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 141 章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第141章

    虞娇笑了, 摸摸脸蛋, 想起来自己化妆的事,囧了囧, 没有再刻意压低自己声音, 道:“好歹见过一面, 没觉得很眼熟?”

    元炳听见这个轻柔女性化的声音, 诧异了两秒,一双眸子认真的看着虞娇的脸蛋,说:“陛下?”

    “对呀, 我就是过来看看你有没有被劝服,看样子是没有?”虞娇微微挑眉,将手里孩子还给他。

    元炳大大的松了口气, 正要说什么。

    见听见身后再次开门, 随即一个疑惑的声音问:“荣王,这人是谁?”

    虞娇拍拍手,道:“动手!”

    “是!”十名侍卫立马闪电般的出手,让人猝不及防。

    这些人都是一群曾经的世家子弟,都不过是一些花拳绣腿, 在虞娇下手一挥下,瞬间没了招架之力,被绑住了。

    这时匆匆忙忙赶过来的卫漪也看到这一幕, 脸瞬间白了,她已经对虞娇有了深深地阴影,当即一抽气, 跪在地上道:“陛下饶命!”

    元炳脸色微变,赶紧过去抱着孩子将人扶起来,温声道:“没事,别担心。”

    虞娇两手抱胸,纳闷道:“我也没怎么着你,就吓成这样啊?”

    卫漪已经被扶起来了,脸色还是很难看,闻言扯了扯嘴角,笑得分外心虚,一双手还紧紧拉着元炳空出的手。

    虞娇了然,她是心虚自己跟她不可言说的矛盾。

    虞娇没说什么了,而是看着那群因为被绑着,只能动动嘴的前朝宗室,道:“之前给了你们活命的机会,为什么不愿意呢?”

    众人动动嘴,一个年轻男子道:“你可拉倒,猫哭耗子假慈悲,放我们走不就是在这等着吗?现在好了,有理由将他们都给杀了?”

    虞娇.点点头,说:“你说对了,要是你们不造反,我还真的不好杀你们,免得留下一个暴君的形象。”

    众人:“……”

    他们有人暗自后悔,也有血气方刚,与虞娇硬刚的。

    但他们想说,虞娇却没那个耐心听,不过是手下败将,她道:“带走,送到太守那里,让他处理,明日午时,当着所有人的面,斩立决!”

    “是。”侍卫应声,拿着虞娇的令牌,手一挥儿,带着人离开了,只留下两个保护虞娇。

    元炳看见这一幕,面皮抽了抽,苦笑道:“陛下,可还有事?”

    虞娇.点头道:“有!”

    元炳拉着妻子的手微紧,问道:“您说。”

    “这次洪灾,送过来的赈灾款都被贪污了,款项是拨到这里的,太守也在这里,所以你觉得是谁贪污的?”虞娇问。

    元炳抿了抿唇,刚要说话,身旁卫漪偷偷拉了拉他的衣袖,不过他将卫漪的手按住,继续道:“沿路参与的人,都有嫌疑。”

    “交给你去查,能否查出来?”

    “陛下信任我?”元炳惊疑,她到底要什么?

    说实话,自己身份十分敏.感,为了避嫌,他来到江南后一直深居浅出,却不想一次次被撤出来,现在虞娇居然还让他去查赈灾款?

    “信任。”虞娇认真的点头:“你能力不错,现在我也正需要人才,放心,你要真的造反,不管你防御多严实,我也能轻易让你们一家去见阎罗王。”

    “陛下!元炳不会的,他当初放弃了,以后都不会再对这些有想法的!”卫漪赶紧说。

    元炳也点点头。

    虞娇满意的笑了,说:“那行,你探查鑫阳城这一块,我去查其他的,一个月内,我要找到证据,找不到证据推测也行,反正不能明着杀,那就暗杀。”

    “……是!”

    ————

    虞娇布置完任务,也离开了,这一块元炳比她熟,没必要浪费时间在鑫阳,而是转瞬去了鑫阳前面的一个城池。

    这里没有网络大数据,没有监控,虞娇一时半会儿还真的很难知道一个人是否贪污。

    毕竟不是每个人都喜欢留一个清单,说自己什么时候贿赂了谁,什么时候被贿赂了之类的。

    所以……虞娇就带着几个身手最好的侍卫去蹲点。

    每天晚上监控城主和知府等人,找到机会就去查他们家的财产,无论是银票还是各种名贵的器具,以及府中开支等等都做一个记录。

    虞娇监控的是城主,城中权利除了太守最大的一个。

    可能是她思维跟古代人不一样,也跟很多人不一样。

    还真的给她发现了不少东西。

    比如城主府书房中有一个机关,需要扭动几下才能进去,里面有什么,她是不知道的,为了知道这个秘密,她还是溜进去了。

    于是夜深人静,虞娇带上一个帮手,一把迷.药搞定了整个城主府的人,让他们进入深度睡眠后,溜进去了。

    她监控了许久,早就知道怎么开这个机关,不过几下,机关打开,露出一个小门,虞娇让人在门口等着,自己溜进去。

    她手中还有一个手电筒,从现代世界带过来放在空间的,手电筒照了照,她就被面前的金子闪瞎了眼。

    “卧槽!”虞娇低声道:“原来真的有人这么贪财啊!”

    面前金子都不是放在箱子里,而是直接放在架子上,拳头大小的金元宝,一个个的摆放着,还有一个架子专门放着各种各样的珠宝。

    虞娇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眼珠子一转,果断一个个的摸过去,随后被她摸过的金子和珠宝都消失了。

    两分钟后,原本放满了各种财宝的地方已经空无一物了。

    虞娇退出来,对等候着的侍卫示意,他摇摇头,表示没有动静,虞娇笑了笑,赶紧溜了。

    第二天一大早,心满意足睡醒了的城主孙大人醒过来,一切……并没有什么不对劲儿的。

    他就像是很正常的睡了一觉,甚至还觉得这一觉睡的很舒服。

    一切照旧,处理一下城中的大小事,然后跟小老婆你侬我侬一会儿。

    但总觉得心里有些莫名的慌,以及难受。

    孙城主疑惑的挠挠脑袋,最近也没什么事啊?

    不过他还是照例在下午开完会后,等人都走了,去看看自己的小金库。

    然而当他熟练的打开机关后,笑容就消失了。

    机关后面的小房子里,居然空荡荡的?

    他的东西呢?

    孙城主立马想到自己昨晚睡得格外熟,完全是一觉睡到大天亮。

    很快,书房里传来一声怒吼:“来人!给我封锁全城!”

    “是!”

    然而封锁全城了,也没用,根据正常人的理解,那么多东西,想藏起来都不简单,尤其是大晚上的城门都落锁了,出不去,于是孙城主让人调查近期每一个入城的人,但由于瘟疫一事,最近几个月出入城的人格外多,不仅如此,还真没人带着大量行李。

    比如虞娇他们一行人,双手空荡荡的,最多加一个小小的包袱,整个城里全城封锁,客栈里每一个人都被盘查,虞娇租的四合院也被盘查了三次。

    然而每一次都……什么结果也没查出来。

    出城进城的人很多,不可能长期封闭城门,不得已在第四天城主打开了城门。

    不过他脸色还是黑黢黢的。

    知府县令等人也在打听了这么久后知道了是怎么回事,一个个的都开始偷偷转移自己的资产。

    虞娇听见监控他们的侍卫传话,立马眼睛再次亮了起来。

    以前怎么没发现空间这么好用呢?

    虞娇白天经常出来晃悠,就当是在玩的,也没人觉得他们一群人不对劲儿,到了晚上,就开始行动。

    之前的监控,侍卫们早就发现那些人是贪污受贿过的,不然哪能有超乎自己官职太多的钱财?

    等他们开始转移资产时,虞娇就一个个的去偷,基本上不过一个人,晃悠一圈,什么都没有了。

    那群侍卫仿佛也是知道了什么,看向虞娇的神色更加恭敬了。

    她一定是天选之人,有了奇异的能力,才能做到这些常人做不到的事情,必须……将财宝挥挥手,就给弄不见了。

    大半个月后,城中流传出一个传说,有一个大盗在劫富济贫,那些个贪官污吏都被劫了,只是不知道济贫,是济给谁?

    虞娇:……谁也没给。

    还在她空间里放着呢。

    ————

    整顿地方官员一向是很困难的事情,但由于虞娇出来时间也不短了,差不多该准备一下回去了。

    因此虞娇又去了一趟鑫阳。

    元炳恭敬的将已经查到的资料都递给她:“陛下,这是我能查到的所有东西了。”

    虞娇随便看了看,也没当即说什么,这些东西,其实真的要否认,很简单,造假,替死鬼,手段多得很,她给元炳这个任务,只不过确认他的能力而已,因此虞娇道:“准备一下,任命的文书很快会下来。”

    “是。”元炳已经处变不惊了,他早就猜到虞娇要让她成为下一个太守。

    拿到资料后,虞娇就带着人离开了,不过还是给元炳留下了不少人,以作后面整顿江南这一块做准备。

    两个月后,太守许泽因为政绩不错,朝中正是用人之际,被一道圣旨调到京城了。

    而新的太守是前朝荣王元炳。

    这个圣旨出现之后,江南这一块震动许久,要知道两个月前,许泽刚刚杀了一堆前朝宗室子弟,现在就变成元炳当太守管理一个郡。

    这……

    谁都不知道虞娇怎么想。

    有人觉得她太过冒险,有人认为她在给自己刷好名声,甚至讨好前朝,生怕有人再来造反。

    汉朝目前大体上一片太平,虞娇急着惩治贪官,对这些流言没有什么想法,永临帝在位时,对很多事情都管不过来,因为皇权不够集中,但虞娇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

    京城被虞瑾华管理得井井有条,但在虞娇回来后,他立马毫不迟疑的将所有权利交换,自己重新当一个小小的御林军指挥官,守护皇宫,守护皇城。

    元炳成为太守,许泽就过来了,有虞娇留给他的人手,许泽留下的势力没办法打击到他。

    元炳本人能力很高,能文能武的那种,就是心肠不够硬,容易为情所困,这也是他们的父皇没有将皇位传给他的原因。

    但这种程度,管理一个郡还是不成问题的。

    江南这一块稳定了,许泽来到京中第一天上朝,就因为一个问题,惹了虞娇不高兴,被贬为翰林院的编修。

    当虞娇说完这句话时,他是懵的。

    不过一个小小的太守,肯定是不敢贪污赈灾款项的,京中肯定有人给他撑腰,果不其然,就一个中年男人站出来:“陛下,许大人并未犯什么错,就因为一句话跟您意见相佐,便被贬,实在有辱圣明啊!”

    这个人是户部的一个侍郎,户部,油水最多的一个部门啊。

    “哦,朕不要这名声,就是要他当个编修,怎么滴?”虞娇笑吟吟的看着他,说得十分无赖,这一世她没有在马背上的威名,没有几十万的兵权撑腰,还是突然当个皇帝的,怕她的人真不多。

    因此在虞娇说完后,户部,工部,刑部好些人都跪下了,因为他们,其他人面面相觑了两秒,也都跪了。

    于是满朝文武,除了几个畏惧于虞娇被她握着把柄的武将没跪,其他的都跪了,明显是在威胁她。

    虞瑾华眉头皱着,正要开口帮腔,就听见虞娇道:“你们怎么都跪下了?这是在威胁朕吗?”

    众臣立马道:“臣不敢!”

    这是他们惯用的套路,每次遇到这种情况,都用这招,满朝文武一起来,威慑力还是不小的,但明面上不能这样说。

    “不是在威胁朕啊……”虞娇摸摸下巴,不知道是懂了什么的点点头,还没跪下的几个武将偷偷瞄了瞄虞娇,下意识的开始同情这些跪下的人了。

    果然就听见虞娇道:“原来你们是喜欢跪着啊,那就跪着,别起来了,不过朕跟你们讨论这么久了,午膳时间也差不多了,来人,就在这殿上吃。”

    众臣:“……”

    礼部尚书道:“陛下,你这般有损帝王礼仪!”

    虞娇摆摆手道:“没事,朕都不介意,你介意什么。”

    雨晴嘴角抽抽,赶紧下去宣布了。

    于是本来要在养心殿摆膳的,现在变成了在金銮殿。

    虞娇就坐在高高的轮椅上,面前的空位被摆放了桌子,桌子上放着虞娇之前就准备好的菜肴,都是重口味川菜,那肉香味,不过眨眼之间就满是飘香。

    为了刺激他们,虞娇甚至还让人弄了小火锅,自己慢慢煮着吃。

    这个东西早在她怀孕期间就已经让雨晴给学会了,时不时就要来一下,小火煮着一个脸大小的锅,里面汤汁不停的翻滚,哪怕是跪在后排的朝臣都闻到了。

    “咕嘟——”一声,清晰入耳的咽口水声。

    虞娇吃得越发欢快了。

    午膳之后,虞娇也没事做,便问:“还有什么事情要禀报的吗?”

    户部尚书道:“请陛下收回成命!”

    虞娇懒洋洋道:“换个话题。”

    又一人道:“关于江南一带赋税的问题……”

    “我说过要降低禹城两年赋税,不过未免这个消息传不到禹城,我已经派人沿路喊话了,现在全国都知道禹城因为瘟疫要降低赋税了。”

    对方:“……陛下说的是。”

    “……”

    上朝半天,该弄得事都没弄完,结果还来个威胁,虞娇半点不在乎,就让他们跪着将事情都禀报了。

    又是半个时辰,仅剩的一点东西都处理,虞娇便说:“你们还不起来吗?”

    这下子户部尚书又联合一群人齐声道:“请陛下收回成命!”

    虞娇无奈一笑,道:“这是不可能的,既然你们喜欢跪,那就跪着,为了避免你们出事,雨晴,将太医院的太医都带过来,就在这候着,一旦有人支持不住就治,治好了就继续跪,直到自己说要起身为止!”

    “……陛下三思!”

    雨晴有些不懂虞娇为什么要这么强硬,但她什么也不能说,只一个劲儿的支持虞娇道:“是!臣这就去找太医。”

    虞娇看了眼他们摇摇欲坠的身形,起身伸了个懒腰,慵懒一笑。

    以前看史书,荒唐皇帝能做的事情很多,酒池肉林什么的都不在话下,但一个谨言慎行的皇帝却反而会束手束脚,这不一定是皇权的原因,还有他们在乎自己的名声。

    人言可畏,一个想要名留青史的皇帝,他不得不被言官们的一言一行都给束缚着。

    现在虞娇就是要摆脱这个枷锁。

    喜欢跪着,那就跪呗,反正他们自己都说了,不是用跪来威胁她,那就只能是喜欢跪了。

    想到这,已经从金銮殿走出来的虞娇看看天空,转身对虞瑾华道:“哥哥,拜托你一件事呗。”

    虞瑾华警惕的看着她,道:“你又想出什么鬼点子?”

    虞娇甜甜的一笑,道:“帮我散播一下谣言,说那些官员在朝堂之上像是中了邪,死命的要跪着,说他们被新帝龙威吓到等等……”

    虞瑾华:“……”妹妹脸皮越来越厚了!请记住:紫薇中文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