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 138 章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第138章

    虞娇不是一个喜欢滥杀无辜的人, 但有的时候又必须要杀。

    当天下午,虞娇穿着战袍,亲自带着一万精兵,挨个将所有宗室都送到了牢里, 当然对方自然会反抗。

    毕竟元家败了, 他们此时要被捉, 后果是什么都想得到。

    大部分人在最开始的时候就要跑, 但因为整个京城都被包围住了, 没能跑出去,只希望着虞娇能看在他们求饶诚服的份上放过他们。

    只是虞娇没有。

    凡是宗室, 无一例外, 到了监牢里,包括他们的女人,孩子。

    先关起来, 等一切都稳定了再处理。

    做完这些, 虞娇就骑着马将朝中那些并未臣服的大臣都给撸到了皇宫。

    已经有过一次经验,这次虞娇不想自己的登基大典人数不够。

    这件事一直忙到了晚上,回到皇宫时,一个瘦小的身影对着虞娇扑过来,抱住她的双膝, 道:“母后, 你去哪儿了?”

    雨晴在她身后小声提醒道:“公主,以后要叫母皇了。”

    荣欢茫然的眨巴眼,虞娇手放在她的腋下将人抱起来, 说:“我去做事情了,不好意思,让我的小宝贝久等了。”

    荣欢甜甜的笑了,摇头说:“没关系,母皇,我肚肚饿了!”

    雨晴立马道:“公主一直等着陛下一起用膳。”

    虞娇闻言,加快脚步抱着她到餐桌旁坐下,母女二人温馨的吃完饭,虞娇对雨晴道:“别让爱嚼舌根的人接近她。”

    “是。”雨晴领命,将荣欢带下去了。

    而虞娇则回到皇帝所在的宫殿里,预习明天的登基大典以及删减一些流程。

    第二天,登基大典如约举行,文武百官全都老老实实的跪在下面,恭迎虞娇上位。

    最前方,是虞父和祝恒,一个是丞相,一个是将军。

    两人都一脸正色,身上穿着还是官服,也是跪俯在地,之前虞娇说过不让他们跪,但到了这一刻,这两人还是跪了。

    虞瑾华则是作为御林军头领,守候在虞娇的身侧。

    因为简化了很多程序,再加上有武力威胁,所有一切都进行的很顺利,目前藩王都在各自的领地,京城这边的动乱就算是快马加鞭也需要七八天的时间,等到那时候一切都稳定了。

    当太监朗读虞娇的圣旨,改国号为汉,百官跪迎,高呼万岁时,虞娇身穿黑金色的龙袍,俯瞰他们,很多年前那种唯我独尊的感觉……又回来了。

    虞娇扶额,当上皇帝后,伴随着不只是唯我独尊,还有操不完的心。

    果然没等虞娇缓一缓,在第三天上朝时,就有负责外交的官员送上两个奏折。

    因为之前她带着一堆的军队去将这些缩在家里的官员亲自抓到皇宫中参加她的登基大典,因此在第二天上朝,他们也都认命的来了,生怕虞娇再来一下。

    他们大多是文官,身体素质不好,柔柔弱弱的,一个不小心就可能没了,哪敢反抗。

    这次禀报的时周围各个城池的事情。

    因为虞娇登基,有些城池的城主并不甘心臣服于一个女人,因此都纷纷上奏折希望过来拜见一下虞娇。

    城主也是可以有私兵的,一旦他们心怀不轨,各方势力联合,对待虞娇,此时手中仅有一万精兵的她,很危险。

    但若是不见,关口不开,他们过不来,安全倒是暂时安全了,但虞娇这样却有些丢人了。

    众人低着头,都暗自思索着虞娇会怎么办。

    然而虞娇听完他的报告,直截了当的说:“不见。”

    众人:“……”

    投降得也太快了?

    祝恒是武将,一向天不怕地不怕,喜欢用武力值解决问题,闻言立马道:“陛下,这样有损我汉朝威名啊!”

    “不然你要用你那一万精兵抵抗那些心怀不轨的城主?”虞娇反问道。

    不是所有城主都敢有造反的心思,然而点出来的几个都是永临帝在位时就有些蠢蠢欲动的人,因此在虞娇这一个女人登基后,直接口出狂言了。

    祝恒哑然,还有些焦急道:“这样也不是个事,不如臣领兵挨个击破?”

    虞娇再次反问:“那朕呢?京城呢?谁来保护?”

    虞瑾华忍不住问:“荣王一旦班师回朝,手中六十万大军会第一个对我们出手的!”

    虞娇含笑的点头,说:“所以我将他妻儿握在手里,他这人最重感情,还有儿子和妻子在,绝对不敢反抗的。”

    “万一他反抗了呢?”虞父道。

    在新朝刚刚建立,在此时敢说话的也就虞家几人和祝恒了,其他人都沉默的听着。

    虞娇耸耸肩,道:“我有把握,他不敢。”

    “既然这样,那就依陛下之间。”虞父拱手。

    见此,虞瑾华和祝恒也沉默的拱手了,但到底心中还有些忧愁。

    没有虞娇的旨意,关卡未开,那些城主也不敢直接过来,不然这不就是明目张胆的造反了。

    但私底下还是有不少陌生的队伍潜入进来。

    她不再是一个关在深宫里的人,随便一句话,想要什么都有人给她送过来,因此各种药材只要这里有的,基本都可以管够。

    再加上虞娇自己也经常大半夜的出去调查,发现京城潜入很多人后,虞娇就直接给虞瑾华和祝恒下令,遇见鬼鬼祟祟的人直接一包迷.药将人给带到天牢关着。

    虞娇新帝登基,但并未大赦天下,再这样的情况下,牢房很快就……不够用了。

    不过好在农民还是很缺人手的,虞娇直接下了药让他们用不了内力,然后给四肢上了链锁,送到京郊的农民那边给他们打下手,就包饭就够了。

    不要工钱,还包饭,不做事就要挨打,这下子不少人都喜欢。

    只是苦了虞瑾华和他的手下,要到处看着,不要让那些人跑了,也得看着,生怕有些人假公济私,故意利用国家势力对付自己的仇人。

    他们白天带出去,晚上带回来,跟放牛一样。

    虞娇也不审问,但这样的情况下,谁还忍得住,一个个的自动招了,是谁谁谁派来的说的一清二楚,顺便还将他们的根据地给暴露了。

    于是祝恒也开始忙活了。

    在他们忙活抓一些蠢蠢欲动的爪子时,虞娇也在整理朝堂的所有事情,首先最要紧的就是户部。

    管钱的。

    虞娇查账的手段还是很不错的,将户部十年来的陈年旧账都给查出来后,一个一个的过去让他们将亏损的钱都给补回来,将国库给丰盈了。

    接着还有各大世家,她一个个的开刀,遇到实在不听话的,就半夜偷偷出去,下一包药,一了百了。

    京城正在进行重大的改革,其他地方因为虞娇暂时手还不够长,一切照旧,偏偏那些被他们派去的探子全都落网,一时间竟然没有人再敢挑衅虞娇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虞娇用了半年时间,将整个京城都掌控了,而虞瑾华的御林军可以说是没精力什么大风浪的军队,也在这段时间迅速成长,成为整顿京城的一把好手。

    而边疆,在虞娇最初造反不久,虞娇送出的那封信就到了荣王手中。

    信很简洁,但当荣王看完,整个人都不好了。

    【我,虞瑾妍,已经造反成功,当上皇帝,你要是要推翻我,随意,但你妻儿都在我手上,望深思,要是归顺,等平定叛乱,我放你们离开,不归顺,我保证你见不到他们最后一面。】

    说实话,这样霸气的话语,荣王想不到会是虞丞相的女儿写出来的。

    他当然没有第一时间臣服,元家看样子是被灭了,而他手中掌握六十万大军,如果要造反,其实就目前的形式,应该是轻而易举的,但……

    元炳直觉,要是他真的举兵推翻虞娇,他的下场肯定不会好到哪去,一个敢自立为皇的女人,不可能没有一点后手。

    再说还有妻子。

    于是抱着这种纠结的情况,元炳还在打仗,一直到半年的时间,搞定了周王。

    周王临死前还哈哈大笑道:“你在这里辛辛苦苦灭我,但你后方早就起火了,这江山,你是为谁守的哟!”

    元炳抿唇,大手一挥,众人迅速动作,泼油的泼油,点火的点火,将原本周王以及周遭死了的尸体都直接给烧了。

    这也是虞娇说的,古代没有足够的医疗设备,尸体露天放着很容易引起瘟疫,所以要是死的人多,最好还是一把火都烧了。

    想到这,元炳叹息一声,两手放于背后,到底——该怎么抉择。

    就在这时,一个通讯兵跑到元炳身边,道:“王爷,京城里传来了消息。”

    说着,两手奉上一个信封。

    元炳整个人一颤,这半年来,几乎每隔一天都会受到一封这样的通讯,都是由虞娇送过来的,里面有卫漪写给他的信,都是关于她和孩子的,还有……一个不知道是谁的画师,画出来的肖像画。

    简直跟真人一模一样了。

    卫漪那是娇媚可人的容貌,在她怀里还有一个胖乎乎如同年画娃娃的孩子,那眉眼,像极了自己。

    元炳接过信封,都不敢看。

    然而还是忍耐不住心中的思念打开了。

    果然,还是信封伴随着画像一起的。

    【元炳,陛下说你快要回来了,我求求你,别做傻事,我们一家人,就快快乐乐的生活,什么都不要了,好吗?陛下真的是个明君,她没有杀其他人,只是将他们关起来了,说等着你回来,看你的态度,元炳,求你了!我希望宝宝能活着!能平安长大!】

    这次的信意外的不长,然而看完,元炳的心情却比哪一次都要沉重。

    ……

    战争结束,元炳班师回朝,一路上,几乎每一个城主都表明了效忠的态度。

    他一一含笑,不反驳也不接受,只是在短暂的歇息过后,一步步靠近皇城。

    只是才走到一半,就被人宣读了圣旨:解散军队!

    军队这东西,这个时代,一般除了一二十万重要的军队,其他的都是临时招募。

    这次战争损失也不小,目前剩余军队也就五十万人,元炳是没想过解散的,但他走到这里,又面临这个选择,明显就是虞娇在忌惮他,不愿让他真的领着五十万大军回来。

    圣旨来得太突然,甚至没有任何准备。

    元炳沉默了。

    围在他身旁的将士们也沉默了。

    然而圣旨只给了他们一炷香的时间。

    最终元炳还是妥协了。

    在两个城池之间的荒山野林那儿,开始解散军队。

    来传甚至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以祝恒为首的一群人,他们的五万精兵在此等候了两天了。

    军饷不少,还有祝恒带来的补给,每个士兵在被遣散之后,都会给予足够的安家费。

    剩余已经去世的士兵,名字也被祝恒一一记下来,以后等稳定了,再来做补偿。

    军队宣布解散时,响起了震天的欢呼,元炳木着脸看着眼前的一切,大部分人都在高兴,唯有他,不知该哭该笑。

    祝恒手下都去帮忙了,他闲着无事,过来拍拍元炳的肩膀,道:“陛下是一个很好的人,你不造反,她不会牵连你的。”

    元炳苦笑,但还是问了一句:“我妻子可好?”

    “挺好的,被陛下接到皇宫,但吃喝一切跟小公主一样,陛下也时不时会去看。”祝恒回答,心中对虞娇确实更加佩服了。

    这人对元炳看来也是做了调查的,知道他的心性,所以一开始就直接威胁,随后又来感情上的怀柔政策,当看到虞娇偷偷摸摸画卫漪母子俩时,他下巴都差点惊掉了。

    后来元炳一路往回走,传来的消息几乎每路过一个城池都会有城主亲自接见相处一段时间,他急得不行时,虞娇就直接来了这么一招了。

    中途解散军队,不然那就直接开战。

    祝恒摸了摸怀里临走时虞娇给他的东西,希望不要用上,毕竟荣王还是挺不错的。

    五十万大军,古人效率也不够高,解散用了十天的时间,才算全部搞定,最后就剩下十万祖籍就是京城附近的,于是就继续带着。

    然而看清这一点的城主们,再也没有特意去接近元炳了,老老实实开门让他们过。

    大队伍行走了半个月,因为人员减少了,队伍行驶速度明显快了很多,也终于到了京城。

    京郊,虞娇亲自在此等候剩余的大军过来,在她身旁,虞瑾华率领的御林军将她围在中间保护好。

    她穿着一身女款的黄袍,妆容也比较正式,看着大气又不乏魅力。

    当元炳跟祝恒带着军队过来时,一眼就看见了这样的虞娇,两人眼中都有些诧异和惊艳。

    祝恒在看见虞娇后,立马加快步伐,在距离差不多二十米时,单膝跪地道:“陛下,幸不辱命!”

    虞娇微笑的点头,道:“起来。”

    祝恒起身,看向落后一些的元炳,对他使了使眼色。

    元炳绷着心神,暂时还过不去心中那个坎。

    虞娇了然的看向虞瑾华,虞瑾华点点头,一部分人推开,露出在他们身后藏着的轿子,轿帘掀开,里面一宫装丽人怀里抱着一个跟之前元炳收到的信件中画像上的娃娃一模一样的孩子。

    一个对着他露出泪眼汪汪的笑容,一个露出没牙的小.嘴咧嘴笑得欢快。

    不过他们都面色白嫩红润,一看就生活的极好的。

    元炳见此,眼眶立马红了,喉结滚动了两下,在卫漪期待祈求的水眸中,双膝砰——的跪在地上,眼眶的泪水因为震动,掉落出来,他两手交叠放在地上,以额头触碰手背,带着巨大的压力开口道:“臣元炳,见过陛下!”请记住:紫薇中文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