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灰姑娘(十二)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玩完周以礼, 安翠心情舒畅地驾车回家, 当反派角色就是这么愉快的事情,当然她得承认周以礼这种性格的人确实勾起了她的某些恶趣味。刚开了没几分钟, 安翠看到路边有人在打架,准确地说应该是一群人在围殴一人。

    虽然看不到被围殴的人是谁,但是安翠看到了路边停着的一辆银色跑车, 车牌号码很嚣张, 她一眼就认出了是欧阳宸的车子,车头正和一台无照面包车亲吻着,好像发生了一起小小的车祸。

    很大可能, 欧阳宸就是正在被围殴的那个。

    欧阳宸开车到这来干嘛?他家跟这里距离远着呢,可见很可能是来找颜烟的, 而且这位嚣张的大少爷还能被一群人围殴,怕不是还喝了酒神志不清了。

    安翠本来不想理会的, 但转眼突然看到有个人回到面包车里去拿了一把刀出来,突然意识到这搞不好不是一场单纯的小车祸引起的斗殴。

    于是安翠调转车头, 猛地加大油门朝那群人冲了过去, 刺目的车灯光线和轰鸣的油门声把那群人吓了一跳, 见它好像要冲过来把他们撞死,纷纷后退, 也露出了被打得头破血流一身狼狈躺地上的欧阳宸。

    大概是安翠的超跑彰显了她不同凡响的身份, 这群人以为是欧阳宸的那几个小伙伴来了,面面相觑后选择立刻上车逃跑了。

    安翠从车上下来,走到欧阳宸身边, 他一脸血,身上散发着血和酒精的味道,看来是喝了不少,眼睛倒还睁着条缝。安翠嫌弃地捡起边上一根小树枝戳他,“死没死?要不要帮你叫救护车?”

    “……不……不去医院……”他有些口齿不清地说:“我要……我要找颜……颜烟……”

    安翠看他能说出这话,认为他看来是没有断手断脚,伤得不重。于是便没打算送他去医院,毕竟比起送他去医院,她有更想对他做的事。

    安翠把他拖上车,带着他去了酒店,开了间房,然后让工作人员把他拖回房间,拖进浴室,一路上他还在醉醺醺地要找颜烟,喊着喊着还呜呜哭起来,一副为爱痴狂的样子。

    安翠给他放了一浴缸的水,然后抓着呜呜哭的他的头发,把他的脑袋往水里栽。

    欧阳宸一开始没反应,两秒后剧烈挣扎起来,安翠把他脑袋扯起来给他喘口气,然后又把他的脑袋压下去。

    连续几次,欧阳宸终于清醒了,怒瞪着她:“叶锦!!你他妈……”

    安翠眼疾手快地往他嘴里塞了一块肥皂,并且抬脚一脚踩着他的肩膀,把他压在了浴缸上,目光冷冷地看着他:“你最好记住,刚刚是谁救了你一命的。”

    欧阳宸一愣,连忙吐出肥皂呸呸呸好几下,推开安翠趴到洗手台上拼命漱口。

    安翠抱着胳膊站在后面,“你刚刚可是差点被砍死,在被砍死之前你还喝得烂醉酒驾,很厉害嘛大少爷,就为了个颜烟。”

    她至今没明白颜烟的魅力点在哪里,就是很普通大街上一个普通的女孩子,上辈子或许还有那种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勇敢,把社会看得很简单,不把钱和权看在眼里。但很显然经过时间的消磨,灵魂已经是个成年人甚至也走上过阶级高层的她,明白了社会金字塔的存在和各种不公,那种勇敢也消失无踪了。

    欧阳宸虽然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但他和颜烟之间非要选一个,她还是对欧阳宸有好感一点,毕竟他是个心思简单的智障,爱谁讨厌谁都表现得很明显,不会表面一套背地一套,他爸让他把她哄回来骗叶家的股份他也没做,他的性格上还是有闪光点存在的。

    至于他未来是不是变成出轨的渣男,在这个时间段里,无论是上辈子还是这辈子,他对颜烟都是真诚真心的,颜烟重生后把这个时候的欧阳宸当成未来的出轨渣男也无可厚非,想和他了断关系也是正常,问题是她是站在道德制高点的姿态,对欧阳宸嗤之以鼻,左一个垃圾右一个渣男的,好像她是一个无辜的受害者一样,明明就是王八绿豆看对眼,天生一对。

    “你别胡说!我没有!”欧阳宸很要面子的,颜烟那么无情决绝地甩了他,要是被别人知道他居然为了她要死要活,那多没面子,“还有你刚刚在对我做什么?叶锦你胆子好大,找死吗?”

    回应他的是安翠的一顿殴打。

    嗯,事实证明,面对智障没别的要干的了,就是打。

    安翠没把今晚的事放在眼里,但显然欧阳宸眼里不是这样想的,第二天他居然相当不知好歹地给安翠贴了红牌。

    安翠:“……”流星花园看多了??

    安翠撕了红牌,去了欧阳宸一伙的休息室,然后把红牌贴在了欧阳宸的脑门上。

    欧阳宸惊呆了,欧阳宸很气,第二天又给安翠贴了红牌。安翠跟去弓箭社借了把弓借了根箭,戳着红牌直接射他脑袋边上还给了他,吓得他浑身一抖。

    他的红牌对叶锦没什么用,别人又不是傻子,为了他去得罪叶家大小姐,左右两边都是不好得罪的人,不如什么都不做,就看着两位闹。不过全校都在猜测,怎么好端端的突然闹起来了呢?明明之前解除婚约后看起来挺平静的,难不成又是因为颜烟??如果是因为颜烟的话,岂不是叶锦对欧阳宸还没有死心??或者欧阳宸还爱着颜烟??

    周以礼听着这些议论,心里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仿佛堵着一块棉花,让他有些呼吸不畅。他不知道自己在意的是欧阳宸还爱着颜烟,还是安翠还对欧阳宸不死心。

    而对于学校发生的一切,颜烟一无所知,因为从她认为叶锦也重生了之后,她第二天就请假没去上课了,一连请了很多天,学校运动会开始了都没来。

    作为一所贵族学校,运动会里的很多项目看起来也是相当高端,主要是因为学校财大气粗,运动社团经费充足,什么都有,因此运动会的比赛项目除了跑步接力那些常规运动,还有击剑、射箭、马术、游泳、网球等等。

    安翠到这个副本的主要目的本来就是玩,回味校园时光的青春与热血,也是很不错的,这会儿自然也按照时间错开,报了她会的几个。

    安翠虽然衣品大改后美貌气质碾压全校,但是在很多人看来,她仍然只是一个空有钱和美貌其他一无长处的花瓶,在很多原本就瞧不上安翠结果这段时间却她的风头碾压的女生心里,也就靠着这一点来获得一些优越感。

    安翠报名的项目里,第一个开始的比赛项目是马术,这种华丽的大型的贵族竞技观赛者很多,家境普通的学生大多不会错过,他们要加入这类社团不容易,因为名额有限,基本等于是有钱学生们玩的社团,可是高大名贵的赛马谁会不向往?看看也过瘾啊。

    周以礼也来了,他不是因为想看比赛来的,而是出于内心的一种焦虑。他是早上才得知安翠竟然报名参赛了的,他本来以为她和学校里一些比较自持身份根本不屑运动会(其实是她们玩得不精,没有那个实力参与竞赛)的有钱千金大小姐一样,就在旁边看看。

    然而那个时候,他正被她压在床上“研究”他的上半身。很多事情就是这样,一旦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安翠研究过一次后,再提出想要研究的时候,他尽管还是努力拒绝,最后也还是被半强迫半顺从地脱掉了穿得整整齐齐的衬衫,而且从站着被研究,到被压在床上坐在身上研究,也不过短短几天时间。

    他感觉自己每天都在被吃掉的边缘徘徊,然而可恨的是安翠这只猎人满心的恶趣味,她步步紧逼,她明明白白地告诉了他她的目的、她想要什么,连陷阱都布置得一目了然,要让猎物自己进入她的陷阱里。为此他只能拼命忍耐克制,不让她阴谋得逞。

    一大清早的被折腾完,安翠才告诉他她有比赛的事,而且还是马术这种算是比较危险的运动,他就有些在意了,她会骑吗?骑得好吗?要是不小心摔下来了怎么办?太危险了,看她一点儿也不认真对待的样子,今天有比赛都不忘戏弄他,可别是把这种事情当成什么随随便便的事情来对待了。

    结果安翠一出场就让全场尖叫了,平心而论,前面上场的几位选手表现得都相当出色,但是她一出场却仿佛自带BGM,明明只是很普通地骑着马走过来,可却好像是率领着千军万马,带来雷霆万钧的气势。

    周以礼站在围观的人群中,看着她再无那种邪恶的笑容,面无表情神情认真的样子看起来非常霸气,在比赛开始后,她策马奔跑起来,在跨越障碍的时候准确无误地操纵着骏马跳跃跨过,整个人在空中的姿态,阳光都为她聚拢成束,照耀着她。

    他有些看痴了。

    而VIP看台上的欧阳宸嘴巴微微张开。

    “叶锦越来越厉害了啊。”云澈看着欧阳宸张开的嘴巴,出声道。他们其实对叶锦都不了解,因为并不想去了解,她是一个一看就是满脑子都是恋爱的蠢女人,似乎也没什么好了解的,然而跟欧阳宸解除婚约后,她身上的闪光点却一点点地冒出来了。

    他们不由得想,果然恋爱使人智障,无论是叶锦还是欧阳宸。

    欧阳宸立刻合上嘴巴,“哼,还行。”他本来是来看安翠出糗的,结果没想到她还挺厉害的。

    “她也报了击剑项目,你们到时候可以好好较量一下。”

    “到时候我非给她好看不可。”欧阳宸咬牙切齿地说。

    结果在击剑项目上,被吊打了。

    安翠:“蠢东西,我以前眼瞎喜欢你,让着你,现在可不会让你了。”

    欧阳宸瞪着他的单眼皮眼睛,又不敢相信,又还有些委屈的样子。

    ……

    颜烟经受了巨大的打击,很绝望的在家躺了几天,脑子里想了很多东西,上辈子的,这辈子的。她很后悔,如果早知道能重生,上辈子嫁给欧阳宸有钱后,她一定会去报各种班,一定会去学做生意,一定会关注股市关注未来各界的发展趋势……

    而不是就沉溺在有钱人的世界里,整天不是吃就是买就是玩,然后偶尔还要觉得空虚寂寞无所事事。这样重生后她就不会还是上辈子那个平民女孩,没有什么长处,就不会只是重新选择未来老公这样一件事可做而已了。

    她心里又忍不住有些嫉妒,叶锦怎么这么好命呢?含着金汤匙出生,虽然年轻的时候爱上了一个渣男,受了些情伤,可最后还是嫁给了最好的男人,这样还不够,她还能重生,能早早就踢开渣男,早早就抓住自己的未来老公,这辈子注定要顺风顺水无忧无虑地过完……怎么会有人这么好命?

    她重生了,叶锦也重生了,所以她重生的意义是什么???绝望,迷茫,恨不能没有这个重生。

    最后在学校运动会最后一天,在父母因为钱的一阵吵架中她倏然惊醒了,她不能就这样放弃了,否则这辈子就完了,她不愿意这辈子过得比上辈子还不如,叶锦虽然是重生的,可是周以礼现在喜欢的人是她,她还是有机会的!

    如果实在是斗不过叶锦,至少……至少她也应该维持上辈子的标准!

    作者有话要说:  噫,这章写得我脑懵请记住:紫薇中文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