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 99 章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第99章

    南下的马车上,路过小道, 有些崎岖, 虞娇趴在车厢内, 整个人昏昏沉沉的, 还得承受着马车的颠簸,屁股那伤口一阵阵的疼痛,她忍不住哀嚎一声。

    这时, 敏锐感觉到虞娇动静的周羽打开车门,问了一句:“主人, 伤口又裂开了吗?”

    虞娇眼睛都没力气睁开, 脸颊红彤彤的,很明显一副感染发烧的样子, 她勉强道:“尽快找个地方休息一阵,我的身体……没办法赶路了。”

    周羽咬咬牙,眼含悲愤, 嘴里清脆的应道:“是!我们马上就快到一个镇子了。”

    她现在一想到此时的境况, 就忍不住对远在京城的那位怨声载道!她家主人为了给他平定战乱付出了多少, 就因为一个女扮男装, 即使有免死金牌都还被打了六十大板, 导致现在还能不能活下来都不一定了!

    在驾马车的年轻男子也绷着脸蛋, 一双剑眉皱着,用力驱赶面前两条马儿赶路。

    就在他们努力赶路时,前方被森林草木遮住的地方突然跃出一群人,一个个人高马大, 面色粗犷,留着络腮胡子,手中还拿着刀,明显绿林好汉的样子。

    马车被迫停下来,周羽跳下马车抽出腰间的软剑警惕的看着面前的一群人。

    周寒也拿过自己的长剑,护在身旁,怀疑的问道:“你们是谁派来的?”

    “谁派来的?”这群人对视一眼,皆哈哈大笑,随即走出一个看着十分壮硕的男人道:“是我派的,这里是我鲁山兄弟的地盘,想要从这里过,总得留下一些路费?”

    难道真的是普通贼匪?

    两人对视一眼,周羽正要直接动手,就听见车厢里,虞娇的声音:“周寒,过来。”

    周寒小心的打开门,边道:“主人,只是普通贼匪,我们可以对付。”

    虞娇咬牙扭动了一下身子,看着他肃然的面色,道:“是不是人很多?”

    周寒迟疑了两秒,点头道:“没事,我们对付得来。”

    外面的贼匪见两人的样子,恍然道:“里面还有个人,莫不是个大美人?下来给爷看看?”

    “放肆!”周羽脚下一动,就将一颗石子踢在说话之人的脸上。

    “啊——”那人被这股力道打得后退几步,脸上也出了一个血坑,满脸惊惧的看着她。

    其他贼匪见此,也有些畏惧了,他们是人多势众,但最先冲上去的那个绝对是最倒霉的,因此没人上前,气氛暂时僵持下来了。

    虞娇没有力气说话了,强撑着伸手按了一下旁边的机关,车顶打开,她又从一旁不起眼的小盒子里拿出信号弹,强撑着点燃用力丢出去。

    再次用力,屁股上的伤口被扯动了,她本就惨白的脸色越发没有血色。

    但信号弹被丢在空中,发出一道响亮的声音周寒见了一喜,立马出去,对同样惊喜的周羽道:“快进去照顾主人,这里交给我们。”

    周羽点点头,跟他交换位置,贼匪们也有些慌张,忽然一人喊了句:“冲啊……”

    其他人也下意识的冲过来,几十个青壮年一窝蜂的举着手中的刀过来,场面还是很壮观的,只是在他们动手的时候,从虞娇他们过来的地方,也来了一群人,一个个穿着短打,身强力壮,手中拿着长剑作武器,脚步飞快,眨眼就到了跟前。

    两波人马打在一起,一个没有任何纪律,一个招式、配合能力都是杠杠的,不过几息时间,就将对方秒杀了。

    不过他们也没有真的下杀手,而是将那些贼匪一个个踩在脚下,随即单膝跪地,齐声道:“见过主公。”

    虞娇也被周羽扶出来,没有穿着盔甲,身材瘦弱,脸色惨白,长发被玉冠束着,眉眼还有一丝英气,看着像是文弱书生般:“你们怎么过来了?”

    他们之中一个代表道:“我们的命就是主公的,这辈子就追随主公了!”

    虞娇笑了笑,在他们有些忐忑的神色中,挥挥手道:“好了,不赶你们走,我需要修养,就先将这一块寨子给占了。”

    “是!”众人大喜,立马铿锵有力的回答。

    被踩在脚下的贼匪们绝望的对视一眼,后悔不已,完了,他们当时不该贪心,这回翻车了。

    ————

    这次虞娇穿越的是一本重生中,女主角名叫:宋嫣然,本是晋国宁远侯的嫡女,因为爱上燕王赵盛,费尽心思躲过选秀,嫁给了燕王,却发现他爱的是另一个人。

    只是宋嫣然一直不知道他爱谁,只能在后院跟燕王的姬妾相斗,直到晋帝登基的第五年,在外征战七年的周清河回到京城,迅速跟晋帝结盟,成为他跟其他藩王对峙的大杀伤武器。

    与此同时,她发现自己丈夫喜欢上这个周清河,两人是断袖!

    宋嫣然不甘心自己争不过一个男人,各种手段频出,结果怀孕了还被燕王给打了两巴掌,小产之后被其他姬妾暗算,从此只能病恹恹的躺在床上。

    周清河回来的第二年尾,燕王宣布臣服,辅佐皇帝,权利慢慢集中在晋帝手中,这时一道圣旨揭示了周清河女人的身份,并且将她封为皇后,宋嫣然一下子就明白了,哪有什么断袖,她其实是个欺君瞒上的罪臣!

    她拼了命的爬起来去找燕王,却看见喝得醉醺醺,整个人都颓废的不行的赵盛,她用最后一点力量嘲笑了赵盛,被他一掌打死。

    然而宋嫣然死后却没有立马投胎,而是看着晋国一点点变化,再之后,晋帝为了周清河解散后宫,帝后之间的感情感天动地,周清河生下龙凤胎,一出生就被立为皇储,国家也再无战乱,而在这两人身后,总有一个身影默默地看着周清河,那就是赵盛。

    看到这里,宋嫣然听见耳边一个声音问:【宫斗系统001请求与宿主绑定,请问是否同意?】

    同时她的脑海里也被灌输了一大堆的资料,明白了许多曾经从未看到的很多东西,她知道这是自己唯一的机会,可以报仇的机会!

    宋嫣然果断点头道:【同意!】

    于是宋嫣然失去了意识,再次醒来,却重生在了选秀前夕,她决定改变当初的想法,进宫!

    之后三年时间,她利用系统变身成为一个大美人,一点一点俘获了晋帝的心,好感度达到了百分之六十,而原本对她不屑一顾的燕王赵盛的好感度也达到了百分之七十,同时生下晋帝的第一个儿子,被封为柔妃。

    要不是因为她资历尚浅,太后不干,她早就当了贵妃,不过此时后宫也算是她一家独大,皇后基本算是摆设,皇帝也很少去别人宫里。

    而在这个时候,周清河大胜归朝,宋嫣然就接到系统提示,晋帝对周清河好感度百分之五十!

    为了不让周清河再次站在她头上,宋嫣然直接了当的在庆功宴上拆穿她女子的身份,一顶欺君之罪的帽子就戴在她头上了。

    不过这时周清河拿出免死金牌,又有百官相求,死罪变成了六十大板。

    也就是虞娇刚来的时候,承受的那撕心裂肺的痛苦。

    这六十大板后,她就被驱赶出京城,去往南边周家的老家。

    在中途因为没能及时就医,周清河的两条腿废了,之后一生一直坐轮椅,然而就这样她也没有放弃,反而是在家乡带着全村的人致富,直到五年后,战争在一起爆发。

    当初又周清河坐镇,无人敢犯,但周清河都被晋帝弄残废了,敌人就来了,齐王勾结蛮夷起兵造反,晋国另一位名将狼炙,空有一身勇猛,却没有足够的谋略,频频战败,最后死在了战场上。

    不得已,需要周清河再次出场,只是她已经死心,看着晋帝好感度一直掉的宋嫣然果断出宫,三顾茅庐,三步一叩首的来请求她重新出手。

    已经是贵妃的宋嫣然这般放下身价,心中还有着这个国家的周清河还是同意了,她是战场上的王者,胸有城府,即使没了双腿无法亲自带兵,作为军师,号令三军,还是将敌军打得落荒而逃,最后齐王一死谢罪,祈求晋帝原谅他的孩子们。

    功成身退的周清河却在重新回到老家时遭到刺杀,本来身体就不好的她就这样死在了路上。

    当时虞娇看完所有记忆,只能很佩服的冲她鞠躬行礼了,这人真的太圣母了。

    半透明的灵体再次出现,穿着白色的囚衣,头发凌乱,她苦笑一声,摇摇头,道:“我知道是谁刺杀的我,不过当时我没能力扳倒她,所以想请你帮帮我!”

    虞娇点点头,认真的说:“一定会的,不过只有这一个要求吗?”

    “只有这一个!”她拱手,随即身形消失,而虞娇也再次醒过来了,第一次醒来正好是挨板子的时候,经历过那般痛苦后,她就晕死过去,再次醒来,已经在南下的路上了,原身的两个旧部带着她离开。

    上辈子,原身心灰意冷,这些人在解决了贼匪后,就被原主解散了。

    他们是原主初入军队时,周家旧部的孩子,后来被原主给训练成了自己的亲卫,武艺都还挺不错的,在追随原主的七年中,立下无数功劳。

    因此,皇帝没有惩罚他们,但也因为处置了周清河,无法再信任他们,之后就各自解散,离开了京城。

    虞娇这次没有让他们离开了,这么好的人才不用真是浪费。

    在她的意识里,王朝更迭应该是非常正常的事,干嘛要死为了一个人卖命,忠心这两个字,她还真的没有。

    自然无法理解名将被帝皇放弃的那种心如死灰感。

    周家是名将世家,一门忠烈,然而这样的人一般死的快,比如虞娇第一世历史上的杨家将,当时还是个感性的小姑娘,虞娇为了这个故事哭了无数回。

    周家也差不多,家族本来就不昌盛,在二十年前瑞王起兵造反,他本是先帝父亲最疼爱的儿子,放在一出资产丰富的地方荣养十几年,早就肥成了猪,一时间逼得他们连失三城。

    为此,周家人坐不住,主动请缨,只是这次遇到内鬼,周家当家人带着周清河的父亲以及其他几个儿子都死在了战场上,当然就算是这样,也让瑞王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再次休养了多年。

    作为遗腹子的周清河一出生就被当成男人养着,不过周母并未真的把她就当成男人,在她懂事后就跟她说了具体情况,希望周清河能够为父报仇。

    周母在周清河十岁就死了,然后又她十三岁,瑞王的儿子再次造反,周清河直接请命出征,虽然不是主帅,但后来因为战功太过显赫,将主帅给压下去。

    此后七年,大大小小的战争她打过了几十场,几乎每一场都胜利了,因为太过荣耀,晋帝大喜,将她封为护国大将军。

    结果她还是死了,最后一根周家的独苗也没了。

    周清河的一生,其实死在忠烈,这样的人,虞娇佩服,却不苟同,在了解完了所有的情况,虞娇心中已经制定了一个大致的计划。

    不过由于她的身体无法赶路,便正好在这里将寨子给占领了,山寨位于半山腰,但因为抢劫了不少人,家产还是挺丰富的,虞娇来到这里,第一时间让这些手下拿着那些金银去买药材。

    真的是感谢原主还能留着这么好的资源,这么一想,那些板子也不痛了。

    有了药材,虽然没有上辈子的全面,但配合着虞娇偷偷进空间给自己开小灶,她的身体也慢慢的好起来了。

    两个月后,屁股上的伤口长好了,双腿虽然有些不利索了,但还是可以站起来,原主是会武功的,之后进行康复训练,估计最多半年,她就能正常了。

    在这两个月里,无事可做的虞娇,就死命的琢磨原主记忆里的兵法以及她打过的战争哪些地方可以用来做笔记的。

    这还是第一次虞娇这般轻易的获得知识,只需要融会贯通就好。

    而在虞娇修养的这段时间里,当了一辈子军人的周家军,一共五十人,在这个寨子闲着没事,直接将寨子里的匪贼给当成军人训练起来。

    等虞娇坐着轮椅从房间出来时,就发现原本一个个吊儿郎当的贼匪都变得一本正经的在半山腰训练。

    还有两个守在她的门口,那腰板儿,笔直笔直的,即使满头大汗也没有一丝动摇。

    这个朝代是类似于唐朝的服装,女装繁琐,虞娇现在虽然恢复了女身,但还是觉得男装方便,她五官秀丽,眉眼带着些英气,因为这场遭遇,脸颊消瘦得厉害,脸蛋的轮廓也更加清晰,穿上月白色的长袍,反而更加好看了。

    她也没有去哪,只是随意在山寨里逛了逛,这里的山贼不止有男人,还有不少他们的家人,老弱幼都有。

    不过这些人见了虞娇,都十分畏惧的避开。

    当家的可是说过,虞娇是这些占领了寨子的人的老大。

    于是一不小心成为了瘟神的虞娇在所有人退避三舍的场景下,淡定的让周寒和周羽推着自己将寨子逛完了。

    这里并没有什么太具有特色的东西,人也不多,所有人加起来还不到一百,其中青壮年占了大半。

    看完了,虞娇便面露沉思。

    周羽比较细心,见虞娇这个表情,立马道:“主人,是有什么事吗?”

    虞娇点头,道:“周寒,去跟段泽说,让他统计一下这里所有人的情况……嗯,算了,先推我回去,那笔墨过来。”

    周寒立马推着虞娇换了个方向。

    她是住在寨子里原本建了给大当家住的地方,一屋子没有文化人,但打劫过文化人,笔墨纸砚还是有的,虞娇要,就立马放在她面前。

    随后虞娇提笔画了一个表格,然后递给周寒:“让他们按照这个步骤统计一下,今天太阳下山之前,我要知道所有资料。”

    “是。”周寒捧着这张纸出去了。

    周家军虽然才五十人,但都是被原主训练出来了,知道是主子布置的任务,立马飞快的额执行,不过短短三个时辰,资料就回来了。

    虞娇又道:“去清点一下这里所有的财务。”

    随后她便看起了统计好的资料。

    这才发现,看着美好平和的国情下面,还是符合那句讽刺的话语: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达官贵人娶妻纳妾,左拥右抱好不快活,但普通平民要娶妻生子却反而越来越困难。

    这里的人一开始都是为了生存才当贼匪的,在打劫了一段时间的富人后,他们就去普通农村买了一些女人回来,除了几个当家的一人一妻外,其他人不是共妻,就是单身,准备打劫后攒钱再去买。

    当然因为华夏几千年来的礼义廉耻,共妻还是少数,毕竟女人自己先受不了。

    又过了大半个时辰,周寒回来告诉虞娇剩余所有银两。

    家当不少,算上金银珠宝的股价,还有几千两,虞娇便直接大手一挥,道:“通知下去,三天后我们便离开,将这寨子的人都带上。”

    “……是!”周寒迟疑了一瞬,还是领命下去了。

    周羽给她茶杯添上茶水,有些担心的道:“主子,你的身体还没好全?”

    虞娇看了看自己的双腿,摇头笑道:“没事,已经好得差不多了。”

    多亏了这些属下的忠心,都没问虞娇为何知道医术,当时情况紧急,虞娇再不出手,她的双腿真的要废了。

    没多久,虞娇躺在榻上看书,都能听见外面的吵闹声,估计是因为要搬家,不知道他们是高兴还是不高兴。

    周羽一直在默默关注着虞娇,见她听见吵闹声眸子动了动,她便起身轻手轻脚的走出去。

    天色已经很晚了,月亮也冒头了,看着十分昏暗,在前方不远处,集聚着一堆的青年,他们一个个都围着周家军不知道在说什么。

    但光从语气和动作上,周羽看不出他们的不情愿,她笑了,就说能跟着主子,绝对是他们前世修来的福气。

    又看了一会儿,她才回来,轻声道:“主子,寨子里的人都很高兴,他们在围着段大哥他们说话。”

    虞娇笑了笑,嗯了一声,又继续看书。

    三天的时间飞快就过去了,说好的要启程也开始了。

    虞娇还是坐在来时的马车上,这次不同的是她处于最终前,前后都有人守着,什么事都不用担心,人手也够用。

    身体好了,赶路的速度也可以加快了,用了二十天的时间,虞娇踏上了周家老宅的土地。

    这里位于宁武县下方的一个村子里,是周家最初的地方,后来周清河的爷爷考上了武状元,举家搬离这里,来到京城。

    不过因为他是武状元,这块地也一直没丢,只是宅子很破旧了。

    不少听见动静的村民过来看,知道是老周家的后代回来,一个个都唏嘘不已。

    “没想到周家还会回来。”

    “当然会了,听说人家在京城里做大官,现在应该说是衣锦还乡了。”

    “没有,好像是听说周家人犯了事,被上面贬下来的。”

    众人讨论声还在耳边,虞娇只当做没听见的,坐在轮椅上,微微仰头打量这周围,周家位于村子的中间,地段不错。

    就是人这么多,一个宅子也装不下,思考了片刻后,虞娇便跟县长大人沟通,买下村子后方的一些地盘,开始动工建房子。

    古代大部分的房子构建比较简单,甚至没有专门的装修队,直接自己就可以上手,虞娇在镇上的一个客栈里暂时先住着。

    老宅继续保留,他们会住在其他地方,刚好宁武县靠山,有这个天然阻挡的地方,虞娇训练也不用刻意去避着人眼。

    人多力量大,说的就是现在,不过短短半个月,两层楼的回形建筑物就做好了,最外面还留了一个院子,用来境界巡逻,中间也放了一个通道。

    虞娇也是住在里面,除了她两间房,其他的都一人一间,住在一起,吃的大锅饭。

    来到这个世界的第四个月,虞娇有了自己的地盘,她将早就准备好的计划拿出来让周寒和周羽联手去实施,第一步就是:开荒。

    赚钱养家永远都是主题,除了从贼匪那边占有的几千两,虞娇再没有别的钱财,只能先努力赚钱。

    在开荒之余,虞娇又用自己当年在部队里学到的方法训练别人,不论男女都是统一训练,除了老人可以休闲一点。

    本来人很少的宁武县在虞娇的到来后,也慢慢热闹起来了。

    而远在京城的晋帝和宋嫣然也收到了虞娇在周家村发生的事情汇报。请记住:紫薇中文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