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 92 章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第92章

    几个人依次进入, 李家也算是枝繁叶茂的那种,跟虞娇同辈的人还挺多的, 不少已经结婚生孩子的, 手中也抱着一个小娃娃。

    七八个人一下子进入客厅,人还是挺多的,虞娇见没人了,关好门落在最后面,一个表姐道:“娇娇果然长大了, 挺好看的。”

    “那是,姑姑看上的人,怎么会真的差。”

    虞娇全程保持微笑,不做声,在一旁做木头美人。

    娘家的侄儿过来, 李姝立马满脸笑容的起身, 客厅里热热闹闹的,虞娇正准备撤退, 被李姝拉住, 一手抚着耳环道:“这是娇娇送给我的呢!好看吗?”

    李天凤是最大的一个表姐, 也是站在李姝身旁的, 见她的耳环,有些惊讶道:“好看, 姑姑,娇娇,这耳环可得几十万了?”

    她看向虞娇。

    虞娇.点点头, 也不说具体价格,只是道:“嗯,差不多。”

    李天佳是最小的,但也比虞娇大两岁,眼前被红宝石闪了一下,她眼眸微亮凑过来,还用手碰了碰,嘴里却道:“这是不是真的呀?”

    大表哥眉头皱起,道:“佳佳!别闹,肯定是真的啊。”

    李天佳嘟嘟嘴,放开手,小声道:“我就是看一下嘛,她又没见过这些东西,她哪知道是真是真假。”

    “大哥,别说佳佳了,她也只是好心担心娇娇被人骗。”李天凤拉了拉大表哥。

    李姝脸上的笑容都淡了很多,将虞娇的手却握得更紧了,一手收回耳环,对他们道:“都坐一会儿,你们怎么来这么早?”

    现在也才九点钟,就算真的是一大家族吃饭,也没这么早?

    李天凤笑看了虞娇一眼,目光意外的友好,她道:“这不是过来看一下娇娇妹妹嘛,听说还是高考状元,我来学习一下经验。”

    她也是有个上小学的儿子,对学习还是挺重视的。

    说起这个,李姝瞬间脸色好了,颇为骄傲的说:“娇娇很认真,她说学习,绝度不会做其他的什么事。”

    “那很不错。”

    其他人也开始符合,除了最开始的李天佳,聊天和谐了很多。

    又过了一会儿,敲门声再次响了,这次进来的却是卫家这边的人,本来不小的客厅一下子被挤得满满当当的。

    卫恒也一直在打电话,不知道是给谁的。

    虞娇搞不清楚状况,就一直在一旁安静的坐着等下一步。

    不过几个表哥表姐都还时不时会提一句她,跟以前不受众人搭理的情况完全两码事,真的太……奇怪了。

    原身是个孤儿,即使后来身处豪门,面对这些真正的豪门出生的孩子,总会下意识的缩着自己,言行举止中难免透露出一些小家子气,并不受待见的那种。

    偶尔遇到一些孩子心情不好,没准还会被嘲讽两句。

    当然他们教养大多数时候都挺好的,并未太过直白多,最多指桑骂槐。

    这还是第一次虞娇觉得自己似乎在这个圈子里受到了欢迎?怎么回事?

    十点多钟,卫恒出来让他们各自坐车往餐厅去,虞娇被李姝拉着坐卫枫的车,其他人过来时也都是开车的。

    不过等到了餐厅,虞娇才知道,今天不只是李姝的生日,还是为了虞娇举办的谢师宴,门口两个横幅,明显谢师宴的横幅更大一些,高考理科状元几个字硕大无比,不少人在这围着看热闹。

    往里走可以看到不少眼熟的人,都是之前的同班同学,再往里走,各科老师都在里面坐着,每个人脸上都挂着笑容。

    李姝拉着她道:“谢师宴还是要办的,正好这次一起了,走,过去跟你老师说说话。”

    虞娇笑着点头,两人率先走到班主任面前,他也立马站起来,挺着大大的啤酒肚,笑得和蔼说:“我还当你要低调,不举办谢师宴呢。”

    在高考结束了不久,虞娇就每个老师单独去拜访过,一个个的送过礼物,也表明了不办谢师宴的事情。

    虞娇刚要应,就见李姝接过话茬,道:“怎么会,她整天埋头学习,这些东西自然是我来操持……”

    大人们寒暄,虞娇就站着笑便好,忽然肩膀被戳了戳,她回头,楚青烁站在她身后,凤眼亮晶晶的含着期待的问道:“你明天有空吗?我们准备去溜冰要去吗?”

    他身后一群半大少年跟着点头,马上要各奔东西,在仅剩的一点时间里,他们就想多点时间一起玩。

    “虞娇,一起呗,反正现在也没有暑假作业了。”

    “就是,你整天学习,小心眼睛近视了!”

    虞娇笑着摇头,道:“没时间呢,下次。”

    “学霸,不,学神了,你给我们凡人一点活路。”一个少年哀嚎道。

    楚青烁也有些失落,不过还是过去捶了那少年一下,没好气道:“你傻呀,她学得越好,我们以后有什么病痛找她越安全。”

    “对哦。”众人恍然,都没有再说要她去玩的话题,转而说到上学时的趣事。

    玩了一会儿,李姝就过来将她带上去,这个两层楼的餐厅被他们包下来,一层楼是虞娇的老师和同学,楼上则是卫家和李家的人。

    那些表哥表姐的被分在了两个包间,而虞娇则跟着李姝到了另一个包间里。

    进了包间才看见,卫家和李家当家人都来了。

    一个生日宴会和谢师宴都要搞这么大吗?

    好在越是年纪大了的人越是端着,除了对她有些不同寻常的打量,再没有其他的,甚至过分的好了。

    一个午饭吃下来,虞娇被提到了许多次,都是在夸奖她,顺便问问她缺不缺东西什么的,她都很淡定的婉拒了,直到一个婶婶说漏嘴了。

    “娇娇现在就出落得这么好看了,跟枫儿越来越相配了。”

    其他人都神色自然的点头,唯有李姝和卫枫脸色变了变,李姝尴尬的一笑,飞快的转了话题:“二嫂,你的这个项链看着挺不错的,是在哪里买的?”

    婶婶低头一看,娇羞道:“哎哟,是你二哥……”

    话题被转移,虞娇却环视一圈,了然了,李姝居然想让自己和卫枫配对?这些人为什么都同意了?

    之前不是都默契的觉得自己配不上他的吗?

    虞娇有些不悦,不过还是保持着微笑。

    而同样被安排在这一桌的卫枫也秒懂了,沉静的脸上眉头皱了皱,不着痕迹的瞥了眼正好被安排在他身旁的虞娇,见她面色这般淡定,难道也是知情者?

    他那消失了许久的警惕心再次爬回来,从虞娇选择专业开始,到现在这个情况,他心中有了个惊人的猜想。

    虞娇选择中医专业可能不仅仅是想给他.妈治病而已,还有可能用他母亲威胁他,以及他们家的人,看现在这个场景就可以推出来了。

    李家和卫家的人之所以对虞娇转变了态度,就是因为虞娇身为高考状元,学了医,未来成就谁也不敢小觑的,而现在的人,谁都会生病,就他.妈,他爷爷都是非常需要虞娇的一群人。

    卫枫想通了这些,脸色难看了一瞬间,不过又想到自己也不是父母可以随意操控的人,淡定下来了。

    宴会结束,下午一点多,大家都吃饱喝足各回各家。

    虞娇和跟着李姝回来了卫家,不过在进了家门后,她拉着李姝道:“妈,有些事我跟你说一下好吗?”

    卫枫神色微变,看了眼卫恒,他爸没有任何反应,一直都笑呵呵的。

    好像虞娇不知不觉已经搞定了他爸?

    内心思绪繁杂,他决定待会儿等他.妈出来,也找她谈一下到底怎么回事。

    李姝自然不会拒绝,两人去了虞娇的房间。

    关上门,虞娇才正了脸色,问:“妈,今天二婶说的是什么意思?”

    李姝瞬间神色飘忽了,干笑道:“哪有什么意思?”

    她心机不深,这种已经漏出马脚的谎话让她十分不自然,虞娇无奈的笑道:“妈,你是不是偷偷做了一些事?比如跟我,跟卫枫有关的?”

    被虞娇清亮的双眸看着,李姝一向抵抗不住,垮下肩膀,丧气道:“是啦,你之前不是喜欢枫儿吗?看着你对我们越来也远离,我就想着要是你跟枫儿在一起,也许就不会这样了,所以我还特意去跟老爷子说了好多好话,再加上你现在也很厉害,他们慢慢就松口了……”

    李姝也有些委屈,她是从小被宠着长大的,嫁的人也非常好,只是因为身处的家庭缘故,她明白有些事不能由自己做主,因为一个家族的掌权人是关系着家族未来的。

    但她最疼爱的女儿却因为这件事明显在疏远她,李姝不想以后跟虞娇形同陌路,所以想试一下,既然她之前那么喜欢自己儿子,那她就利用虞娇学医这一点,让老爷子同意。

    好在虞娇这一年的表现实在优异,现在还学医了,老爷子也是怕死的人,万一以后用得上虞娇呢?于是他松口了,不过也是有要求的,那就是虞娇在医学上的成就。

    李姝自然一口答应下来,因为她相信虞娇的能力,能在短短一年的时间从倒数变成了状元,这不只是努力就可以做到的,她未来在医学上绝对是一个闪亮的新星。

    不过她不敢跟虞娇说,只想着让这两人在他们的撮合下慢慢产生感情,最后水到渠成,这样她就不会失去虞娇了。

    而这次也是两家人提出要见一见改变后的虞娇,卫枫的终生大事两家人都很关注嘛。

    没想到就这样被拆穿了!都怪二嫂的嘴巴!

    听完她说的,虞娇哭笑不得,又见李姝委屈扒拉的,眼睛都红了,眼泪说来就来,她赶紧给李姝擦眼泪,温声道:“妈,我不是疏远你,只是疏远他们!”

    虞娇这话一说完,本来刚止住眼泪的李姝又开始了,不甘心道:“为什么还要疏离?我们一家人不好吗?”

    “当然好了,只是我跟他们说不上来话,成不了一家人,不过我永远是你的女儿,这点不会改变的。”虞娇很认真的说,“而且我真的不喜欢卫枫了,现在忙于学习和事业,等我事业稳定了,就将我喜欢的人带回来给你看好吗?”

    李姝睁着水润润的眼睛,问:“真的?真的不喜欢了?”

    虞娇.点点头,说:“不喜欢了,你这样,没准卫枫更加讨厌我了。”

    李姝咬牙道:“他敢!”

    虞娇被她的反应逗笑了,伸手将李姝抱住,道:“妈妈,你是我这辈子最重要的人,不用担心我会疏远你的。”

    “那……你国庆回来住几天,过年还要回来,还有……”李姝掰着手指开始细数那些节日,周末就两天时间,一来一回,虞娇可能根本休息不了,她就不强求了,但节假日肯定是要回来的。

    虞娇自然一一应下。

    接着等李姝出了虞娇房门,就见卫枫站在走廊那里。

    “妈,我不可能跟她在一起的。”卫枫很认真的提醒一声,道:“你就别瞎参合了。”

    本以为会被李姝教训两下,却不想她只是冷哼一声,道:“以后有的你哭去。”

    卫枫:“……”

    是发生了什么他不知道的事情吗?

    第二天一大早,虞娇要赶飞机了,李姝习惯性的说:“枫儿,过来开车,咱们送送娇娇。”

    卫枫头也不抬的回答:“我待会儿要去公司开一个重要会议,你让司机送你们。”

    李姝诧异了,要知道这儿子虽然独立,但很少拒绝她的,她看过去,卫枫完全目不斜视,路过虞娇身边还要特意绕开,明明中间没有什么阻碍。

    这一看,就明白了,没好气道:“我自己去。”

    卫恒在一旁看见,忙放下碗筷跟上她们俩。

    这一次,虞娇又带着一个小的行李箱,李姝让她穿着美美哒的淑女裙,行李就交给卫恒提了。

    还有那张她准备好的银行卡,也要偷偷给虞娇,只是被她检查衣物的时候看见还回去了,还再三保证真的有钱。

    路上,李姝还认真的教导:“学习也不能忘了谈恋爱,你都大学了,是时候谈一个了,要穿的漂亮一点,知道吗?”

    “嗯嗯。”虞娇乖巧的点头,甩甩马尾,好像还是有些长了,可惜这个脸型不适合超短发型,不然多方便。

    ————

    重新来到h市的土地上,虞娇回到租的房子里,就开始琢磨买房子的事情了。

    户口在上大学时,单独提出来了,现在她身上的钱也不少了,用了五天时间跑了许久,终于找到一个距离h大不远,又挺不错的小区,豪气冲天的全款买了。

    买好房子,又联系装修队,她自己提供图纸,让人按照她的要求装修,剩下的一点时间就继续背诵中草药,顺便给卓家找找麻烦,直到开学。

    大一开学,虞娇以理科状元的身份进入h大,立马得到无数目光,从一开始,就在学习上碾压了所有人,不负众望坐稳了状元这个称号。

    元旦三天假,虞娇新家已经可以入住,她便直接收拾包袱搬过去了。

    搬家之后,虞娇就开始准备期末考试,在课堂上她表现优异,现在真的考试了,更加不能掉链子。

    这天下午,虞娇在小区散步,顺便晒晒太阳,嘴里还背着《黄帝内经》,声音小,但走在她旁边还是能听见。

    在她身旁不远处还有一些老人在锻炼身体或者带孩子,小区里有一种宁静的幸福。

    这时一个老奶奶忍不住走过来问道:“小姑娘,你这背的是什么?”

    “《黄帝内经》。”虞娇回答,这不是她第一次见到这个老奶奶,好几天早上起来晨跑时,虞娇也会看见她跟几个老大爷、老太太在那打太极。

    老奶奶等她回答完,笑了,说:“小姑娘,那我问你几个问题,你看能不能回答上来好吗?”

    虞娇有些诧异,仔细看了看老奶奶的面相,虽然人家年纪大,但面色红润,看着没啥不妥的,不过还是点头了,“您说。”

    “运气学说讲的是什么?”老奶奶说完,笑盈盈的看着她,一副拭目以待的样子。

    虞娇真的惊讶了,这人也是个内行,她正了神色,道:“研究自然界气候对人体……”说完一段话,虞娇笑着问:“您要我仔细讲一遍吗?”

    老奶奶摇摇头,继续问。

    两人就站在小区绿化的公园那里一问一答好半天,最后老奶奶满意的点头,说:“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儿?住在哪里?”

    虞娇整个人都差点虚脱了,想给这位奶奶跪了,问题真的很犀利,她也不是每个问题都能答上来,甚至有些都是死记硬背下来的,不懂其理,在这个她第一次接触的领域,她回答得磕磕碰碰,最后反被这个奶奶教导了一下。

    她觉得尴尬死了,不过又觉得自己运气很不错,便老实的回答:“我叫虞娇,就住在前面这栋四楼。”

    “刚搬来?”老奶奶看了眼,这个小区算是新小区,人不算多,但管理严格,她也是看着离学校近才在这买房子的。

    虞娇.点点头,问:“奶奶您呢?”

    老奶奶瞥了她一眼,道:“咋了?这是想到我家来做什么?”

    虞娇也不扭捏,直接道:“您很厉害,想知道您家在哪,以后有不懂的,我去问您呀。”

    “行,看你也不错,我就住在这栋七楼,也算是隔壁了。”老奶奶笑了一下,指着虞娇旁边的那一栋,两栋楼刚好相邻。

    就这样,虞娇莫名收获了一个老师。

    这位奶奶姓赵,一生无儿无女,丈夫也在几年前去世了,就一个人生活,她也是观察了虞娇好几天才开口的,主要是这孩子认真、自律还刻苦,到了晚年,一个人也孤独,就忍不住想收个徒弟在身边陪陪自己。

    这以后几乎每天,虞娇都会带着自己做的食物和书本笔记本等往她家去,一呆就是好几个小时,因为虞娇这般积极,赵奶奶都将自己请的专门做饭的钟点工给辞退了。

    于是虞娇过来得更加殷勤了,每天给她送完早餐才会去上课,中午回来做个饭送过来,晚上直接买菜在那边开火,当然得到的收获也是满满的。

    大一的内容对她来说甚至有些小儿科了,只是她没办法跳级,多余的时间,她就开始琢磨将美食和中医融合。

    虞娇的提议让赵奶奶也有了极大的兴趣,药膳大多都十分难吃,因为良药苦口,很多有用的药材都伴随着不佳的口感让人望而生畏。

    两人就这一点,捉摸了许久,还真的琢磨出了一些东西,算是找明了方向。

    一晃,一年时间就过去了,虞娇拿到系里全额奖学金,每一科都以完美的分数交卷,到了大二,他们系会有两位真正的中医教授过来授课。

    虞娇才知道,赵奶奶就是其中一位。

    中医入门就很困难,所以正统的教授都是从大二才开始教授的,大一都是菜鸡,有高手教导也没用。

    与此同时,虞娇在全系老师的见证下,拜了赵奶奶为师,成为她的关门弟子,羡煞旁人。

    从大二下学期开始,虞娇就被赵奶奶送到一个老中医那里做兼职学徒,每天下课都过去学习两个小时,周末全天在那围观。

    到了大三,虞娇已经成功被在那中医馆治病的人给眼熟了,一些伤风感冒,大家都直接找她了,当然因为她没有证书,都是看完了,抓了药,必须给老中医检查一遍。

    但就这样,虞娇的能力已经超过了许多同学,甚至不少已经出师的年轻人。

    关于药膳的研究,也有了一个新的进展,虞娇尝试开始写论文,将自己的观念发表上去,竟然还上了许多国内不小的杂志。

    三年多的紧张学习,虞娇算是有了些成就了,取得执业助理医师执业证书后,终于在李姝的不断催促下,暑假空出了十天时间来到a市陪她。

    因为担心李姝又叫卫枫过来接她,虞娇没有说具体几点钟了,一个人悄无声息的就来到了a市。

    她打了个的士,但中途有些堵车,卡在市内一条车流量非常多的地方。

    虞娇闲得无聊看了看窗外,却见在路口那里一个穿着花布的老人躺在地上,犹豫了一下,但想起赵奶奶说的话,还是道:“师傅,我现在要下车,请问多少钱?”

    赵奶奶为人善良,行医奉行见到就必须要救,再说她也没什么好怕的,还是去看看。

    “小姑娘,还没到呢。”师傅提醒道。

    虞娇笑道:“那里有个人倒在地上了,我是医生,过去看看。”

    闻言司机师傅立马打开车门,道:“不用了,小姑娘,救人要紧,你先去。”

    虞娇看了眼计价器,还是拿出二十元递给他才下去。

    估计老人也是刚倒下,身边并未有围观群众,虞娇快步上前查看了一番,是个老太太,手上还拿着一个布袋子,看着脸上还有些痛苦,她立马给打了120,随后才开始给她把脉。

    却发现她只是低血糖以及颈椎,高血压一起,突然爆发了一下,才导致的昏迷。

    这个好办,虞娇将她平卧,头向另一侧,在动的过程中,她似乎还有些意识,正好她手上有一块巧克力,是今天跟赵奶奶道别时她放她口袋里的。

    虞娇试探的掰了一小块放她嘴边,老太太还非常配合的张开嘴吃下去了。

    又过了几分钟,她便悠悠转醒了。

    虞娇松了口气,见她睁开眼睛,便起身要离开,却猛然被老太太拉住衣角,只听见对方沙哑的声音道:“别走,是你撞的我!”

    虞娇:“……”

    虞娇扯了扯衣服,却发现她枯瘦的手居然还将衣服抓得死死地。

    “放手,不是我,我是刚刚路过看到你倒在地上救一下你的。”

    老太太可能是恢复了精力,居然就坐起来了,虽然还是有些有气无力,但却死咬着虞娇不放:“就是你!不然怎么会这么好心?快赔钱!”

    虞娇脸色冷下来,道:“放手,我是学医的,好心过来帮你而已。”

    “就是你撞的我,必须赔钱!不然我闹到你上学的地方去!”老太太吼道。

    偏偏半天没人理会的地方,现在因为这个老太太居然都围过来了,一个中年男人指着虞娇道:“看你这么小,看着估计大学还没上,还什么医生,骗人。”

    让虞娇哭笑不得,这时又一个娇嫩的女孩声音跟着附和:“对呀!我已经报警了,到时候警察过来看你赔不赔。”

    虞娇真气笑了,寻声看过去,就见面前一个十八.九岁,长得十分清纯的女孩警惕的看着自己,但那张脸,让人不得不说一句冤家路窄——因为她就是原主同父异母的妹妹,刚好小虞娇三岁的卓芷兰。

    也是本文的女主角。

    作者有话要说:  二更在中午十二点,么么哒

    谢谢两位小可爱的打赏,ღ( ′・ᴗ・` )

    婳婳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9-01-24 00:33:33

    小媳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9-01-24 00:33:50请记住:紫薇中文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