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0章 嚣张跋扈大小姐1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何以洲很快就发现,蓝盛哲不仅抢了自己给安翠打饭的工作,以往安翠突然想吃个学校小卖部的自制面包,想喝个什么饮料,甚至是连买包纸巾都可能会指使他去买,态度之理所当然让人憋屈郁闷到几欲吐血。

    然而现在,这些活都由蓝盛哲接手了,不,与其说是接手,倒不如说是抢走。他一闲着没事就跑来高三年级,很多时候都带点东西,不是吃的就是喝的。

    虽说他打算利用他跟安翠撇清关系,但心里还是难免有一种不舒服的感觉,毕竟再不想要的东西,突然间被别人未经允许的抢走,是个人都会觉得不爽。

    而且他肯定,这个私生子心机很深,这一点从最近关于他的议论风向的改变就可以看出来。

    “他那样看着也怪可怜的……”

    “有点儿惨的感觉啊……说实话错的人是大人,他自己也不能选择当谁的孩子啊……”

    “被使唤得团团转呢……”

    “……”

    弱者总是受人同情,尤其是这个弱者长得还不错的情况下,一些女孩子天然的母性就这样被勾起了,主动跟蓝盛哲交朋友,本来因为他讨好安翠而安翠并没有拒绝的行为,他在一年级过得不好但也还可以,至少没有被霸凌过,这会儿更是渐渐趋向了正常,那些口头上羞辱他的人话刚说不到两句,就有女孩子叉着腰帮他怼了回去。

    而这些,是因为他频频主动往安翠这边赶,频频献殷勤,营造出了自己被强势的同父异母的姐姐欺压的可怜兮兮的形象,最后反而使得别人对他的看法触底反弹,开始过上正常的校园生活了。

    不过,正所谓凡事都是两面性的。

    安翠有三个自己主动倒贴过来的小跟班,分别叫周碧玉、林舒、杨茉梅,她们三个的主要工作和所有小说里有钱恶毒女配角身后的小跟班一样,负责跟在她的屁股后面,被她使唤、需要的时候被她当枪使,当然不保证不会触底反弹反噬她或者成为猪队友。

    虽然因为安翠有何以洲那个写作男朋友的奴隶使唤,本就没什么用得到她们的地方,但好歹她们偶尔能抢到那么一点儿工作机会,但蓝盛哲出现后,她们还是深感自己的“工作”完全被抢了。

    这个人,明明是一年级的,老是跑到三年来干什么?来就来,他还带饮料,带面包,带巧克力,安翠一说想要个啥,就跑得比风还快的去弄来,她们是追也追不上,太生气了,这样她们还是合格的大小姐身后的跟班吗?还能让大小姐多多关照她们吗?!再这样下去,安翠会觉得她们没用,让她们滚蛋!

    太生气了,所以她们决定要教训他,当然不是亲手教训,让跟他一样读一年级的人动手即可。

    于是接下去的几天时间,蓝盛哲的书莫名其妙消失得无影无踪,书桌也被扔到了楼下,放学去洗手间的时候被关在隔间里,泼了一身的水……

    浑身湿漉漉狼狈不堪地坐在马桶上,蓝盛哲把玩着手上的手机,听到厕所外面渐渐安静,学校里的人越来越少了,大概只剩下留下来值日的。

    他靠着墙壁坐着,静静地等夕阳沉下去,夜幕降临,学校校门落锁,在黑暗的厕所隔间内,他给安翠发了一条短信。

    ——可不可以救救我?我被关在学校厕所里了。

    已经到吃晚饭的时间了,蓝家人肯定不会等他,想必对于他没有回家这件事也只是随口一问,没有人会在意,这种时候,任何一个心肠柔软的人,收到这条短信一定会觉得他很可怜。

    安翠看着手机上的短信,眉梢挑了挑,放下了筷子。

    “我吃饱了,你们请慢用。奇风,把你的车借我。”安翠看向自己的堂弟之一的蓝奇风。

    蓝奇风很宝贝他的车,在学校里也是没人敢惹的校霸存在,但是大姐口气这么理所当然地跟他借东西还伸出了手,再想她之前抽蓝盛哲的画面,实在很难升起足够的勇气拒绝她,只好把钥匙拿出来给她。

    “可是,姐,你会开吗?”蓝奇风还不放弃地问了一句,不会开借什么车啊。

    安翠接过车钥匙,瞥了他一眼说:“这种东西,不用学都会。”

    “……”

    安翠就走到车库,蓝奇风那辆价格近七位数的重型机车是少年人都会喜欢的酷炫,安翠长腿一跨,坐了上去,戴上同色系的头盔,一拧油门,车子发出令人陶醉的低吼,她放开离合,车子一下子从车库内蹿出,从庄园内离开,飞驰在大马路上。

    ……

    她会来吗?蓝盛哲开始感到冷,在潮湿阴冷的厕所隔间内瑟瑟发抖,这是他很重要的一步计划,安翠的那段话让他明白了,如果让她一直把他当成一条狗,那么他就是可以随意打骂和抛弃的存在,所以他必须攻略下这位同父异母的姐姐,她在蓝家的地位无人能及,作为家主的两位老人都特别偏疼她,他想要在蓝家有一席之地,只能依靠她。

    他必须获得她的亲情。

    从很多事情上都能看出一点儿苗头,她只是一个性格嚣张霸道的大小姐,不屑耍手段,什么事情都很直接,也正是因此,她是一个不难攻略的人。只要今晚她来,那么,他就有信心。

    冷……真冷啊,冷到他不禁回想起来和母亲一起的冬夜,不够暖和的棉被让他的脚怎么也暖不起来,可是妈妈工作太辛苦了,他不想让她更辛苦,所以他从来都不说,只是在夜晚紧紧地裹着棉被缩成一团。

    大概是因为难受,所以每一分钟才会变得如此漫长起来,短信已经发过去一个小时,没有回信,外面也没有动静,是他算错了?

    突然感觉到一股愤怒和委屈,为什么不来?就算他只是一条狗,那么殷勤地围着你转了那么多天,也该有一点恻隐之情了!

    这么想着,他的眼皮越来越重,脑袋也混混沌沌,恍恍惚惚地要睡着了。

    他隐约听到了些声音,有脚步声靠了过来,然后,那扇紧闭的门打开了,一束灯光射了过来,落在他的眼皮上很刺眼。

    蓝盛哲睁开眼睛,看着门外抱着胳膊面无表情居高临下看着他的少女,听到她说:“没用的东西。”

    被毫不留情地骂了,心中却涌起了一阵快乐。

    他没有算错,她来了。

    因为发烧的缘故,所以手脚发软,有些虚浮无力,他默默地站在旁边,裹着一条大毛巾,看安翠跟校长斥责学校保安的不负责,巡逻居然如此粗心大意,都没有发现这个男厕里还有一位学生,要是出事了能负责吗?校长难堪又羞愧地连连点头,保安也不安羞愧地低下头。

    真有气势,像女王一样。

    他想着,像只跟着妈妈的帝企鹅幼崽,一晃一晃地跟在安翠身后,然后一个黑色的东西被扔了过来,他慢半拍,差点儿没接住。

    是一个头盔。

    “戴上,上车。”安翠已经跨坐在了机车上。

    蓝盛哲哦了一声,戴上头盔,跨坐上去。

    黑色的重型机车在马路上飞驰,耳边都是风声和它发出的吼叫。蓝盛哲竭力和安翠保持距离,抓着座椅不让自己靠到她身上,可是这个座椅是向下倾斜的设计,他的臀部总是不受控制地下滑,贴到安翠身上去。

    车子骤然一个拐弯,蓝盛哲差点儿从车上摔下去,而一辆大货车刚刚好几乎擦着他的头盔过去,叫他一下子一阵后怕。

    “不想死就抱紧,别给我找麻烦。”安翠的声音从前方被风带着冷冷地吹了过来。

    蓝盛哲僵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直到安翠在马路上越开越快,让他被摇晃得有些心惊胆战,最终还是犹豫着心里很是不自在地伸出手,抱住了她的腰。

    作者有话要说:  翠翠:有人说我容易攻略(* ̄︶ ̄)

    妃儿扔了地雷x1、指鹿为马扔了手榴弹x2地雷x5

    感谢(づ ̄3 ̄)づ╭❤~请记住:紫薇中文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