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备注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严无让在扶蔺出道前就认识他。

    当时自己在韩国公司训练了三年,准备出道事宜,扶蔺空降了出道预备班。这人跳舞唱歌差一点,但长相和为人十分讨喜,一边练舞一边各种送礼。

    该出道时,严无让和扶蔺编排到同个组,成了竞争对手。扶蔺这人娇生惯养,没怎么好好训练,他则勤奋刻苦,各种得奖,出道指日可待…

    偏是这时,母亲得了艾滋病。

    倘若能在等他一个月,出道就不缺钱了…严无让怀揣着巨大压力训练了几天,却不想这消息被扶蔺知道,青年拿给他一张卡。

    “母亲得病可不是小事,至于剩下的钱——算是谢你。”

    谢他。

    谢他训练三年,空欢喜一场。

    严无让收了扶蔺的卡,整理了在韩国的东西,奔赴中国一边照顾母亲一边帮父亲的生意,母亲的病控制的差不多,他便发了疯的挣钱还扶蔺,跌跌撞撞的拾起渺小尊严。

    彼时扶蔺出道,凭借长相性格收获粉丝无数,回国后千万,今非昔比。

    他说:严无让,你是我见过最不识趣的人。

    他以为和扶蔺这辈子都不会有交集。

    就像以为母亲不会出事一样。

    病症复发那时。

    他在《练习生》海选遇见了扶蔺。

    扶蔺瞧见他,取笑道:“你不是说讨厌娱乐圈吗?”

    不过多久,严无让收到了扶蔺的私人消息。

    ——“那钱我再给你翻十倍,你拿着去给母亲看病。”

    ——“咱俩交往。”

    严无让一直知道扶蔺喜欢男人,扶蔺在韩国出道前就和几个训练生暧昧过。可能因为他俩是竞争对手,自己又不是可爱那一款,扶蔺对他永远是敌对的。

    如今扶蔺红极一时,喜欢什么人找不来。提这个要求,除了取笑讽刺一时心血来潮,严无让想不出其他理由。

    病症如同洪水,来势汹汹,根本等不及综艺拍摄,严无让又一次跪在了钱上。

    他十四岁就奔赴韩国训练,十七岁回国帮父亲生意谋生,因为母亲的事如今快二十了,没任何恋爱经验。他也没想到,自己的‘初恋’会是扶蔺。

    扶蔺对他毫无情谊,不过是一时兴起。

    他如旁人一样抵触艾滋病,在一起后从不让自己去医院看母亲,就算去也不允许触碰接触,还要进行检查才肯和自己呆在一个屋里。

    综艺开播后,扶蔺开始给自己买各种粉粉嫩嫩的衣服,从头到脚连同内裤,让他打扮的像下一秒就开花儿的娘炮一样,他带自己剪了个软萌的头发,还去买了各种包包送他,他说,你穿这个超好看。

    他不想让自己火。

    严无让几乎想同公司解约,以前他是领舞的,现在是舞台中央一朵娘娘花。

    ——不过扶蔺可不在乎他的想法,

    昨天,严无让同旧友微信聊了两句天,扶蔺直接要删他朋友。他拒绝后被扶蔺甩了一上午脸色。原以为扶蔺已消气了,不想比赛那么说他。

    倘若再不认错,扶蔺就会像上次——停掉给他母亲治病的钱。

    扶蔺想删谁就删谁,只要他不生气。严无让想。

    他来道歉低头,以为扶蔺会嘲讽自己几句,却没想青年会说要同他分手。

    扶蔺和自己在一起没多久,前不久还绑了他拍照片做威胁,即便因为《练习生》开播帅哥众多而见异思迁,也不可能这么轻易放过自己。

    如今……

    “那我把照片还你,你分期还钱。”

    扶蔺挣脱他的拥抱,嗓音带着迫切。

    严无让眯了眯眼,眼前青年弯腰把抽屉翻个底朝天。

    扶蔺瞧见了去桌下缝隙夹着一张照片,伸手拿完就起身,头咚的一磕在桌子上,一个趔趄差点没跪那儿。

    “扶哥。”严无让吓了一跳,赶忙将扶蔺扶起来。

    尼玛的。扶蔺都被造懵了,手不自觉的揉了揉头,就感觉肩膀一紧,面前的花仙子抱着他伸手敷上他的后脑勺,轻轻地揉着,温柔无比,嗓音迫切,“扶哥,你疼不疼?”

    这小孩恶意值30%,装的倒挺体贴……

    “一点事儿没有。”扶蔺往后退了退,目光落在方才拾起来的照片,不免喉头一紧,鼻血差点没喷出来!次奥这真会玩儿!这是女装啊……扶蔺勉强收回视线,将照片折了折递给他,干咳一声说:“你知道我把其他照片放哪儿了吗——总共拍了多少张?”

    这人前几天还凶狠的说要拿色/情照威胁他,如今倒来问他……

    他当晚醉了,谁知道扶蔺绑着他拍了多少张。

    “…这我不知道。”严无让接过照片,手指略是攥紧。目光越过扶蔺好看的双眼,摇头,唇展开笑。他又小心捏住扶蔺的手,把照片还了回去,说:“是我错了。”他顿了顿,把手机递过来,“扶哥,你删。”

    严无让还不到二十岁,头发是软萌的妹妹头,一双眼睛始终染着温柔笑意,高挺的鼻梁落这一层阴影,好看的唇形微微扬起,脸都被衣服衬的粉嫩起来,皮肤干净的让人想要染指。

    在严无让眼里,扶蔺是不愿把照片给他……

    妈的。删就删!

    扶蔺暗骂一声,挑眉接过手机,在列表里一个一个的删,深深觉得自己像个查水表的女友,索性扔给严无让,十分霸道的说:“你自己删——全删了。”

    严无让接过手机,不能察觉的拧了下眉,却没反抗,开始把微信列表朋友清理个遍。

    旁边扶蔺似乎看到了什么,捏住他的手,俯身过来凶巴巴的说:“这个玩意儿是谁?你竟然敢备注哥哥!”

    严无让微愣,说话都有些费力,“……这是你…”啊。

    “——我,我是说,怎么能给我备注哥哥!”没了初始世界的金手指,扶蔺差点把自己玩儿死,大喘气的把话翻了一百八十度。他撑着桌沿,迎着严无让的目光,找茬道:“咱俩可是恋爱关系,你这个备注一点都不亲密!”

    严无让侧目:“那备注什么?”

    “手机拿来。”扶蔺干咳了一声,迅速转移注意力,拿过严无让的手机,噼里啪啦的打了一通,然后递给他,“以后没人的话,就这么叫我。”

    严无让目光落在手机上。

    备注界面上,白底黑字映入眼帘。

    ——老公。

    [叮——获得严无让恶意值5%]

    [扶蔺,你不能再gay了。]

    这家伙真的玩儿开心了,各种作孽。

    扶蔺笑意深了些,他偏不是那种见好就收的人,伸手摆弄了下严无让挎包上的娃娃,逗狗一样的揉花仙子的头。

    故意。严无让这朵花也没躲闪,垂着头乖乖的删人,任由扶蔺逗趣挑衅,甚至连表情都没变化,喉头在不能看到地方滚动了下,这种煎熬氛围直至门被敲了两声。

    严无让才如同解脱,往后退了两步,说:“扶哥,直播快开始,我先走了。”

    扶蔺点了点头,瞧见他像兔子一样就要跑,一把圈住他脖子,学着姜誉巍的语气调戏他,邪魅狂狷的说:“不给我说拜拜?”

    严无让长得高,扶蔺垫了脚揽着他,这家伙偏偏也没弯腰的意思,笔直的立在那儿,就像是个遭遇凌迟雷劈的柱子,半响才憋出一句话,“拜拜。”

    等到那扇门掩上,扶蔺如愿以偿的收到了提示。

    [叮——获得严无让恶意值5%]

    哈哈哈。扶蔺腾的坐在转椅上,嚣张的和系统嘚瑟:“瞧见没有,上个世界就是人物太弱了,我放哪儿都该是强攻。”

    [……你已经没救了。]

    [说好的分手呢?干嘛对人家动手动脚。]

    方才还假惺惺和他说自己不能接受男友,一定要尽早分手,现在看见人家好欺负,尾巴都翘起来了。

    扶蔺有理有据:“那你得先告诉我扶蔺把人家色情照片藏哪儿了?我不还给人家怎么分手——他会以为我在威胁啊。”

    [这不是初识世界,不随便开金手指,你自己找。]

    系统直接拒绝。

    扶蔺嘁了一声说:“那也没事儿。反正他那么听话又不喜欢我,我就先吊着他和别人耍,各种针对虐待他——等到这花仙子生气,我一脚踹了他。”

    [……睡觉,梦里什么都有。]

    不用位面帮助,扶蔺都要完成自我攻略,浪成蚊香了。

    -

    系统说的对。

    理想和现实还是有点差距的,就像扶蔺不知天高地厚的以为,他有肌肉记忆,跳舞就稳了一样。

    他一下教了两个小时。

    从F班到A班,可能是因为有直播的关系,学员们都十分爱学,连做派懒散的人,都装的像个舞蹈狂魔一样。

    等到直播结束,便三三两两的散了,每个班都仅剩了五六个练习生,扶蔺本想在A班教完这一点就跑路,没想到他们进了A班旁听,说:“PD,能一起练吗?”

    假笑男孩-扶蔺:“好。”

    尼玛。

    可以,又来活了qwq。

    这里A等生到F等的训练生都有,他们学习舞蹈的速度和跳舞的感觉差距还是比较明显,有些跳得好有些却跟不上节奏,参差不齐。

    扶蔺在前面领跳,觉得实在太乱了,拍手叫停。

    他回身把跳得好的安排到侧边领舞,把跳得差的安排到身后纠正。边跳边观察谁出错,逐渐他就将目光落在严无让身上。

    不是因为舞蹈,如果说功底技巧,严无让绝对是这里跳得最好的。他换上一身蓝色的队服,就算头发打扮软萌,袜子上绣着卡通图案,但一旦跳起舞来,浑身都是帅气,注意他是因为——四周人都离他很远,就像不愿接近一样。

    扶蔺扫了一眼那些人,说:“林佳,赵钰你俩注意位置,靠近严无让点,后面人也是!”

    他们听了扶蔺的话,往严无让那边挪了挪,没过一会儿就离得远远地。

    扶蔺方才还以为是他们把握不住位置,现在看他们和另一边距离保持非常好,像是故意躲避严无让一样,不免拧了拧眉。

    方才去B班教学就是这样,严无让旁边都没人愿意站。还有今天奕舞表演的舞蹈,团队跳舞都有击掌做手势的交流,严无让都没和别人碰过。连队友都不和他站一起……

    趁机挑刺儿好了。

    “严无让,你过来。”

    严无让微微一愣,同扶蔺再镜子里对视。青年一双圆圆的眼睛带着笑容,修长的手指指了指旁边的位置,扶蔺说:“你站这儿。”

    同时领舞。

    严无让心情复杂的往前走了几步。

    余光中的青年擦了擦汗。冲后面道了一句,“后面补齐,都给我对齐站好。”

    严无让站在后面还能好好跳舞,站在扶蔺旁边,总不可避免的透过镜子望着扶蔺,有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上次一起跳舞还是韩国。

    他母亲得艾滋病,这事儿前两天被奕舞队友知道了,短短两天基本上在练习生圈里传遍。虽然他没病,但仍然被避如蛇蝎另眼相待,只要有人和他接触,也会被冷落议论……

    扶蔺怎么肯对外和他一起……

    人一跑神儿,就算舞蹈跳得太好,也难免出错。

    “停!”等着找茬儿的扶蔺当即逮到机会,走过去抓住严无让的肩膀,训斥道:“你这可是低级的错误!说了多少遍了?多难看……”

    扶蔺话音未落,就听见系统的提示音。

    [叮——获得严无让爱意值5%]

    怎么回事儿?!扶蔺一箩筐训斥的后话卡在喉咙里,上不去下不来,本来带着严厉的脸色变了变。

    严无让轻轻的挣开他的手,垂头乖生生的,嗓音温柔的跟什么似的:“扶PD,我知道了。”

    扶蔺往后退了两步,干巴巴的说:“知道就好。”

    扶蔺明面上高贵冷艳,背地里慌得一匹。

    “系统,这他妈怎么回事儿?”

    姜誉巍一个欠绿的,这儿又来一个欠骂的?

    [……我都说了,你不要老摸人家。]

    严无让一直独来独往,这里都没人和他相处,就算是当初的扶蔺,都要看他体检报告才肯接近严无让,你这一上来就在众人面前摸人家送温暖…

    严无让个缺爱纯情少男肯定直接感动啊,

    ——扶蔺竟然不忌讳我!

    系统不能开金手指,只能孤独YY。

    那边一无所知的扶蔺慌得一匹,也学着练习生,偷偷离严无让远了些。

    这个花仙子也不是啥好惹的货。

    不欠吃不欠喝,竟然欠摸。

    作者有话要说:  能更就更了qwq,看的人多了,我开始慌了over。请记住:紫薇中文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