竹青大师?】

    网上吵吵闹闹,战火很快就引到了安翠身上。安翠和很多被挖出来的幸存者一起被送到医院,医院是鬼怪常出没的地儿,所以都有特殊的阵法和符咒保护,对鬼怪有禁制,外面的进不来,里面的也会被限制无法移动,所以洛沉鱼只能呆在医院外。

    他坐在石椅上,看着人来人往,疑惑着自己为什么要救安翠,阳光落在他身上,没有照出一点影子来。过了半晌,就有戴着见鬼眼镜的人跑过来,因为心里有恨,也不怕他,朝他丢石头丢符纸,还有拿了灵力酒泼他的。

    “自己死了还要拖别人下水!”

    “还我女儿的魂来!”

    “杀人偿命,你杀了那么多人,就该来世当只畜生被宰杀!”

    各种刻薄的话刀子一样朝他飞去。

    这边的动静引起很多人注意,人多壮胆,于是纷纷围了过来,指指点点,神情又忌惮又厌恶又恐惧。还要媒体在拍。

    洛沉鱼眼睛发红,被安翠安抚下去的怨恨渐渐又涌上心头,业火纹好像也因为家属的怨恨而开始加深,烧得他只想杀人。把眼前这些人全都杀掉!可是在被杀意控制之前,他突然想到了安翠,如果杀了人,与她就是敌人了……他本该不在意这个的,可是不知道怎么的,杀意就是在这样一瞬间得到了控制。

    宁骁听到安翠遇险的消息马上就搭着自家的飞机过来了,来得很快,安翠醒过来的时候他就在身边,连衣服弓箭什么的都重新给他准备好了。

    他简直比安翠更在意她的形象。

    安翠没有什么大碍,就是泥石流来得太突然,窒息罢了,本来她以为要退出这个副本了,没想到竟是被救回来了。正要说什么,突然听到楼下吵吵闹闹,问什么事,宁骁眼睛心虚地转移了一下,说没什么。安翠便自己下了床从窗户往下看。

    就看到了楼下被洛沉鱼被千夫所指的场面。

    安翠虽然知道这个社会鬼其实才是弱势群体,但是还是第一次亲眼看到这种荒唐的画面,一只厉鬼被一群人围着欺负什么的。即便情有可原,但此时此刻这种刻薄的嘴脸和他们身上散发出的那种恶意,当真是比恶鬼都要丑陋。

    安翠深呼吸了一口气,拿着衣服进了洗手间,很快换好就要下去,被宁骁拉住,“女神女神,你不要去维护那只鬼了,那些人也是情有可原,而且人鬼有别,你去护着他不好……”

    安翠直接把他推开了。

    她一路受人瞩目地下了楼,走到人群外围,推开当挡路人,挡在洛沉鱼身前,一颗石头砸在了她额头上,磕红了一块,“够了!”

    安翠的气场很强大,严厉起来的样子极有威慑力,现场陡然静下来。但静了两秒后,很快那些家属又激动地骂起来:“你是天师竟然护着一只鬼!”

    “你果然跟他是一伙的!”

    “这只鬼杀了那么多人,你要是天师就应该送他轮回!”

    “就是因为这些鬼东西,这个世界才变成这样……”

    “你们还真是没有一点自知之明。”安翠面无表情,目光锐利,看得人莫名心虚,“这个世界为什么会变成这样,难不成没有一个天师跟你们说过吗?那些脏东西都是从哪里生出来的,你们不知道吗?‘人类的恶意’是什么,很难理解吗?如果实在很难理解,去照照镜子,你们脸上清楚地显露着呢。”

    安翠说完,拉住洛沉鱼的手往外走,人群下意识地让开一条道,看着他们离开。

    洛沉鱼看着她的背影,发红的眼珠子渐渐又变回了黑色,他眨了眨眼睛,一动不动地看着她,在她微微侧头的时候,看到她额角的红痕,心中那种时常冒出来的异样感在此时此刻忽然被放大了数十倍,越发酸胀难受。

    安翠维护洛沉鱼的那一幕同样被拍到了,网上本来就议论得够多,这会儿议论得更是热烈了,受过安翠恩惠的人很多,这些人大多是心地善良的好人,见恩人被骂,也不管对错,总之先维护再说,也算有感恩之心。

    副本里的人们吵起来,副本外面的观众们又把爱丽丝拖出来鞭笞臭骂,要不是她做的孽,洛沉鱼现在也不用落到这样的口诛笔伐中,真是没见过这样惨的人,生前那么惨,死后还要被这样恨不能把他碎尸万段,好像哪个世界都容不下他似的,真是个小可怜了。

    也难怪他们家大佬对他都起了一丝怜惜之情,毕竟惨过头了。

    于是本来热搜刚要下来的,现在又被骂了上去,爱丽丝看到简直要呕出血来。

    “真他妈有病一群人,玩个游戏都能玩出真情实感!”爱丽丝气急败坏,买了水军去骂安翠,骂她恶心跟只鬼卿卿我我,结果被骂得更惨,偷鸡不成蚀把米。她只好又给金主打电话,结果还没打通,她突然看到另外一个刚刚爬起来的热搜。

    #咸吃萝卜给安翠打赏百万#

    爱丽丝所在的直播平台比安翠所在的星璨直播平台要大很多,咸吃萝卜也是这个平台很有名的大土豪,大多主播都跪舔的那种。因为安翠和爱丽丝两大主播之间的战争,双方有点什么动静就很引人注意,现在这个土豪专门去星璨直播平台注册号码,还一下子给安翠打赏那么多,不炸才怪。

    吃瓜群众们只看到戏好看,哪里知道这对于爱丽丝来说是个多么沉重的打击,因为咸吃萝卜正是爱丽丝金主的账号。很多人不知道,爱丽丝知道。她当场脸色煞白,脑袋里嗡嗡叫。

    安翠拉着洛沉鱼出了医院,马路边上就停下来一辆车,车窗滑下来,正是脸色不太好的宁骁。

    安翠拉着洛沉鱼上了车。

    宁骁看不到洛沉鱼,但不妨碍他嫉妒地往安翠身边看一眼,一踩油门,带着他们去了他家在这边的房子。

    下了车,宁骁说:“先住这,隐秘性比较强,狗仔也进不来。”

    “嗯。谢谢。”

    安翠担心洛沉鱼会被刺激得去杀人,所以一直拉着他。拉着他上了楼,进了一间房间,放下了窗帘,屋内仿佛瞬间凉爽安静上许多。转身便看到洛沉鱼坐在床上,身上的业火纹深深浅浅变化着,看起来很难受。

    于是她叹了一口气,走过去,轻抚过他的面颊,抬起他的头来,低头给他渡功德,虽然治标不治本,但至少会舒服一点。

    安翠给洛沉鱼渡过很多次功德了,虽然大多数情况下是他自己突然觉得需要所以讨要的,但是这次感觉却尤其不一样。这次比以往的每一次都要让他感到舒服,内心升起一种隐秘的禁忌般的快乐,他忍不住按住她的腰,把她压向自己,让她坐在自己的腿上,他索要的越来越多,不止是功德而已。

    于是渡功德就变成了一个缠绵悱恻的吻。

    安翠第一次接这么一个冰冰凉凉的吻,感觉还挺奇妙的。不过洛沉鱼看起来很激动啊,明明知道这是个不能用科学的眼光来看待的灵异世界,但科学家的好奇心还是被提起来了,鬼难道也会有性-欲???那鬼会射出子子孙孙吗???

    嗯……想探究。

    作者有话要说:  才发现明天就下个月了!好的,新的一月,我要努力做回刚开始的自己!请记住:紫薇中文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