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 125 章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第125章

    虞娇挂了电话也没闲着, 而是在网上搜查一些擅长离婚等各种家庭纠纷官司的律师。

    不过当她一个个联系上时,其中很多听虞娇说了具体情况, 就直接拒绝了。

    有名的大多不会接这种小单子, 尤其是觉得没什么油水。

    虞娇打了两个就明白了,之后一开口就是用钱镇住他们,随后再说其他。

    她要的不是一个律师,而是一个律师团队。

    反正她养得起,当然选的也不是那种特别有名的,而是底蕴很足却不是那么牛的人。

    这一联系, 就搞定了六个人。

    约好了年后见面谈详细的事情后就挂了。

    马上就是新年了,自然要好好准备, 这些事情,暂时放一边。

    ——

    当天晚上,虞娇亲自下厨, 做了一顿丰盛的年夜饭, 虞家没有老家,虞父的几个兄弟姐妹年纪也大了, 慢慢不走动, 就剩下小一辈的开始四处拜年。

    而虞娇是已经出嫁的女孩,不用去,就一家三口吃了年夜饭, 照例运动了一下,就各自回房间休息了。

    第二天早上,新年第一天, 待在家里等着别人来拜访。

    身为一个老师,还是教书几十年的老师,那叫一个桃李满天下,不用担心没有拜访的人。

    果然早上八点半开始,陆陆续续有人过来,全都是虞家父母的学生以及学生家人。

    其中就包括秦旭燃母子。

    他们也是住在这附近的。

    礼物收了一大堆,放在靠近卧室的角落那里堆起来,不过没有人留下来吃午饭,基本都是坐一会儿就走了。

    到了饭点,虞娇就进厨房做饭了,她厨艺好,不管做什么,都是色香味俱全,秦家母子过来时,虞娇刚刚将汤炖上,那香味从厨房蔓延出来,秦母眼睛一亮,好奇的问:“这是在做什么?好香啊!”

    虞母骄傲的说:“是娇娇在炖汤,一天一碗汤,还美容养颜,你看我是不是年轻了不少?”

    “对,我之前就想说了,娇娇这手艺厉害了。”秦母真心实意的赞美道,眼睛不时往厨房那边看。

    虞母心领神会的说:“要不过去看看?”

    秦旭燃在客厅跟虞父聊天。

    “时间也不早了,不如就中午一起吃,娇娇今天做了一大桌子的菜,就我们一家三人肯定吃不完。”虞父邀请道。

    秦旭燃摇摇头,俊秀的脸蛋从外面寒冷的地方进来这空调开着的室内,变得红扑扑的,尤其是耳朵,多了几分可爱。

    他道:“不了,我爸还在家等着妈呢。”

    虞父当下道:“那简单,打电话叫你爸一起过来不就行了,正好不用做饭。”

    秦旭燃赶紧推迟,然而虞父热情,两人在那讲礼,而虞娇一转身就看见两双充满好奇和陶醉的脸蛋,顿时笑了,道:“还没熟,阿姨就留在这里吃饭,这汤美容养颜,多喝喝对身体有好处。”

    秦母有些羞涩的摆摆手,道:“不用不用,我就是觉得香过来看看,都这么大年纪,保养啥啊。”

    虞母立马道:“可不这样说,女人什么时候都得保养,不是给别人看,是给自己看的,你想早上醒来,看见镜子里自己脸蛋越来越嫩,你心情好不好?”

    秦母点点头,有些意动,但还是不好意思。

    虞娇也说:“没事的,阿姨,待会儿吃完饭,我也顺便将这煲汤的方法告诉你,到时候你回家可以天天喝。”

    虞母还是很了解的,说:“是不是旭燃他爸在家?叫他一起过来,反正今天路上人少,开车估计就十分钟的事,刚好我们这饭菜也都熟了。”

    “……好!那我就厚脸皮一回了。”秦母闻着鼻尖越来越香的味道,还是忍不住点头了,她哪里不爱保养,家里护肤品一大堆,只是效果不大,今天一来,看见越来越年轻的虞娇和虞母,早就想问问是什么情况了。

    于是很快,秦父也被叫过来了。

    因为是大年初一,虞娇做的菜肴很多,都是大鱼大肉,但她技术好,做的跟外面酒店里还好看,而且看着一点都不油腻,就是围着就觉得口水泛滥的。

    秦旭燃还在跟虞父推辞时,就见他.妈出来,笑眯眯的给他爸打了个电话。

    他食指蹭了蹭鼻尖,有些不好意思,忙道:“那你们坐,我去看看有什么可帮忙的。”

    “去去,咱们可不能敢吃不做事。”秦母摆摆手,拉着还要阻止儿子的虞母坐在沙发上,道:“来来,别管他,你来跟我讲一下怎么保养的,真的是大变样了。”

    说起这个,虞母立马乐呵呵又骄傲的说:“还不是我女儿,整天给我吃各种她做的东西,还有坚持锻炼,每天晚上我都要跟着她锻炼一个小时,娇娇锻炼的时间更长,每次都是一身的汗,要不是这样,也不能改变的这么快……”

    “哇,怎么锻炼的,说说……”

    厨房里,秦旭燃还没进去都觉得自己快被那香味熏晕了,那里面,一个窈窕的身影背对着他,手中刀使得利落,啪.啪.啪有节奏的响着,很快土豆丝被切好了放在一旁,打开水龙头准备冲洗。

    她的左手又开始拿另一个东西。

    看着动作都非常快,但又非常有节奏,一旁炖汤的锅里发出咕咕咕的声音,有些浓的白色雾气弥漫在厨房里,秦旭燃都看愣了。

    本来是来帮忙的,这个时候他竟然就这么看了半天。

    直到她回头,露出半张清丽的容颜,略有些诧异的问道:“怎么?是要什么东西吗?”

    秦旭燃才猛然回神,心脏砰砰砰的跳得极快,面上还是绷着,摇摇头走进两步,道:“有什么我能做的吗?”

    “不用了,我一个人可以的。”虞娇笑笑,拒绝了他。

    秦旭燃沉默了两秒,也配合的转身出去了,他现在有些不像待在这里,满室的雾气仿佛让他呼吸都有些困难。

    他出去,随意找了个地方坐下愣愣的看着电视上播放的综艺,思想却在走神。

    他是前年才开始跟虞教授走动的,考研之后因为从事工作的关系,也一直在跟虞教授联系,但对虞娇,真的是没见过,他每次大年初一来拜年,其他时间偶尔上门,都没有碰到过虞娇。

    但是从去年十月份到现在,已经碰到过好几回,在刚刚之前,秦旭燃自问对她顶多算是有些好奇和同情,但刚刚那一瞬间,竟然有心动的感觉?

    说实话,他自己都难以相信。

    所以逃避似的跑出来了。

    客厅里说说笑笑的说话声,综艺里欢乐的声音,最让他听得清楚的却是厨房里乒乒乓乓的声音。

    秦旭燃有些迷茫的看着前方,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

    …………

    很快,秦父也过来了,一个看着十分温和又精明的中年男人,有些小肚腩,但长相还是挺好看的,跟虞父一见面,就非常有共同语言了。

    没一会儿,虞娇端着菜出来。

    秦旭燃立马起身过去端菜。

    红烧肉,酸辣土豆丝,清炒小白菜,水煮鱼片……还有女士专门的养颜汤,摆满了这长方形的桌子。

    刚好六个人围坐着,虞娇对面就是秦旭燃,虞父坐在左上方,大家热热闹闹的开始吃饭。

    虞娇自己做的菜,她已经吃过很多遍了,只觉得还不错,但其他人就不一样了,这手艺,众人都惊艳了,秦母尝过之后,都忍不住道:“可惜了,要是娇娇再小几岁就刚刚好了。”

    大家都没当回事,只是开个玩笑,虞母都说:“我还后悔生晚了呢,要是再多生一个也好。”

    “我家也只有一个,是挺孤单的。”

    家长在说话,这个话题没人重视,都知道是随口一说,秦旭燃心脏又突突了两下,下意识在那句话之后看了眼虞娇,却见她低垂着眸子慢条斯理的吃着面前的菜肴。

    粉.嫩的唇.瓣被油沾染上,显得粉嘟嘟的。

    秦旭燃看着,就觉得心脏处像是被什么给挠了一下,痒得他浑身不自然,当下一个劲儿的埋头吃饭。

    虞娇也感觉到那股视线,有些奇怪的抬眸,就见面前人在死命的扒饭。

    很快,话题就转到另一个方向,虞母好奇的问:“旭燃,你接下来的计划是什么?也不小了?”

    秦母点头,道:“都二十五了,不小了,儿子,问你话呢。”

    见秦旭燃没有回答,秦母碰了碰他。

    秦旭燃才抬起头,咽下嘴里的饭,道:“啊?妈,老师,什么事?”

    虞母好笑的又重复了一边,反倒是秦母尴尬的笑笑,道:“娇娇做得太好吃了,这孩子啥都不顾了。”

    “不好意思。”秦旭燃歉意的笑笑,道:“准备在今年暑假开一个杂志社,发表关于历史方面的文学作品,老师,您到时候要是写了什么东西也可以送过来啊。”

    “好啊。”虞母欣然答应,顺便问:“就做这个?虽然我喜欢历史,但也知道这东西不热,很难赚钱的。”

    秦母道:“这两年先让他玩玩,最迟三十岁之前结婚生子,之后就要进公司帮他爸了。”

    听到结婚生子四个字,秦旭燃睫毛颤了颤。

    很快那边已经聊起结婚对象的事了,他听着直皱眉,知道秦母问虞娇:“娇娇,你这边有什么好的女孩子,介绍一下,最好跟你一样优秀的。”

    虞娇不好意思的笑笑,道:“我都当家庭主妇多少年了,根本没认识的小姑娘,还是我妈比较合适,毕竟大学嘛。”

    “咦,有道理。”

    “妈,我暂时不考虑这个,先别说了。”秦旭燃忍不住稍稍提了提音量,对母亲道。

    秦母有些愣,不过还是点头了,没有继续,虞母也默契的给换了话题。

    ————

    吃过饭后,虞娇又教了秦母怎么煲养颜汤,需要买那些东西,还顺手送了她不少养颜的中药材。

    大年初一很简单的过完了,剩下的几天就等着其他人过来拜年了,当然他们发现虞娇在家时都诧异了。

    虞家的亲戚都挺好的,也没有极品,平日里说说笑笑,一起吃个饭,就可以了。

    元宵节之前,虞娇特意在家附近的一个酒店里一口气将之前联系的六位律师都给聚集到了一起,正在聊着合同相关的事情,顺便商量着注册一个律师事务所时,她接到了聂梦的电话。

    打电话的时候她是哭着的,或许是有了虞娇之前说的话,聂梦没有再强忍着不说出来,而是在电话那边崩溃的说:“我要离婚!求你帮我!之后你要我做什么我都愿意!嫂嫂,求你!”

    虞娇被从电话里传来的凄厉嗓音给吓到了,忙道:“别急,先告诉我,你在哪里?”

    聂梦边抽噎便道:“在外面,他刚刚又打我了,因为我没来得及给他送钱,他要跟人打牌,输了钱,家里本来就没多少钱了,他还一个劲儿的赌!呜呜呜……我就慢了一下,他就说我不肯给钱,打了我,当着那么多人的面!”

    虞娇脸已经冷下来了,沉声道:“没事,我给你买机票,你现在坐飞机过来,我帮你,不用担心,律师我都请好了。”

    “谢谢!”

    ……

    挂了电话,原本笑吟吟的轻松气氛消失了,虞娇请的六个律师面面相觑,一人道:“虞小姐,这就是您之前说的婚内家暴事情主人吗?”

    虞娇.点头。

    他道:“我建议等她来了先做验伤检查,再收集证据,还有……”

    他条理分明,要做什么都很快说出来,这是其中最有资历的一个律师,虞娇对法律并不懂,也没打算深究,毕竟每个世界的法律都是不同的,但她有钱,有人可以帮她深究:“我相信你,这个我也不懂,可以都交给你们,钱不是问题,还请你们多多帮忙了。”

    “这个没问题!”

    合同也很快签署好了,是雇佣合同,一人五年,按照他们现在年薪的一点五倍给,每年都有所增加,但具体增加多少看他们处理业务的能力。

    这样的条件比不少正规律师事务所都高太多了,不答应都舍不得。

    虽然他们也很纳闷,仅仅这么一个人,居然要雇佣他们五年的时间。

    当天下午,聂梦就来到了h市,虞娇第一时间带她去做了验伤检查,随后就将人带到了家里,剩下的事情就交给律师们去做了,什么收集证据,立案之类的事情。

    聂梦精神状态还行,因为不算长期受打骂,毕竟才结婚两年,丈夫还有一大半的时间在外地工作。

    但身上的伤口都是实打实的,碰一下都疼的不行,坐在车子上时,后背靠都不能靠椅背,因为后背被椅子给打肿了。

    过年期间其实才是家暴,赌博等事情频发的高峰期,这个时候很多人都是一家团圆,团圆之后不止是快乐,还有摩擦和痛苦,一个不爽,在外累积的怨气就会借此爆发出来。

    虞母给她送上一杯热腾腾的茶,看着聂梦的目光都带着心疼:“没事了,喝完了,就好好休息,床铺好了,空调也开了,很暖和的。”

    聂梦笑笑,又扯到了嘴角的伤口,抽气一下,道:“谢谢。”

    说话时,声音已经沙哑得不行了。

    虞娇面色复杂,不知道该说什么,她不太会安慰人,只能给她尽量安排好一切,她都不知道该不该为原主庆幸,聂海舒是个读过大学的人,还算是个文化人,不会随意家暴,除了那次觉得虞娇打了他.妈,气急了。

    这个世界上,受苦受难的人很多,她管不了所有的人,不过能救一个是一个,反正这一世,对她的事业也没有要求。

    喝过茶,身体暖烘烘的,聂梦就被虞娇送到房间里睡觉了。

    而房门外,虞家三人面面相觑,虞家父母见识多,有些担心的问:“娇娇,这样不好,毕竟这是人家的家事?”

    虞父也点头,道:“不是说你做的事不好,而是这些事情不好断,毕竟只要人家说一句一家人,不计较,法官都不会理会,而你一个外人……”

    “就是,我之前也听说有人要帮着一个家暴的女人去告她丈夫,结果她丈夫就认个错,那人死活不愿意告了。”

    虞娇对这方面也有些担心,不过还是道:“没事,我时间很多,也有钱,她要是愿意我就帮一下,就当打发时间的,要是不愿意也算了,总不能因为那一个例子,就不管所有人。”

    虞家父母皱皱眉,还是都点头了:“你决定就好,你这孩子,还是一如既往的好心。”

    虞娇有些意外自己被夸好心,偏头一笑,拉着父母继续做运动锻炼身体了。请记住:紫薇中文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