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醉酒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扶蔺喜欢在剧本上写写画画,也不在意小节,折住页脚,卷弯纸张为常态。他从姜誉巍车里拿下剧本,翻几页就能看出来,页脚被折直,剧本被刻意捋顺——姜誉巍给他整的。

    扶蔺漫不经心的翻剧本却无意抖出一页纸,被夹在剧本里。纸的上半截是他随手写的演戏技巧,下半页被他拿来大篇章的罗列怎么让gay讨厌方法。

    他明明写完揉团扔了,怎么会落到车里……还被姜誉巍看见了。

    不过看见不说就算了,干嘛还把纸张展平夹回去?

    扶蔺没把这事儿放心里,玩黄金矿工淘了两把金,目光无意落在[开始游戏]字样,大而显眼把一旁“沉迷游戏”提醒衬得不值一提。

    扶蔺一瞬想到姜誉巍家里通讯设置,字体也很大。

    无论是官网消息,还是金助理报表,永远转成语音。

    看不比听快多了,是不想看还是……

    扶蔺突然想到姜誉巍假借司机发来的消息,每个字缝隙中打了空格,就像防范字体拥挤。

    打个字而已,搞得这么麻烦。

    ——姜誉巍很少打字。

    那天姜誉巍展着自己情书,被他质问目光丝毫没有被抓包的慌乱;他整理自己桌上A4纸,上面密密麻麻写了刮胡子心得,姜誉巍看了也没嘲讽…

    他是没看,还是看不出…

    扶蔺直接加了姜誉巍微信,以几句寒暄的话为引,把生僻字连同表情符号一股脑的发过去。

    正常大眼一扫就能瞧出他在诓人,而姜誉巍却没任何消息。

    扶蔺兴冲冲的讹钱,以来刷恶意值,但实没想到姜誉巍竟往银行卡转钱,转好多笔加起来,是那该死的数字——5201314。

    里男主怎么这么帅!转这么多钱还不加恶意值?!

    扶蔺产生了为钱屈服的想法,含着泪冲他恶狠狠打字。

    ——“扶蔺”:踏马的转太多了!你告我敲诈怎么办?恐惧症而已有这么值钱?劳资不要!

    他这边刚发出去,那边姜誉巍语音回复就躺了进来。

    腔调还是矫揉做作的温柔宠溺。

    ——宝贝,发语音,看不懂。

    宝你妈贝啊!就两句话怎么会看不懂?给你个染缸就开染坊?!

    扶蔺冲着姜誉巍发了个呕吐的表情,就把手机扔到一边,却不想那边语音电话打了过来。

    扶蔺沉吟了两秒,本着直不怕弯的秉性,直接划动接听。

    姜誉巍:“宝贝,你刚才发了什么,我没看懂——给我说一遍。”

    夜已经深了,他话音有点疲惫,贴近手机转述过来显得分外温柔,却又带了点哄骗宠溺的味道,就像个大人对待孩子一样。

    “艹,谁是你宝贝?”扶蔺恶狠狠的咬牙:“你别这样说话,我不习惯,咱俩已经分手了。”

    那边姜誉巍轻轻的笑了,腔调温柔许是要说话,那边扶蔺没给他机会。

    “姜誉巍,你转给我的钱太多了,你要告我敲诈我可逃不脱,丫不需要你那么多钱。”扶蔺听他笑就怕走温情路线,不等姜誉巍说话,便迫不及待接过话茬,拿起水杯喝水,说:“把卡号发给我,劳资给你转回去点!”

    不给我钱,我就问你要!

    给我钱,我他妈的偏不要!!

    扶蔺在赤/裸/裸的找事。

    那边姜誉巍没能如扶蔺意,不但没任何不耐烦,笑意逐渐深了些,嗓音带着戏谑,话语冲击灵魂:“扶蔺,你是我见过最没骨气的敲诈犯——钱都不要?”

    扶蔺被水噎住重重的打了几声咳嗽,话语更加犀利,“哪儿带你这么撒钱的?你再这么折腾,星誉就要破产了。”

    “就你?能把我整破产了?”姜誉巍的话带了七分调侃,笑意便又从嘴边延展开,他说:“扶蔺,你是头一个要给我银行卡打钱的人。”

    扶蔺即便再愚钝再神经大条,也能从姜誉巍嘲弄的腔调中辨析出温柔的成分,这让他分外憋屈。

    他得找个方法破了这迷魂阵!

    姜誉巍全然没有工作的心思,对着暂停的报表出神,就听见那边沉默了两秒,扶蔺不知轻重刻意找事儿的后话道出来。

    “那你叫声扶哥哥让我开心开心。”

    姜誉巍深觉,这家伙一天比一天野。

    每句话每个动作都往自己底线上踩,至死方休。

    ——揣着自己的钱,在自己面前装大爷。

    -

    临近过年,各行各业都忙碌起来,一边为结束工作紧锣密鼓的筹备,一边期颐着回家的日子。连剧组工作人都开始心系假期,懈怠了些许。

    扶蔺戏份少,多半和柏冉合作,大多时候不在剧组,和别的演员交涉的机会少之又少,更别说隔了好多区的陆嘉奕。

    陆嘉奕带着大包小包东西来探[奢妖]主演的班。

    他和主演赵麟在学校都是一个班的,圈内出名的关系好。

    扶蔺开始也没放心上,和柏冉拍完两场戏,去喝杯水的功夫,就瞧见柏冉已同陆嘉奕坐在一起,不免心生不妙。

    扶蔺正想脚底打滑溜了,就听见有人叫他名字。

    “扶蔺,过来坐。”

    踏马有什么好坐的?扶蔺也就敢想想,硬着头皮走了过去。

    “赵麟跟我说你戏演的好,今天来探班还真有眼福。”陆嘉奕一贯温润的笑着,柔和的目光落在扶蔺未换装的玄衣上,他脖颈被冻红了,外面裹着棉衣的垂着头,看起来有点听话,“天这么冷,你身边也不聘个助理吗?”

    扶蔺:“本来就挣得不多,找助理太贵了。”

    旁边的柏冉似乎没想到他说这话,以拳抵唇笑了笑。

    “现在还没挣钱?”陆嘉奕桃花眼眯起笑了笑,深觉他虚伪,却又说,“没关系,等你这部戏拍完,就出头了——这个题材火。”

    扶蔺:“借陆哥吉言。”

    又聊了几句,那边副导演就要催他们对戏。

    扶蔺和柏冉同陆嘉奕打了招呼,站起要去练习,就听陆嘉奕突然来了句。

    “你们还有几场戏?等结束去喝一杯。”

    -

    凭陆嘉奕咖位和剧组赵麟的面子,别说扶蔺,就连柏冉都没法子拒绝。

    但答应归答应,柏冉又不是傻子。

    他同陆嘉奕仅几面之缘,自己又不是大流量,陆嘉奕平白无故会带他吃饭?况且刚才陆嘉奕把扶蔺叫来,眼神都没从扶蔺身上挪开……

    柏冉预料很对。

    在饭店包间吃饭时,扶蔺一直在被灌酒。

    他不是一线演员,但基本的眼力见儿还是有的,刻意和无意能区分开的。陆嘉奕和赵麟他们这种咖位的,个个都是人精——劝酒也‘无声无息。’

    扶蔺根本招架不住,或者说,扶蔺没想招架。

    给多少喝多少那种。

    “以前都看不出你那么能喝?”陆嘉奕展唇笑着,手斜支着下巴的望他,说,“你现在在剧组拍戏朝九晚五的,不得找个司机接送?”

    扶蔺挑眉抬眼,笑着又倒了杯酒,说:“哥,这事儿得等戏拍完再说,要是能签个公司最好不过——毕竟现在不是星誉的人了。”

    旁边的赵麟侧目,许是没想到扶蔺这么直接。

    这里还有别的演员和经纪人,他倒不怕这话被有心人听了去,若传到星誉那里,就让人啼笑皆非了。

    陆嘉奕仅闷声笑了笑。

    ——只怕星誉的某人不放你走。

    扶蔺喝了不少酒,就像是故意喝醉一样。温热的环境让他有点发晕,便起身去了卫生间。

    他倚靠在墙边刚呼吸了几口,刚想洗把脸,口袋里的手机就响了。

    “扶蔺你在那儿啊?我去接你。”

    是司机。

    扶蔺:“我在外边吃饭呢,哥,不是都给你说了不用来接……”

    对面有点嘈杂,鸣笛声和呼啸疾风将一些细微的东西掩盖,司机突兀的问道。

    “你是不是喝酒了?”

    “没喝酒,我自己能回去。”扶蔺听着电话,心里升上来一种猜忌,试探的说:“…要是姜总问起来,你就说送我回去了。”

    扶蔺挂断电话,倚靠在墙上没两秒,果然听见脑中的系统提示音。

    [叮——获得姜誉巍恶意值5%]

    司机和姜誉巍在一起。

    扶蔺拧开厕所门,也没洗脸清醒一把,就直接回包间了。入座,拿起白酒往杯子里倒,仰头咽下,辛辣的味道直接肆意冲击他的唇齿。

    大有一醉方休的架势。

    一连三杯。

    柏冉实在受不了了,伸手拉住他,说:“扶蔺,再喝下去就醉了,明天还有戏份呢。”

    陆嘉奕听见柏冉这话,也张嘴劝阻,没想到扶蔺笑了笑,扬声说自己酒量酒品好,身上喝暖和了回家痛痛快快睡一觉。

    直接顺了自己的意。

    [局长,您真的酒量很好吗?]

    [后台体表显示,您快昏厥了……]

    扶蔺老实的回话:“我,酒量一般,酒品巨差。”

    [你快吐了。]

    扶蔺:“我知道,我会忍着,等姜誉巍来——吐他身上。”

    陆嘉奕和他的唯一交际是姜誉巍。

    今天摆这一桌,并且劝他喝酒的根本目的,不就是想让某人看看嘛。姜誉巍讨厌酒味,被一个喝醉的醉汉吐了一身,恶意值不就水到渠成——刚才他还和司机说没喝酒……

    [最毒不过局长心]

    饭局很快就散了。

    赵麟先去赶戏了,陆嘉奕也接了个电话,说有事。他一要走旁人哪儿还有留的理由。

    柏冉正要随着助理走,瞄见趴在桌上的扶蔺,伸手将这家伙从桌上拽起来,偏偏他一副老赖的模样,哼哼唧唧不让别人碰他。

    他脸上有点红,卷翘的睫毛微微颤动着,鼻梁旁落着阴影,唇微微启着,下巴搁在臂弯里,向上是红透了的耳朵。

    明明是赖皮蛇性子,脸长得跟娃娃一样。

    柏冉将自己的帽子扣在他头上,撑着这家伙往外走。

    旁边经纪人跟着,可发愁了。

    “你要带他去哪儿啊,你知道他家在哪儿吗?被拍到一起很容易炒成CP的!”

    刚出门口争执不下,柏冉便余光一黑。

    一个男人从路灯车道中疾步走来,几乎是直接把扶蔺从他怀里夺过去,他将近一米九轻而易举将青年扛抱起来,抱着扶蔺的腿托着扶蔺的背,动作就像分外亲密的人一样。

    不过周身气压低的可怕。

    “你——”

    柏冉正要上前和他理论理论,便被经纪人死命的抓住。

    “那是星誉姜誉巍。”

    -

    姜誉巍觉得,他大概要被扶蔺逼疯了。

    司机同他说扶蔺有饭局,他心里始终惦记着,怕扶蔺喝多了酒被旁人拐了去,自打那天看扶蔺演了戏,姜誉巍就开始患得患失。

    他让司机打扶蔺电话,却不想这家伙张口胡言,明明隔着电话就能听出喝醉了,嗓音像个讨觉的猫儿一样,却说没喝还要瞒着他。

    偏是此时,陆嘉奕的消息就发过来,他说自己今天探班,没车接让自己来一趟。

    姜誉巍刚想回绝,旁边金助理就将手机往他眼前递了递,说:“微博上有人偶遇——扶蔺和陆嘉奕在一起。”

    姜誉巍去接陆嘉奕,却私心的先给扶蔺打了两通电话,都没人接听,便拨打陆嘉奕电话,没过多久陆嘉奕出来了,独自一人。

    陆嘉奕坐在副驾驶,给他说今天去探班了,说经纪人没安排车很窘迫,说给剧组带东西去导演要他客串……

    姜誉巍逐渐听不见他在说什么,眼神已跃过陆嘉奕望向酒店门口。目落之处三人结伴而行,走在后面的两人离得极近,扣着帽子的青年似乎是醉了,脸都埋在另一个男人的怀里——是扶蔺。

    陆嘉奕闭嘴,顺着他目光望过去,在不能看见的地方生硬的笑了笑,“扶蔺说他酒量好,没想到喝醉了——柏冉要送他回去。”

    他话音未落,便听见开车下车的声音。

    周围霓虹灯照耀璀璨,来往车辆呼啸,人来人往看起来好不繁华,姜誉巍却觉得快冷到骨头里了。

    抱扶蔺的人——是在片场亲他的人。

    姜誉巍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忍住什么也不追究的,扛起扶蔺就走,偏偏这家伙似乎瞧出了自己,死命的一通挣扎,姜誉巍费力的将他塞到金助理车里,摔上车门。

    “送他回家。”

    金助理:“是。”

    等到金助理的车尾灯消失不见,姜誉巍几乎是疲惫的,乏力的提步走到前面停靠的车,他开了车门,屈身还未坐进来,就听见陆嘉奕轻轻的说。

    “别告诉我你喜欢上了扶蔺。”陆嘉奕望着窗外,挥之不去的是姜誉巍在那里抱起扶蔺,任凭其满身酒味,任凭其挣扎反抗都没撒手的场景,他嗓音夹杂了些嘲讽,“这算什么?”

    姜誉巍目视前方,手指微微攥起又松开,他听见了自己的声音。

    “那你呢,为什么和嘉易离婚——别告诉是为了我。”

    他是痴心爱慕,但当那人步入婚姻殿堂,他便再没做非份之举。姜誉巍自认自己不是什么好人,但绝不是渣男。

    当然,如若面对扶蔺……

    “扶蔺难道不是拿来扮演我的?”陆嘉奕望着窗户上自己的脸,桃花眼依旧如故,鼻梁之下的唇紧紧的绷着,他说:“你这么做,让我怎——”

    “扶蔺是扶蔺,你是你。”

    陆嘉奕缓慢的停了嗓音,侧目望着面色阴冷的男人,脑海里一瞬间闪出恶毒的话,他就这样说了出来,“你找扶蔺的时候也这么想的?”

    姜誉巍再没答话。

    少顷,他打开车门,搁了一句话。

    “等会儿我叫司机送你回去。”

    姜誉巍和他一秒都难以共处,叫了车往家赶。这车分外冷,让他从内到外都凉透了。

    脑海里一遍遍的回放陆嘉奕最后一句话。

    他找扶蔺时候想的是谁,他心知肚明。

    -

    天已经黑透了,姜誉巍方才到家,刚进门管家便迎了出来。

    管家:“先生…你回来了。”

    姜誉巍没在意嗯了一声,将衣服脱了挂在衣架上,提步跃过沙发去厨房倒水,就见桌上煮着粥饭,挑眉正想问出声,就闻到了酒气,与之同时是一声哼唧。

    姜誉巍侧目,就瞧见沙发靠背上搭着一条腿,青年陷在沙发里,一条胳膊垂在地上,腿大大的开着,睡姿堪称糟糕,正打着不舒服的呼噜声。

    姜誉巍喉头一紧,干咳起来。

    “他……他怎么在这儿?”

    “金助理把他带回来的,说您让他送到这儿。”管家感觉自己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先生可说过扶蔺永远都不能回来,“先生没嘱咐吗?”

    姜誉巍鲁莽的将水杯撂下,“金助理想升职想疯了。”

    这TM也太会办事儿了。

    作者有话要说:  以前姜誉巍:“扶蔺永远不会回来!”

    现在姜誉巍:“金助理,年终奖想要多少?”请记住:紫薇中文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