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5.公安局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015.

    “你们是民兵队长还是公安?”在众人讨伐的时候,耿束忽地出了声,视线往人群里一扫,淡漠的眼神带着无线的压迫感,人群都下意识地偏了偏头躲开视线,噤声的噤声,应‘不是’的应答,瞬间没了刚刚群情奋起似的激动。

    耿束依旧是面无表情的,语气淡而坚定强硬,“既然不是,那就他妈给我闭嘴!怎么做还轮不到你们作主!”

    一个个的瞎逼逼,就逮着小姑娘欺负是不是?!

    被训的人们一阵沉默,姜秀婷都下意识想把脑袋往后一缩,只是想到自己的目的这才撑着,挺直身板努力扯出一个笑,“不、不是,耿束队长,我们没别的意思,就是想给呦呦一个忠告而已。她是下乡来当知青的,要团结大家才是,以后还要一块生活呢,把事情做太绝不好。”

    “呦呦,我是你堂姐,你下乡以来是不是都我在照顾你?我是不会害你的嘛,这件事你是可以生气可以委屈,但不能意气用事真把人何知青送到公安局去,那劳改农场是什么好地儿啊,能毁掉人的一生,不如就大气点,再不行咱回知青点解决,别咄咄逼人嘛,你就原谅一下她,别送去公安局成不?”

    一番话说的是情真意切,听的众人都觉得姜秀婷这是个为堂妹着想的好人,还教堂妹做人的道理,又很大气很会做人,便衬得沉默的姜呦呦有些不懂事,给大家印象便不大好了。

    而且就乡下人来说,遇到小偷小摸的事,只要没吃大亏,其实基本也是不追究比较多,把人送去公安局的,还真没有。

    主要是乡里乡亲,往上数几代没准是同个祖宗同个亲戚,不好撕破脸。

    换位思考一下,姜呦呦和何焕娣同为知青又是同个宿舍,东西也被还了回来没损失,好像也没必要搞得太大。

    就在这时候,何焕娣却突然高声喊道,“耿束你不配当民兵队长,你颠倒事实不分黑白,你偏袒姜呦呦!”

    “你早就和姜呦呦在一起了,她都有你的手表,就是因为这你才会把我关起来,为姜呦呦说话,我不服,你这是包庇徇私!”

    这话一出来,人群又是一阵沸腾,耿束和姜呦呦在一起,姜呦呦还有耿束的手表?

    今天真是没白来凑热闹,真是听了个大八卦!

    村民们议论纷纷,知青们也没好到哪儿去,他们从来没想到耿束和姜呦呦之间还有什么不可言说的关系在里面,然而何焕娣却说得信誓旦旦,把姜呦呦拿了耿束的手表这事说的有模有样的,还拉上了她另外两个舍友来作证,证明昨晚姜呦呦找过手表,那手表就是耿束了。

    两位舍友确实能证明姜呦呦找过手表,但她们不知道姜呦呦找的那手表是耿束的,可眼下何焕娣又这么说,而姜呦呦把那堆‘赃物’摆出来的时候也没有手表,当下便有些信了。

    面对众人看过来的视线,两个人对视了一眼,随即,都明白了对方的意思,哪怕这些天对姜呦呦已经有些改观,也对何焕娣的极品了解并不喜,但这种时候,她们也是不想把事情闹大破坏知青名声,损害她们潜在利益,于是便给何焕娣作了证。

    甚至,其中一个姓李的舍友还反问道,“呦呦,你昨晚确实是要我们去找手表对?”

    那模样,像是要姜呦呦亲口承认,然后逼她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耿束看着眼眶有些发红的姜呦呦,再次皱了眉,张嘴刚想说话,却没想到姜呦呦一把拉住了他的衣襟,然后松手往前走了一步,“是,那只手表是耿束的,我昨晚要找的也就是那只手表。”

    听到这话,何焕娣更加激动了,“你们听到没她亲口承认了她和耿束……”

    “可是!”这句话姜呦呦说的很大声很坚定,也很没礼貌地打断了别人的话,甚至眼眶还红着,脆弱又委屈,可她却一字一句认真道,“耿束的手表在我这里,就可以等同我们之间有不可告人的关系,就可以等同于耿束做了假证偏袒我,就可以等同于何焕娣没有偷我的东西吗?”

    “不,不可以。

    “就像你们都说何焕娣偷我东西没什么大不了,都说我的东西都找回来了没有损失,都说我要选择原谅她一样。”

    姜呦呦使劲摇了摇头,字句铿锵,掷地有声,“不,我不原谅。”

    “你们不是我,不能代表我。”

    哪怕被所有人架上道德制高点上去,心里觉得委屈,姜呦呦也没想过要妥协。

    穿越之前她的生活确实是一帆风顺,没有经历过什么阴暗面,外表看起来也不是很御姐很女强人的,反之还算有些柔弱,是个乖乖女,很多时候甚至还比较怂,但这并不代表她没那个勇气说‘不’。

    她的家人把她保护的很好,可同时也教导过她,内心可以保持善良,但不能对自己怀有恶意的人心慈手软,在对方明知道这是犯错依旧选择去做去伤害她损害她的利益时,绝对绝对不能去原谅,哪怕所有人说你应该原谅,甚至用上了道德绑架手段,也不要怕,一定要坚持地让犯人受到应有的制裁,而不是委屈自己放过她。

    即便这个时代的偷盗罪名十分严重,送进去公安局之后会受到法律的制裁,会被送去众人嘴里可怕的劳改农场,甚至会毁了何焕娣的一辈子。

    可是,这不是她姜呦呦的错。

    从大家的反应来看,所有人都是知道偷盗罪严重的,包括何焕娣自己,她不是不知者,她是明知故犯,只是抱着不被发现的侥幸心理而已,那么,在怀抱着侥幸心理犯下错的那一瞬,她也应该要做好承担被发现之后的惩罚。

    是,一开始姜呦呦是以为偷盗罪顶多蹲几天号子,所以让何焕娣进去她基本没什么心理负担。而在知道可能会判个十年八年的时候,有那么一阵姜呦呦是犹豫的,可是,这犹豫在何焕娣接下来的表现中消失了。

    她不是一时鬼迷心窍,她是人品不好,她也不是法律意识淡薄,而是仗着其他知青会偏袒她,会对她施行道德绑架而理直气壮,何焕娣不是那种放过她她就会改正的人,而是会得寸进尺的人,在短短的一段时间相处以来姜呦呦对此深有体会,那时候她惦记着回家没心思跟她计较,何焕娣就能一天比一天多地占她的便宜。

    还有她自说自话的能力,攀咬别人的嘴脸,以最大恶意揣度别人妄图把别人拉下水来开脱自己的行为,无一不在显示着,如果今天姜呦呦被道德绑架放过她,那日后只会给自己带来无穷无尽的麻烦。

    万一以后她再抱着侥幸的心理对自己做出更坏的事,甚至危急到自己的生命呢?

    命只有一条,无论何时何地都要先保证自己的安全再去谈其他,姜呦呦没那个底气能抵挡得住未来因为别人恶意而对自己犯下的错误做出的伤害。

    所以,她没有办法原谅何焕娣。

    姜呦呦这话一出,众人是真的一时被震住了,现在不同于后世,大家都是以集体为单位做事,也有很深的集体荣誉感,他们的‘自我’意识是比较薄弱甚至没有的,故而猛地一听见姜呦呦这段自我意识如此鲜明的话,当真是又意外又新鲜又震惊,一时都忘了要说什么。

    但姜呦呦并没有在意他们内心的波动,话说出口就没有半途而废的道理,她对着姜秀婷道,“堂姐,不管你是不是出自为我好的目的在劝说我,但是我想说我并不是不懂事,也不想再听你说要我大气大方地原谅何焕娣,犯错只有零次和无数次的区别,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无数次,我不能拿我自己来赌,谁的东西都不是大风刮来的。我也不想忍受一个小偷和我住在一起。”

    “如果你真的当我是堂妹,是真的为我好,就请不要再劝说我了,谢谢。”

    她直视着姜秀婷,没人看不见里面的真诚。

    姜秀婷竟一时有些承受不住那目光,反倒说不出话来了。

    而耿束看着这样脆弱又勇敢的姜呦呦,心里涌起一片深深的自豪感。

    看,她多可爱多优秀啊。

    小姑娘~

    ——

    最后,何焕娣是被送到公安局去了,无论她后来再怎么害怕再怎么哀求,甚至还在耿束要送她去公安局的时候一改之间死不承认嚣张跋扈态度,跪下来狠狠哀求,姜呦呦都没有再心软。

    越是这样的人越是可怕,姜呦呦自觉承受不住她的反扑,宁愿现在被恨,被别人说闲话,也不愿意把自己置身于危险之下。

    而耿束后面也对别人解释了,他手表会在姜呦呦那里完全是因为不小心弄丢了被姜呦呦捡到,而姜呦呦还没来得及还他就被何焕娣偷了而已。

    这年代私下处对象还私相授受不是好事,不像后世随便谈恋爱都可以,如果你没有结婚或者经过父母双方同意就凑在一块,那真的要承担不少的流言蜚语,尤其对女方来说,一人一口唾沫可能就会淹死你,把你说的都不敢出门。

    耿束深深清楚这一点,所以在后面澄清之后还特意强调(威胁)了一遍,洗清他们两个之间的嫌疑不算,还要最大程度上保证不能让别人在这事上面随意议论姜呦呦,损害她的名声。

    即便小姑娘今天很勇敢,但耿束依旧记得昨晚偷偷哭鼻子的小傻子。

    再哭几次,他非得把命交给她。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小天使们给我灌溉了营养液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huang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_^请记住:紫薇中文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