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鬼怪(九)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从其他方向过来的天师们因为没有尸虫的阻挡比安翠他们先一步抵达墓区, 战斗已经开始了, 超度的超度,列阵的列阵。因为他们的袭击,鬼军暴动, 那边本就已经脆弱的防线崩塌, 千军万马,如同决堤的洪水, 一涌而出。场面极其盛大骇人。

    “绝对不能让一只跑走!”

    “三魂永久,魄无丧倾, 急急如律令!”

    那只曾经是暴君如今是鬼王的千年大鬼, 正坐在一把不知道何时出现的龙椅上,看着那边的大战, 眼神冷酷嘴角挂着残暴嗜血的笑容。

    葡红提一时受了刺激, 忘记了这只千年鬼王的厉害,就这样冲进去, 挥舞着手上的桃木剑袭向背对着她的鬼王。

    她的直播间内, 因为刚刚那种难堪尴尬的对比而骤减的弹幕量终于增多了起来:

    【啊啊啊啊危险啊爱丽冷静一点!!!】

    【我记得这只鬼王算是大boss来着, 现在比后期弱一点,但也很难打的,连原来的女主角都身受重伤, 爱丽丝这……】

    【爱丽不是很适合玩这种角色扮演的游戏,老是发挥失常,作为技术型主播,不适合这种又要演戏又要打怪的游戏, 咱们还是回去玩绝星求生】

    【呵呵,爱丽丝粉丝还真不要脸,你们主子心胸狭窄,你们说是敢爱敢恨直爽明白;你们主子杀人放火,你们说是游戏罢了;你们主子输给别人了,你们说是不适合玩这种类型游戏。难怪会粉这种主播,毕竟物以类聚】

    对于这种言论,爱丽丝粉丝们自然马上群起而攻之,可即便他们心里再急,嘴上再解释爱丽丝玩游戏多厉害只是在这个副本里发挥失常,直播间观看数量还是在往下降。

    偷偷去安翠直播间看一眼,翠翠524直播间内真是热闹非凡,弹幕不是啊啊啊就是666,各种崇拜舔屏,直播间观看人数一直都在往上升,合理认为他们流失的观众都到安翠这边去了。人最怕的就是对比,刚刚那一幕的对比实在太致命了,即便是他们看着都知道爱丽丝输了。

    安翠他们那一方的天师们也已经来到了墓区,后面军方开始用重型武器炸虫子了,所以直播屏幕里,人们看不到墓区内的场景了,只能看到爆炸的火光和浓烟。

    洛沉鱼面无表情地看着雾蒙蒙一片的屏幕,等电视台及时切到另一个镜头的时候,那个镜头已经是墓区另外一边的场景了,一时间看不到安翠那群人的身影。

    他的脑子里还有刚刚安翠看起来圣洁的面庞,那面庞和他脑子里另外一张面庞渐渐重合起来。

    他们在战火硝烟中加入战斗,安翠很快找到了鬼王。

    葡红提正与鬼王缠斗在一起,她已经尽全力把她目前拥有的实力都发挥出来了,成功烧了鬼王几下,砍了他几刀,但都只能造成小伤,鬼王却是被她激怒了,眼中暴戾的猩红闪烁。

    在桃木剑猛然被尖利的鬼手折断,身上被鬼爪撕扯出几道深深的散发着阴气的伤痕,葡红提被愤怒和难堪蒙蔽的双眼倏然清明,她终于看清了这只鬼王,看清了他的恐怖,于是巨大的恐惧感从心底涌了出来。

    S级副本的恐怖她终于体会到,她忘记了直播,转身想逃。鬼王杀气沸腾地朝她追去,掐住了她的脖颈。

    安翠站在不远处,衣袂猎猎,在阴森混乱的墓区内如同昙花般洁白夺目,她从箭筒里抽出箭来,将弓拉开,对准了鬼王射出了箭。

    鬼王察觉到不对,转头,看到那只袭来的箭,嘴角勾起轻蔑不屑的笑容,一手挥开了那毫无威胁之力的箭矢。直播间观众们都惊呆了,没想到安翠的箭对他竟然毫无攻击力!而下一瞬间,他们张大的嘴巴蓦地因为第二次意想不到的一幕而张得更大。

    屏幕内,那只暴君鬼王才勾起的笑容,下一秒他的眼球突然被扯了一下一般,猛然睁大,笑容僵住,可是距离已经太近,速度太快,他根本来不及逃!

    噗呲——

    眨眼间,他的胸口里扎进去了一支箭。

    竟是有第二支箭,这第二支箭紧随着第一支箭而来,完全循着第一支箭的轨迹,以至于完全被遮挡住了箭影,比第一支箭更加来势汹汹,气势截然不同。原来第一支箭只是幌子,用来隐藏第二支箭的存在,第二支箭才是真正的袭击。如果不是有那第一支箭,看到第二支箭的时候,他就能感觉到那危险性,就不会站在原地被射中了!

    【啊啊啊啊我大佬从来都是脑力和武力双重担当!!】

    【我靠,这一幕太帅了!!!】

    【啊!是什么猝不及防地射中了我的心!是我家翠翠大佬的箭啊!】

    扎进灵体内的箭矢灵力释放了出来,强大纯净的灵力让作为阴秽之物的他宛如火烧,这剧痛还是从灵魂内部发出,若不是他乃恶中之恶,生前便是厉鬼都退避三舍的身负千万血债的暴君,死后更是成为鬼王,早就已经如同寻常厉鬼一样灰飞烟灭。

    与剧痛一起升起的滔天怒火让他一把丢掉了葡红提,冲向了安翠。

    安翠不逃不躲,握着弓迎头而上,眨眼间一人一鬼一白一黑撞在一起,掀起惊涛骇浪,周围的人鬼均受影响,差点儿被这阵怪风掀翻。

    葡红提抓着自己的脖子,喘息着从地上爬起来,看着那边缠斗在一起的人鬼,双拳攥得太紧以至于都颤抖了起来。输了……又输了……可恶!可恶!现在该怎么办?怎么才能挽回局面?为什么要把她和安翠分配在同一个副本里?!安翠的角色本来就更适合逆袭和修改原剧情!

    忽然,她想起什么,神情千变万化,最终定格在一种奇妙而诡异的表情上。

    那边的缠斗已经隐隐分出上下风,安翠虽然也有受伤,但是显然一开始就被射了一箭的鬼王在对方丰沛的灵力之下更加难受,马上就要被净化到灰飞烟灭的感觉让他的神经一直紧绷,叫嚣着逃开。好不容易从墓室里出来,他确实也不想就死,所以他咬牙,转身逃走。

    安翠怎么可能会让他逃,立刻追了上去。

    安翠的追击敏捷迅猛,他们从墓区到墓室内再到墓区,分开又纠缠在一起,吐了几口血也没见停下,简直比小鬼还难缠。千年前一句话便伏尸百万,生杀予夺的暴君在此时此刻狼狈不堪。

    正在电脑上通过直播观看云龙区事件的人们注意到了这边的动静,虽然看的不是很清楚,但是安翠自带圣光,所以存在感也比别人强很多,人们看傻了:

    【这、这真的是历史上那位可恨的大暴君的鬼魂吗??】

    【好惨啊,上天入地逃不掉的那种感觉……不不不,惨什么惨,弄死他!!】

    【糟糕,我突然觉得鬼一点儿都不可怕了,这种错觉要不得,妈妈快来打醒我!】

    翠翠524直播间内:

    【哈哈哈哈哈哈为什么觉得又刺激又搞笑哈哈哈哈】

    【想我当初误入这个副本被里面的鬼吓得出来都做了半个月噩梦,如果那时候有这个直播视频存在,我肯定不会做噩梦了!】

    【哈哈哈哈大佬玩游戏都跟别人不一样的画风,玩家都被里面的鬼怪吓得哇哇叫,她把恶鬼追得快口吐白沫了哈哈哈哈哈】

    【看我翠的直播总是引起极度舒适】

    在安翠把两支箭射入他的膝盖,让其无法再跑的时候,也差不多该分出个输赢了。

    然而她才将弓拉开,对准地上试图用言语迷惑她的鬼王,这时身后突然响起一道娇喝:“我来助你一臂之力!”

    葡红提突然跑了过来,拿出一张符扔向了鬼王。

    符纸发生了爆炸,安翠抬起胳膊捂住口鼻,在墓室的茫茫白烟之中什么也看不到。她猛然看向身边的葡红提。葡红提在副本观众们看不到的地方,朝她露出了一丝得意的冷笑。

    【靠!她是故意的??】

    【搞毛,想放走大boss吗!】

    安翠看着她,脸上忽然也扯出了一抹虚假的笑,紧接着她忽然转身拉弓、射出,一气呵成。

    “咻——”

    箭矢一下子射中那边正准备偷偷逃走的鬼王,已经被安翠的灵力折磨许久的鬼王,终于承受不住这一击,在还想再活五百年的不甘中化作飞烟,消失无踪。

    【6666666!!!】

    【666666666!!!】

    【啊啊啊啊啊啊帅啊啊啊啊啊!!!】

    葡红提一时间仿佛被当面抽了几十巴掌,气得唇瓣颤抖。

    鬼王一死,一直受他束缚和驱使的鬼军战斗力骤减,已经快精疲力竭的众天师们终于找到突破口,合力将他们避回墓室内,再重新设阵将他们封锁。

    “翠翠快来!”有人高声大喊。他们需要灵力相助。

    安翠冷冷地看了葡红提一眼,走向他们。

    葡红提看着安翠的背影,牙关咬得太紧,以至于都感觉到了血腥气。她自言自语,实际上是在跟她直播间观众解释:“之前是我想岔了,核心是修改,既然如此,我就不能顺着原来的剧情线走。我得当个反派。”

    她这样一说,原本吵吵闹闹很多人宣布无语脱粉的直播间内总算稍稍和谐了一些,原来是这样!

    【爱丽只是在遵守游戏规则】

    【当反派吗?突然有些期待起来了!】

    【一切只是游戏而已,某些人能不能不要那么较真?别一副玩不起的样子】

    【呵呵,真会给自己找借口,然而丑陋嘴脸已经表现得太过明显,洗不白呢】

    ……

    这一场大灾在天边翻起鱼肚白的时候总算彻底结束,可墓室内还剩下数千只的鬼的超度还是个难题,他们全都是数千年的厉鬼,虽然不像鬼王那么厉害,但也比普通厉鬼要厉害很多,要超度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而他们现在所有人都力不从心,包括安翠在内都是脸色苍白的,她一个人拉住鬼王仇恨让他没空指挥鬼军最后将他击杀,已经是最大功臣了。

    他们只能留守一批人在这里守阵,等他们灵力恢复后再来超度。

    宁骁来接她回去,涌过来想要采访的记者被保镖挡在外面。

    关于昨晚的直播,不睡觉熬夜看的人有很多,毕竟事关社会安定和他们的生命安全,因此所有人自然都看到了安翠那堪称神圣的一面,网上都在热议这件事。从安翠那自带圣光群虫避让的出场到与鬼王的缠斗,别剪辑下来各种转发。

    【太神圣了,天神之姿也不过如此!】

    【就像电影镜头一样啊啊啊啊啊啊啊】

    【妈妈,快来看,有人会发光!】

    【呜呜呜呜她射箭的样子太帅了,我要去学射箭了!】

    【灵力酒是用她的灵力酿制,然后又被我喝进肚子里,四舍五入也就是说,我与她合体了!】

    【话说其他大师喊她‘翠翠’耶,好可爱哦!】

    因为这样,网友们也相当自来熟地喊安翠翠翠了,大师都不带了。同时灵力酒的销量又迎来了一次大爆炸,真真是等这个快件得等到明年才能收到了。

    与此同时,那个小镇上,有人敲响了陈家的门,久不应声后,那人发现陈家没锁,于是拧开门把便走了进去,然后,发现了躺在地上被开膛破肚死相凄惨的两夫妻。

    惊恐的尖叫声响起,来人连滚带爬地跑出去。不一会儿警车便鸣着笛赶了过来。

    小镇消息传播非常迅速,很快消息便传遍了全镇,所有人都知道杀人犯陈家的那对夫妻死掉了。

    他们议论纷纷,“听说肠子流了一地呢。”

    “活该啊,两夫妻什么好事不干,得罪多少人哦。”

    “养出那种杀人犯儿子……”

    一开始谁也没有把这件事和鬼联系上,毕竟这个世界上虽然有鬼怪,但作恶的仍然更多的还是人。直到几天后,又有人死了,死的是另外一个杀人犯的家人,住在另外一个城市,一家六口,爷爷奶奶父母和女儿女婿,无一例外,全都被活生生开膛破肚而死。

    警方早就从犯罪现场发现鬼遗留的能量波动,只是当时无法确认是哪只鬼,现在看来,很有可能会是那个叫洛沉鱼的受害者化作厉鬼回来报仇了。

    “可是我们当初等了很久,也没有等到他化作厉鬼出现。”玄学部门的工作人员皱着眉头说。他们当初就怕他会变成厉鬼特意等了很久,就等着他一出现就将他超度走,结果根本没等到,都过去大半年了,没想到又冒出来了。

    “也有可能不是他,总之先通知另外两家人,让他们保护好自己,那边的部门也派出人去保护一下。”

    另外那两家人一接到警方的通知,就有人哭有人怨,但终究还是只能将家里贴满各个大师店里的符纸和驱鬼摆件,家外面装满了见鬼监控,躲在家中不敢外出。被厉鬼盯上的感觉何其恐怖,可归根到底也是他们自作自受。

    因为这样,两家人一连一个星期都平安无事,其中比较穷的那一家实在不能继续下去了,毕竟得工作赚钱,否则只能喝西北风,而且一星期平安无事,心里也忍不住抱着一丝侥幸的心理。

    然后,就完了。

    一家四口,仍然被杀。

    最有钱的那一家,吓得立刻搭上飞机,前往大天师们最多的首都寻求庇护。

    “去去去去找那个,现在网上最火的那个!”虽然知道肯定要很多钱,但是他们家有钱,而且钱哪有命重要!

    于是他们就去找安翠了。

    安翠既然跟政府有了很深的联系,她是陈莉香这件事内部早就知道了,所以陈家父母被鬼杀了这件事刚发现就有人打电话通知了她,同时其他两家人被杀的事她也知道了。

    但她真没想到,这一家人会跑来找她。当初她把事情曝光,上庭作证,这家人可是威胁她最厉害的人。

    ——“小姑娘,你也老大不小了,怎么还把社会看得那么简单?我劝你适可而止,不要逼人太甚。”

    ——“你把我儿子砍伤了,我还没有找你算账,你以为你是正义的是吗?信不信我明天就能让你在牢房里蹲着出不来?”

    ——“你等着,总有一天你会知道在这个社会上混要靠的是什么,到时候可没有后悔药吃了!”

    而现在当初那趾高气昂一副老子有钱老子最大的一家人,脸色苍白,肥肉颤颤,一脸战兢地走进来,想要跟她求助。

    他们还没有认出她,还苦着一张脸颠倒是非黑白地吐苦水,说什么我儿子只是不懂事被迫当了帮凶,冤有头债有主,那鬼要报仇也应该找陈家一家人,不应该找他们。

    好在他们家小女儿的记性不错,一直盯着安翠看了好久,又拿出手机找到了做对比的东西,然后脸色苍白地拉了父母的衣角,小声说她好像是那个陈莉香的事。

    这一下简直跟见鬼一样恐怖了,一家人被鬼追一样的逃走了。

    安翠都懒得理会这种小炮灰,只是临时想起了一件事,于是打电话给了政府的玄学总部门。

    听到那边的回答,她眉头微微蹙起,“已经被人拿走了?谁?不知道?……我知道了。”

    安翠懒得理会那家小炮灰,但是他们却好像很怕被安翠报复的样子,还想搞先下手为强那套。

    他们在网上发视频向安翠道歉,希望她能原谅他们,并且表示就算他们做错了,可是也应该由警方来惩罚而不是鬼来惩罚,请她不要公报私仇bababa……好像在暗示如果他们死掉了,就算安翠的错一样。

    这一下,半年前洛沉鱼被杀事件被重新挖出来,其中还有安翠传上网的那个自白和控诉录像,于是人们就发现,安翠还真是陈莉香啊!

    视频上的陈莉香有些面黄肌瘦,衣着老土,一看就没过上什么好日子,而安翠肤白气质佳,衣着圣洁华美,整个人自带圣光,以至于人们一直都没有把两人直接联想到一起,这会儿这么一对比,这五官长得一模一样啊!

    安翠是陈莉香实锤了,网上掀起了一阵争议:

    【??女儿是天师,结果父母被鬼杀害了??】

    【被杀是活该,自作孽不可活!】

    【这是两码事好不好?父母做错事是一回事,女儿眼睁睁看着父母死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父母再不对,难道不是他们给她生命把她养大,否则她能有今天吗?】

    【一群傻逼,看看陈家夫妇被杀的时间,那天翠翠在帝王墓杀鬼王救人,没有她你们中搞不好有人就死了好吗,整天站在道德制高点bb!】

    事关孝道,不可能出现一边倒的情况,总有人吵有人骂。安翠无所谓,这弄不掉她一块肉,她只是随手弄了个小程序出来,说话不好好说污言秽语骂她的,会被小程序查IP,然后从灵力酒的订单中找到同个IP地址,然后被取消订单,并且加入黑名单中。

    于是当网上那些键盘侠们骂得很嗨的时候,突然收到由于辱骂店主店主不仅不卖你酒并且将你加入黑名单的短信时,表情僵住了。再骂,你三姑六婆都会因为你而买不到一瓶灵力酒。一边骂人一边还想要买她的好东西,呸,想得美,找黄牛买去,都炒到几十上百万一瓶去了呢。

    一时间网上的键盘侠们渐渐销声匿迹,场面十分和谐。

    那家人原本以为用这种方式可以引起全社会关注,受到保护,却不想因为他们把这件事公布出来,很多天师和商业区内的老总们都知道了他们跟安翠有仇的事,跟安翠关系好的天师们以及他们的徒子徒孙们,统统拒接他们的单子,跟他们认识的老总们也纷纷拒接他们的电话。

    现在安翠可是炙手可热的大天师,谁会为了他们得罪她?光为了能走后门买几瓶灵力酒都得好好捧着好吗?

    几天后,安翠不出意外地听到了他们遇害的消息。

    哪怕他们当时是有警方玄学部门的人保护,可他们还是遇害了,那些符咒对于洛沉鱼来说通通没用,可见他已经进化得相当厉害了。

    安翠坐在廊下,往茶杯里倒了半杯茶,心想下一个,轮到她了。

    她低头,嗅着茶香,露出白皙纤细的后颈。

    她的身后不远处的院墙下,有人正站在那里面无表情地阴郁麻木地盯着她,黑色的唇瓣,黑色的指甲,妖异的模样,不是人,是一只厉鬼。

    然后,他朝她袭了过来。

    作者有话要说:  洛沉鱼:我到底是不是继周以礼后的又一任欧皇?!!!

    感谢15到18号小天使们的投喂~

    书荒还没过扔了手榴弹x1、地雷x1

    三清三三扔了地雷x1

    最后一滴水扔了地雷x2、手榴弹x1

    挽筝扔了地雷x2

    demeter扔了地雷x1

    徐静女扔了地雷x1

    22345551扔了地雷x1

    洛阳扔了地雷x1

    爱看书的想想扔了地雷x1

    吃熊猫的竹子扔了地雷x1

    Quinn扔了地雷x1

    晴天娃娃扔了地雷x1

    小仙女扔了地雷x1

    棠容?扔了地雷x1、火箭炮x1

    Lynn扔了地雷x1

    深空灰扔了地雷x2

    不是魔王是魔仙扔了地雷x1

    一世红妆扔了地雷x2

    我的爱太自私扔了地雷x1

    八零零扔了地雷x1

    洛水成殇扔了地雷x1

    白白扔了地雷x1

    爱幻想的羊扔了手榴弹x1

    最爱黄裤子扔了地雷x1

    破军瑶光扔了地雷x1

    凉子扔了地雷x1

    一川寒鸦扔了地雷x1

    清乐麓扔了地雷x1

    盈盈眉眼惜流年扔了地雷x2

    潼七七扔了手榴弹x1请记住:紫薇中文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