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鬼怪(十一)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所有人都觉得洛沉鱼很可怜, 他以残忍的手段杀了那几家人是可以理解的,观众们非但不觉得他这样有什么不对甚至觉得很爽,所以看到洛沉鱼被葡红提控制才觉得十分不舒服, 凭什么呢?尽管爱丽丝的粉丝一直在洗,试图让所有人出戏,但直播间观看数量还是在不断往下降。

    这些离开的观众流入了安翠的直播间, 因此很快这边的观众也知道了洛沉鱼被葡红提用骨灰威胁控制的事,全都忿忿不平起来。

    【我被爱丽丝恶心到极点了,以前只听说过这个主播后台硬,脾气大, 没听说过居然这么极品】

    【说什么当反派, 反派也分高级和low的, 她就是个low货!呕】

    【爱丽丝的金主怕也是个奇葩,才会捧这种又蠢又毒的花瓶】

    【希望我们大佬给她好看, 救救洛沉鱼】

    【唉,同是主播,我们翠翠能拿她怎么办啊?】

    也不知道是不是观众们的念力产生了什么作用, 安翠晚上回家发现洛沉鱼居然没有偷袭她,特意等到半夜也没见到他的鬼影后, 眉头微微蹙了蹙,想起了洛沉鱼骨灰被偷走的事。

    她怀疑偷骨灰的人是葡红提,葡红提知道剧情,又是那种极不愿意风头被占的小气又霸道的个性,提前拿走骨灰生怕被她抢先一步制服洛沉鱼是很有可能的。但是就这样悄无声息地制服洛沉鱼对她这种爱出风头的个性来说未免太低调了一点。

    可是全城见鬼系统都还未关闭, 而且如果已经被抓,政府一定会出声告知民众。

    也就是说,洛沉鱼今晚没有出现,只有两个可能,要么躲在哪里升级了,要么被葡红提抓了。

    于是安翠辗转从朋友那里拿到的了葡红提的手机号码,给她打了个电话。

    葡红提根本没想到安翠会给她打电话,乍一听到吓了一跳,有一瞬间的心虚,好在这是电话,隔着那么远,安翠看不到。

    “洛沉鱼的骨灰在你手上?”安翠问她。

    葡红提:“是又怎么样?”

    “那洛沉鱼现在在你手上?”

    “不在。再说他就算在我手上又怎么样?我还得把人头让给你是?滚!”她不愉快地说,嗒一下挂了电话,她的身前,是眼眸猩红戾气飘荡却无法动弹一下的厉鬼少年。

    而这个屋内,除了他们两人,还有另外的一个女人,正是原著中真正的女主角葡红提的宿敌。葡红提把终于默写好的经书交给了她。

    安翠看着被挂断的手机,不能确定葡红提有没有说谎,姑且暂时认为她没有说谎好了,毕竟洛沉鱼只不过是今晚没来而已,或许是躲起来升级了呢?

    结果洛沉鱼一连几天都没有再出现,安翠正要去找,突然接到了天师协会内的朋友的求助。

    城内突然有许多人丢了魂。

    活人的魂魄一般是不会离开肉体的,可一些特殊情况下,魂魄会在肉体未亡之前离开躯体,这些肉体未亡离体的魂魄叫生魂,生魂流落在外非常危险,因为具有很高的“营养价值”,所以很容易会被不干净的东西吃掉。

    这些人要么晚上睡觉一睡不起,要么好端端走在路上昏倒,进入了植物人状态,全都是一些身体比较虚弱,或者生辰八字比较弱的男女。若是魂魄久不归来,肉体将渐渐死去,也可能会被孤魂野鬼占据。天师道长们四处招魂,却是一只也没有招回来。

    电视台都在报道,闹得人心惶惶,那些丢魂者身上都有些什么牌子的符咒都被扒了出来,店里售卖这些符的天师被骂得狗血喷头,说他们是在骗钱,符咒卵用没有,好端端的魂都能被搞走,要求赔钱,甚至还被一些家属告上了法庭。甚至发展到最后有人发出疑问为什么这个世界反而比以前越来越危险了?

    以前玄学没有爆炸的时候,确实有些邪崇作怪,但是大家总体来说生活都很平和,大部分人一辈子都没见过一次鬼,可玄学越是发展,鬼怪就冒出来越多,就单单这半年,就发生了黑兰山危机和帝王墓这两次大灾事件。会不会玄学就是这个世界这样变化的根源?

    这种疑问一出,像是给了很多内心因为这种事而深陷恐惧之中的人们一个发泄的缺口,很多人赞同,觉得玄学发展太过,政府应该将其抑制,让世界回到之前的状态,使得这事发展成了事关整个玄门的大事件。天师协会高层开过会后,认为总之得尽快把这件事解决。还请了安翠来帮忙。

    虽然跟玄灵派结下梁子,但是天师协会里安翠的朋友很多,她有事的时候他们也提供了不少帮助,所以安翠还是答应相助。

    “糟糕了,这些人的生气快要消失了,怕不是就要被吃掉了!”有道长算了一卦,看着卦象大惊说。

    安翠问:“吃生魂有什么好处?”

    “吃生魂哪有什么好处?既是生魂,便是阳寿未尽,天地之间一切皆有定数,生死早已定下,吃生魂,便是违背了这定论,是犯了天地之大忌的!鬼若吃了生魂,虽因占了该生魂的阳寿和运数,能大补,功力暴涨,却也平添无数业障,此后轮回转世也只能进入畜生道,受尽折磨,也只有真正的邪魔歪道才会无视轮回报应做这种事!”

    “原来如此。”安翠点头,心里不知为何有一种不妙的预感。

    晚上的时候,安翠接到消息,说是找到那些生魂的踪迹了,就在郊外的一座山上。于是她便和他们一起上山了。

    这座山很大,因为不确定具体方位,所以大家分头行事,其他人基本至少两人一组,只有安翠的攻击力可以说是最高的,再加上心里的那点不太好的预感,所以她一个人带着弓箭行动。

    山内朦胧一片,土地和植物被夜雾濡湿,沾湿了裙摆和发梢,风也是湿冷的。

    安翠一边走一边释放出灵力,让它向四周扩散,寻找邪恶之气最多的方向。

    那些灵力宛如触手,伸向四周,其中一条很快找到了需要被净化的邪气,反馈给了安翠,安翠便朝着这个方向走了过来。她的方法比任何卦算都要准确有效,只不过对于灵力稀薄的大师来说实在太过奢侈和浪费,若是他们发现安翠这样搞,也会忍不住露出个肉疼的表情来的。

    此时,正位于安翠前行方向的途中的山林内,数十只被拘住的生魂茫茫然痴痴傻傻,他们正在一只接一只的被往一个死魂体内塞。

    死魂,便是肉体已死亡寿数已尽的鬼,正是洛沉鱼。

    他已经被强制吃下了好些生魂,躯体因为暴涨的功力凝实了不少,身体浮现了许多黑色的纹路,那些纹路从身体蔓延到他的脖颈,几乎要蔓延到脸上,与他如纸的肌肤形成非常强烈的对比,给他又增添了几分妖异。这些纹路颜色越深,意味着他身上的业障越多,下辈子甚至下下辈子要受的折磨越多。

    而对于这些,葡红提并不清楚。她只知道吃生魂能让厉鬼更强大,却不知道这是会反噬的,哪怕是知道,她或许也会这样做,只是会提前想要辩解的借口。

    “他马上就会变得比原著里的最终形态更强了,安翠肯定奈何不了他。安翠想要改变命运,我不能让她成功,这就是把我们分在同一个副本里的意义,让我们互相争斗。”葡红提跟直播间观众说。

    【银河爸爸可没有说过主播在同一个副本内就一定要做敌人,你就是坏!】

    【其实爱丽的想法并没有错啊,要不然那么多个游戏副本,为什么要把主播放在同一个副本里,就是有想让他们竞争的意思?】

    【粉丝继续洗,继续洗,真恶臭】

    【我还呆在这个直播间的原因是我知道安翠大佬马上来了,我就想看看她会怎么收拾爱丽丝】

    正如直播间内众多对洛沉鱼的遭遇感到义愤填膺的观众所期待的那样,安翠很快走过来了。

    越过挡住视线的大榕树,便看到了葡红提,以及她身边半跪在地上似乎非常痛苦的洛沉鱼。安翠一眼就注意到了他身上的业火纹,纹路一直烧到了他低垂的头露出的后颈、按在地面的手的手背,诡谲、神秘又妖异。他的身上充满了生魂的味道,而不远处,还有几只被拘住那里茫茫然的生魂。

    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安翠心中烧起怒火,眸光越发冰冷地看着葡红提,“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葡红提眼中闪过一丝恨意,“我当然知道我在做什么,这一切全都拜你所赐!洛沉鱼!”

    洛沉鱼蓦地抬起头来,猩红的双眼眸光射向安翠,从地上腾跃而起,袭了过去。

    安翠抬弓挡了一下,却在撞上的瞬间猛地向后飞了出去。洛沉鱼被喂了那么多生魂,业火纹都烧了全身,搭上了来生几世,早已经不是几天前的等级了。

    然而他现在越强,安翠的眸子便越冷。落地站定,看着再次飞来的洛沉鱼,也不再留情,灵力全开,刹那间飞沙走石,风都喧嚣了起来。

    葡红提看着安翠渐渐落于下风,心中感到愉快极了,控制着洛沉鱼,把自己内心迫切的想要安翠死的愿望传递给他,迫使他进攻越来越猛烈。

    安翠猛地把目光转向了她,看到了她手上拿着的木偶。一把将洛沉鱼踹开,从箭筒内抽出两支箭,在他再次扑过来的时候将他钉在树上,这阻止不了她太久,于是她抽出第三支对准了他,却不想在射出的瞬间,她倏然改变了方向,对准了葡红提。

    猝不及防差点被箭射中,葡红提吓了一跳,手一松,木偶掉落在地。她又是一惊,想要去捡,安翠已经扑了过来,与此同时,洛沉鱼也再次袭来。

    洛沉鱼在攻击安翠,安翠在攻击葡红提,现场一片混乱,那只木偶在地上溜来溜去,观众们看得提心吊胆,好在最终它落入了安翠的手中,才叫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

    木偶落入了安翠的手中,洛沉鱼的攻击终于停止,可是他仍然还处于被掌控之中,别人想让他做什么就做什么,他的胸口杀意沸腾,恨意滔天,却怎么也无法冲破那道封印。

    葡红提咬牙切齿,但她知道安翠不懂这些,除了灵力她什么都不会,所以她都不知道这木偶里不过是一点骨灰,她那里还有一罐,再做一个木偶照样控制洛沉鱼。她拿了那个木偶又怎么样?她也控制不了,顶多是让洛沉鱼不再动罢了。

    “翠翠!”

    “小友!”

    远处传来其他大师的叫声,估计是这边的动静引起了他们的注意。

    “这次算你好运。”葡红提说,转身就要走。她不带走洛沉鱼,她等着安翠把他带回去,这样等她回去重新做一个木偶,就可以立刻控制洛沉鱼让他杀了安翠了。

    葡红提脚步猛地一顿,身体一僵,瞪大双眸。她不敢置信地低头,看着自己胸口里冒出来的箭头。踉跄着转身,看着安翠。那震惊难以置信到快要蹦出来的眼睛,仿佛在说你怎么敢?

    安翠放下弓,面无表情:“蠢货。是什么给你自信,以为我不会杀你?”竟然还一副了不起的模样转身想走,智障这个主播!

    爱丽丝直播间内弹幕集体沉默了几秒后,爆发了:

    【卧槽卧槽卧槽爽啊!!!】

    【太干净利落了!!爱了!!!】

    【我就是等着这一刻呢!!妈的,突然觉得憋了那么久值了!!粉了粉了!!】

    脱粉或者爬墙头的干脆利落地开始群嘲或者哈哈哈,反倒是爱丽丝的粉丝一时之间简直都不知道要如何发言了,他们都有一种难堪羞耻感。

    而安翠直播间内更不用说了,全都狂欢似的礼物烟花满屏都是,各种爆笑不断。

    【哈哈哈哈让你当反派做坏事,不知道我们大佬对敌人从来不手下留情的吗!】

    【年度笑话出炉,主播爱丽丝装逼被打肿脸哈哈哈哈我得把这个动图弄下来,我可以笑一年哈哈哈】

    【爽死我了,死智障![让你装逼·GIF]】

    无论爱丽丝被杀的瞬间有多么难以置信,她就是已经从这个副本内因为角色死亡被强制退出了。

    且不说爱丽丝离开直播间后有多气愤要怎么发疯,副本内,找过来的几个大师亲眼看着葡红提倒地,也是十分震惊。

    “这……”

    安翠说:“那些生魂是葡红提布阵招来的,用来喂他。”

    证据确凿,这里还有还没被吃的生魂、用来控制洛沉鱼的木偶以及洛沉鱼身上的业火纹,甚至是最后去玄灵派葡红提卧室中找到的洛沉鱼剩下的骨灰,都证明了葡红提死有余辜。

    玄灵派的人知晓这件事的时候都惊呆了,什么??葡红提死了?他们师祖死了?!

    骆央怒极了,“原来我们师祖就是这么一个没用的货色,我还给她做牛做马!死了就死了,竟然还把我们玄灵派拖下水!”

    没错,因为很多生魂都被强制喂给了洛沉鱼,所以很多人都死了,群众需要交代,大师们没必要为玄灵派作掩护,所以现在人们都知道凶手是葡红提,葡红提是玄灵派的人,以前玄灵派对葡红提有多敬重,现在就对她有多愤怒和厌恶,觉得被欺骗了感情。

    爱丽丝如自己所愿,成为了一个副本世界里人人喊打的反派,并且以标准的让人讨厌的炮灰反派的下场落下了帷幕。

    葡红提的事完了,现在还有洛沉鱼的事要解决,他虽然算是无辜的,但所谓你不杀伯仁伯仁因你而死,还是有很多家属迁怒于他,认为如果没有他也就没有这件事。可是他已经死了,就是个鬼,还能怎么迁怒?也就是只能赶紧催促天师把他超度走,知道他现在满身业火纹,要让他入畜生道,去受折磨。

    洛沉鱼现在被困在安翠的住所内,对于外界发生的事他是知道的,刚刚还有情绪激动的家属跑过来大哭大闹,说他自己死了还要连累他人,说他活该被折磨致死。

    他面无表情,眼神阴郁。

    安翠走了进来,手上捧着一个陶罐,里面是洛沉鱼全部的骨灰,她刚跟韩书记密谈一个小时才拿到的处理权。

    洛沉鱼阴沉沉地看了过去,看到那个陶罐,眼底似有几分嘲笑。

    他生前便已经体会过人比鬼更恐怖,死后更是更深的体会到了,他们贪婪、自私、残忍、得寸进尺、不知收敛,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曾经是人的鬼在他们看来也不过是可以随意清除的异类罢了。

    他不相信他们会超度他,他们只会控制他,利用他,让他来替他们做他们做不到或者不能做的事,业障也由他来承担。

    陶罐被放到了洛沉鱼面前。

    洛沉鱼盯着这个近在咫尺的陶罐,阴沉沉地看向安翠。

    安翠坐在他对面,说:“这里面是你的所有骨灰,我跟玄学部门那边对过,一克不少,之前葡红提下的禁制也已经找人解开,屋子外面所有的符纸和锁魂阵我也已经弄掉。”

    洛沉鱼面无表情地看着她,不明白她是什么意思。

    安翠:“你自由了。”

    洛沉鱼蓦地怔住。

    【这是怎么回事?我的眼睛为什么突然湿润?】

    【对于洛沉鱼来说,自由是最重要的东西!】

    作者有话要说:  我突然发现,我最多字数的一篇文是48万字,而这本已经45万字了,我说为毛我突然缺少了一点码字的激情,整个人有点儿丧丧的,原来除了天气原因,还有因为到了这个时候了,希望我可以突破极限┗|`O′|┛我要写长长长文!请记住:紫薇中文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