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灰姑娘(九)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周以文接着盘子, 惊讶地看着周以礼:“哥,你怎么了?”

    “……没怎么,手滑。”周以礼把安翠的脸从脑子里甩出去,动了动五指,没什么不对,刚刚那阵麻意应该只是错觉。安翠确实是学校里最好看的女生,他承认,承认别人的优秀之处,没什么不对,所以他马上想起她,没什么不对。刚才……大概是吓的。

    “那哥, 你学校有没有美女啊?”周以文不死心地问。

    “你没作业要做是吗?”周以礼凉凉地看着他。

    周以文见他非但没有要回答,还祭出了这一招, “切”了一声,双手插着裤兜上了楼。

    周以礼把碗筷放进消毒碗柜里,回房间准备开始晚自习, 只是突然想到柜子里的画,他想要拿出来看看,可是想到上面的画是什么模样的, 伸出的手又僵硬地收回来了。

    大概是这段时间折腾累了, 今晚他倒是很快睡着了, 只是做了个梦,梦里安翠艺术品般洁白无瑕地躺在那张水床上,要他过来给她摸手, 他极力警告她只能摸手,她也承诺了只摸手,结果她不守信用,那双柔荑摸着摸着,就顺着他的胳膊滑上去了,把他穿得整整齐齐的衣服扯得歪斜,手掌贴在了他的胸膛上。

    他的心跳如雷捣鼓,他似乎有在反抗,也似乎没有反抗,他心焦如焚,浑身发烫,不知道是在享受还是在难受……

    他喘息着睁开眼,发现原来是梦,他的心脏还在因为梦里的场景而跳得很快,浑身都是汗。

    他坐起身,羞耻又懊恼极了……他怎么会做这种梦?是因为受到太大刺激了,她实在是太邪恶了,她怎么能这样?

    衣冠楚楚的年轻人,从小到大的优等生,等他从洗手间出来,穿戴整齐,戴上黑框眼镜,又是那样一副禁欲克己的性冷淡模样,家长的骄傲、兄弟的楷模、别人家的孩子。谁能想得到他晚上做了一场旖旎春梦,刚刚还在洗手间洗内裤呢?

    颜烟自然也不会想到。她记忆中的周以礼一直以来都是“冰清玉洁”的,她甚至都想不到上辈子他和叶锦是怎么过日子的,估计也没有那种干柴烈火的时候,怎么想都应该是相敬如宾才对。

    然而她心目中冰清玉洁的周以礼,每天中午都来到安翠在学校的特殊休息室,在这个封闭的有床有浴室的空间里,做着她根本都想不到的事。

    安翠玩了他两天手,因为那场梦的存在,也因为她那种经常口无遮拦般直白挑逗的话,他次次都感觉皮肤绷紧,浑身发麻,高度警惕着安翠,生怕她摸着手摸着摸着就做出不应该做的事来,结果安翠并没有。

    她说摸手就摸手。

    他松了一口气,可心里又有一丝怪异的情绪。

    直到安翠玩腻了他的手,开始想玩他的身体了。

    “什么?”周以礼一瞬间露出不敢置信的神情。

    “我说,我现在对男性的身体很好奇,想借你的研究一下,放心,我就用手碰一碰,不会对你怎么样的。”安翠说,就好像她只是提出一个很小很小,小得不值一提的要求一样。

    “你在开什么玩笑?绝对不行!你这是得寸进尺!”周以礼红着脸义正言辞语气坚决地说。她说的这是什么话?什么叫就碰碰不会对你怎么样?这跟男人骗女人就蹭蹭不进去有什么太大的区别吗?!借口说得也太拙劣太敷衍了!

    “那在给我当人体模特和让我研究一下上半身之间自己选一个。”安翠又轻轻松松把难题抛给了他。

    周以礼对她的这种狡猾已经深有体会,并且还有些逆反心理,所以他深吸了一口气,有些咬牙切齿地说:“人体模特。”

    然而安翠对他露出的微笑,却让他有一丝不详的预感。

    但他已经做出了选择,只能转身背对着安翠,颤抖着手解纽扣。按理说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但是这一次却比之前的每一次都要更加紧张,因为那个梦又浮上了脑海,万一她不守信用……

    安翠眼见着天真的年轻人又一脚踩进了陷阱里,相当愉快地露出一点邪恶而怜悯的笑容来。

    等周以礼脱完,安翠才告诉他:“今天我要画人体彩绘。”

    周以礼猛地看向她。

    安翠推着推车上的工具走向他,“不用害羞,我说了你是模特我是画家,我们都是在为艺术献身,很纯洁的关系。”

    “……你是故意的。”周以礼握着拳头低声道,都放弃跟她辩驳,企图让她明白自己怎么过分怎么能做这种事了怎么不知羞耻了,她根本不讲道理。

    安翠也不否认,“我们都是第一次玩这个,所以这次就用背面就好了。”

    新购置的专门用作人体彩绘的防敏油彩和画笔都还未开封,安翠倒也不是真的只为了逗周以礼,她确实真心想玩玩这个人体彩绘,因为之前看过一些视频感觉很有趣,当然顺带逗弄周以礼那是一箭双雕一举两得。

    因为是认真想画,所以安翠开始后就进入工作状态了,也没有再说些让周以礼感觉很羞耻的话来刺激他。

    然而即便她不开口刺激他,她距离那么近,他的皮肤都能感受到她的呼吸,沾着颜料的湿冷画笔在他的背上游走,每一下都好像带来一阵电流,袭上他的头皮,完全无法放松自己,将注意力转移开。他不知道她是不是故意的,那笔尖突然沿着背脊一路滑到了尾椎,巨大的电流猛地窜了上去,他的拳头一下子捏紧,全身肌肉都绷紧了。

    该死的……

    起反应了。

    一瞬间周以礼是崩溃的。

    “别把肌肉崩那么紧,你出汗了,要把空调调低一点吗?”出汗影响她的创作,安翠正在兴头上呢。

    “……嗯。”周以礼庆幸是背对着安翠的。

    安翠离开去调低空调温度了,周以礼也获得了稍稍的喘息空间。

    安翠回来的时候还带了一条浴巾给他,“把肚子遮一下,不要着凉。”

    浴巾粉色的,不像是新的,也就是说,应该是她的。但此时遮掩窘迫之处才是当务之急,安翠现在沉迷作画,所以他也不敢反应太大,生怕反而被安翠发现他的不对劲。

    忍耐着,克制着,等安翠画好了,拍了照,就冲进浴室去洗澡。

    与此同时,颜烟来到了安翠的休息室门口。

    周以礼一直拒绝中午跟她一起吃饭,说是有事,一连那么多天,她忍不住就想探寻他究竟干什么去了,直觉跟他不能在这个学期里跟她告白有关。

    安翠的休息室在学生会大楼里,但欧阳宸那一伙的休息室也在学生会大楼里,因此尾随了周以礼好几次,她最后都在学生会大楼门口跟丢,因为好几次她都差点遇见欧阳宸一伙。她跟欧阳宸分手闹得挺难看的,正在热恋期,欧阳宸还非常喜欢她,但她态度太过坚决,眼神充满厌恶,迫不及待地想跟他断绝一切关系,说出的话也非常伤人,他从一开始当她是在闹别扭最后也被她狠狠伤到了。

    欧阳宸虽然总被安翠和叶英桥骂脑残,但到底也不是一个真脑残,人家有自尊心的,颜烟就成功分手了。因为欧阳宸还喜欢她,所以对她也比较手下留情,没让她从这所学校滚蛋,只让她以后别再出现在他面前,所以颜烟得躲着他们点。

    因为这样,这次她一直等到欧阳宸那群人离开,周以礼都没出来,于是就进了大楼。因为不知道周以礼在哪个地方,于是一楼一楼一间一间地找过去,学生会的人对她嗤之以鼻,还以为是后悔了来找欧阳宸复合的。

    她找到安翠的休息室的时候,心脏咯噔了一下,一定不会的,她想,周以礼不可能在这里,他在这里能干嘛呢?

    因为这样,她在门口犹豫了好几分钟,安翠都收拾好东西要先去上课了。一开始是为了捉弄周以礼,渐渐的安翠对画画提起兴趣了,因此最近上课还挺认真的。

    结果不想,门一打开就看到了女主角。

    颜烟吓了一跳,但更让她惊的是,安翠身后不远处的浴室打开了,周以礼刚刚起反应怕被安翠看到,进浴室都没来得及拿衣服,因此此时只能围着浴巾出来。

    颜烟的表情唰一下苍白难看,周以礼也看了过来,安翠好心地让了让位,让他们互相看个明明白白,脸上的表情可以说非常反派了。

    524:……这可真是非常标准的男女主因为女配而产生误会的剧情了,就是不知道有安翠在,他们是不是会像别的男女主那样最终解开误会快快乐乐的在一起。

    要是上辈子的颜烟,定然什么解释也不要听地立刻哭着转身跑走,但是她是已经见过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的颜烟了,所以她不会像小女生一样逃走,而是会等着他解释,“以礼,这是怎么回事?你们……”

    周以礼没想到会在这种情况下跟颜烟打照面,瞬间有一种被捉奸在床的心虚感。然而安翠却突然走过来,伸手揽住了他的腰,一手按在了他的胸口上,柔软无骨地手掌擦过他的敏感处,那双妩媚又傲慢的双眼由下至上地望着他,用力拧了一下他的左边豆豆,“慢慢解释,我先走了。”

    周以礼又麻又痛,脑袋空白,目光下意识地追着安翠婀娜摇曳的背影而去,直到撞上了站在门口的颜烟。

    颜烟眼睁睁地看着安翠做出刚刚那样可恶的充满妖艳贱货味道的一系列动作,又震惊又愤怒,猛地抓住安翠的胳膊把她拉回来,扬起手就想抽她一巴掌。

    作者有话要说:  好的,你们的意思我明白了,嘿嘿嘿嘿(*^▽^*)请记住:紫薇中文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