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5章 嚣张跋扈大小姐6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蓝盛哲看着安翠紧闭的房门,喘了几下下,胸膛渐渐平息了下来。

    他回到房间,不一会儿有佣人送来了药膏,他拿着药膏坐在椅子上发起了呆,一动不动的。很痛,全身都在痛,衣服下衣服外的每一条伤痕都火辣辣的,他闭上眼睛,脑子里就浮现了安翠那双愤怒冷酷的双眼,还有那毫不留情抽下来的鞭子,让他的每条神经都颤栗一般地抽搐着。

    手机响了起来,不是电话,是视频邀请。来自舒宝莉。

    蓝盛哲回过神来,下意识就接了起来,接起后才想起现在自己这副模样,然而已经来不及了,舒宝莉已经叫了起来。

    “阿哲!!!太过分了,他们居然打你吗?!!!”视频那头,舒宝莉震怒地看着蓝盛哲脸上脖颈上的鞭痕。

    蓝盛哲沉默了两秒,应了一声。

    “是谁?蓝盛美吗?”

    “嗯……她让我养的马被毒死了,很生气。”

    “她还让你去给她养马!!!”舒宝莉越发愤怒了,“她这是在羞辱你!居然让你去做下人做的事,就算你是私生子又怎么样?错的人是你吗?她凭什么这样做?就是因为她是婚生子就高人一等吗?!法律都说婚生子和私生子拥有的权利是一样的,她根本没资格这样对你!”

    舒宝莉这样为他打抱不平的样子,让蓝盛哲眼中越发柔和了一些,“不过去上学的事应该解决了。”

    “连你去上学的事都得讨好蓝盛美才行!蓝家人太过分了,阿哲,我会帮你的,我已经说服了妈妈,过两天我就能转到一中去了,我们到时候再让蓝盛美好看!”舒宝莉可爱的面容上露出一丝恶毒。

    安翠舒舒服服地躺到了床上,524提醒她:【按照现阶段的剧情推测,我觉得被如此羞辱了一顿的男主角,搞不好正在和女配商量怎么收拾你。】

    【哦。】

    【……那可是一个还算有脑子的恶毒女配,你能不能给她点面子???】

    安翠愉快地回道:【那我们可以来看看,谁比谁更恶毒。】

    524:【……】服了服了。好好的女主不做,非要跟恶毒女配抢恶毒女配的位置,这是什么奇葩主播??

    第二天,那两个佣人被解雇,同时被起诉赔偿,一匹英国空运过来的纯种赛马,价格昂贵,足够两个胆大包天的人赔偿得哭爹叫娘。

    同时,蓝盛哲被允许去一中上学了。

    ……

    何以洲最近每天上学的心情都很复杂,导致他的心情如此复杂的,毋庸置疑,是安翠那个女人。要说被安翠赶鸭子上架般的开始恋爱后,他确实摆脱了那些烦人的众多追求者,现在整个一中,谁敢给女霸王安翠的男朋友送情书呢?这效果和他一开始编造谎话说自己喜欢的人是蓝盛美这件事是殊途同归的,可是他怎么心情这么复杂呢?

    归根究底,除了自己被赶鸭子上架之外,更多的原因还是因为……

    “何以洲,你在干嘛?都下课了,怎么还没去食堂排队,这么晚我的糖醋排骨要没了。”上午第四节课结束,他慢了一步去食堂,就被安翠不满地催促了。

    何以洲:“今天食堂没有糖醋排骨。”

    “我没跟你说吗?我已经跟学校说过,以后每餐都有糖醋排骨。”

    何以洲:“……”

    “还愣着干嘛?快点去排队。”抱着胸蹙着眉,明明在这里喊不如自己赶紧去食堂排队却非要他去排的少女看起来是如此傲慢和理所当然的模样,几乎能把小说里所有骄纵讨人厌的女配形象套在她身上。

    何以洲咽下差点儿上不来的那口气,微微咬牙切齿,“……是是是。不过大小姐,你既然能决定食堂每天做些什么菜,为什么不能让工作人员专门给你留一份?”

    “嗯?这样的话,我要你这个男朋友干什么?”

    ???对啊,你要我这个男朋友干嘛?专门给你使唤是??

    憋屈,愤怒,然后去排队给大小姐打饭。而大小姐已经施施然上了二楼,等候读作男朋友写作奴隶的少年的伺候。

    不行,绝对要分手,凭什么他要给她做牛做马?那么多喜欢他的女孩子,一个个跟她比起来都又软又甜,更别说让他伺候她们了,她们反过来对他大献殷勤还担心他不满意呢!

    他这样想着,手机收到一条信息,打开一看:

    fr 讨人厌的大小姐

    给我带瓶柠檬汁。

    何以洲额角青筋跳跳,柠檬汁……草,二楼,中心区边上,就有一个自动贩卖机!!你是美人鱼公主吗,走两步路脚能痛死你???

    何以洲感觉到自己的人设在安翠冷酷无情臭不要脸的压榨下在崩塌的边缘摇摇欲坠,他明明是外热内冷的一个人,总是冷眼旁观着世界一般的心态,笑得越开心,内心越冷漠,然而现在,他已经接近表里如一了,真的,表面很火大,心里也很火大啊!

    必须分手,绝对要分手!不过这女人自从进入叛逆期后整个人似乎就疯了,必须得慎重开口,高三是重要阶段,他可不想因为她错失入读名校的机会,得好好找个合适的机会再提出来才可以。

    心里盘算着如何跟安翠分手的事,何以洲打了两份饭,上了楼,安翠还是十分霸道的一个人占据着一张长条沙发,而安燃那群人也是,除了安燃自己一个人坐着他的专属单人沙发外,剩下的人要么委委屈屈挤在一张沙发上,要么从其他桌边拉来了椅子,说话也不敢太大声,总之看起来还是宛如被恶霸欺压一般可怜。

    正所谓山不转水转,他们很多人的家世虽然比不上蓝家,但是也不是什么小猫小狗,安翠的强势插-入破坏了他们的和谐,那就换个地呗,非要在这里受罪,唯一的原因就是某个人不挪窝了。

    何以洲目光不禁有些古怪地从那个缩在沙发上喝奶茶的安燃,少年总是中午一杯奶茶,因为长相白皙漂亮,坐在位置上一言不发喝奶茶的样子,总让人觉得乖乖的,但实际上,这位在军大院长大的少年可不是什么乖孩子,也没有什么好脾气呢。

    “柠檬汁。”安翠见饭来了,继续使唤何以洲。

    何以洲顿时收回了注意力,压着火气走向自动贩卖机。

    “学姐,你要不要试试奶茶?”安燃突然出声问安翠,那声学姐拉长的语气,显得又懒散又顽皮又可爱。

    安翠看在他姓安上,也算给他面子,“太甜。”

    “这个也不是很甜,而且珍珠很Q弹,吃着玩挺开心的。”

    安翠嘴角微微勾起一点弧度,看着热情地跟他安利奶茶的少年,“你是小孩子吗?”

    少年微微撅起嘴巴,有些不满地说:“我还是个宝宝呢,请注意你的言辞不要伤害我幼小的心灵,你可以说我是宝宝,但不能说我是小孩子。所以我请你喝奶茶,你要不要?”

    长得漂亮的少年故意向人撒娇,威力可谓巨大,正所谓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安翠见他那么可爱,哪怕知道是装出来的,也乐意给他个好脸色。

    “行。如果不好喝的话,我可不会因为你长得漂亮就放过你。何以洲,你在磨蹭什么?”

    何以洲:“……”

    奴隶何以洲只好忍着火气,给安翠柠檬汁。

    安燃说:“那我明天中午就给学姐也带一杯。”

    安翠无可无不可地应了一声。

    而对面,安燃的小伙伴们,捧着饭碗,一脸见鬼般哑然无声地看着安燃和安翠。

    蓝书画有些嫉妒地说:“看来堂姐心情没受什么影响嘛,亏我还担心姐姐都因为那个私生子的事性情大变了,那个私生子回来后你会更生气呢,看来是我想太多了。”

    “饭都堵不住你那张说不出讨人喜欢的话的嘴吗?”安翠微微掀起眼睫,目光凉凉地看向蓝书画。

    蓝书画……顿时怂了。

    连蓝书画这个家里人都怕她,可见她在家里也是一霸。何以洲想,更加坚定了他得找个办法不留麻烦又能干净利落地和安翠断掉关系的办法。

    在他寻找办法的时候,蓝盛哲入学了。

    他一早就在安翠房门口等着,等安翠出来后,就伸手接过她手上的书包,跟在她身后下了楼。

    等和安翠一起吃完早餐,又拎着书包跟在她的身后,上了车。

    所有看到他这副奴颜婢膝的模样的人,都露出了毫不遮掩的讽刺和鄙夷,然而他视若无睹,只是在安翠看过来的时候适当的露出那种隐忍和屈辱羞耻之色,不让安翠察觉到他过深的心机,对他产生警惕感。他在隐忍,人生漫长,山水轮流转,他会记住每一个欺辱他嘲笑他的人,在未来,等他羽翼丰满,全都以牙还牙一一奉还。

    而现在,他只是一只小蚂蚁,随意被拿捏,必须忍气吞声。请记住:紫薇中文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