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鬼怪(八)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安翠的住所最近访客很多, 她的友人通讯录里增加了不少人, 主要是因为之前前来拜访的几位大师。正是黑兰山事件中灵力耗尽深受重伤的几位。他们之前在发现玄灵派的人为了一己之私竟然将这样的天才拒之门外后,他们就马上过来致歉,并且邀请安翠加入天师协会, 他们名下的玄学院也愿意收她做学生, 教她画符列阵。

    不过安翠拒绝了。现在天师协会鱼龙混杂,加入后还要被监管, 她也不需要他们的天师认证,那些符咒阵法她也没兴趣了, 所以加入干嘛?

    虽然拒绝了, 安翠对他们这种真正的为国为民的正义之士还是比较敬重的,所以临别的时候还送了几瓶灵力酒给他们。

    刚要送的时候, 几位大师还很客气地说不要, 其实也不是客气,是真的不想要。怎么说呢, 大家都是同行, 都是大师, 而且还都是有名望的大师,安翠送他们灵力酒,不就跟送她自己画的符给他们一样吗?有点儿尴尬。他们也不信网上那些评价, 只觉得估计是外行人不懂,虽然可能有用,但没有那么夸张。

    结果等拎着酒回去,小小浅酌一口, 马上从座位上跳起来,连忙唤来家中小辈,让人赶紧上网下单。

    “??不同行相忌了吗爷爷?我们要给她贡献销售量?”

    “废什么话,赶紧买,多买几瓶!明天快递能送到吗?”

    “怎么可能啊爷爷,就这短短一个月已经排到天师店铺排行榜前十的销售量,我们现在下单,起码得两个月后才会发到我们这。您这一脸肉痛的,要不别买了呗。”

    “呸,我是肉痛这点钱吗?我肉痛这一瓶酒的灵力!”

    随着政府官方认证有效安全之后,灵力酒的销售量就暴涨,付了钱的买家还得进入漫长的排队等待期,天天都有无数人在网上炫耀他们的灵力酒到了,也有无数人在哀嚎他们的酒到底什么时候发货。最惨的是灵力酒不能一次性囤很多,因为放越久灵力会流失越多,买来要在十天内喝完,所以人们只能喝完再买,陷入了每天不是在等发货就是在等快速的死循环中,痛并快乐着。

    要不是因为符咒便宜,跟安翠的酒相比是薄利多销,安翠店铺的销售量已经进前五了。

    那次之后,几位大师就经常没事“路过”安翠家,来打声招呼,喝两杯茶再走,脸皮厚的直接出声讨酒喝,问她是如何修炼灵力的,为何如此浑厚,恢复也这么迅速。这话问出来,其他大师都又想知道,又有些尴尬。因为他们曾经也问过葡红提,葡红提非常傲,不愿意说就不愿意说,还要冷嘲热讽他们一顿,万一安翠也这样,他们岂不是很没面子?

    好在安翠并不吝啬,与几位大师谈经论道,她清晰的条理,与众不同的见解,很快征服了他们,互加了微信不说,还被拉入了他们内部的小群,里面全都是全国有名的大师以及他们认可的小辈们,安翠进去后就发了几个红包,一群中老年人抢得十分开心,热热闹闹,在得知安翠之所以给自己取“竹青”这样一个天师名是因为觉得那颜色比较青翠后,就翠翠翠翠地叫了起来。

    副本内角色与现实之间仿佛产生了一丝微妙的关联,安翠每次听他们这么叫,都忍不住微扬眉梢。

    葡红提当然知道这些,对此她只是用充满不屑的口气说:“真是八面玲珑,很会讨好人嘛。”

    话是这么说,她的心里自然还是充满了不愉快,毕竟她想到那些大师对她的态度和对安翠的态度截然相反,就觉得好像被瞧不起了一样。

    她迫不及待地想要向他们证明自己比安翠厉害得多,这个机会很快出现了。

    一场大雨后,一声震天响,位于云龙区的一座著名帝王墓裂了开。这个墓的主人是历史上最著名的暴君,还未断气就不顾江山安稳,活埋了数万士兵,就为了死后也能当王,统治他人。由于过于暴戾,担心他真的成为恶鬼为祸人间,他死后就有大师前来设下阵法,将他困在墓中。

    一直以来人们都以为这只是传说,直到一百多年前鬼的存在被证实,天师协会成立后,也马上派人到此守护,然而墓还是裂开了。从这座帝王墓里面涌出的,除了数万修炼千年的亡灵大军和一只千年鬼王,还有许多由于阴气而引发变异的硕大虫子,根据卫星拍到的图片,能看到一大波密密麻麻地从裂口爬出来的硕大的虫子,看得人头皮发麻。

    它们所过之处,寸草皆枯,墓区围栏外贴着的大面积的符暂时拦住了亡灵大军,却没能拦住这种半生半死的生物,它们涌向了最近的一个村落,就像一群行军蚁。

    这是大灾了,天师协会所有有能力的人全体出动,从四面八方赶往云龙区。

    ……

    洛沉鱼向着那个他年轻的生命终止的小镇,魂体撕裂的疼痛感一直存在,然而他的强烈的怨恨让他双目猩红,对这疼痛视若无睹。

    途中他遇到了很多正在阴暗角落里滋长的脏东西,有在人类的恶意中正在形成的还没有形态的邪神,有怨灵,有小鬼,他通通将它们吃掉了。当然,他要吃它们,它们同样试图将他吃掉,双方不停地博弈,伴随着无数的疼痛与吞噬成功的快感,最终洛沉鱼都成为了胜利者,疼痛渐渐减少,他变得越来越强大。

    夜幕中,再次将一只鬼吞噬后的饱腹感让他微微扭动着脖颈,虚无的身体仿佛越发凝实了。有个戴着见鬼眼镜的女孩站在马路对面,盯着他出了神。

    她知道她是看到鬼了,可是这只鬼怎么会长得那么好看?哪怕是鬼那惨白的肤色和森冷的气质,哪怕是他阴郁麻木的眼神,也不能减损他的美丽,黑色的指甲和同样黑色的唇瓣,都只让他更显妖异……

    忽然,那只厉鬼发现了她能看到他,转头看了过来。女孩心脏猛然提起,见他一步步地走了过来,停在了她的面前,那双阴郁的眼睛黑得毫无光亮,盯着她,声音温柔得有些森然,“你知道陈家怎么走吗?就是杀人犯陈家的那个陈家。”

    女孩紧张又恐惧地点头,捏紧了口袋里在发烫的护身符,哆哆嗦嗦地说了地址。

    洛沉鱼便转身往她说的方向去了,只是走了没两步,他阴森森地转头看她,“鬼有人可怕吗?”

    女孩僵站在原地,看着洛沉鱼的背影消失在视线里,好一会儿才连忙拿出手机想要报警,见鬼就报警,这是所有公民的责任,毕竟非我族类其心必异,鬼已经不是人了。然而她才按下两个数字,突然想起了什么,打开了引擎了半年多以前发生在这个小城镇上的恶劣杀人事件,待看到上面贴出的受害者的照片的时候,她猛地抽了一口气,捂住了嘴巴。

    她没有报警。她认为他若是要报仇也是应该的,那些人活该。在判决下来后,那四个恶魔入狱后,除了比较穷的陈家夫妇,其他三个家庭都已经搬到其他地方去住了,他是回来找他们报仇的。

    洛沉鱼来到了陈家所在的地点,这栋自建的有些陈旧的两层楼房映入眼帘的瞬间,他的瞳孔深处就泛出了猩红色。门口贴了很多符,密密麻麻,足以看出他们对于鬼神的恐惧,那么,当初为什么还要纵容儿子做出那种事?

    他无视这种符在他身上产生的灼烧感,敲了敲门。

    “谁啊?”门打开了,一个中年妇女看着空无一人的大门,突然感觉一阵阴风从身边穿过,猛地打了个哆嗦,连忙把门关上。

    “谁啊?”中年男人问。

    “不知道,没人。”中年妇女有些不安地走到他身边坐下,总觉得背后发寒。

    “你看电视上那个人,长得好像……”

    洛沉鱼就站在他们身后。

    他想起来他当时被绑在地下室,这对夫妇曾经小心翼翼地下来过,他们打开门,有些惊慌不知所措地看着他。他乞求他们放了他。

    “他出去后报警怎么办?他被打成这样,被关了几天,绝对会报复我们的。”

    “把他放了,儿子生气了怎么办?”

    “……等、等儿子回来跟他说说,让他把人放了……”

    他们说着这样的对话,又关上门,离开了。

    跟他们的儿子相比,他们的罪恶是不遑相让的。他的眼睛彻底变得猩红。

    不久后,血腥气在客厅内弥漫,两夫妻双眼大睁地躺在地上,活生生被剖开的肚子内脏肠子外流,猩红的鲜血淌了满地。但这还不够,他们的灵魂被扯了出来,他都嫌弃这魂体肮脏而拒绝食用,而是直接将他们撕成了碎片。

    杀完两人,另外一份记忆涌起来,他模模糊糊感觉到自己快要死掉之前,一个人冲向了那些恶魔,将他们全都砍倒。漫长的一个月的折磨,他终于等到一个救他的人,然而已经太迟了,原本不会太迟的,如果她第一次下来看他的时候,没有和她的父母一样又装作没有看到般的离开……

    隐隐转黑的眼睛,再次变得猩红了。

    这个屋子里,应该还有第三个人存在。

    他转头上了楼,却没有寻找到那个女人,直到他下了楼,忽然看到了正在播放的电视画面。

    这是一场现场直播,关于云龙区帝王墓开裂引起的大灾。

    军队拉开了一条警戒线,枪响不间断地响起,达到将这些虫子逼停在一个界限内的目的,虫子太多了,放眼望去看不到尽头,这些虫子不是重点,因为它们还可以用枪打死,重点是还被困在墓区,但很快就会涌出来的恶鬼军队和鬼王。那些如果出来,分散到全国各地,可就糟糕了。

    可是这面的天师们却也被这些虫子困住了,因为整片区域上空电波紊乱的缘故,无法使用直升机将天师们送往里面的墓区,天师们便聚集在一起使用符咒将它们逼开,直接走进去。可是虫子实在太多了,整整一公里的距离都铺满了,他们的灵力又还得保存着对付里面的恶鬼军队和鬼王,结果变成了站在虫海里进退两难的局面。

    这时他看到了画面里出现了一个女人,她从军队后方出现,在阴沉的黑夜之中,她的存在极其显眼,一下子抓住了摄影师的目光,她穿着一身纤尘不染的华丽又圣洁的巫女服,浑身散发着一种朦胧圣洁的光芒,和无数被尸虫拦在外围不停用符纸去炸他们的天师不同,她抬脚便走了进去。

    满地的虫子在她的脚落下前便如临大敌般躲开,好像生怕被她的裙摆扫到一下,她一步步地走过去,虫子如摩西分海般迅速让开道路,而她走过的地方,虫子也不敢再靠过来,她竟是就这样为后面的天师们开了一条可走的道路。天师们立刻就跟了上去。

    电视台工作人员站在安全区域,用特殊镜头将这一幕拍得清清楚楚,所有人电视机前的人们都能将这不可思议的一幕尽收眼底。但其实画面里是有两个人的,还有另外一个穿着天师服的女孩也全然不怕虫子的走了进去,虫子也都让开了道路。可是她过去之后,虫子又把她后面的路合起来了,而且她身上似乎也是有一点光芒的,可是在安翠的对比之下,竟是黯然无光。

    葡红提感到前所未有的难堪,她刚刚是如何自信满满地特意等着安翠一起走进去的,此时就有多难堪。她根本没有想到会这样,她一直都如此坚信作为女主角的自己,一定有着最粗的金手指,她的灵力定然不输给安翠,再加上符咒和阵法,她比安翠更强的理所当然的。可是现实却狠狠地抽了她一巴掌,安翠的灵力比她更深厚更纯净,她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明明她一直在浪费灵力制酒,明明她才是女主角!

    然而葡红提却忘了,人家原著女主角醒来后是一直在努力修炼才成为真正的大佬的,金手指只是让你的努力可以最大程度的得到回报,而不是直接躺赢的。而安翠每天都在修炼灵力,无时无刻不在研究如何让灵力循环恢复的更快,让灵海开拓得越深越广,她一直都在进步。

    葡红提就是龟兔赛跑中的兔子,赢在了起跑线上,却因为自大自傲而让对手追上了。

    现在她想到无论是她的直播间,还是安翠的直播间,所有的观众都能看到她们之间形成的对比,想到弹幕上可能都是些什么话,就感到难堪至极,可是她又不能转头就走,否则就显得她落荒而逃,更加低了安翠一头。

    没关系,葡红提咬牙忍耐,望着前面满是恶鬼的墓区,既然不能后退,那她就奋力往前,现在她唯一能够挽回颜面的方法,就是摘下鬼王的人头!

    这样想着,葡红提就不再走了,她跑了起来,冲向了墓区。

    安翠看了她一眼,没有理会。

    这时,那边墓区外围的符咒,有一张烧掉了,这一下简直让所有看到的天师都高高提起了心脏,颤声急道:“翠翠啊!”

    “小友!”

    安翠神色淡定,不慌不忙地伸手从身后的箭筒里抽出一支箭,拉开弓对准了那个缺少了一张符的缺口。

    箭头散发出微亮的光芒,离弦而去,准确无误地钉在了那个缺口上,灵力顺着围栏像电流一样蔓延开,不仅让试图钻出来的鬼们连忙惊恐地退回去,也将周围的许多符咒全部充电般充值了一些灵力,使之减弱的威力再次回到最初。

    安翠当然可以一箭让很多只鬼灰飞烟灭,但是数万只太多了,她一次性净化不完,而且还有一只千年鬼王要对付呢。原著里这一战中要死很多人,女主也身受重伤,并且最后还让鬼王跑了,等以后女主收服了洛沉鱼那只鬼王之后,两只鬼王才去缠斗,最后洛沉鱼以同归于尽的方式弄死了他,赚取读者一大波眼泪。

    但是安翠是喜欢今日事今日毕的人,她就想在今天弄死他。

    作者有话要说:  每逢卡文瘦两斤,唧……请记住:紫薇中文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