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C位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严无让有点缺爱,生命中除父母没旁人,他的恶意值好刷,爱意值更好得。就像贫苦的小孩儿,给颗糖就冲你甜甜的笑。

    他出道机会被扶蔺夺去,他尊严连同梦想被扶蔺践踏,偏是这样,他还把冰袋翻出来给他,他站在练习生中因为一个A而加了爱意值,他扑进扶蔺的怀里叫扶哥,他说什么都答应你……

    扶蔺有点不喜欢这个世界了。

    如果是对着姜誉巍,他还可以开心的皮来皮去,但对着严无让,他就有点心软。他表面上对严无让咋咋呼呼的,其实没做过分的事,绿帽也没戴上。

    他不该离严无让近,这小孩稍稍一撩拨就加爱意值。

    不如分手,用PD的身份‘远远地’虐待他,免得又来个病毒。

    到了医院停车场,严无让着急的跑出去,扶蔺拔了钥匙放兜里要下车,就瞧见副驾驶门被打开,他迎上了青年带着恳请的双眼。严无让双眸被路灯衬的有点可怜巴巴。

    他说。

    “扶哥,我们…能换换衣服吗?”

    扶蔺眯了眯眼。

    这家伙穿着一件印着花色的毛绒外套,帽子上和身后还带着耳朵和尾巴,毛茸茸萌的人一脸血,让人有想摸的冲动——这也太娘了…

    但,他是去看妈妈穿这个……

    扶蔺从齿缝里挤出来一句话,“只换一会儿,快点回来。”

    [叮——获得严无让爱意值5%]

    这都加爱意值?!扶蔺脸色黑了些,没好气的将外套递给严无让,抱着他的毛绒衣服,侧着脸没看他,道:“……你赶快去!”

    严无让望着别过脸的扶蔺,套上衣服,偏偏凑过来真诚的说:“谢谢扶哥。”

    扶蔺抱着胳膊,鼻子里发出一声算是回应。

    等到严无让跑开,扶蔺拿起拐杖下车换驾驶座,想直接给严无让扔这儿得了,又觉得脚疼开车逞强,他摸电话想把助理叫来,心头刷的凉透了。

    他电话呢?

    …他、车、钥、匙、呢?!

    [你已经连衣服都给严无让了XD]

    扶蔺:“踏马,难道我要在这儿等他回来?”

    [你现在跑快点,或许还能追上。]

    扶蔺觉得自己真特么作孽。

    他从毛绒衣里翻到严无让电话,试了三次失败,拿着拐杖好一通跑,见电梯停在五楼,他从五楼出来,就远远见严无让从房间跑出去。

    扶蔺便站门口等他,利用空隙又试了试他手机密码,而后听见屋里传出一声刺耳的破碎声,他一愣,攥着拐杖,推门进去。

    床上的女人正费力的要捡地上的玻璃碎渣,面色惨白,脸上带着虚汗,脖颈淋巴结肿起,望见他往后瑟缩了一下。

    “我帮你。”扶蔺眼里闪过一丝怜惜,侧过眼,拿起旁边的笤帚簸箕,费力的扫地上的残渣,就听见那女人细声道了一句。

    “…你是扶蔺?”

    并没有带多少疑问的口气。

    扶蔺将残渣收拾完刚放下,愣了一下。

    床上的女人展开笑容,真诚的真挚的说:“谢谢你肯来看我,快坐。”

    这是…扶蔺望着她虚弱至不堪一击,硬着头皮在床边坐下,“您认识我?”

    “我儿子让我看过你的照片。”那女人艰难的往床那边挪了挪,同他距离远了些,这才放心似的望他,周身仍旧难掩盖的温婉,她说:“每次都是你帮我们……我儿子他有点不爱说话,你别计较。其实他给我说过,他特别喜欢你——”

    “妈!”

    扶蔺回头,就见严无让三两步走来,抓自己手腕的手都是颤抖的,一双染了墨色的眼睛带了些许慌乱,道:“扶哥,你怎么来了?”

    “我手机和车钥匙在兜里。”扶蔺大脑一片混乱,急躁躁的挣开他的手,冲床上的女人温柔的笑了笑,转目恶狠狠的小声道:“…快给我,我要走了。”

    严无让把手机和车钥匙递给他,就见扶蔺把自己的手机丢给他,而后拿起拐杖,冲他妈妈笑了笑。

    扶蔺:“阿姨,我还有事儿,就先走了。”

    两幅面孔,游刃有余。

    严无让就这么望着扶蔺,他往日觉得这身衣服穿自己身上幼稚且难看,如今青年近在咫尺,被衬的像是花丛中的白牡丹一样,一双眼睛弯起,如猫儿一样撩拨人——好想让扶蔺一直冲他笑。

    扶蔺握着拐杖就往外面走,上衣毛茸茸的,一跳一跳的像个小兔子。

    严无让下意识走出去,拉住扶蔺的衣角,说:“扶哥,我送你。”

    “不用。你就照顾妈妈,别耽误明天训练就行了。”扶蔺出门了,哪儿还有什么好脸色,道:“以后,不用叫扶哥,叫扶PD。”

    扶蔺乘电梯下楼,掏出手机给助理打了个电话,就站在路灯下等车,心里挥之不去的是严无让母亲说的话。

    ——谢谢你肯来看我。

    严无让是怎么跟母亲说的。

    他给母亲说自己和扶蔺谈恋爱了,和扶蔺互相喜欢,所以扶蔺才帮助家里,让母亲对他没那么愧疚?真有他的。

    扶蔺笑意阑珊。

    他还是羡慕严无让的,他妈要也能和他说说话就好了。

    -

    “怎么不送送人家?”

    “他有车。”严无让温柔的给母亲倒水,唇边漾起的笑意少了些,目光不动声色的落在女人身上,试探道:“…他脾气有点差,说什么您都别当真。”

    “有你这么说话的吗?”那女人笑意深了些,摸着严无让的手往后瑟缩了一下,那双眼睛里带着向往,说:“我看他挺好的,刚才见我打碎了杯子,腿脚不方便还去扫地,长得也挺可爱的——好好对人家。”

    他是什么都没说。严无让默不作声把母亲被子掖好,在床前守着,屋里没了谈话声,一切都安静的时候,扶蔺的种种都如洪水野兽钻入脑子。

    他脚受伤了……

    严无让拿出手机给扶蔺打电话,却看见手机上——“密码输入有误,请35秒后重试”。

    扶蔺动了手机。

    严无让淡淡的扫了一眼,将手机关掉,拿起挂在衣架上扶蔺的外套就要下楼,无意的撇了眼窗外,正望见路灯旁的人群。

    他得承认,扶蔺在哪儿都是显眼的。

    路灯斜了一片暖光,扶蔺站在路灯旁,周围簇拥着七八个人,青年似乎在笑,拿着笔在纸上写着什么。他将身上的衣服脱下,给旁边穿着短裙的姑娘披上——那是自己的衣服…

    直至一辆车横在路中间,下来了两个人接他。周围姑娘奋勇而起抢过扶蔺的拐杖,搀扶着扶蔺上车……

    也好。

    不用自己送了。

    严无让这样想着,喉头却像是打翻了一壶难闻的东西,生涩至难以下咽。

    -

    扶蔺感觉最近后背毛毛的。

    那些练习生偷看他也就算了,现在连严无让这专心练舞的人眼神都老往他哪儿瞟,搞得他动不动就和严无让对视,期间还伴随着爱意值。

    扶蔺刻意离严无让更远了。

    等到挑选队友两队PK舞台的时候,扶蔺把六首歌都公布后,胳膊肘撑着台,戏谑道:“只有长得帅的,才能选我的歌啊。”

    场下一片哗然,甚至有人举手接话:PD你看我帅不帅?

    扶蔺佯装拧眉审视,同他们嬉笑。

    很快开始选歌选组,A到F班顺着来抽签。

    扶蔺心情不错,每个来抽签的人都探身去看他排名第几,等到严无让,扶蔺刻意没动,意思明显,却不想严无让竟然伸手把牌子凑到他眼前。

    3。

    这家伙该死的运气好。扶蔺望着号码牌,而后迎上了严无让的双眸,里面带了抹难以察觉的笑意。

    严无让选了扶蔺的歌。

    虽然其他练习生平日里离严无让远远的,但都知道严无让基本功好,在一组胜算大。

    严无让开始选人,那些练习生都争先恐后的举手。

    扶蔺在一旁隔岸观火,面色逐渐变了。

    扶蔺:“严无让这是故意的?”

    不选帅的就算了,也不用挑丑的叭?

    [你先注意注意,他60%的恶意值了。]

    还觉得人家会那么乖?

    扶-不信邪-蔺:“嘁,我感觉他就是这种性子,最多不听话呗。”

    选扶蔺歌曲的共有两个组,一组八个人,分在两个练习室。

    严无让选的那一组实力强一些,而另一个组是兄弟抱团,也不管rapper还是vocal,担当分配起来有点难度。

    扶蔺先去另一个组听了听唱功,才去了严无让那个组。

    “PD好。”

    扶蔺打了招呼,让他们也展示展示了唱功,便把另一个班带过来,放自己团队那段舞蹈的视频,“我现在腿还有点不舒服,你们照着练,过两天我亲自教和你们合跳。”

    这段舞蹈是集体舞,是九人舞,双C位。

    扶蔺到时候要和队员一起上台。

    差不多交代完了,两队都在那儿评选C位,选vocal,选dancer。

    严无让那一组八个人,四个都举手要竞选C位——扶蔺也是C位,要是选上了可以和扶蔺配合,简直是近水楼台的好机会。

    每个人起来展示PK舞蹈,有个性格开朗的,非要拉着扶蔺现场展示。扶蔺本来不想这么gay的,对上严无让阴沉的目光,就同意了。

    扶蔺连着跳了三场,等轮到和严无让配合展示时,扶蔺说:“你会跳过这个舞,就不用我配合了。”

    严无让抬头看他,目光闪了闪。

    扶蔺瞧着严无让怒火难掩,就当没看见,教完回宿舍,刚在床上躺下的,就听见门被砰砰砰的敲响,严无让的声音就在门后传出来。

    “扶哥,我有话给你说。”

    “我睡了。”扶蔺可不打算和他有任何接触,这孩子是多看两眼就会乱想的那种,他顿了顿说:“有什么事,明天再说——记得叫扶PD。”

    “扶哥,我把你衣服带过来了。”

    严无让就当没听见。

    扶蔺:“明天再给我。”

    “那你把我外套给我。”

    严无让就当不知道扶蔺把外套送人这回事儿,直接兴师问罪。

    扶蔺:“——那是我买的,不还。”

    “那你把冰袋还我。”

    扶蔺:“……那是一次性的,改天我买给你。”

    严无让是故意的,各种找理由要见他,绝对不能见!

    等到扶蔺以为严无让已经走了,就听见门轻轻的被砸了一下,而后青年带着郁闷和委屈的后话,裹着阴沉的色彩。

    “扶蔺,不管你同不同意,C位是我的——只有我能配得上。”

    呦呵!反了你了!扶蔺翻身就要开门,方才意识到差点被套路了,急急的停住步伐,刚要躺下就听见三四个声音。

    “扶PD,我们来了。”

    四个基础差要单独教学的训练生。

    扶蔺起身开门,就见严无让阴着脸被挤到一旁,那四个练习生站在门口冲他打招呼,扶蔺圆圆的眼睛眯起,说:“快进来。”

    目落之处,严无让不等扶蔺话音结束,转身就走。

    扶蔺不给他开门,给旁人开门……

    怎么?他们也有冰袋?他们也会按脚?

    他们舞都跳不好。

    难道里面有扶蔺的新欢?

    ……扶蔺会不会让他穿那种衣服?

    他们哪儿有自己长得好看。

    没眼光!

    严无让恶狠狠的踹了一脚栏杆。

    [叮——获得严无让恶意值5%]

    作者有话要说:  严无让将不再软妹XD请记住:紫薇中文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