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6.第 26 章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第26章

    离婚?

    萧彦初那被酒精腐蚀的脑子一下子清醒了, 猛地瞪大了眼睛看着她,咽了咽口水, 问:“你是认真的吗?”

    虞娇很爽快的点头, 说:“对,认真的。”

    萧彦初一下子什么怒气都没有了晕乎乎的离开房间,要离婚了?

    他回到自己房间,然后给好兄弟打电话,

    第一个打陆风的没接通, 于是打给了管清,一脸惊喜的说:“她说同意离婚了!”

    管清正睡得迷迷糊糊的, 也陡然被这变故弄得清醒了,有些激动道:“真的?”

    “她说是真的!”萧彦初很肯定的点头。

    管清纳闷这女人居然舍得放手, 近一年的时间, 不管萧彦初说什么, 做什么都不放手的人, 生了孩子就想通了?不过他现在只是疑惑了一下就为好兄弟高兴了。

    两人挂了电话, 萧彦初又跟另一个打过去, 也分享了一下,然后一阵冷风吹来, 整个人都一抖,现在可是秋天啊,被这么多冷水一泼, 可不是好玩的, 他赶紧放下手机进了卫生间洗了个热水澡, 出来就听见电话响,立马接起来,是陆风。

    萧彦初没等陆风开口,就先一步说:“喂,陆风!她说要离婚了!”

    陆风第一时间感觉到不对,他比其他三人感情要细腻一点,下意识的问:“你做了什么?”

    “我没做什么啊?”萧彦初也茫然了一下,随即又笑开了,说:“不重要,重要的是要离婚了,劳资终于要重回男绅贵族了。”

    陆风沉默了几秒,说:“会不会是她受了你的刺激,决定自杀?我觉得她肯定会在离婚之前,或者离婚当天自杀,然后让你愧疚一辈子。”

    自己的好兄弟,相处了十几年,大家什么性子都清楚,说他们二世祖也谈不上,因为他们还是有自己的底线的,什么不该碰的,他们从不好奇。

    萧彦初虽然性子桀骜了一些,但内心其实很善良,如果真的有个人被他逼得抑郁症自杀,他这辈子可能就完了。

    主要是这个人的身份比较特殊,陌生人愧疚一阵也就够了,可虞娇不是,而是很爱他,而且为了他生了一个儿子的女人。

    两人在陆风说完这句话同时安静下来,陆风见此,叹了口气,道:“我知道你想要离婚,但一定要稳,你再好好想想。”

    “嗯。”萧彦初扯扯嘴角,脸也垮了下来,怏怏的挂了电话。

    他放松身体倒在柔软的大床上,想着想着,就睡着了。

    而虞娇,看着留在房间里的一片狼藉,默默地找了一个客房睡觉。

    因为半夜的事,第二天她九点多才起来,做月子餐的阿姨正好今天请假了,因为她已经连着上了一个月的班,虞娇起来的时候,吴妈手头上也在做别的事。

    见了她,立马就擦擦手,说:“少夫人,您要吃点什么?”

    吃了一个月寡淡无味的月子餐,虞娇听见她问话,就想起了各种火.辣辣的美食,摆摆手,道:“我自己来。”

    反正她不用母乳喂养,偶尔吃一下也不打紧。

    她打开冰箱,看了半天,最后拿出一份粉丝。

    吴妈在旁边准备打下手,嘴里道:“少夫人,房间已经重新整理好了。”

    “嗯。”虞娇.点点头,将粉丝跑着,自己开始调作料,烧热水。

    豪门就是好,什么作料,即使不用也会给你准备得好好地,虞娇看见这些作料,手都痒了,挺想大显身手的,不过早饭,还是吃点易消化的。

    水煮开,将粉丝放进去,手中作料就已经调好了,等粉丝熟了,就盛起来,浇上酸辣酸辣的作料水,洁白的瓷碗里放着深色得粉丝,再撒上一点葱花,视觉效果还是不错的。

    虞娇喜欢吃酸的,所以醋给的多了点,吴妈见此,顺嘴问了一句:“少夫人要不要泡萝卜?”

    “要!”虞娇立马点头。

    吴妈笑着过去用小碗装了一小碟泡萝卜过来,配上虞娇自制的酸辣粉,十分开胃。

    还未开吃,虞娇口水就已经泛滥了,她品尝了一口,许久未接触这些酸酸辣辣的重口味,舌尖被惊得缩回去,下一秒又探过来,将唇上的汁水都给舔干净。

    好吃的她眼睛都忍不住眯起来了。

    泡萝卜端上来,白的晶莹剔透的感觉,夹了一个到嘴里,脆脆的,一股酸辣甜的味道弥漫开。

    “这个不错。”虞娇指着泡萝卜,十分精细。

    吴妈也笑眯了眼,有些自豪的说:“我别的不喜欢,就喜欢琢磨这些泡萝卜,不过这些东西还是少吃,对身体到底不好。”

    虞娇含糊的点头:“嗯嗯……”

    这是耳旁传来哒哒哒的声音,虞娇诧异的看过去,就见萧彦初穿着休闲的长裤打底衫出来,头发乱糟糟的,脸蛋微红,带着几分刚醒时的朦胧。

    他抽抽鼻子,忍不住道:“好香啊,吴妈,给我来一份。”

    虞娇还没来得及说话,吴妈就骄傲的说:“这是夫人做的,今天做饭的李姐请假了。”

    虞娇?

    萧彦初挑眉,难道这是新的手段?以退为进?

    他就知道这女人不会就此罢手。

    萧彦初心中的不安消失了,不过也没有之前对虞娇的反感,鼻尖那味道真的很诱人,他口水都开始分泌了,于是走了几步,道:“那谁,帮我做一份。”

    “滋溜——”一声,虞娇头也不抬专心吃粉丝。

    萧彦初被这声音勾.引的都忍不住咽了一下口水,直接走到餐桌旁,一屁.股坐在餐桌上,姿势颇为帅气,脸蛋上却慢慢的不爽,他问:“我跟你说话呢!没听见吗?”

    虞娇慢悠悠的抿了口汤水,热腾腾的汤汁让她愉快的眯起眼,随后她才靠在背后的椅子上微微仰头看他,声音带着明显的漫不经心,道:“我叫什么名字你不知道吗?你这种没礼貌的人说话,我还真听不见!”

    “你——”萧彦初最吃亏的就是牙不尖嘴不利,虞娇这语气,这态度,直接让他气炸了,但又找不到词反驳,马丹,还真是他没礼貌在先。

    “给我下来!”虞娇呵斥道:“餐桌是吃饭的地方,有椅子不坐,坐这里?你的家教呢?”

    那态度完全将萧彦初当成了自己的孩子?

    而萧彦初则气炸了,什么人啊,居然敢校训他,家教,她要是有家教能坐在这里,可是忽然想起陆风说的话,以及看到跟产后抑郁症有关的事情,他强忍着额头的青筋将即将脱口而出的话咽下去了。

    然后有些气弱的从桌上跳下来,整了整衣服,深呼吸道:“虞娇,……那什么……给我做一碗这个!”

    “不做。”虞娇淡淡的回了两个字,然后继续吃粉丝。

    “滋溜滋溜……”的声音不绝于耳,听得萧彦初牙牙痒。

    很好,如果她这是要引起自己注意力,绝对成功了,萧彦初从来不是委屈自己的人,马丹,前脚骗他离婚,后脚就来吃美食勾.引,过分。

    于是他飞快的伸手,在虞娇即将吃完的时候夺了过来,一口将那剩余的汤汁给……喝完了?

    萧彦初喝完了不算,还得意的抹了把嘴角,冲虞娇哼笑一下。

    虞娇呆了,看他的目光都有些惊悚了,这是一个人吗?莫不是昨夜她倒了一桶水后,精神分裂吸引出了另一个人格?

    萧彦初也呆了,他……他刚刚做了什么?

    他没脸再待下去了,他要离开!

    “噗嗤……”虞娇在看到他同手同脚的离开时,是真的忍不住笑出声,突然对萧彦初那点恶感就被弄小了很多,忍不住道:“厨房里还有,自己把粉丝煮熟,作料也在那。”

    萧彦初脚步顿住,唧了一下嘴,那味道真的很不错。

    他带着几分希望的看向虞娇,希望她能帮忙煮,他真的不会下厨啊!

    但虞娇则吃完,擦擦嘴,起身往房间走,毫不留情的背影看得萧彦初一阵气闷。

    吴妈看见小俩口的互动,一直在偷笑,见虞娇走了,这才开口道:“少爷,要不我来给你煮?”

    萧彦初擦擦鼻尖,点点头,道:“行,我也要这个。”

    他指着虞娇没吃完的那两根萝卜。

    吴妈慈母笑的点头。

    粉丝做好了,加上虞娇之前调的汤汁,萧彦初搅拌了一下,然后一大口。

    瞬间爽歪歪的眯起了眼,忍不住道:“怎么之前都没发现她有这个手艺啊,这么简单的东西都能做的这么好吃!”

    “少夫人之前怀孕呢!哪个孕妇能做事啊,厨房又危险。”吴妈忍不住为虞娇辩解。

    萧彦初没说话,好心情消失了那么一丢,不过当他又吃了一口后,忍不住想到,如果一开始没有下药这一环节,然后她还拥有这么一个厨艺,也许……他会接受的?

    一想到这,他忽然惊醒,浑身一抖,三两口将粉丝吃完,不能再想了,这粉丝有毒!

    他刚吃完,这边虞娇就换好衣服下楼了,拦住要上楼的萧彦初,道:“不是要离婚吗?走。”

    萧彦初惊了,“真的?”

    “真的!”虞娇再次点头,皱眉横了他一眼,不耐烦道:“快点!”

    萧彦初被瞪得小心脏一缩,陆风的话再次在耳边响起:她抑郁症,会自杀的,应该会选择离婚当天自杀!

    萧彦初猛地摇头,说:“我还有事,离婚的事不急。”

    说完,躲开虞娇的爪子就出去了,很快外面响起了车的声音。

    虞娇嘴角抽抽,见此也往外走,她还得去健身房,虽然不能每天高强度,但也可以适当的多运动一下。

    至于离婚的事,就此暂时放下,因为虞娇也不想现在立马就离婚,一旦离婚了,原身的父母肯定要‘弄死’她的,好不容易跟萧家联姻,以后有了萧家的帮衬,虞娇做什么都好些,至少在这个城市,不是谁都可以招惹的。

    她现在还没有任何实力,一旦原身父母出来,她都不一定招架得住。

    一想到这,虞娇就觉得得加快对身体体质的恢复。

    她现在身无长物,想要有自己的事业,而且快速见效,只能在厨艺上下功夫,而坐厨师,首先要的就是体力,不然还没干多久就将自己身体累垮了。

    ————

    简短的训练了一下,看着十一点钟了,虞娇就离开健身房,去了小区附近的超市买一些鳕鱼准备待会儿做吃的。

    然后刚要离开,瞥见了螃蟹。

    她默默地走过去,看着活蹦乱跳的大螃蟹,每个都有虞娇掌心大小,她脑子里下意识的联想到了它被蒸熟之后的样子。

    “麻烦帮我拿八斤。”虞娇对一旁的工作人员道。

    工作人员立马说:“好勒,稍等一下。”

    然后去那工具。

    “这个也要……”

    “还有这个……”

    “小姐,这个可能不止八斤了。”工作人员提醒道。

    虞娇看了看,筒子里已经有了许多,她囧了一下,摆摆手,道:“就这些了,称一下。”

    于是等离开超市时,手里不止有一大块鳕鱼,还有一大袋螃蟹了。

    一路拎回去,吴妈一看就忍不住说:“少夫人,您身体才恢复,不能吃多了。”

    “……那你们也一起吃。”虞娇忍痛道。

    吴妈摆摆手,道:“我不喜欢吃这些,又没多少肉,先养着?”

    虞娇.点点头,自己过去处理食材,将鳕鱼片好,清蒸,然后又单独用一个锅蒸螃蟹,之后再用一个锅弄香辣蟹,有钱就是好,厨房的锅也多。

    吴妈在一旁帮忙,速度很快就搞定了。

    十二点钟还差点,两样菜都熟了,虞娇调好喜欢的酱汁,放在装鳕鱼的大盘子边缘,两盘叠成小山一样的螃蟹也放好了,她端着一碗米饭,刚要开始,萧彦初回来了。

    他一进门就看见餐桌上的东西,心中颇为得意道:“果然这女人是在偷吃。”

    “咳咳,吴妈,帮我盛碗饭。”萧彦初随口道,出去时穿的休闲衣服,回来时已经是西装革履了,他随后解开领带丢在沙发上就一屁.股坐在虞娇对面。

    动作十分潇洒,本以为会得到以往无二的关注,却不想家里的两个女人一个埋头给他盛饭,一个埋头吃饭,完全不给他任何脸色。

    萧彦初脸上的自得之色消失,讪讪的接过吴妈递过来的饭,想找个机会缓解一下这莫名的尴尬气氛,便问:“这是谁做的?”

    吴妈冲他呶呶嘴,示意虞娇。

    萧彦初立马了然,然后伸手过去夹了一片鳕鱼,在酱汁里沾了沾,往嘴里一塞,然后美滋滋的吃了一大口饭,忍不住道:“哎,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手艺呢?”

    虞娇抬眸瞥了他一眼,淡淡的,仿佛没将他看在眼里,也不说话,一眼之后,继续吃饭。

    萧彦初被这态度气到了,直接将筷子一丢,哐当一声,震得吴妈整个人都一抖,就见萧彦初冷笑一声,道:“你脾气挺大的啊!有没有了不起啊!”

    然后拖开椅子哒哒哒上楼了。

    气死了!

    他可是特意为了这女人回来看看的,就怕她自杀,当然踩着饭点回来也是为了看看能不能吃到早上那么有水准的食物。

    哪知这女人越来越得寸进尺了?

    特么这一辈子还没人这样对过他!

    萧彦初在楼上气呼呼,虞娇继续吃饭,除了被他甩筷子时震了一下,其他该干嘛干嘛。

    仿佛丝毫不受影响。

    吴妈过来收拾东西,都忍不住道:“少夫人,您何苦这样呢,少爷这是有心跟您好好过日子,孩子都生了……”

    虞娇停了一下,认真的看向吴妈,淡声道:“吴妈,我之前就跟你说过,请不要再说这些话了。”

    那轻飘飘的眼神,带着一丝丝不悦,莫名让吴妈不敢说了,但她脸上明显的不赞同却依旧没有消失。

    虞娇只当做没看见的,将最后一口饭吃到嘴里,然后拿着手套开始剥螃蟹。

    因着不能多吃,虞娇也就吃了一只就停下了,对吴妈道:“这些螃蟹你和张婶分了。”

    “好好……”吴妈忙不迭的点头,这样的少夫人让她更加畏惧了,明明没发脾气啊?

    她弄不明白,只觉得现在的少夫人比以前更加喜怒无常,以前只是少爷不好,她才会发脾气,现在少爷好了,她也这样。

    吃过饭后,虞娇就进了大宝的房间陪他玩,顺便让张婶趁着这个时间去吃饭。

    一个多月的大宝长得越发可爱了,现在也能用那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跟着虞娇手里的物品移动,然后张着小.嘴咿咿呀呀的叫唤。

    吴妈将餐桌清理了一遍,就听见楼上属于萧彦初房间里传来的摔东西声音,偶尔还夹杂着踹门的声音。

    她想了想,还是端着剩余的两份螃蟹和虞娇调的酱汁上去了。

    吴妈其实是从萧彦初小时候就照顾他的,后来搬出来住了,吴妈也跟着出来了,所以即使他性子再不好,也不会对吴妈发脾气,在吴妈敲门时,他只是没好气的问:“做什么?”

    吴妈听他语气,笑了,扭动门把直接进来了,将手里的托盘放在一旁的桌子上,道:“这是少夫人亲自挑选回来的,她自己也只吃了一个,过来吃点,味道真的不错。”

    萧彦初神色微动,看向那橙红色的螃蟹,以及那浓稠的酱汁,有些迟疑的问:“那她为什么只吃一个。”

    吴妈不答,只是笑眯眯的道:“你说呢?”

    说完,她也不多停留,就出去了。

    萧彦初还绷着脸瞪着螃蟹,内心纠结:吃还是不吃?

    她好像是故意留给我的?

    难道她抑郁症,所以将喜欢我这件事放在了内心深处?用那冷漠的外表来应对我?

    最后萧彦初还是没绷住,凑过去了,因为那酱汁一直在散发着一种酸辣甜的香味,刺激着他的口水,他空荡荡的胃部。

    “好吃,果然这女人还是有可取之处的!”将手中一块蟹膏浸入酱汁中,然后又飞快的丢到嘴里,萧彦初享受着眯起了眼……请记住:紫薇中文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