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5.第 25 章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第25章

    她木着脸转身进入厨房, 萧彦初那跟女人隔着两厘米的唇角露出一个讽刺的笑容,另一手掐了一下女人。

    女人会意的叫的更凶了。

    而虞娇端着一盆水走出来, 对着他们直接浇过去。

    “哗啦——”一声, 一大盆水就直接淋在两人头顶,不过萧彦初因为身高体阔,挡了大半。

    这秋天,晚上还是挺冷的, 女人本来穿的就少, 立马被凉得惊叫一声:“啊——萧少!”

    萧彦初也黑着脸怒吼道:“虞娇!你疯了!”

    虞娇淡定的甩甩盆子里剩余的水,道:“对, 我疯了。”她转而跟那姑娘说:“妹子,你跟他怎么样我不管, 别打扰到我耳朵就行, 听见了吗?”

    那妹子被虞娇吓到了, 濡濡的点头, 再不敢发出那恶心的声音。

    虞娇满意了, 点点头, 还颇有心情的冲两人笑了笑,转身离开回到自己房间, 关门睡觉。

    在虞娇关门不久,外面萧彦初又是一声不耐烦的低吼道:“钱给你,滚。”

    虞娇嘴角抽抽, 闭着眼睛都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 这样的人, 怎么将s市最大集团的萧氏管理得井井有条的?靠脸吗?

    幼稚得一批,偏偏又杠不过他爹,只能对娶回家又不合心意的老婆撒气?

    值得夸奖的一点是,这人虽然比较垃圾,但他不会动手打女人,原主后来做出那么多事,他也只是冷着脸离婚,所以虞娇才敢做出那种泼水的举动。

    虞娇抖了抖身子,瘪瘪嘴,不再想这些了,还是尽快睡觉。

    然而当她睡着后,却发现又进入了奇怪的梦,而且她知道自己在梦里。

    虞娇试着掐了一下自己大腿,果然没有疼痛感。

    忽然面前出现一个女人,她跟虞娇现在的身体长得一模一样,虞娇第一次穿越不敢看自己的脸蛋,直到好长时间的给自己催眠暗示。

    这一世,可能熟能生巧,她当天去上厕所就看过了,一个漂亮的古典型美人,标准的鹅蛋脸,带着一丢丢婴儿肥,巴掌大小的脸蛋,圆鼓鼓的杏眼,以及弯弯的眉头。

    虞娇在这具身体里,初一看去,看有些不和谐,也可能是心理作祟。

    可是等她看见面前的人,却又奇异的和谐了,她一双眸子透着淡淡的水雾,看着游十分惹人怜爱。

    “你是虞娇对?”虞娇试探的问。

    对方点头,眉眼间哀愁仿佛又多了几分,声音在这个空间显得有些缥缈道:“我已经不是了,上辈子我活得很失败,所以请你一定要活得比我好。”

    虞娇先是抿了抿唇瓣,眼珠子转悠一下,然后好奇的问:“如果我能活下去,一定会活得很好,只是你出现是为了为了什么?”

    问出这句话,她脸颊就浮现出一丝绯红以及几分不甘:“照顾好大宝,上辈子是我对不起他,还有……我想要让萧彦初爱上我!然后给他生一堆的孩子!我知道你一定可以的!我那么喜欢他,可是他从来看都不看我一眼!”

    虞娇听了,第一时间拒绝:“不,我不可以!”

    孩子没问题,但男人……她才不要接一个二手货呢,而且这款男人真的不是她喜欢的类型,对不起,她喜欢听话的。

    对方却一点没有因为虞娇的拒绝有任何不满,而是非常神秘的一笑,幽幽道:“这是任务,你不能拒绝。”

    说完,身影消失,而虞娇也睁开眼醒了过来。

    房间里黑的都快看不见手指头了,虞娇猛地生出一股怒气,狠狠的捶了一下床板,心中不屑她的威胁。

    可莫名的就是觉得她说的是真的。

    黑暗中,虞娇的脸蛋阴沉的可怕,她咬牙瞪着面前黑黑的空气,冷声道:“不能拒绝?呵呵……我就不信了!”

    或许是一种逆反心理,虞娇在做了这个梦后,心中对萧彦初更加不屑了,甚至对原主都有些不满。

    不过在这个时候,她也大概猜到了,可能她进入了某个奇怪的圈子,需要无限循环来做任务,上一世,任务比较简单,她不知不觉就完成了,这一世,或许是察觉到她离婚的心思和对萧彦初的不屑,原主跑出来了。

    但那又如何?没有人能逼她做她不喜欢的事。

    只是接下来,虞娇没有心思再睡觉了,拿过手机看看时间,早上五点半。

    她拿着手机玩了一会儿,六点多才起床。

    六点半将早饭吃完,径直就要往外走。

    吴妈看了半天,终于忍不住将人拦住,提醒道:“少爷还在家里呢!”

    这少夫人早早起来,不就是为了跟少爷一起?

    结果少爷还没起来她就要离开,岂不是浪费机会?

    “不关我事。”虞娇笑了笑,扒开吴妈就要离开。

    这时萧彦初意外的提前下来了,眼睛上还有些黑眼圈,昨天晚上并没有睡好。

    在看见虞娇时,楞了一下,随即道:“过来吃饭。”

    吴妈笑了,拉着虞娇努努嘴,示意萧彦初。

    虞娇也有些意外,昨天她还泼了他一盆水,今天居然就对自己和颜悦色了一些?抖m?

    她摇头道:“我吃过了,先出去了。”

    “你——”萧彦初想说她不识好歹,却不料才开头,就见虞娇推开门出去了,身影快速的消失在他眼前。

    摔!

    萧彦初又是一肚子气,黑着脸吃完饭就去上班了,之后一整天,公司的人都苦不堪言,小老板心情不好,他们就遭殃了。

    其实萧彦初会这样,其实是被昨天虞娇的做法吓到了。

    虞娇原本在他印象里应该是个有些胆小怯弱的女人,那次下药事件是她和虞家那两父母策划的,也是她唯一一次勇敢了一次。

    他瞧不上这样的女人,所以在孩子月份不显时,用尽各种方法逼她自己离开,等月份大了,他就没这样做,因为一不小心没准就一尸两命。

    月子里,他也没这样做,因为吴妈说过女人坐月子做不好,这辈子都得受苦。

    于是……虞娇出了月子第一天,他就干了憋了许久的事。

    结果就被一盆水泼得透心凉。

    当时他是爆怒,如果不是渗入骨子里的不打女人的教养,他没准就动手了,想他萧彦初长这么大,也没受过什么气啊!

    可是当虞娇回了房间,他恨恨的赶走了那女人,也躺在床上时,忽然脑子里想起了一个词,叫做——产后忧郁症。

    然后猛地坐起来在网上搜了半天,最后发现虞娇绝壁是得了产后忧郁症!

    不然怎么会一下子这么刚了?想当初……

    ————-

    虞娇离开家,就去了健身房,在健身房呆了一上午,中午出去吃完饭,才回来,萧彦初已经不在家了。

    然后又跟大宝培养了一下感情,接着睡午觉,午觉醒来,全身酸痛,不过还是坚持往健身房去。

    等下午回来,见到的却是正抱着孩子玩的萧彦初,他姿势极为搞笑,整个人像是捧着圣旨似的。

    他在看见虞娇时,脸色僵硬了一下,嘴巴动了动,不过还是没说出什么来,虞娇正好看见,心道这人怎么把到嘴的讽刺给咽下去了?

    她径直走到了房间,没看见身后萧彦初一脸被哽住的表情。

    因为没想着完成原主给的任务,再加上萧彦初在家,所以晚饭,虞娇直接让人给送到房间里吃。

    吃完,洗了个热水澡,倒头就睡,累惨了。

    而楼下一个人吃饭的萧彦初却怎么也不是滋味,他从小到大都是被人捧着的,无论外出还是在家里总有人扒着陪着他,就之前,虞娇挺着大肚子,也会在他回来时跑过来看着他吃饭。

    虽然他也挺不耐烦的。

    不过他今天回来这么早也是有事的,想跟她谈一谈找个医生。

    但是回来不见她人影,这还真的是第一次,好不容易他特意在客厅里等着,结果她回来只是瞥了他一眼就进屋了?

    最后到了吃晚饭都不下来?

    萧彦初觉得自己被下了面子,难受的要死。

    吃到一半,砰的将手里的筷子丢了,飞快的说:“我出去了。”然后起身拉开门离开。

    吴妈正在厨房里收拾东西,听见动静出来时,只看见了少爷的一个背影,门就关上了。

    她忧心忡忡的看了眼门口,忍不住又走到二楼敲了虞娇的门。

    里面传来一声有气无力的两个字:“进来。”

    她更是一个咯噔,打开门第一句话就是:“少夫人,你没事?”

    虞娇打了个哈欠,包了一口饭到嘴里,含糊道:“没事,就是困了。”

    这个身体就是个弱鸡,之前也从未训练过,导致现在猛地一训练,即使强度不咋地,也够她吃一壶了。

    吴妈仔细看了她的面色,虽然有些恹恹的,但好在还带着几分红润,她松了口气,小声道:“少爷刚刚出去了,少夫人,您这是跟少爷闹什么矛盾?”

    “没闹矛盾,以后他的事不用跟我说,吴妈,你先将这个端下去,我要休息了。”虞娇神色未动,淡定的又吃了两口,然后起身进了卫生间。

    吴妈看着有一个关门的背影,总觉得小两口都有些怪怪的。

    话说这边萧彦初离开家就去叫了自己的几个好哥们出去,他们经常一起晚上嗨一整晚,这次叫,也立马出来了,大家在老地方集合。

    也就是一个会所里,灯光昏暗。

    萧彦初,陆风,左文浩,管清,四个人从初中开始在一起,一直到现在,是一个非常团结的小团伙了,四个家庭都是非富即贵的那种,三观也挺合适,后来是苏凝和萧彦初的神助攻,尤其是管清,是苏凝未来的老板。

    几人进来,看见的就是盯着放着mv的屏幕沉思的萧彦初。

    陆风笑了,道:“哟这是怎么回事啊?谁惹我们萧大少生气了?”

    萧彦初没好气的将手边的抱枕丢过去砸在他身上,另一手关掉mv,原本有些吵闹的房间立马安静下来,萧彦初道:“别嬉皮笑脸的,我来是让你们给我想想办法。”

    管清道:“你能有什么烦心事啊?不会是你那老婆?不是出了月子吗?可以刺激了啊。”

    萧彦初幽幽的看向他,管清立马捂着嘴,瓮声瓮气的讨饶道:“我错了,不是你老婆,是我老婆。”

    “越说越不像话!”陆风一拳头砸在他肩膀上,坐在萧彦初身边,说:“到底怎么回事?”

    萧彦初扒了扒头发,有些烦躁的说:“我怀疑她得了产后忧郁症!”

    “什么?”

    “产后忧郁症?”

    “你在开玩笑?”

    三人同时惊讶的看向萧彦初,陆风忍不住问:“你没做什么过火的事?”

    萧彦初仔细想了想,摇头,将最近一个月发生的事情都讲了一遍,着重说了昨天晚上的:“昨天她不是出月子么?我就带了个女人回去,结果……”

    他顿了顿,非常难以启齿又带着几分愤怒道:“她直接去厨房端了一盆谁泼我头上!”

    三人:“……”

    短暂的安静之后,包间里爆发出一阵幸灾乐祸的小声,“哈哈哈……恶有恶报,你老婆要崛起了。”

    说话的又是管清,他总是用这个嘲笑萧彦初,一说老婆,萧彦初就能想到当初被下药的羞辱,果然他说完,萧彦初一双眸子就盯过来,俊朗的脸上带着几分恶狠狠的神色,一字一句道:“你再说一次试试?”

    管清笑声顿住,默默的缩到一边。

    左文浩是其中话不太多的,不过这个时候也会为兄弟分忧,他想了想,说:“产后忧郁症很容易产生了,尤其是夫妻生活不幸福的女性,所以应该不管彦初的事。”

    萧彦初立马跟着点头,道:“对,真的不关我的事,但现在的情况就是我的所有计划都没办法实施了。”

    陆风性子温和,其实并不赞同萧彦初总是想离婚,便说:“那你有没有想过跟她好好过?”

    “嗤——”萧彦初果断嗤笑一声,摇头道:“怎么可能!对着这个女人我都硬不起来,一想到她当初怎么爬上我的床,我就恶心!”

    管清是最没心没肺的一个,当下就问:“那你怕什么,孩子都生了,你再刺激一下,没准人就被刺激疯了,到时候往精神病院一送,直接离婚。”

    萧彦初眸子动了动,一时间没有说话,陆风严肃的看了眼管清,道:“别听他的,毕竟是你孩子的母亲。”

    萧彦初叹了口气,道:“我怕有天我忍不住刺激狠了,她直接疯了怎么办?”

    陆风倒是摇摇头,说:“你看你也说现在她也不像以前一样缠着你,也许她因为产后忧郁症,不喜欢你了也是有可能的。”

    这个萧彦初倒不信,当初那样一个乖乖女,居然为了嫁给他,直接下药了,他说:“怎么可能,肯定是将一些心思都埋着,欲擒故纵嘛,没准那产后忧郁症也都是假装的。”

    管清又笑了一声,开了一瓶酒,给他们都满上,说:“别想了,船到桥头自然直,来,喝酒!”

    萧彦初拿起杯子,跟他们一起碰杯。

    大晚上的,虞娇正睡得迷迷糊糊,忽然听见敲门声,醒了过来,四肢酸疼,她也不想起床,直接躺在床上就问了一句:“什么事?”

    昨夜临睡前她将房门直接锁了。

    结果那人没有回答,而是离开了,脚步还有些虚浮,弄得虞娇都身上都起了鸡皮疙瘩。

    她忍不住起床将灯打开,房间亮的跟白昼一样,她才安心些,正要继续睡觉,却听见那脚步声又一次过来,下一秒就伴随着开钥匙的声音。

    她心中一惊,坐起来一双眼睛紧紧的盯着门口。

    房门被打开,进来却是萧彦初。

    穿着白色衬衫,扣子解开大半,脸蛋红扑扑的,眼神迷蒙,他进来后,靠在墙上,有些含糊道:“你是不是得了产后忧郁症?是不是?”

    虞娇:“……”

    “你发什么疯啊,给我出去!”虞娇叱责道。

    萧彦初却猛地摇头,略长的头发甩了两下,搭在他汗湿的额头,他不适应的撸了撸,露出光洁的额头,才说:“不出去,你快说,你是不是得了产后忧郁症?”

    “没有!”虞娇回答,然后下床想要将人推出去。

    却被萧彦初拉着往床上扑了,虞娇这身体还真没劲儿躲,一股浓郁的酒气扑鼻而来,虞娇半点没觉得性感,只觉得一阵反胃。

    她踹了踹身上的人,萧彦初却像是睡着了一般,一动不动,呼吸平稳。

    但两人这姿势过于暧.昧,虞娇便用力将自己摆脱出去。

    好在他虽然人高马大的,但本身不算重,虞娇努了把力,磨出一身汗之后也成功脱离了。

    淡蓝色的床上,萧彦初就这么趴在床上,两条大长腿还掉在床沿下,但他迷迷糊糊蹭了蹭身下的被子,满足的继续睡觉。

    萧彦初长得确实挺好看的,一米八五的个头,身材不胖不瘦,五官精致,衬衫半解,带着些性.感,尤其是现在这样子,睡着了,看着就像个无害的天使,一般人没准就不忍心,就让他在这睡了,反正家里房间多,或者床大。

    虞娇是挺喜欢帅哥的,但因为原主的话,她起了逆反心理,完全没有怜香惜玉的想法。

    她伸脚在他腿上狠狠地踹了两下。

    萧彦初疼得一个瑟缩,但就是不醒,还委屈的瘪瘪嘴,虽然是扒着的,但露出的脸蛋正好对着虞娇,她看的清楚。

    卖萌?

    呵呵。

    虞娇走出房门,可能是察觉到危险消失,萧彦初脸上露出一个安心的淡笑,睡的更熟了。

    不过当虞娇一步一步上来时,在这安静的房间,给人一种压力。

    很快虞娇进来,手上还提着一蓝色桶,桶里装了半桶水。

    她站在床前,两手摆好姿势,这半桶水就直接扑过去。

    “哗啦——”一声,冰凉冰凉的水全部泼到萧彦初的身上。

    “啊——水——”萧彦初直接从梦中惊醒坐起身来,抹了把脸上的水,还有些迷糊,但发现面前的人时,直接爆怒了:“你又做什么?!”

    虞娇皮笑肉不笑的道:“我来教训抢我房间的人,怎么?还没看出不对劲儿吗?”

    萧彦初睁着迷蒙的双眼看了眼周围,然后沉默了一瞬间,底气不太足的说:“那也不用这样啊?”

    “就要这样,所以钥匙给我!”虞娇伸手道。

    刚刚他进来时,手上没有钥匙,门把上也没有钥匙。

    萧彦初瞪大了眼,愤愤的瞪着她,说:“这个家都是我的,我凭什么要给你?”

    “那就离婚?”虞娇道。请记住:紫薇中文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