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 116 章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第116章

    前些天过来,聂海舒并未仔细看过虞娇此时的样子, 现在一看, 心中却是一惊, 原本她脸上肥嘟嘟的, 皮肤状态也不好,甚至有些苍白。

    然而现在再看, 她却像是换了一个人般, 瘦了不少,身材都感觉小了一些,脸上的肉都仿佛紧实了许多, 面色红润,唇角微勾, 一副似笑非笑的样子, 没有之前那种油腻的感觉,几年来, 这是聂海舒第一次面对虞娇没有厌烦这种情绪。

    虞娇有些诧异的看着他, 才几天气就消了?

    她问:“你来做什么?”

    聂海舒笑笑, 试图去拉她的手, 被虞娇避开,他也不介意, 温声道:“都这么久了, 咱们也别闹了,锐锐才七岁,还小, 离不得妈妈。”

    虞娇恍然,点点头道:“哦~是请我回去给你们洗衣做饭吗?”

    “你这说的什么话?不是有洗衣机吗?再说,妈也知道你的辛苦,以后会帮着你的。”聂海舒神色有些尴尬,不过又极快的恢复平静。

    虞娇耸耸肩,也没有再挡在门口拦着他了,而是往里走,道:“不行,这也太不公平了,你说让我回去就回去,那我岂不是很没面子?”

    聂海舒少有的认真听虞娇说话,等她说完,聂海舒轻笑一声,好声好气的说道:“那你要怎么样?”

    虞娇摊手道:“工资卡给我。”

    聂海舒皱眉,有些迟疑道:“怎么了?是不是缺钱了?我给你转一点?”

    却见虞娇从客厅的桌子上拿着自己的手机在她面前晃了晃,说:“有没有看出什么来?”

    “你这样什么也不提示一下……”聂海舒摇摇头,有些疑惑,心中却升起几分兴味。

    虞娇白眼一翻,颇为不耐烦道:“你瞎吗?我的手机都坏成这样了!当初我好不容易花两千块买个新手机,你.妈直接给我拿过去了,将她的旧手机给我!还记得吗?”

    聂海舒这回真的尴尬了,当时虞娇好欺负,很多事情他其实也不知道,但后来都看出来了,也没有替她说话,还以为是她自愿的。

    他有些回避的坐在沙发上,道:“好,我给你买个新的。”

    “我要晋江刚刚新开发的那款,别的不要。”虞娇笑眯眯的看着他,这些年,原主要不是父母的贴补,真的是一穷二白了,现在就要提她开始讨要了。

    手机其实她纯属自己忘了买,但见了聂海舒,她立马庆幸自己忘记了。

    果然,聂海舒迟疑了一下,还是说:“好,给你买!”

    “好,现在下单。”

    聂海舒:“……”

    有些难缠了。

    他打开淘宝按照条件找到虞娇说的那款手机,随后看着那上面的八千八百八十八块的费用狠狠地抽了抽眼角,仰头对还像个监工一般看着自己的人说:“这也太贵了,你换个两千的怎么样?将来还要给锐锐买房子呢。”

    虞娇飞快的摇头,十分坚定道:“就这个!买不买?”

    聂海舒迟疑了。

    虞娇嗤笑一声,准备去给自己做点饭吃,恰好大门被敲响了,她打开门,就见门外站着一个青年,看见,立马礼貌的一笑,道:“你好,老师说她的备课本忘在家里了,让我过来拿。”

    “进来,她有说在哪里吗?”虞娇后退两步,让人进来。

    秦旭燃点头,看向沙发上坐着的人,嘴里道:“在房间,打扰了。”

    “没事!”虞娇无奈一笑,道:“不过是个连手机都不舍得买的人,不重要。”

    她进房间找了一下,很快在床头柜里找到一个备课本拿出来给秦旭燃,问:“是这个吗?”

    秦旭燃打开看了看,嗯了一声,便要离开,不过在转身的一瞬间,还是不怀好意的说了一句:“姐,男人抠门说明他心里根本没有你,有些事情还是要慎重。”

    “喂!”聂海舒听着不爽了,立马站起来,道:“你这小孩子懂什么,结了婚,生了孩子,一分钱都恨不得分成十分花,她随口一说就是将近九千,哪里是抠门,动不动生活,像你们这种还在象牙塔里,花着爸爸妈妈的钱……”

    秦旭燃打断他那长篇大论,语气平淡却带着明显的不屑道:“我从大一开始就再没有用过我父母的钱了,不过是九千块,这都舍不得,那就别结婚别要孩子啊。”

    聂海舒:“……你!”

    “噗嗤……”虞娇忍不住了,聂海舒气呼呼的看过来,她赶紧道:“好了,谢谢你,你先去。”

    秦旭燃又看了两人一眼才离开。

    临走时那表情看得聂海舒暴跳如雷,见门关上,立马一副过来人的模样道:“现在的孩子都是什么人啊,一个个说的倒是轻松。”

    “我觉得他说的没错啊。”虞娇淡笑道,“要是你没别的事就先回去。”

    聂海舒立马想起来买手机……他盘算了一下,就虞娇之前几年如一日的照顾他们家,再加上现在这境况,明显是不给买手机不走,只能咬咬牙,道:“给你买!”

    虞娇这才满意一笑,说:“好,把联系人写我的名字,电话也写我的电话,还有地址就填家里。”

    看来是同意回家了,聂海舒松了口气,照着她说的改了,随后在她眼皮低下下单成功,之后眼巴巴的看着她,道:“这下好了?”

    “嗯,行。”虞娇勉为其难的说,“不过回去我可不坐火车,飞机票订好。”

    “好好,真是个姑奶奶!”聂海舒苦笑一声,之前被折腾掉了八千多,现在一千块的机票他竟然觉得挺淡定的,甚至因为虞娇那仿佛傲娇般的语气,他心情诡异的愉悦了两分。

    …………

    等下午,虞家父母下班回来,看见的就是客厅的一个纸条,【爸妈,我先回去了,改天再过来看你们。】

    虞家父母茫然的对视一眼,虞母有些疑惑的说:“娇娇不是说要离婚吗?这……是怎么回事?”

    虞父想了想,努力解释道:“可能是她之前说的,必须两年后才能离婚?”

    “算了,搞不懂她,咱们还是自己过自己的。”虞母无奈的摇摇头,随后道:“哎呀,我们还得去买菜,走。”

    “嗯,走。”

    两个老人互相挽着手去买菜了。

    而虞娇则在机场指挥者聂海舒去给自己买饭。

    机票定的是下午五点半钟的,两人中午在家里吃了一顿,当然,虞娇借口不想做饭,让他点的外卖,之后一个在客厅玩手机,一个在房间里锻炼,就这么到了四点多钟,打车来到了机场等飞机。

    不过刚一坐到候机室,虞娇就嚷嚷着肚子饿了。

    聂海舒头疼的扶额,拱手道:“娇娇,咱们别折腾了好吗?机场东西又贵又难吃!”

    虞娇抗拒的摇头,非常无赖道:“不行,就要吃,你让不让我吃?”

    候机室其实很安静的,就算有人交谈也没有太大声,就虞娇这边动静虽然不是很大,但还是很容易吸引到吃瓜群众。

    看过来的目光越来越多,聂海舒自然也感觉到了,脸都红了一丝,却见虞娇还是站在自己面前,那一双眼睛瞪着他,也不坐下,就这么看着。

    抗了一会儿……坚持不住了,聂海舒妥协道:“好,我过去,想吃什么?”

    “肯德基的汉堡冰淇淋。”虞娇笑了。

    聂海舒听完,深深地叹了口气,起身离开。

    他年纪也不小了,快三十了,常年待在办公室,皮肤不黑,长得也还挺端正的,身高不差,身材也没有非常走形,顶多算微胖,再过两年他就会升职加薪,难怪会越来越看不上虞娇,找真正的小三了。

    虞娇慢吞吞的坐下来,粗壮的腿翘起二郎腿,她捏了捏自己腿上的肉,快了,再加把劲儿,就能瘦下来。

    原主其实也不差,二十岁的时候,瓜子脸,大眼睛,是个标志的美人,只是这些年被生活磋磨得整个人都变形了一般,尤其是生孩子之后,整个一梨形身材,仿佛全身上下的肉都堆积在肚子和大.腿。

    虞娇穿越过来这些天减了不少,但还不够,减肥是个长期过程。

    她想了一会儿,就见聂海舒提着一个袋子手中拿着个冰淇淋来了。

    虞娇笑盈盈的接过,还没吃,就见一个灼热的目光看着自己,她顺着看过去,就见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正直勾勾的盯着她手上的汉堡和冰激凌。

    发现虞娇在看他,立马腼腆的一笑,躲在妈妈怀里。

    其实虞娇也不是很想吃,其实应该说这东西跟减肥相违背,她想了想,对小男孩招招手。

    小男孩楞了一下,有些羞涩的指了指自己,似乎在疑惑。

    虞娇又很确定的点头,他这才会意,又小声跟自己妈妈耳语。

    看见两人互动的聂海舒皱眉道:“跟人家孩子闹什么,快点吃,马上就到登机点了!”

    虞娇只当做没听见的,含笑看着小男孩。

    或许是她看着挺有亲和度的,小男孩的妈妈听完要求,迟疑了两下还是点头了。

    这都在候机厅了,要抢孩子也不至于在这里,随口一喊估计就是一堆人帮忙捉住。

    于是小孩子连蹦带跳的过来,一双清亮的眸子期待的看着虞娇。

    虞娇也不负他想的将冰激凌递给他,道:“送你了,阿姨没有吃过。”

    小男孩立马甜甜的一笑,脆声道:“谢谢姐姐!”

    “哈哈……”虞娇被他都笑了,揉了揉他的脑袋,道:“叫阿姨就好了,我老了。”

    “阿姨!”小男孩又喊了一声,然后伸着粉.嫩的小舌头舔了一下冰激凌,立马又被它冰凉凉的感觉给惊到了一般缩回去,几秒钟后,又再舔了一下。

    他没有离开,虞娇犹豫了一下,牵着男孩走到他.妈妈身边,对上男孩母亲疑惑的目光,轻声道:“不好意思,我在减肥,不能吃这些,只是想折腾一下那个人,如果孩子不能吃冷的,可以等他尝了两口就扔掉。”

    男孩母亲会意,她爽朗一笑,摆摆手道:“没事,这孩子东北哈尔冰的,不怕冻!”

    “噗……”虞娇笑了,将汉堡拿出来,问:“这个肉我也不能吃,能不能请小朋友帮忙吃一下?”

    小男孩疯狂的点头,男孩母亲也赶紧教孩子道谢,笑着道:“不好意思,我平常不让他吃肯德基,只有考试考好了才能吃,所以比较馋这个。”

    虞娇摇摇头,将里面的肉和蔬菜等东西都分给他,自己拿着汉堡上下两片面包干啃。

    在吃的过程中,对面聂海舒那气愤的目光还一直牢牢的盯着虞娇。

    说好的肚子饿呢?

    说好的非常想吃呢?

    现在居然给一个不认识的孩子吃了?

    他气得胸.脯起伏不定,惹得男孩妈妈都忍不住小声跟虞娇道:“我看那位可是气狠了,你要不去解释一下?夫妻之间,也不能太过了。”

    虞娇笑着道:“没事,他出去嫖妓了,我不整整他,正当我是病猫啊。”

    男孩母亲立马闭上了嘴,看向聂海舒的目光多了几分谴责,几秒后,又忍不住道:“你也真是好心气,要是我,非打断他的腿不可!”

    虞娇分外惋惜:“……我也想,可是这是犯法的,只能使劲儿折腾了。”

    “该!”

    …

    吃完了,虞娇又跟男孩母亲闲聊了两句,才慢悠悠的走到自己的座位上。

    她刚一坐下来,就听见聂海舒咬牙切齿的威胁声:“你就不怕我退货吗?”

    虞娇转头看他,微笑道:“你敢退货,我立马回去,就是到了聂家门口,我也能打的重新到机场买票走人,不过这样的话,下次再求我回去就没这么轻松了!”

    “……”

    比不过比不过,聂海舒只能默默地闭上嘴,看向另一边,拼命告诉自己要冷静要冷静!

    可是……自我安慰了一下,发现还是……好气啊!请记住:紫薇中文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