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3章 嚣张跋扈大小姐14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蓝家那边很快就收到了消息,公关部门立刻就要去料理, 然而他们家大小姐却制止了他们, 这事关蓝氏集团,不是蓝盛美一个人的事, 一开始当然是不同意的, 然而安翠却说:“我们蓝家还能因为网友抵制几天而破产?股票会跌到崩盘?旗下商场明天就会一个客人也没有??”

    当然不是, 别看现在网友义愤填膺, 只要没有暗中推手,热搜最多上个三天就下来, 然后被其他事情取代, 然后没个几天时间就忘光了这事, 该买啥买啥, 该去商场去商场, 谁还会想着, 哦,这个蓝氏集团的大小姐不是个好东西, 在学校横行霸道,不买他家东西?网友的健忘性已经从很多事件上能看出来了,蓝家的产品只要不是质量出了问题,最后该卖多少还是卖多少。

    至于股票嘛,也降不了太多,而且等热度过去后就升回来了。庞然大物, 真以为网上这么点事能搞倒下?开什么玩笑。

    只是堂堂一个超级大集团, 不能陪她这么玩。

    最后事实证明, 被偏爱的就是有恃无恐。当家的爷爷奶奶拍案决定,他们宝贝孙女想怎么搞就怎么搞。

    而看到安翠和蓝家人的无动于衷的蓝盛哲,再看网上那些铺天盖地地骂安翠的话,只觉得山雨欲来。他不得不回到房间,躲进浴室,给舒宝莉打电话。

    “网上那些事情,是你搞的对,宝莉?”

    “对。”舒宝莉回道,口气里是报复成功的爽快。

    蓝盛哲深呼吸一口气,“你别把事情想得太简单,快收手,这件事根本不可能对蓝家造成什么伤筋动骨的影响,对她也是,反倒是你……”

    “阿哲,你到底是和谁一队的?我是为了谁才会做出这些事的?!”舒宝莉生气地打断他的话,她早就有怨气了,她是为了谁才去找安翠的麻烦最后被那样校园暴力的?她是女孩子,她喜欢他,在受到伤害的时候就想要自己的王子来拯救她,可是呢?他一直在冷眼旁观,甚至跟安翠越来越亲密!

    虽然蓝盛哲说这是他的计划,他在攻略安翠,可是舒宝莉还是不由得感到不舒服,从那个小镇相遇开始,他们一起长大,青梅竹马,舒宝莉就把他当成了自己的所有物。他的笑容只会对她绽放,他也只会对自己好。

    可是现在,他像只小狗一样摇着尾巴黏在安翠身边,整天围着她转来转去,那么灿烂好看的笑容也是冲着她露出的,就算他说只是在演戏,可是他现在生活的重心完全就是安翠,给他发信息很久才会回,问他在做什么,总是会提起安翠,她实在嫉妒难耐。

    “宝莉,我说过你不用插手,这是我的事,我有自己的计划,我知道我自己在做什么。”

    舒宝莉嫉恨难当,“你真的知道吗?你没照照镜子吗?你对她笑的时候多灿烂,为她做牛做马的姿态多么卑微!”

    “我那是为了什么你不知道吗?!”蓝盛哲也怒了。

    “是吗?你确定你说这话的时候心里没有一点儿心虚?”

    蓝盛哲忽略那种被戳中了心里的秘密的心虚慌乱,用愤怒掩饰他的不安,“够了,这是我的事,宝莉,我本来也不需要你的帮助,你不用用这种被背叛的口气来指责我,我清楚自己在做什么,为的是什么!”

    蓝盛哲说着就要挂上电话,就听到舒宝莉一下子哭了出来,“对不起阿哲,对不起,我只是觉得这段时间太难受了,在学校一直被欺负,我真正的朋友只有你一个,可是你这段时间一直都跟蓝盛美在一起,我太难受了,所以才口不择言,原谅我……”

    一瞬间蓝盛哲就想起了他们在小镇上是如何一起遭受冷遇,在学校是如何被排挤,他们是如何相依为命的,心脏也立刻软了下来。

    “对不起,但是我现在真的只能假装跟你是普通同学,也没办法帮助你,她不喜欢你,被她发现我和你是朋友,我之前做的努力就都白费了。我很谢谢你一直以来对我的关心和鸣不平,但是我真的知道之后要怎么做,你不用再这么费心帮我了。现在安翠在酝酿着反击你,我也不知道她打算怎么做,你最好想想有没有什么小辫子在她手上,早做防备。”

    他能做的,也只有提醒这一件事了,他都还活在安翠的手掌心里呢,没有能帮她之处。

    跟蓝盛哲结束通话后,舒宝莉就坐在椅子上想,她能有什么小辫子在安翠手上?她身上有任何像安翠那样值得被诟病的地方吗?没有。她等着,看安翠能出什么招。

    事情一直在发酵,第二天学校里所有人看安翠的眼神都怪怪的,安翠直接去了广播站,发了全校广播告诫全校师生,谁再用看猴子的眼神看她,她就让谁变成动物园的猴子。成功让所有人都不敢再这样盯着她看了。

    这话又被传到了网上。

    【尼玛,这是□□裸的威胁!谁敢在看她,谁就要被欺负,可不就成了动物园里被围观的猴子了吗?】

    【一中就这样坐视不理?】

    【楼上不知道?蓝家是一中的投资商爸爸来着,可不就只能跪舔着吗?】

    【真是生平前所未见,怎么会有这么嚣张的女孩子,长得那么漂亮,内心那么恶毒!】

    【张无忌他妈说的对,越美丽的女人越恶毒!】

    【我好想把她拖出来给她几个大耳刮子……】

    【……】

    网上越闹越大,安翠却仍然泰然自若,也没见气得吃不下饭。

    安燃一下子把碗放下来,“学姐。”

    安翠嚼着糖醋排骨,抬眼看她。

    安燃把脸凑过来,那张漂亮的脸上哪里还有之前的懒散,满是不耐和暴躁,他说:“你是笨蛋吗?”

    “?”

    “被人在网上这样搞,你不生气吗?”

    “干嘛要生气?”

    “被人污蔑,还不生气!你果然是笨蛋!”

    “污蔑?谁污蔑了?我嚣张跋扈不讲道理,看谁不顺眼就打谁,想奴役谁就奴役谁,我上午说的那句话,也确实是那个意思,哪里不对了?”安翠见他这么在意,忍不住就逗他。

    “哪里都不对!你看谁不顺眼,那是被你看不顺眼的人有错,被打也是他们活该,算什么嚣张跋扈!”安燃理所当然地说。

    安翠一愣,她都惊了,她的人设可就是嚣张跋扈骄纵大小姐,洗不白的好吗,竟然还有人这样来洗……其他人也是看着安燃惊呆了,知道他好像有点喜欢安翠,但真没想到已经盲目到这种程度了!!这还不算嚣张跋扈,怎么才算嚣张跋扈啊!

    安翠倏然露出笑来,“这样啊,那你帮我把那个姓舒的小贱人弄死怎么样?”

    安燃一愣,然后露出了笑容,两颗小虎牙都露了出来,微微弯起的双眼里满是闪耀的笑意,看起来又帅又可爱,所谓的可奶可盐,大概就是他这样的。

    “好啊。那我要吃你的排骨。”脑袋一伸,啊呜一口,吃掉了安翠筷子上的排骨。

    安燃说帮安翠就帮安翠,而且看样子也不是等安翠说了之后才动手的,而是早做准备了,所以刚好卡在安翠预算的最高潮的时候,把那些东西都放出去了。

    这个时候网上满是一片倒的骂安翠安慰舒宝莉,舒宝莉见安翠迟迟不动手,只以为她根本没招,这时,有一个网友发出了一个视频。

    这个视频正是打排球那个的整场视频,可以看到,是舒宝莉去跟蒋芩提议了什么,蒋芩才提出来进行比赛,然后舒宝莉抢位抢球,然后砸中了安翠。之后安翠才一次次地开始砸舒宝莉。

    【????】

    【所以是舒宝莉先砸的人?】

    【没看到舒宝莉道歉了吗?人家一时失误立马道歉了,结果蓝盛美怎么做的?以牙还牙就算了,这是以牙还牙吗?这是欺凌!】

    【想用这个视频洗白是洗不白的。】

    【蓝家的公关终于开始了?速度太慢了,现在才公关,有屁用?】

    【……】

    然而紧接着,这位网友又放出了其他图片和信息,爆出了舒宝莉的家世,她微博上可□□小日记里恩爱的父母,其实是一个出轨渣男和小三。渣男是舒氏地产的老总,起先因为商业能力不足,原本的继承人不是他,他也只不过是一个大学教授,后来他能力出众的弟弟意外去世了,渣男才成为老总。

    因为能力不足,于是娶了能干的老婆,让老婆给他做牛做马管理公司,自己继续当教授,然后跟自己的学生勾搭上了,还生下了舒宝莉。直到去年,他老婆病倒了,渣男接手公司后,立刻跟老婆离婚,用钱威胁他老婆,不离婚就不让她接受治疗,迫使那位女强人不得不签下离婚协议,然后渣男接回了小三和私生女。也怪女强人太傻,被渣男的外表和精湛的演技骗了,否则也不至于落到这种下场。

    网友们震惊了,简直不敢相信,这两天,在他们心目中,舒宝莉是多么惹人怜惜的小天使小公主,是被恶龙欺负的小可怜,然而现在他们居然发现,她竟然是这么恶心的男女的私生女?再想想她微博写的那些温馨的同家人相处的日记,晒的那些名牌礼物,想想这些都是人家原配老婆赚的,真是恶心到隔夜饭都要吐出来了。

    然而这还不算,这位网友还爆出了舒宝莉以前在就读的学校里,看谁不顺眼就找学校的不良甚至是外面的混混去教训他,以及查出IP地址后去网和网路口的监控录像调出来的监控,这就是舒宝莉自导自演的一场苦情戏,这人俨然就是和安翠一模一样的存在,不,相比之下,安翠好太多了好吗?人家至少出身干净,是正儿八经的豪门公主,是正儿八经的原配的孩子!

    最重要的是,人家嚣张得坦坦荡荡,但是看看舒宝莉,还会演戏!表面装得那么无辜可怜,实际上呢?!打排球那个也是,先撩者贱!真他妈贱!!!

    【没见过这么恶心的一家三口!!】

    【可怜了苏总,难怪舒氏地产这一年发展大不如前,原来是主事的人换了!】

    【太恶心了,还想利用网络报复蓝盛美,你好意思吗?你活该知道你,你活该去吃屎被打死!】

    【跟蓝盛美比起来,蓝盛美是天上的仙女你是地上的狗屎!人家就坦荡这一点都比你强几百倍!】

    【真不愧是小三教出来的,够心机啊!】

    【……】

    舒宝莉的微博立刻就被攻陷了,那些晒名牌礼物晒父母恩爱的小日记,刺痛了网友们的眼球,他们以比攻击安翠时翻了好几倍的攻击力反扑舒宝莉。评论、私信,舒宝莉一点开,全都是骂她的话,什么难听的都有,如果她前两天还是被全网安抚疼爱的小公主,现在就是一坨臭狗屎,恶心到了所有人。

    在舒宝莉这些事情的对比下,再看安翠打舒宝莉的那个视频,简直看得爽死了。还有网友马上制作了动图在网上传播,安翠跳起来把排球拍到舒宝莉脸上,舒宝莉被砸得摔坐在地上,配字:让你犯贱!/不要脸!/可去你的!/……

    还有安翠第一次打完舒宝莉后那趾高气扬的表情也被做成了表情包,配字:哼,贱人/你也配?/本宫叫你知道什么叫嚣张/……

    和游戏里的网友们一样激动的还有直播间内的观众:

    【来来来,刚刚那些圣母哪去了?这种人该可怜吗?】

    【脸疼不疼?主播过分了没?】

    【舒宝莉这种恶心人的家伙就该被主播的排球打到模糊】

    【舒宝莉是不好,但也不能说主播就是对好?她本来就是在校园霸凌,就算霸凌的是舒宝莉,那也是霸凌】

    【嘿,前面那个圣母[我可去你的·GIF]】

    【[我让你秀·GIF]】

    【[天外流星球·GIF]】

    【……】

    直播间的不少观众不知道什么时候也把安翠用排球打舒宝莉的画面做成了动图,此时这些动图排成队往前砸,这种动图在直播间弹幕区发是要另外收费的,指定好针对谁后球会冲向被针对的那个账号,所以此时就能看到弹幕区很多球冲着引起公愤的那条弹幕冲去,场景颇为壮观。

    那个被那么多球砸的观众的心情和脸色,大概跟舒宝莉是一样的。

    舒宝莉打开电脑,就看到那些骂她的话,还看到了这些动图表情包,当下气得脸色彩虹一样变幻,气到吐血。

    她的脑回路里,她和她母亲什么错也没有,某位名人说过,在爱情里,不被爱的那一个才是小三,所以她妈妈不是小三,她也不是私生女!所以她也不认为这是自己什么见不得的小辫子,然而现在,这些网友的谩骂却好像把她的脸生生打肿。

    事情闹成这样,舒家也受到了影响,蓝家是庞然大物,网友的键盘和那弱小的抵制根本撼动不了它,舒家就不一样了,舒家本来在舒宝莉那个没什么经商能力的爸爸的带领下就在走下坡路,这会儿又被爆出这一家三口如此恶心,最重要的是还得罪了蓝家,不说网友的抵制,业内还愿意跟他们合作的人少得可怜。就在刚刚,两个原本已经到最后签合约阶段的合作商打电话过来,取消了谈好的合作,合约不签了!

    蓝盛哲看着网上的那些关于舒宝莉的事,怔怔的,好一会儿后,他打电话给舒宝莉。

    舒宝莉一接起电话就带着哭腔地喊:“阿哲……”

    然而蓝盛哲的声音平静得可怕,“网上说的是真的?”

    舒宝莉一瞬间满是心虚和不安,“阿哲,怎、怎么了?我是想要帮你……”

    “你妈哪里是什么被插足被第三者的人,分明她才是第三者,是?”

    这件事原本蓝盛哲要在十多年后才会知道,舒宝莉当年小小年纪就知道怎么说话才能获得好处,因此故意编造这话来骗他,获得了他的友谊。十多年后跟女主虐身虐心纠纠缠缠很久后,蓝盛哲知道这事后,才终于彻底和这个纠缠不清的恶毒女配决裂,不再顾念幼时的那份情谊。

    然而,现在,这事被他提前知道了,而且奇怪的是,他一点儿都不怀疑可能是假的。明明在原著里,他也听别人说过舒宝莉和她母亲的事,可是他都当这就是舒宝莉和她母亲受委屈之处,明明那个所谓的原配才是第三者。

    是因为他知道这是安翠的反击,因为他潜意识里觉得,安翠根本不屑编出虚假信息来反击吗?她确实是这样的人不是吗?她那样的人,要杀人都是堂堂正正光明坦荡的,更何况其他。

    蓝盛哲虽然是私生子,但因为母亲从来没有跟蓝家要过钱,从来没有打算利用他进入豪门,一直一个人努力地将他养大,所以他认为自己的母亲是无辜的,不是破坏别人家庭的第三者,一切都是那个男人的错。这是他的骄傲,正是因为这份骄傲,所以如果他早知道舒宝莉是确确实实的私生女,母亲是切切实实的第三者,他根本不屑跟她交朋友。

    舒宝莉没想到蓝盛哲竟然会提到这个,顿时表情惊愕,慌张地说:“阿哲……你、你听我解释……”

    “你们真恶心。”蓝盛哲毫不留情地冷冷说道:“从现在开始,你跟我没有任何关系了,离我远一点!”蓝盛哲一下子挂上了电话,心里满是被欺骗了的愤怒。

    安翠的形象并没有被洗白,她本就是那样嚣张霸道的人,可是因为有舒宝莉这一家的对比,她的嚣张霸道竟然显得如此坦率可爱,很多人觉得这样的家世,嚣张一点怎么了?谁规定世家大小姐一定要端庄大气?纵使有那么一些人冒出来说舒宝莉是贱人,安翠也同样不是什么好东西,但也不能阻止大势所趋之下,蓝盛美的微博一下子涨了很多粉,很快就超过了舒宝莉的粉丝量。

    和蓝家悠闲悠闲等到最高潮才反击不同,舒家被这摧枯拉朽之力逼得立刻就做出了回应,舒宝莉发了一个道歉视频,视频里脸色苍白的少女哭着说对不起,因为一时气不过所以做出了这种事,希望大家看在她年纪还小的份上放过她,她以后会好好读书不再犯这种错误balabalabalabala……

    当然又被冷嘲热讽了。

    【年纪小不懂事……他妈的现在看到这句话老子就想打人】

    【多少岁了还好意思说自己年纪小不懂事,不愧是集渣男贱女的基因为一体的人,厉害】

    【我觉得她这样子可真像某些电视剧的奇葩白莲花小三女主角。】

    【他妈的恶心到我了,滚[安翠打排球·GIF]】

    【……】

    虽然还是被骂了,但是道歉多多少少还是有用的,至少男性看到她这楚楚可怜的模样就不好再骂了,其他网友们也因为没有什么反转了,歉也道了,骂也骂了,渐渐的也没劲儿了。

    蓝家没动手收拾舒家,杀鸡焉用牛刀,慢慢死掉的感觉也比一下子解脱更痛苦,一中还没有开除舒宝莉,然而一中还没开除,舒宝莉却自己请了长假,想必是怕在学校被弄死。

    因为没什么戏看了,这件事渐渐平息了下来。

    而观望了许久的何以洲,终于在这之后找到了和安翠分手的机会。

    他在下午放学前给安翠发了一条信息,约她放学后谈谈。

    安翠同意了。

    等放学后和安翠并行走出校门,蓝盛哲坐在车上和司机一起坠在后面跟着。

    何以洲倒是难得升起一丝紧张感,他看向安翠,夕阳橙色的光芒下,她的面孔像几十年代时的电影画布上的女星的特写,昏黄但细腻,每一帧都充满艺术的质感,有一种与众不同的美感。

    她的腰挺得很直,下巴也是微微抬着,昂首挺胸,充满自信,看过来的眼瞳漆黑清澈,清晰可见里面的傲慢和自我,连嘴角的弧度似乎都写满了骄傲和不羁。

    不得不承认,安翠是个很漂亮的人,但这种受尽家族宠爱,没有吃过一丝苦头,理所当然地享受着一切,可以横行无忌的人,跟他不是一个世界的,说实话他也感到很讨厌,讨厌又嫉妒。

    “我想说……”他脚步微顿,看着安翠,说:“分手,我已经受够了,我已经清楚的感受到,你不是因为喜欢我而跟我交往的,你只是想要找个能给你使唤的人,而现在,已经有别人能够供你使唤,所以你也不需要我了。所以,我们分手。”

    “好。”

    何以洲:“……”这么干脆的吗?你果然就是想找个供你使唤的人对!

    安翠说:“如果这就是你想说的,那我知道了,这段时间辛苦你了,多亏了你,我才能这么轻松。”

    何以洲震惊地看着安翠,这是……这是何等之渣的言论!!不仅承认了自己欺骗他人感情,还一本正经地道谢,我去你的!!他想发安翠打舒宝莉那个动图给安翠,并且是发很多!

    系统524:……翠翠,你这是要拉多少个人的仇恨?男主就算了,男二你都不放过!

    就这样,本来以为至少也要有一番不说撕心裂肺但诚挚的对话的分手,就以如此简单的对话结束了,心情抑郁地跟安翠分道扬镳,何以洲回家了。

    安翠也上了自家的车,蓝盛哲立刻问:“怎么了?”

    “没什么,分手而已。”安翠淡淡地说。

    蓝盛哲一愣,心里突然升起一阵莫名的喜悦,分手?早该分手了,何以洲就是个多余的人,他干的事,他全都能干。

    不过车子开到市中心的时候,安翠突然问:“今天多少号?”

    蓝盛哲回答了。

    安翠眉头一拧,让司机调头。

    系统524:【你去找男二?】

    【嗯。】

    问干嘛,安翠不理他,他只好不高兴地默默闭了嘴。

    安翠翻读原著剧情的时候记得女主之所以真正打动男二,让他彻底对她敞开心扉,是因为女主去男二家中,却发现男二在遭到一个男人的毒打,在男人拿起酒瓶冲着男二的脑袋砸下去的时候,女主奋不顾身地奔过去抱住男二,挡在了男二面前,自己替他承受了这一击。

    何以洲虽然看着光鲜亮丽,却有一个以家暴为乐趣的父亲,最可怕的是他父亲还是一个强壮得像头熊的人,寻常男性大人都干不过他。

    从小到大,他父亲出去应酬,只要喝了酒回来就会打人,打的当然不可能是保姆佣人,而是母亲和他。人说母为子则强,但就如有抛弃孩子的母亲一样,也有软弱到根本强不起来的母亲,何以洲的母亲就是这样一个人,从小到大不曾保护过他,甚至把他当成了挡箭牌,自己锁住房门躲在卧室内。

    他一直默默忍受着,打算等考上大学远远逃开,但在此之前,他还必须忍受。在家里的保姆佣人甚至母亲都对他袖手旁观后,渐渐长大的他已经不再渴望有谁来拯救他了,也认为这个世界上的人都是自私而冷漠的,没有表现出来只是时候还没到而已。然而女主冲出来保护他而受伤这件事,却仍然如同一击重锤,狠狠砸在了他的心上。

    按照规律,女主的及时出手必定是改变命运的一击,也就是说,没有女主男二应该会被那一瓶酒打得至少脑震荡,搞不好会死掉。

    安翠没打算跟何以洲走什么感情线,不过他好歹任劳任怨地给她使唤了那么久,也算是付出了他用她当挡箭牌,害她课桌里被塞死老鼠的代价。明知道他就要受难,虽然这只是一个全息游戏,但是她却如此真实的享受到了,所以她至少也该在想起这件事后,做完女主角该做的事。

    当然了,想让她冲出去挡在何以洲面前是不可能的。

    于是司机把她送到门口后,她下了车走进那栋没有锁的别墅后,抬脚就狠狠踹在了那个骂骂咧咧肉山一样的男人的屁股上,用力之大,那男人一下子往前踉跄几步,摔爬在地上,一时间都爬不起来。

    何以洲震惊地看着突然出现的安翠。

    安翠走过去对着地上的男人一阵猛踹,“家暴男,大垃圾,吃屎。”

    男人挣扎着要爬起来,安翠立刻喊:“蓝盛哲!”

    同样惊住的蓝盛哲连忙上前,根据被奴役了多天后产生的自觉性和默契,将那男人牢牢按在地上,让大小姐踢个过瘾。

    何以洲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场景,从小到大,那个似乎谁也打不倒的男人,乌龟一样躺在地上任人宰割,而那个少女抬脚猛踹,那样愤慨,那样气势汹汹,那样无所畏惧……真是耀眼,无论是她愤怒的眉眼,还是随着动作荡起的发丝,都那样耀眼。

    蓝盛哲也同样看着安翠,心中波澜起伏。

    一直到踹累了,安翠才喘着气停下来。

    跟进来但没派上用场的司机兼保镖,暗恨蓝盛哲又抢了他的风头,连忙抢先一步上前问她:“大小姐,接下去怎么办?”

    安翠随口一说:“让他吃屎去。”

    司机兼保镖一愣,脸上露出为难之色,但最后还是露出了坚定的表情,拖着男人走向了厕所。

    蓝盛哲:???是我的觉悟还不够吗???

    何以洲:??!!!!!!

    系统524:卧槽!!!!

    ……

    ……

    男人最后当然没有吃屎,安翠在司机兼保镖脱裤子之前阻止了他,毕竟这事有点儿太恶心了,但谁想到他这么耿直,雇主气头上随口一说,他就当了真呢。

    为此,安翠决定给他加薪。就喜欢这么听话的人。

    于是蓝盛哲看这个司机兼保镖的男人的眼神变得奇怪起来了。

    何以洲虽然已经是个大男孩了,但跟熊一样强壮的父亲面前还是略输一筹,也正是因为反击而引起了更严重的毒打,最后对方甚至失去理智地想要弄死他一般的下了死手。

    左腕骨骨折,身上也有一些触目惊心的青紫,脸上也是一块又一块的青紫,嘴角破裂,看起来很惨,但没有伤到内脏和脑袋就已经算是不错了。

    打人一时爽,收尾却也很简单,何以洲本来以为接下去会很麻烦,虽然他爸是个混球,但到底也是白手起家有些身家背景和头脑的公司老总,不是随随便便大街上的一个普通人大叔。

    然而安翠只是打了个电话,很快就有一个律师团队赶了过来,个个西装革履,精英之气侧漏,巧舌如簧不说,还把那个男人做下的一些腌臜事调查得清清楚楚,他根本毫无反击之力。

    那个曾经噩梦一样盘踞在他心头,让他每每想起都觉得浑身发冷的此生最大的敌人,居然变得如此软弱可欺,眼底流露出了恐惧,还向他露出了求救的眼神,看起来如此滑稽可笑。

    他看向旁边的安翠,那个少女却正杵着脑袋拿着手机在玩游戏,如此的轻描淡写,好像不过是弹弹手指头的事,还是如同他以前所认为的形象——那个没吃过苦,受尽家族宠爱,所以嚣张霸道自我主义的大小姐。

    可是她狂踹那个男人,口中怒骂他的画面却深深地印在了他的脑子里,使得这个女孩在他眼中从此变得如此光辉耀目,她的所有傲慢所有嚣张霸道,都变得理所当然了起来。

    她理应这样,理应那样骄傲肆意。

    他的心脏有些失了控,他突然后悔之前提出的分手。

    事情很快结束了,何以洲签署了几份文件,于是从混蛋父亲手中获得了一部分的房产,同时还拥有拿捏对方的把柄,只要对方再敢对他动手,他就可以让他失去所有,当然如果他出事的话,蓝家这边理所当然会帮忙让他一无所有。

    “……谢谢。”他声音干涩地说,眼睛湿润。

    安翠点点头,“好好念少年,知识会成为力量。虽然以后的考试,全校第一的名次都不会是你了,但第二名也还可以。”

    何以洲:“……”真会破坏气氛,再说次次考试名次只在区区年段30名以内偶尔还掉出30名的你,凭什么跟次次年级第一的我说出这种话?以前没疯之前我还相信你会悬梁刺股埋头苦读,现在你整天都在干些什么事?你没忘记上次你让我给你写过作业这件事??

    不知道何以洲内心的吐槽,安翠带着蓝盛哲上了车,回家了。

    何以洲站在原地,看着她的车消失在原地许久,他转身回屋收拾东西,母亲走进来,期期艾艾地希望他能带她走。

    何以洲只是报以讽刺苦涩的笑容,把他生下来,把他养大的是一个个保姆,还因为内心的压抑将气撒在他的身上,在他开始能够承受打击的时候将他推出去当挡箭牌,今天她也仍然躲在房间里,没有站出来保护过他。她很可怜,嫁给了这样的混蛋,但他也很可怜,被她生下来。

    自己的命运,应该自己去争取,他一直在争取,那么,她也应该自己去争取。

    安静的车厢内,蓝盛哲看着安翠,心里不知道怎么的,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酸酸涨涨,他觉得他好像在嫉妒何以洲,又好像也挺为何以洲高兴,很奇怪。请记住:紫薇中文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