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灰姑娘(三)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两家住得近, 颜烟本来想直接去敲周家的门, 顺便跟周以礼聊聊增进一下感情, 不想被周以礼的弟弟周以文告知:“奶奶感冒了,我哥带她去诊所拿药。”

    奶奶?颜烟这才想起来想起来,周以礼小时候和爷爷奶奶住, 被爷爷奶奶带大, 跟爷爷奶奶感情非常深厚, 几年前爷爷过世的时候他就非常难过。大约就在这段时间内了,具体哪天忘记了, 周奶奶会被检查出大脑里长了东西,之后因为手术风险很高, 治疗费用也非常高昂, 周家虽然还是用房子贷款借了钱, 但最后手术还是失败了。

    想必奶奶过世那天他一定非常难过, 然而上辈子这个时候,她正在跟欧阳宸热恋, 被他带着享受富豪阶层的一切, 根本忘记了周以礼这个青梅竹马。

    想到这个,颜烟有些自责,上辈子的自己实在是太过分了, 这辈子她一定会好好补偿他, 在他最需要她的时候,她一定会在他的身边安慰他陪伴他的。

    ……

    安翠正在从自己的记忆宫殿里寻找与脑外科相关的著名论文,临床医学并不在她的主要领域范围内, 不过她倒是看过相关的权威论文,因为感觉是不错的知识,所以没有被她从繁杂的大脑里清理掉,现在找找应该能找得到。

    然后她就找到了,看了看上面主要讲述的脑干和肿瘤的问题,在电脑上敲下来,确定这个世界里没有后,她就把它邮给了这个国家内非常有名的一位医生,希望能引起对方的注意,来跟她好好探讨一番。

    叶家并没有跟这位医生有直接的人脉关系,如果要找的话得经过七拐八拐,很麻烦,到时候又欠下一屁股人情,所以她就只好自己来结交这位脑外科圣手了。

    想来不会太晚得到回应。

    ……

    翌日。

    因为颜烟昨晚给周以礼发了短信,所以颜烟出来的时候周以礼已经在等她了。

    他长得高高瘦瘦,皮肤也白,白衬衫总是穿得非常整齐,扣子扣到最上面那颗,正背靠着墙看书,拿书的手指修长,骨节分明,露出的腕骨也格外漂亮,高挺的鼻梁上戴着黑框眼镜,克己禁欲系少年的气质特别强烈,以至于反而有一种难以言说的吸引力。上辈子她为什么都没有看到他?大概是因为从小一起长大,所以不珍惜。

    “以礼。”颜烟背着双手面带红晕地走到他面前。

    周以礼抬眸,愣了一下。

    “你觉得我这样穿好看吗?”她在他面前转了个圈,裙摆开出一朵花来。

    “好看。”其实感觉很不适应,他不习惯她这副模样,总觉得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

    颜烟脸上的笑容越发灿烂了,“那你载我好吗?我今天不太适合骑自行车。”

    周以礼没有理由拒绝,于是颜烟就侧坐在他的自行车后面。她找了个拐弯的时机,伸手抱住了他的腰。

    周以礼眉头微微蹙了蹙,暗恋很多年的人对他做出亲密的举动,他本应感到高兴的,但他心里却觉得怪怪的。

    不过周以礼到底还是没有给颜烟难堪,让她把手拿开,所以在其他人眼里看来,这可真是青春的唯美一幕啊。

    安翠从车窗里就看到了颜烟和周以礼那充满青葱校园恋爱感的场景,眼眸微微眯起。不过她心平气和,一点也不着急,毕竟她是最高标准的邪恶大反派,就要不动声色不疾不徐的筹谋,然后不经意间般给予幸福的主角们痛苦而无法抵抗的致命一击。

    车子比自行车早几步停在了校门口,司机为安翠拉开门,她一下车,阳光便好像为她变成了聚光灯,集中笼罩在了她的身上,以至于周围都黯然失色。少女、复古、优雅和矜贵,乌黑如墨,烈焰红唇,她的身上散发着一种让人移不开眼的气质,色彩浓烈明艳,霸道地抢占所有人的眼球。

    连她抬手微微摆动头上有一根羽毛的帽子的动作,都显得优雅漂亮极了。

    骑着自行车来学校的几个年轻人一不小心看呆了,撞成了一团,“哎哎哎……”

    周以礼被殃及,颜烟一个不慎,没抱稳,差点儿从自行车后座狼狈的摔下去。听到几个男生们激动地抽气的声音,抬头看过去,就看到一个乍一看有些陌生的耀眼极了的年轻女孩走了过来。

    整个校门外的人都在盯着她看,有人在拍照片,有人在议论她是谁,是不是新生。

    等她走近了,颜烟才终于认出来,居然是那个胸大无脑整天追着欧阳宸跑的叶锦!她怎么会变得这么好看?不是说她以前不好看,只是她以前的美丽是空洞的无趣的,并不会发光。可是现在她太过耀眼了,以至于让她瞬间自惭形秽难堪极了,尽她所能而打扮出来的形象,一瞬间就被衬托得像小丑一样,志得意满的信心,被打击得所剩无几。

    她几乎想大喊你别过来!

    安翠并没有看颜烟,她的目光放在周以礼身上,“早啊,周以礼。”

    人家指名道姓打招呼了,周以礼的家教不容许他不回应,于是淡漠疏离地说:“你早,叶同学。”一副丝毫不为美色所动的样子,好像眼前的安翠和以前的叶锦并没有区别一般。

    “你和这位欧阳宸的女朋友难道在交往吗?”

    这句话让两人心里都不太舒服,颜烟尤其被膈应得不行,立即出声:“我跟欧阳宸已经分手了!”

    她话刚说完,一辆骚包的跑车轰鸣而来,然后停在了边上,欧阳宸冲了下来,“烟烟!”

    颜烟一瞬间只想逃,心情就像看到了一只肥嘟嘟的蟑螂朝她迎面飞来。

    安翠就问欧阳宸,“她说你们分手了?”

    “你谁……叶锦?”欧阳宸被惊艳了一下,才认出是安翠,当即就眉头拧起来:“你想得美,你昨天既然那么有骨气坚定要跟我解除婚约,就干脆一点,别又想搞些什么恶心的小动作,我跟烟烟是真心相爱的。”

    说完,架势非常霸道总裁地拉过颜烟的手腕就离开了。

    安翠一瞬间被恶心到了,但显然觉得更加恶心的是颜烟,可是无论她怎么挣扎都挣不开他的手,也没有人救她,毕竟这对从一开始就是这种你拉我扯的状态,旁人看都看习惯了。

    周以礼看着两人的背影看了几秒,朝安翠点点头,也准备绕过她进学校了。

    安翠伸手拦住他,“昨天我说的话大概太没有诚意了一点,所以被忽视我很理解。这是我的电话号码,如果你需要帮助的话,随时可以找我。”

    周以礼看着她手上的黑色名片,跟她戴着的白色蕾丝手套色彩对比明显。他想到她昨天说的那些话,再看她现在面带微笑看起来相当矜贵礼貌的样子,只觉得判若两人,让他都有些忍不住怀疑昨天她其实并没有说那些不知羞耻的话,是他记错了。

    不认为自己有什么需要她帮助的地方,但是考虑到现在这么多人在看这边,拒绝她只会导致纠缠更久,所以他就接过来了。

    安翠看着他挺拔的背影,心想真是个根苗正红的好孩子呢,可惜她是个邪恶的反派,不会对你手下留情哦~

    叶锦虽然在这所学校里是家境最好的那一批里的,但因为她整天围着欧阳宸转的原因,显得她像是个脑袋空空的花瓶,所以再美的容貌也很快就被看腻了,在学校里并没有怎么受欢迎,不是男孩子们口中时常出现的名字。然而自从这一天早上开始,她就风靡了全校。

    “这个真的是叶锦吗?欧阳宸那个未婚妻?”

    “换了穿衣风格后,怎么就变了那么多!跟现在相比,她以前绝对是得罪了造型师!”

    “应该说跟欧阳宸解除了婚约后脱胎换骨了,其实我怀疑以前叶锦是不是被下了降头,太不正常了,欧阳宸有什么好的,她围着他团团转,打骂都不走,明明是叶家的千金……”

    “欧阳宸的眼光太那个啥了,这么一朵鲜花要是给我,我能跪着给她浇水,他偏要一根小草……”

    “……”

    周以礼走到哪都能听到有人在耳边提她,但这几天安翠都没有再出现在他面前,周以礼偶尔回想起那天在她休息室她说的那些话,都有一种记忆错乱般的恍惚感……估计那天她果然是被欧阳宸刺激太过,不知道怎么的就把气撒在了他身上,所以那是一个意外,玩弄什么的,是一时气话……

    他很快就没心情想这些小事了,因为奶奶突然昏倒,被送到医院后居然检查出来脑瘤,而且是恶性的,必须尽快进行手术才有可能活命,可手术风险非常高,必须到大医院去找信得过且可靠的专家来做这台手术才可以。

    颜烟立刻陪在他的身边,希望能够弥补上辈子的遗憾陪他度过这段艰难的时间,相信这也会使得他们的感情更加深厚。她虽然内心知道手术会失败奶奶会死掉,但见他努力帮奶奶寻找希望,也还是帮他一起上网查找该去哪个医院做手术哪些医生比较出色……

    周以礼查出来一个叫常远的脑外科医生,是权威,被称为国内脑外科第一人,如果由其他医生来做奶奶这台手术成功率只有15%,常远医生来做能提高到50%。可是等着这位专家救命的人排了长长一队,等轮到他们的时候,奶奶恐怕已经……

    最重要的亲人即将从生命里消失的感觉非常难受,周以礼痛恨自己只能眼睁睁看着无能为力。

    颜烟见他这样,安慰他:“我们已经尽力了,以礼,奶奶要是见你这么辛苦,也会觉得难过的……”

    这个时候,周以礼忽然想起了什么,眼中忽然迸发出一阵希望,一下子站起身从医院跑回了家,颜烟追都追不上。

    周以礼把自己的书包翻了个底朝天,总算在角落里找到了那张黑色的名片,他给拨打了那串号码。安翠不疾不徐地接了起来,周以礼有些羞耻,他不是随随便便找别人帮助的人,更何况这人还只算是个陌生人。但在此时和奶奶的生命相比,自尊心又算什么呢?

    却不想那边的女孩听了他的话后,只是安静了两秒钟,便说:“可以,我认识常远医生,可以拜托他帮你奶奶做手术,如果很着急的话,也可以马上帮你安排专机送你们过去,钱如果不够的话我这边可以先垫着,总之先救奶奶要紧。”

    这一瞬间安翠在周以礼心里简直就是天使,他的内心充满了感激,眼眶发红,“谢谢,谢谢你。”

    “不要急着谢我,我是有条件的。”

    “好。只要不做伤天害理触犯我原则的事,我什么都答应你。”

    安翠嘴角勾勒出邪恶的弧度,“这可是你说的。”

    周以礼请了一周的假和家人一起送奶奶去另一个城市的医院接受治疗准备手术,颜烟在手术当天也跑了过去,准备安慰悲伤痛苦的周以礼。

    然而让她意外的是,原本应该手术失败的奶奶居然手术成功,成功活了下来。她怪自己上辈子对这件事忽视得太多了,以至于她都没想明白导致这个结果发生变化的原因是什么。

    好在虽然奶奶的手术没有失败,但对于她的出现周以礼看起来还是很感动很感激,如果不是现在并非谈论情情爱爱的事的时机,她想也许他会告白,两个人会确定男女朋友关系了。不过也快了,她隐隐预感到。

    安翠通过不知道什么时候派人装进颜烟手机里的窃听器听到两人的对话,看来颜烟的努力有些回报,原著里本来也是在这件事过后,周以礼对她越发情根深种。这些重生的人也太作弊了,作出了错误选择后居然能够重新来过,然后以前做过的伤害就能抹掉,啧啧,可惜她才不会让你如愿以偿呢。

    手术很成功,术后观察状况良好,正常情况下都不会再出什么问题了。因此周以礼就先回去上课了。

    第二天来学校,中午午休期间,他马上就到安翠的休息室找安翠,跟她道谢。

    安翠正在泡茶,目光看着对面眼底虽然有些黑眼圈,但仍然相当俊美的年轻人,他白衬衫还是那么干净,扣子还是扣得这么整齐,一丝不苟的禁欲克己模样。

    “我说了有条件。”

    周以礼:“你说。”

    “这样如何?每天我都会找你帮个忙,而你不能拒绝,直到这个学期结束,我们就两清。”

    “可以,但是不能是违法乱纪伤害别人的事。”

    “成交,我现在要请你帮忙了。”

    周以礼:“你说。”他现在因为奶奶这件事,已经觉得她是个好人了,相信她并不会提出什么过分的要求。

    “那么,把衣服脱掉。”安翠微笑着看着他,“全部。”

    作者有话要说:  翠翠:我要开始日常侮辱男主角了。

    有机智的小伙伴说这个副本的灰姑娘其实指是不是颜烟而是周以礼b( ̄▽ ̄)d我已经在考虑要不要把副本名改成“灰公子”了

    二更晚点~请记住:紫薇中文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