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4章 嚣张跋扈大小姐15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安翠和何以洲分手的事,很快在学校传了开, 喜欢何以洲的女孩子们立时欢欣鼓舞。至于男生那边, 倒是没多大动静,安翠光芒太盛, 没有几个男孩子有勇气靠过去, 即便是喜欢, 也只敢在心里偷偷喜欢, 跟别人说都担心会被嘲笑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想要追求安翠这样的人,除了要有与对方相当的家世, 还要有足够的自信与勇气。

    整个一中里, 只有一个人立刻鼓起勇气。

    安翠刚上到二楼, 就看到自己位置前面放着一份饭和一杯奶茶, 抬眼看向单人沙发上的安燃, 精致如画的少年正一副很潇洒的模样, 整个人歪在沙发里,一条长腿搁在沙发扶手上, 一条腿懒懒伸着,正噼里啪啦地玩着手上的手机,就好像这份饭不是他打来的一样。

    如果不是他的耳朵涨得通红,手指胡乱点着老是让手机发出“Miss Miss”的声音的话。

    安翠眉梢挑了挑,走过去坐下,伸手把面前的饭和奶茶推到他面前, “占到我位置了。”

    一瞬间耳朵的红蔓延到了脸颊上, 安燃一下子坐好:“学姐, 你是笨蛋吗?这是给你的。”

    “哦,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会是给我的?”安翠逗他。

    “所以说你是笨蛋。”安燃嘟囔着,一下子起身坐到安翠身边,火速伸手把奶茶给安翠插上,“喏。”

    “谢了。”安翠就接受好意吃起来。

    安燃趁热打铁:“学姐,你跟何以洲分手了?”

    安翠懒得回答,安燃也不介意,立刻又说:“那我做你男朋友好不好?”

    !!!蓝书画等人瞪大眼睛,一言不发地瞪着眼看着他们。

    “不好。”安翠头都没抬。

    安燃立刻不甘心地噘嘴,又凑得更近,都靠到安翠的肩膀了:“为什么?何以洲都能当你男朋友,我怎么不能?他做的那些事我都能做,他不能做的我也能做啊。”

    安翠动作一顿,转头看安燃那张漂亮的脸,眉梢缓缓挑起,然后缓缓地往下。

    安燃表情一僵,随后又故作镇定地露出笑容,“如果你想先确定一下是不是潜力股,我们可以去厕所……”

    安翠不跟他开玩笑了,伸手把他的脑袋推开,“乖,小朋友,边上去,别打扰姐姐吃饭。”

    安燃眼中的星光有些黯淡下来,但很快又亮了起来,坐在安翠身边不走了。

    于是等蓝盛哲端着饭上来的时候,就如同当初的何以洲一样,看到安翠已经在别人的伺候下在吃午饭了。

    蓝盛哲:“……”

    “姐姐,你已经在吃了啊。”蓝盛哲有些受伤地走过去说,说完后才想到,这台词仿佛有点儿熟悉。

    “嗯。”

    “那这份怎么办?”

    安燃说:“给我好了,我能吃下。”

    蓝盛哲:“……”我只想把饭扣在你脸上啊混蛋,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着什么主意,不要脸。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当初蓝盛哲怎么抢何以洲的“工作”,安燃就如何抢蓝盛哲的“工作”。区别在于,当时所有人都知道蓝盛哲是想讨好安翠,而现在所有人都知道,安燃在追安翠。

    而且和何以洲不同,安燃的抢是轻轻松松的,蓝盛哲跟安燃同个年级而且还是同班,一年级是安燃的地盘,他不让蓝盛哲离开这个地盘,蓝盛哲就离不开,所以他很轻易就抢走了蓝盛哲的“工作”。

    在突然来大姨妈,发信息让蓝盛哲去学校超市给她买卫生巾,结果红着耳朵送过来的居然是安燃后,安翠洗完手从女厕出来,抱着胳膊站在他面前。

    安燃才15岁,还没有到达发育的巅峰,但也已经有一米七的身高,经常打篮球的手臂肌肉线条非常漂亮,柔韧而富有爆发力的样子,照这样下去,未来想必过一米八是必然的,一米六七身高设定的安翠在他面前稍微矮一些,但因为她气势很足,所以反倒是显得好像比安燃高很多,很明显的就是姐姐和弟弟。

    “你怎么这么闲?”安翠问。

    安燃立刻凑过去,漂亮的脸蛋上双眼里仿佛有闪耀的星辰,“我想做你男朋友啊。”

    “我可不喜欢小朋友。”

    “我才不是小朋友,我才小你两岁。”安燃有些生气地说。

    长得好看的人,真的是做什么都让人生不起气来,安翠还觉得他这样挺可爱,笑眯眯地拍拍他的头:“那也是小,这样怎么样,你当我弟弟。”

    安燃趁机抓住她的手,很不要脸地上杆爬,甜甜地问:“那现在做你弟弟,未来做你老公好不好?”

    安翠笑着说:“再看。”

    安燃眼中的星辰骤然大亮:“我这算是拿到了爱的号码牌吗?耶!学姐我爱你!!”

    安翠和安燃的这个小插曲,立刻就被八卦的学生们传遍了一中,很快就被传成了“安燃告白安翠答应,两人已经在交往”。

    喜欢安燃的女孩子们特别生气,然而她们再生气,也只敢偷偷摸摸用眼刀子去割安翠,一副想干掉她却干不掉的样子。

    放学铃声已经响起,安翠还歪在椅子上玩游戏,前方黑板上左下角写着今天的值日的人名,“蓝盛美”三个字正端端正正地写在那。

    但理所当然的,安翠怎么可能会做扫地拖地这种事呢?

    所以她在玩游戏,蓝盛哲正弯着腰帮她做值日,同学们都习惯了蓝盛哲的存在了,对这件事也没有觉得丝毫不适,有人打扫也总比安翠直接走掉,把工作都丢给他们好啊。倒不如说他们惊讶的是安翠居然会等蓝盛哲,之前她都是直接走人,让蓝盛哲在这里帮她做值日的。

    蓝盛哲和安翠的关系很明显有了变化,这一点其他人是从蓝盛哲对安翠的态度上感受到的,他亲昵地叫她姐姐,笑容越来越灿烂,眼中也有星光,就好像阴霾全都一扫而空了一样,身体也肉眼可见的强壮了起来,于是少年的眉眼也开始展露出来,同学们很惊讶他原来长得这么好看。

    安翠对他的态度似乎也稍稍有了一些变化,他们的对话多了起来,原本总是蓝盛哲跟在她身后,安翠视若无睹,偶尔心情好才回应,现在好像冰山有了融化的迹象,就像现在,她居然会等蓝盛哲了,以往都是直接把蓝盛哲丢在这里扫地的。

    “……姐姐,抬一下脚。”蓝盛哲口气有些冷地说。

    安翠就眼睛不离开屏幕地抬起脚,“你快点,我饿了。”

    “哦。”

    这熟稔的口气,已经隐隐和以前不一样了,然而蓝盛哲心里却没有多高兴,他感到烦躁,从安翠和安燃正在交往的流言传到他的耳朵里后,就觉得十分的烦躁。安燃,走了一个何以洲,又来一个安燃,真是烦死人了。只是为什么会觉得这么烦,蓝盛哲自己也不知道。

    他想着,脑中又浮现了另外一片阴影。

    他想起那天的事,那天安翠去打排球,自己在场边帮安翠拿着手机和毛巾,突然安翠的手机震动了起来,是何以洲发来的信息。

    【盛美,有些事情我想了想,还是觉得跟你说一说比较好,希望你不会觉得我多管闲事。你的那个同父异母的弟弟,不是表面上看到的那么简单,他只是在假装,他在攻略你,在利用你,你注意到学校对他的那些不好的议论已经渐渐消失了吗?他是一头披着羊皮的狼,我不希望你受到伤害,希望你能对他保持警惕。】

    他冷戾地看着这条短信,再抬头看着场中跳跃起来将球拍出去的少女,手指轻点,将短信删除了。

    何以洲受了安翠很大的恩情,对于这个年纪的少年来说,这份恩情有些过于重,即便心存感激,也不好意思到她面前来,所以发了这条短信之后,就算没有收到回信,他也不好意思跑到安翠面前问一句。

    但是他不知道,何以洲会不会什么时候又跑到安翠面前说三道四。真让人讨厌,多管闲事的家伙,我和姐姐的事,跟你有什么关系?

    等蓝盛哲去把垃圾倒掉回来,安翠收起手机往外走,蓝盛哲拎起她的书包跟上。

    他忍不住问:“姐姐,你和安燃真的在交往吗?”

    安翠瞥了他一眼:“没有。”

    蓝盛哲瞬间感到开心起来,“你拒绝他了?”

    “你很烦。”安翠不耐烦地道,觉得他问东问西的。

    蓝盛哲早就习惯了安翠这脾气了,也不觉得有什么,反而很开心。

    然后在校门口遇到了安燃。

    安燃带着他的那群兄弟站在校门边上,安翠和蓝盛哲一过来一双双眼睛就看过去了,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们是一群准备找安翠麻烦的小混混,连在校门口等着接人的安翠的司机兼保镖都从车上下来,准备随时保护大小姐。

    安燃却脸上露出了甜甜的笑来,自己脚步轻快地过来了,说:“学姐,我送你回家。”

    蓝盛哲眼神有些暗沉了下来,真是不要脸,明明已经被拒绝了,还凑过来。

    “我家车和司机都等着我呢,不用你送。”安翠说。

    “你家车和司机送你,跟我送你有什么不一样?反正都是送你回家。”安燃说着,伸手就把安翠拉走。

    安翠走了两步,另一只手也被扯住,是蓝盛哲。

    蓝盛哲紧紧拉着安翠的另外一只手,眼神阴郁地看着安燃,口气尽量和平常无异,“没听到我姐姐说不用你送吗?”

    安燃嘲讽地看着他:“狗腿子就不要来管主人的事了。”

    蓝盛哲紧抓着安翠的手,就不放。

    “行了。”安翠说,问安燃,“你是什么车?”

    顺着安燃的视线,就看到了安燃的重型机车。看来年轻人就喜欢这种车。

    “钥匙给我。”

    安燃:“?”

    蓝盛哲:“……”

    几分钟后。

    机车在马路上飞驰,利落而安全地从一辆辆车间穿过,坐在最前方的安翠嘴角勾起,看起来这种车子有望成为她的新宠。而她身后,两个前胸贴后背的少年,迎风而坐,头盔下面,表情空白……

    524:【……】

    安翠开着车,把安燃送回了家,顺便把车子还给他,最后又带着蓝盛哲上了自家的车,回家了。

    安燃表情空白地站在原地,好一会儿脸上才渐渐有了表情,把头盔砸地上,“什么鬼!啊???”

    安燃晚上刷牙的时候都刷得怒气冲冲气势汹汹,然后第二天一早就从床上跳起来,穿戴好吃完早餐后就出了门。

    安家和蓝家并称两大巨头,这会儿安家的少爷早早在门口等着,晾着不理好像不行,但是请他进屋来又拒绝,所以只好上楼去叫小姐。

    安翠听到安燃又来了,有一点儿惊讶,她原本以为连续两次打击,已经足够让他知难而退了呢。她本不想理会,却没想到从窗外一看,看到了不可思议的景象。

    已经入冬了,蓝家庄园又在郊区,早晨雾气弥漫,空气湿冷,这个时候如果相貌精致的少年穿着单薄地站在那里,冻得鼻子都红了,肯定格外地招人疼。然而安燃却在校服外面穿着一件连帽外套,看起来可暖和了,一副特别会照顾自己的样子。

    安翠让人去把他带进来,安燃听说是安翠吩咐的,这才进来。

    安翠下来,问:“来这么早,吃早餐了吗?”

    “吃了。我可不是小孩子不会照顾自己。”安燃一脸“别小看我”的样子,想到昨天的事还有些别扭:“你没吃赶紧去吃,吃完我送你去学校。就送你,不送蓝盛哲!”

    “你是没送成功一次不死心是?”安翠有些失笑地看他,真是单纯,不知道怎么追人,整天就想着送人上下学啊。

    “哼。”

    安燃被拒绝了,然而还是像只小奶狗一样围着安翠转,被怎么嘲笑也顶多是气一气,然后又默默的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一样继续回来献殷勤。

    因为安燃凑到了安翠身边来,因此连带着他身边那群人也凑到了安翠身边去,她就成了那群让其他女孩幻想各种校园言情小说情节的王子公主中的中心人物。

    这样的情况看来,好像整个一中的优质股都在围着安翠转了。

    对此有人恨得咬牙切齿,却毫无办法,只能期待马上到来的期中考能让安翠狠狠跌个跟头,大概是这段时间安翠吃喝玩乐横行霸道的形象过于深入人心,导致很多人都下意识地认为安翠肯定没有好好学习,再说有哪个因为父亲出轨带回私生子这种事而大受刺激导致性情大变的青春期少女,会没有成绩大幅度下滑呢?

    一中虽然是贵族学校,却也是一流的中学,对成绩是很看重的,班级也是按照成绩排的,安翠这段时间再嚣张出风头又怎么样?这次考试结束被踢出1班,那可就丢大脸了,就算因为家里关系能继续留在1班,那也只会让人更鄙夷啊。

    怀着这样恶意的念头,期中考到来了,期中考结束了,成绩出来了。

    “快快快,看看那个蓝盛美第几名,从年段100往上找。”

    “哪呢哪呢?”

    名字一个个看上去,一直找到上次考试蓝盛美的第31名,没有继续看,她们欢呼起来。

    “掉出100名了!!!”

    “哈哈哈哈哈活该!让她嚣张让她浪!”

    几个女生凑在一起叽叽喳喳很高兴,却没有注意到周遭的同学们用看怪异的眼神盯着她们看,直到有人拍了拍她们的肩膀说:“往第一名那里看看。”

    下意识地顺着声音往上看一眼,脸上的笑脸僵住了。

    排名姓名

    1  蓝盛美

    2  何以洲

    除了文科作文成绩扣了几分之外,全科满分!

    所有稍稍关注安翠的人都惊了,说好的变成了叛逆少女成绩掉底呢?为什么不降反升,还一下子从年段30跳到第一去了!!

    其实年段30跳到年段第1并不是什么特别奇迹的事,只是这件事由安翠做出来,就显得那么不可思议,看看她那横行霸道的样,像是能坐在书桌前好好学习的样子吗??

    可是事实就是如此,而且安翠还是第一名,比何以洲都高出了二十几分,要说她作弊都不行。

    何以洲坐在座位上,看着成绩单,满心想的是……原来安翠不是放大话……

    不知道是谁把这个成绩单晒到了网上,本就因为之前的校园霸凌事件火遍网络,现在还有动图和表情包广为流传维持热度,这个一晒上去又一下上了热搜,网友们惊了:

    【万万没想到,大小姐原来是学霸的人设!】

    【我的天,厉害了,这成绩能上一线名牌大学了啊】

    【还以为是不学无术的大小姐,没想到还是个学霸】

    【怕别是作弊了】

    【这么有钱,蓝家又是一中投资者之一,提前知道考卷没什么……】

    【楼上好酸啊,人家蓝家大小姐本来就是学霸,成绩一直都很好,只是这一次格外好而已】

    【……】

    请了长假一直没去学校的舒宝莉看着网上的这些评论,嫉恨爬了满脸,眼中的恶毒几乎都能流淌出来。

    现在安翠已经完全洗白了,没有人再在乎安翠是怎么在学校横行霸道的,她踩着她上位,成了网上颇有名气还颇受欢迎的名门千金,而她,人人喊打,连蓝盛哲也跟她决裂,将她拉黑……

    太可恨了,这个人,实在太可恨了!

    这个时候,她的手机震动了起来。

    又是那个陌生的电话号码发来的短信:

    【想不想报复?】

    舒宝莉神色阴冷地直接拨了电话过去,那边过了好一会儿才接起来,她立即讽刺:“怎么?我还以为你不敢接呢。”

    那边传过来一道女声:“我有什么不敢的?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我们一样讨厌蓝盛美,我想我们可以成为朋友。”

    “你放屁,你就是想利用我,自己不敢跟蓝盛美斗,想拿我当枪使是?”

    “那又怎么样?你舒家不出两个月就会破产,得罪了蓝家,你以为你们还能有什么下场?既然已经是改变不了的结局,你还怕失去什么?你在前面做事,我在后面支持,好歹假设事情败露,我这边还完好无损,还能给你点好处。”那头的人口气轻蔑地说。

    这话说得实在让人生气,舒宝莉气得胸膛起伏不停,却又一时反驳不了,因为她说的还真有道理。

    “……行,行,你想我怎么做?”

    ……

    安翠才反应过来,最近的奶茶都是热的,而且饭菜也不再是用学校的盘子装的,而是保温饭盒。

    有些意外地看了安燃一眼,安燃一脸不痛快地吸着奶茶,这少年看着可不像会照顾人的样子,没想到却是又会照顾自己又会照顾他人。

    “看什么看?再看吃掉你。”安燃很凶的龇牙咧嘴地说。

    “你一脸不高兴干什么?”

    安燃哼了一声,没说话。

    安翠就不理他。

    没一会儿,安燃自己凑了过来,撒娇地说:“学姐,你可别瞧不起我,我很快就赶上你的。”

    安翠立刻反应过来,“你考了第几名?”

    安燃耳朵立刻红起来。

    蓝书画阴阳怪气的声音飘过来,“次次都是倒数啦……”

    安燃杀人的目光立即瞪过去,整张脸却都涨红了,他以前一点儿都不在意成绩,课随便上上,书随便念念,考试随便写写,一直都是个学渣,万万没想到今时今日会如此后悔没有好好学习,自古以来学霸学渣都不太合得来……可恶!

    考了年段前三十,马上要转进前面的好班的蓝盛哲毫不客气地报以嘲笑的眼神。

    “都说了,马上就赶上了!”安燃看着安翠,又凶又奶,“不准瞧不起我啊学姐!”

    “哦。”

    “那我晚上生日。”

    安翠:“哦。”

    “哦什么哦!给我来庆祝,16岁了!!!”

    因为安燃的强烈要求,安翠又对他还蛮宽容的,所以晚上就带着蓝盛哲去参加他的生日派对。

    安燃的生日派对定在皇庭会所,一所高级会所,有钱人才去得起的地方。

    蓝盛哲在跟安翠进包厢前,不经意间竟然看到了舒宝莉从拐角走过。他的眉头一下子皱起来,心下一时有些不安,于是他对安翠说:“姐姐,我去一趟洗手间。”

    “嗯。”

    蓝盛哲在拐角处找到了舒宝莉,舒宝莉似乎是也看到了他,故意在这里等的。

    “你在这里干什么?”蓝盛哲面无表情地问。

    舒宝莉看着他,眼眶一下子就红了,“这就是你想跟我说的话吗?隔了那么久,你见到我,就想问这么一句?我在这里干什么?”

    她的声音发颤,眼神那么悲伤,让蓝盛哲一下子撇开脸,不看她,“别跟我来这套。”

    “别跟你来这套?我们一起长大,我对任何人都不是真心的,唯独对你是发自内心的好,你感觉不到吗?你真的要这样冷酷无情地对我吗?”

    面对面和在电话里说是有区别的,蓝盛哲年少的心还不算特别冷硬,就算厌恶舒宝莉的欺骗,但被她的话勾起的过去的回忆却还是无法控制的让他对她心软了一寸。

    他深吸了一口气,“事到如今,别再说这些了,我不可能再跟你做朋友,你最好离开这里,让我姐姐看到,她不会放过你的。”

    舒宝莉脸上露出嘲讽的笑容,“你看你这声‘姐姐’叫得多顺口,你早就已经忘记你妈妈是怎么死的,早就忘记你的复仇,已经完完全全像条狗一样被她驯化了?”

    蓝盛哲大怒:“你胡说八道什么?!我在做什么我心里清楚,不用你指手画脚!你现在就离开这里,否则我一定告诉她你在这里,到时候会发生什么事,我不负责。”

    蓝盛哲说完转身就离开,听到舒宝莉在后面带哭腔地说:“好啊,你告诉她好了,让她弄死我,反正我也快一无所有了!”

    蓝盛哲心头微微一窒,脚步没有停留地回到了包厢。

    安翠正在和安燃他们玩游戏,安燃坐在她身边,另一边的位置则是空着的。

    一群人围坐在一起,桌子上放着一副扑克牌,正在玩国王游戏。

    “来来来,快点过来,一起玩哈。”一个热情的同学向蓝盛哲招手说。

    蓝盛哲就坐在了安翠旁边的那个空座上,然后游戏开始了,蓝盛哲看了看自己抽到的牌,不是鬼牌,国王不是他。他有些不专心,他怀疑舒宝莉到这里的目的,是冲着安翠来的吗?还是只是跟家里人出来应酬?他不确定,也犹豫是不是要跟安翠说在这里看到舒宝莉的事。

    直播间内的不少观众发出尖叫:

    【无论如何,快主动说啊,要不然以我们主播的性格,你药丸!】

    【男主不要在作死的边缘来回试探了!舒宝莉不值得啊!】

    【好不容易对男主角升起一些好感,希望别作没了……】

    【……】请记住:紫薇中文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