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 93 章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第93章

    真的挺巧的, 居然这样也能遇见。

    似乎有人撑腰了, 老太太越发大胆, 直接抢过虞娇手中剩下的巧克力道:“你赔钱, 看你穿得这么好, 肯定有钱,不赔钱我就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虞娇手上一空, 第一时间将东西抢回来,在老太太懵逼的目光中, 丢在地上踩了两下, 再捡起来,笑眯眯道:“放开,我要去丢垃圾。”

    她的东西,就是浪费了, 也不给这种人吃!

    “你……你怎么这样!”卓芷兰愤愤不平,小脸气鼓鼓的瞪着她, 其他人也都是谴责的目光。

    “怎么浪费东西呢?你都舍得这样了, 还不赔点钱?”

    “小姑娘, 还是赔几百块钱, 这事本来不大, 人家已经好了。”

    “就是啊, 小姑娘, 就是一个老太太,人家这么大年纪,也不容易。”

    老太太气得本来已经好了的心口也开始痛了, 还不忘呼痛一下引别人的同情,“哎哟,真的气死我了,现在的小孩怎么都这样啊!”

    虞娇无奈的耸耸肩,道:“她不容易关我什么事,反正我没撞,报警,一切咱们去警局再说。”

    说完,她给警局那边打电话了,还开的是外音,警局那边说之前已经接到这起报案派人过去了,马上就到。

    卓芷兰脸色变了变,有些怀疑了,难道这人真的不是撞老太太的?

    其他人也面面相觑,一些年轻一些的人就都走了。

    老太太却突然哀嚎起来,两手还扒拉着裤子,她穿得是宽松的花裤子,撩上来可以看见双膝上都有明显的擦痕,像是摔倒后倒在地上所致,嘴里还不忘道:“哎哟,我命苦啊,好好地走在路上,这丫头就过来一顿横冲,把我给撞倒了,现在的人怎么都这么狠啊!我的腿在地上擦了,你们看这就是证据啊!”

    她因为这一番唱作松手了,虞娇也不走,就站在那抱臂冷眼看着她,估计这老太太不是自己刚摔倒过,就是之前真的被人撞了,不过那人跑了,所以随手拉了她,希望能得到一点是一点。

    当然其他人看见这个证据,更加觉得自己没错,都谴责的看着虞娇试图劝说。

    “小姑娘,你看人老人家都这样了,心里不会过意不去吗?”

    虞娇笑了笑,道:“有什么过意不去的?又不是我做的。”

    “太狠了,你这娃娃要真是学医的,我以后绝对不去那看病。”一个大妈看着虞娇嫌弃的摇摇头。

    虞娇为此多看了她一眼,默默将这人的样貌记下来。

    现在正是夏天,八月初,天气正热,他们所在的地方也没有阻挡,站了这么一会儿就已经汗流浃背,但虞娇紧抿唇.瓣不言不语,就这么看着。

    其他人也站了一会儿,受不住了,就卓芷兰还倔强的站在那里,不过她打着伞,比虞娇好多了。

    老太太也热得不行,在加上心虚,也退缩了,摇头道:“你们都是狠心的娃,我比不过比不过,算了……”

    她起身作势要离开,虞娇正要拦住她,就被卓芷兰抢先了,她道:“奶奶,你等一下,警察马上就来了。”

    “我不要了,热死我了,本来我身体就不好。”老太太一把甩开她的手要走。

    “那我们换个阴凉点的地方等着。”卓芷兰继续道。

    虞娇在一旁看笑了。

    好在这时警车过来了,直接将三人都给带走了。

    警局里,虞娇做完笔录,警察大概也猜到了一些,虽然不敢肯定,于是很同情的说:“这一块路是没有监控的。”

    虞娇.点头,道:“我是打的过来的,的士司机的车牌号我记着在,你们帮忙联系一下他作证人就可以,好吗?”

    警察愣了一下,佩服的竖起大拇指,道:“没问题,这个简单,不过现在一时半会儿解决不了,还需要你的监护人过来。”

    虞娇.点点头,出去之后就跟李姝打了电话。

    电话那边,李姝吓得脸都白了:“你怎么就跑到警局去了?等着,我马上就去接你。”

    “嗯,好,不急。”虞娇道,她怕李姝太过着急出问题。

    挂了电话,老太太也从笔录的房间出来,脸色青白,一旁的警察还在问:“要不送你到医院看看?”

    老太太白了他一眼,走到前面的椅子上坐着,没好气道:“不去不去!要去也是被你们吓的。”

    警察同志很好脾气的笑笑,说:“您放心,我们这边都有监控,还带声音的,到时候有什么问题,您可以直接看监控。”

    老太太:“……”气死她了!

    卓芷兰出来时脸色也不太好,可能是第一次进警局,她脚步带着些迟疑的走到虞娇身边,轻声道:“你真的没有撞倒那个老奶奶吗?”

    “没有。”虞娇淡淡道。

    卓芷兰听了,神色有一瞬间的尴尬,又不知道说什么,踟蹰了一下,走到另一边打电话,说了半天,才过来,坐在虞娇的不远处。

    警察叔叔太过严肃,她不敢靠的太近,就虞娇反而让她没那么紧张。

    等了十几分钟,虞娇本以为来的会是李姝,却不想来的是卫枫,李姝还打电话过来解释:“枫儿刚好在那边,我怕你待久了不舒服,让他先去。”

    “嗯。”挂了电话,她就见迎面过来的卫枫。

    他似乎有些热了,身上的衬衫都解开了两个扣子,露出精致的锁骨,眉头紧锁,刚毅俊朗的容颜透露着一股冷漠,被西装裤包裹的健壮游历的大长腿一踏进警局里面,就仿佛带着一股气势。

    一下子就将警局里大部分目光都吸引过去了。

    虞娇站起身,正要说什么,就见卫枫目光凝聚在卓芷兰的身上,她默默地顿住,差点忘了,男女主的感情戏。

    果然卓芷兰第一时间扑到他怀里,委屈的眼睛都红了,跟个小兔子一样十分惹人怜爱。

    从来都漠然着一张脸的卫枫此时迅速柔化,揉了揉怀里人儿的脑袋,轻声道:“有没有受伤?”

    “没有。”卓芷兰蹭蹭他的胸膛,说话声音嗡嗡的,“你怎么来了?”

    “怕你有事啊。”卫枫低头吻了吻她的发顶,随即放开她,在卓芷兰小鹿一般的目光中看向一旁等着虞娇,脸色恢复成从前的冷淡,对虞娇.点点头,淡声道:“这件事就这样算了,给她点钱私了。”

    他早在电话里就知道了前因后果,也猜到了大概情况,就这几年从母亲口中知道的虞娇,应该不会做出这种事,只是这闹起来他母亲对兰兰印象肯定不好,尤其是涉及虞娇。

    所以他打算直接息事宁人。

    “好啊好啊,看你这小伙子不错,就一万够了。”没等虞娇反应,老太太倒是第一个响应,本来在另一边坐得好好地,听了这话立马起身过来。

    卫枫低头掏钱包,老太太在一旁两眼放光的看着,虞娇看了两秒,也耸耸肩,拿出手机拨打了李姝的电话,对方一直守着电话,听见铃声立马秒接,虞娇当着所有人的面拖长音撒娇道:“妈,我被欺负了,你快来呀。”

    “怎么回事?枫儿呢?”李姝懵了一瞬,自从高三后,她再没有听过虞娇告状了,还是这么委屈的声音。

    卫枫顿住,脸色微冷,道:“我不是说了吗,这件事就这样算了。”

    卓芷兰下意识的觉得不对,她看看虞娇,又看看卫枫,这两人似乎认识?

    虞娇充耳不闻,声音都开始颤抖了,“妈,快点过来,不然我要被欺负了,他们都欺负我!明明我没错过。”

    李姝炸了,道:“好,乖乖,我马上过来!你哥真没用。”

    她也来不及多说什么,直接起身拉着她男人道:“快点去警局,你儿子怎么这么没用,都在这里居然还让娇娇被人欺负?”

    卫恒摸摸鼻子,赶紧出去开车。

    而这边,卫枫黑着脸看着虞娇慢条斯理的挂掉电话,还笑眯眯的道:“给钱啊,反正你钱多,但这件事我可不会私了,老奶奶,你拿了钱,我也能打官司让你将这钱吐出来。”

    本来她也没打算计较这么多,上辈子跟这两人的感情线也是原主先出手试图插足后续又干坏事,她自己也认栽,所以这一世虞娇准备旁观的。

    但现在卫枫的态度,却让她不得不计较了。

    或许卫枫根本没将她放在眼里,所以才敢这样做,维护爱人,希望这件事能快点过去,不影响到爱人和母亲之间的关系。

    那她就偏要他们影响了!

    四个人在就直接僵在这了,卫枫也脸色难看的收回钱包,老太太刚想抢一下,立马被他一个眼风给吓得缩回去,只能嘟囔两句:“什么人啊,说给不给!”

    他们走到靠墙的一排椅子那坐下,卓芷兰有些忐忑的看着他,低声问:“你认识她吗?”

    “她是我妈收养的女儿。”卫枫淡声道。

    短短几息,他脑子里的那股气已经平静了很多,是他习惯了之前的独断□□,四年的时间,卫枫都以为虞娇彻底收起了利爪老实下来,才这样直接做决定的,没想到一切都是错觉。

    当然能产生这样的错觉,也是虞娇造成的,这些年里,虞娇几乎只跟李姝说话,后来在卫恒的变着花样讨好下,也态度亲近了一些,对于一个常年不在家,基本跟虞娇碰不上面的卫枫,确实无法知道虞娇是否真的老实。

    甚至卫恒和李姝都没见识过虞娇亮爪子的样子。

    “啊?”卓芷兰已经忐忑不安了,欲哭无泪道:“我真的不知道。”

    “没事。”卫枫拍拍她的肩膀,并未有太多的担心。

    警察们有些纳闷的看着待在这的几人,莫不是要上一场家庭伦理剧?

    在警察局总能吃到各种各样的瓜,众人来来回回的工作,偶尔看见虞娇他们,都会多瞄一眼。

    虞娇也不在意,找个位置继续坐着玩手机,水果机已经出来,还有好几款小游戏,她正好打发时间。

    不过来得最快的是卓芷兰的母亲,江婷没有跟卓正扬住一起,一个在a市,一个在另一个城市,她一出现,自带贵妇气场,皮肤白嫩,保养得宜看着就跟三十岁出头的人差不多。

    “妈!”卓芷兰看见母亲,那一些忐忑和不安一下爆发了,扑过去就哭出来。

    江婷拍拍女儿的背,柔声道:“吓坏了?没事了没事了……”

    哄了一会儿,将卓芷兰哄好了,江婷就转身对一旁带过来的律师道:“麻烦张先生了。”

    张律师点点头,带着卓芷兰去跟警察那边交涉,而江婷看向一旁站得笔挺的青年,眉头蹙了蹙,道:“请问你是?”

    卫枫礼貌的浅笑一下,道:“我叫卫枫,是兰兰的男朋友。”

    两人其实才刚开始谈恋爱不久,几个月前,卫枫因为朋友的妹妹认识了卓芷兰,算是一见钟情,随即来了个霸道总裁式的追人,高考结束两人就在一起了。

    虞娇坐在一旁的椅子上安静的看着,她的长相跟原主母亲,或者卓正扬都不像,不用担心被认出来。

    果然江婷没有认出来,注意力都被卫枫吸引过去了,打量了一下卫枫,没有什么太多的不满,甚至还多了两分欣赏:“是卫氏集团的卫枫?”

    卫枫点头,道:“是的,此次见面有些仓促,改天再亲自登门拜访。”

    江婷颔首,又跟他聊了一会儿,卓芷兰那边需要签字的地方也弄好了,她本以为可以离开,却被宝贝女儿拉住了,在一旁耳语了一会儿。

    听完事情的经过,她特意看了眼虞娇,还皱皱眉头,偏头问女儿道:“她有没有欺负你?”

    卓芷兰摇摇头,有些尴尬道:“好像真的是我误会她了。”

    “没事,你也是好心。”江婷并不在意这些,拉着女儿道:“我们再等一会儿,看看情况,别太在意,女孩子,要矜持。”

    卓芷兰不好意思的低头晃了晃江婷的手臂,脸蛋绯红。

    “您放心,我一定不会让兰兰被欺负的。”卫枫赶紧道。

    江婷脸上也多了一丝满意。

    现在商人地位越来越高,尤其是卫家虽然从商,但人脉宽广,家世稍低,但也配得上,最重要的是近些年卓家频频被不知名的人联合对手攻击,影响力已经越来越弱了,一些帮手都被砍断了手脚。

    如果能跟卫家结合,也不失一件好事,到时候他儿子应该会被更加重视。

    一想到完全不被丈夫待见的二儿子,她就一阵心塞和后悔,后悔当年没早点动手,动手也不够狠,更何况那女人都死了这么多年了,卓正扬居然还恋恋不忘,对得起为他生儿育女的自己吗?

    又过了几分钟,李姝也过来了,身后还有卫恒,不过她走得快一点,一看见虞娇,立马四下查看,随即道:“以后别随意做好事了,真是的,现在都什么人啊,对了,你哥呢?”

    虞娇指了指她身后,道:“在那。”

    李姝回头,卫枫和卓芷兰母女也过来了,他道:“妈,这是我女朋友,卓芷兰,这是她母亲,姓江。”

    “阿姨好。”卓芷兰舔舔嘴唇,紧张的手心头出汗了,跟虞娇有些相似的大眼睛紧紧的看着她。

    “嗯,你好。”李姝脸上挂起标准的笑容,没有对虞娇的软乎乎,心头已经有些不悦了,果然是有了媳妇忘了娘,娇娇在这里一个人待着,他跟着别人坐得那么远。

    江婷正要跟她说两句,就见李姝已经回头,问虞娇发生了什么事。

    卫恒见此,接过话头,聊起了两人的孩子。

    而虞娇自然一点不私藏的都跟李姝说了一遍,听完,她的脸色已经黑得彻底了,不过好歹估计着现在在外面,她狠狠的拉了一下在跟江婷寒暄的丈夫,冷声道:“还在做什么?还不快去给娇娇填资料,咱们赶紧走,娇娇好不容易回来一趟,就出了这事,真是倒霉!”

    “好好。”卫恒歉意的笑笑,带着虞娇过去。

    警局这边是需要填一些东西,签完字了,就可以离开,后续再给她打电话。

    不过这次因为虞娇提供的车牌号,又进来了一个大叔,正是虞娇打的回来的的士司机,一进来就道:“警察同志,别冤枉了人家小姑娘,我车上有行车记录仪,当时我载着小姑娘,人家看见地上躺着一个老人,才特意下车去看的。”

    老太太一听不好,就要走人,却被一旁的警察给拉住,随即在那撒泼:“哎哟,干嘛?警察打人了!”

    年轻的警察头疼的看着她在那捶胸顿足,另一个中年警察淡淡道:“污蔑警察,惩罚会更加严重的。”

    老太太一下子禁声了,坐在地上不敢说话,最后可怜兮兮的说:“我……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被人撞了,就是不是她而已,放了我……”

    虞娇看到这一幕,随即转头问一个警察小姐姐:“请问这种恶意讹诈的人,会有惩罚吗?”

    小姐姐笑着点头,道:“当然了,我们一定会秉公办理的。”

    李姝立马说:“好就好,多谢同志,我家孩子是学医的,她好心帮忙,结果被人反咬一口,一定要好好处理,不然以后再遇见这种事,谁敢上去啊!”

    “一定秉公办理。”小姐姐笑意加深了几分。

    本来脸色已经微白的卓芷兰看到心中的担忧成真,眼眶的泪水立马掉出来,十分无措的说:“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

    “没事,我们都知道,你是好心。”卫枫赶紧第一时间安慰。

    李姝松了口气,余光瞥了眼儿子那狗腿的样子,又看看丈夫,心塞的发现两人还真的差不多,只是儿子眼光没有她丈夫的好。

    女儿都道歉了,李姝不说话,只是顾着那个女孩,江婷一眼就瞧出她的态度,因此脸上的笑容也淡了许多,看了眼还忐忑不安的女儿,道:“这件事我家兰兰也只是好心,现在误会解除,也没什么事了,就先走了。”

    被母亲拉着,本来还想说点什么的卓芷兰小声道:“叔叔阿姨,那我们先走了。”

    卫恒道:“去,没事。”换来李姝一个狠掐,痛得他龇牙咧嘴。

    卫枫对他爹妈歉意的点点头,随后跟着江婷出去了。

    李姝哼了一声,先去给司机道谢完,才拉着虞娇,叹息一声,道:“他们没欺负你?”

    “没有,只是卫枫想要我息事宁人,他说他给钱私了,不过我没答应,所以给你打了电话。”虞娇摇摇头,拉着她的手走出去,边说:“放心,我不会让自己吃亏的。”

    李姝果然没怪她告状,而是笑眯眯道:“做得好!这事可别答应,你以后是要做医生的,万一有了不好的地方,人家患者都不信任你了。”

    只是等上车了,没外人,李姝却有些不好意思的说:“娇娇,对不起,你哥跟你爸其实一个样,我也从小教导他要对喜欢的人好……”

    这也跟她从小的教导有关,因为她的幸福生活,对儿子,她的要求就是懂事以及将爱人看得重,儿子跟虞娇关系一向冷淡,后来这三年两人几乎没有碰过面,除了过年和她生日,就她看来,甚至没有交谈。

    在爱人和虞娇面前,他自然会选择委屈一下虞娇,只是没想到她这么果断,直接打电话叫自己了,也幸好她叫了。

    这次李姝要卫枫去接虞娇,还是因为公司正好在附近,她真的后悔,当时应该自己过来的。

    “我不在意,反正我没吃亏。”虞娇抱着她的手臂,轻声道。

    而且见了女主,见了江婷,也挺不错的,就是不知道现在卓家是个什么情况,这四年来,她从未彻底忘记对卓家的监控,有空就会去调查一下卓家的黑料,可能是随着网络应用的普及,查到的东西也越来越多,卓家的对手又不少,现在的卓家完全比不上四年前了。

    当初刚来这里几个月时,虞娇就调查过,当时便觉得怪异,一个能位于顶峰的家族,即使后来人丁萧条,也能荣耀不倒的那种,怎么可能真的没点见不得人的,不过是网络不够普及,证据显示不到网上。

    回来的第一天,虞娇过得不算好,一到家,吴妈就拿着柳枝敲打了她两下,又弄了个火盆让她跨过了,这才紧张兮兮的道:“好了好了,晦气走了,没事了。”

    “没事啦,吴妈,今天做什么菜?”虞娇配合着做完两个程序就往厨房去了,明天正好也是李姝的生日,除了那一次,之后的生日她都是在家简单的过完的。

    吴妈正要跟她说,李姝已经将人给拉走,道:“别一回来就忙活,赶紧休息一下,等晚上直接吃饭就行了。”

    “好好。”

    ————

    第二天李姝生日,卫枫回来了一趟,带着卓芷兰,虞娇全程当隐形人,不跟他们有任何交流,哪怕卓芷兰主动搭话都沉默以对,因此也频频惹来卫枫的瞪眼。

    还好都被李姝给瞪回去了,她因为这次的事情,并未给卓芷兰好脸色,匆匆吃过午饭后,两人就离开了。

    被卓芷兰那一双泪眼汪汪的眼眸看着,虞娇浑身不对劲儿,直到她走后,才放松了一些。

    这都被一直担心虞娇心里不舒服的李姝看见,笑了,小声道:“放心,我就试一下做个恶婆婆,欺负一下她,不过也不会真的欺负得太狠,不然我怕我那儿子会跟我生分了。”

    她这是在给虞娇打预防针呢,虞娇自然听懂了,摇头淡笑道:“不用,我也不会跟她太多牵扯的。”

    不会有太多,但有一些,也足够卓家吃一壶了。

    虞娇的懂事让李姝更加心疼,之后恨不得将她供着。

    回到家中的卓芷兰则是非常难过的将今天的经历给母亲说完。

    江婷的注意力却被虞娇的名字吸引了:“你说她姓虞?”

    卓芷兰茫然的点头,道:“对呀,她不是卫家的亲生女儿,妈,你说都不是亲生的,为什么她还那么喜欢她?”

    “可能是她没有女儿。”江婷勉强笑笑,眼中闪过深深地厌恶,又是这个姓氏,可能她们母女都跟虞这个姓氏有仇,想到她当年做的事,却又放心了,这么多年,就算还有虞家人,也不可能知道她做了什么。

    她拍了拍女儿的手背,带着些认真的说:“兰兰,我说过,他不一定适合你,毕竟婆媳关系是个很大的挑战。”

    “妈!我还没说要嫁给他呢!”卓芷兰羞恼道,然而心中也有些不安。

    江婷明白她只是女儿家的害羞,摇摇头,有些可惜,如果卓家这些年没有被不明不白的攻击就好了,那样谁敢欺负她女儿?

    只是这个世界上没有如果。请记住:紫薇中文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