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09.崩溃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009.

    上一秒是天使,下一秒是恶魔。

    有些人不需要怒吼发怒,他只需静静地看着你,用平和陈述的语气便能让你感到惧怕。

    就像他的黑蛇爬上后背,姜呦呦感觉浑身发寒,阴冷,压抑,负面情绪像海啸般压过来,没撑过一分钟,她的眼泪就掉下来了。

    “我想回家。”姜呦呦捂着脸蹲下,整个人都崩溃了,这些天她的情绪其实一直绷得很紧,穿越之前她只是一个简单的女孩子,生活环境和成长经历不说花团锦簇,但也没像如今这么糟糕,甚至可以说她从小到大几乎没有经受过什么磨难,家庭富足家人疼爱,一直过着简单又自在轻松的小日子。

    可是穿越过来呢?大热天顶着太阳辛苦干农活,身体遭受磨难还不算,最让她压抑的还是来自其他人的排挤,还有对她抱有敌意又拥有好运娃娃的女主,以及对父母家人的思念,一桩桩一件件层叠缠绕过来,姜呦呦表面上看过去一切正常,但心理压力其实已经到了一个临界点,耿束在这种时候忽然摆出剧情描述过的模样,公事公办不带感情一针见血,就跟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姜呦呦整个人不是蔫了,而是崩溃了。

    “我想回家,想爸爸妈妈,想哥哥弟弟想要回去!”她的脸埋在掌心了,咸涩的眼泪渗入纱布刺激了还没好全的伤口,可现在却忘记了疼痛,整个人只有难过悲伤和压抑,“我根本不是这里的人,根本不想来这里,根本不想当个异类,我什么都不会一点也不能干,我在这里就是格格不入就是个错误你知道吗?”

    “呜呜呜~”

    说到最后姜呦呦都说不出话来,伤心一旦开了阀门,眼泪便是止不住,掌心似乎都承受不了,透明的难过从指缝中流出来,她哭得不能自已。

    望着蹲下去捂着眼想压抑却压抑不住哭泣的少女,耿束刚攒起来的一身气势瞬间泄了,身子动了动似乎想做什么,却发现自己貌似束手无策,拳头不由紧攥,嘴唇紧抿,他绷直了身体一派严肃,心里情绪翻腾。

    耿束知道自己从来不是个心慈手软之人,从十七岁叛逆,人生变故来到竹溪生产队之后,他走的每一步都没有靠过所谓的首长父亲,被上面看重是他凭自己实力抓了特务立功,在没有基础的竹溪生产队当上民兵队队长也是靠自己实力博得,可以说他在这里能有如今的地位,都是一点点拼下来容不得半点水分的。

    而这一切,也塑造了现在这个被外人称为‘作风强硬公正无情手段狠辣’的民兵队队长。

    且不说往常自己对他们的看法是不是嗤之以鼻,可他自己清楚在人生发生巨大变故,过往一切被否认之后,他确实是很少会有心软情绪。

    故而在调查到姜呦呦确实跟码头人员联系打探过,有要出逃的念头之后,耿束其实有瞬间是气了火气想要抓她去审问的,只是不知为何在看到她捧着书认真朗诵那刻淡了这个念头。

    而在她执着地要回后青山,重新想起这回事之后,民兵队长的身份让他开口出声质问,他自觉是在履行责任不忘使命。

    只是,听着她盛满了难过的哭泣呜咽,耿束第一次深刻地意识到,原来他还有心软和后悔情绪。

    “我带你去。”

    电闪雷鸣之后,雨势渐渐变小,那遮天蔽日的乌云似乎散了些,没有要将人吞噬掉的压抑感了。

    姜呦呦撑着打伞,深一脚浅一脚地跟在耿束后面,同行的还有一条半路跑出来的黑色花纹蛇,扭曲着腰身游得似乎很欢乐,放在平时她可能会害怕,但此时确认他主人在,不会被咬之后,就没有心思放在畏惧它身上。

    雨势小了,可山路依旧并不好走,尽管很小心了,一双白鞋子依旧踩的全是泥,还差点崴到脚。

    “呼~”姜呦呦努力站稳,看了眼距离自己五米远的耿束,他一步没有停顿没有回头,背影令人觉得无情,就像押送犯人走最后一程路,令人压抑又沉闷。

    她不知道耿束为什么还会答应带她来后青山,是否抵达之后满足她这‘最后的愿望’就会把她关到小黑屋去,但是依旧不后悔,开弓没有回头箭,她选择要回家,哪怕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甚至知道可能会无功而返,也仍然愿意承担去尝试的后果。

    她做好了面对最坏打算的准备。

    姜呦呦坚定了信念,脚下走得越发谨慎小心,还没到达,不能够放松半途而废。

    两人一蛇一路无话,耿束一直保持在五米的距离内,不管身后什么动静都没有回头。

    而姜呦呦是在保持力气,或者说爬山太过消耗她的体力,脚下的不平坦占据了她的精力,也保持了沉默。

    最后雨都停歇了,有风吹过乌云放晴,这才堪堪走到了目的地。

    经过暴雨的山道满是泥泞,四周草木连同空气都是湿漉漉的,耿束站在初次见面的那个小断崖边上,目光看向那天姜呦呦摔到的地方,巡视一遍,而后视线落在了姜呦呦身上。

    她的鞋子裤脚都沾了大片泥土,衣服也被雨淋湿一部分,依旧白嫩的脸蛋此刻因运动过后显得红扑扑,不只是雨水打湿还是汗水沾湿的头发好几缕贴在了额头上脸颊上,整个人看上去不是一般的狼狈。

    可就是这么狼狈,中途没见她向他求助过一次,如今眼神更是越发急切渴望,“耿束谢谢你,我现在就开始找。”

    姜呦呦甚至没来得及多看他一眼多等一会他的回答,自己就开始急切地弯下身子四周寻找,那模样仿佛真的丢失了具有重要意义的珍贵手表。

    然而她仔仔细细找了一遍又一遍,依旧是一无所获,别说手机,连个影子都没发现。

    姜呦呦的失望溢于言表,整个人像是快要哭出来一样,咬着唇站在当时她摔下去那地方,水雾盈盈的眸子四处张望,显得可怜又无助,宛若一只丢了回家的路的小兽,不知所措。

    他以为她肯定要哭了,不知何时开始,在耿束心里姜呦呦就有了娇气爱哭的印象,可这回却出乎他意料,小姑娘用力吸了一口气,抬头一抹就把眼泪憋了回去。

    “肯定还在的,我不能放弃,我在找找,请你再等我一阵。”抱歉之后,姜呦呦竟又鼓起劲翻找起来,这一回不仅找的更仔细,还有要扩大范围的趋势,甚至还往下走了走,想往那更陡更深真的能称上断崖的地方探去身子,下去的欲望蠢蠢欲动。

    耿束见她半个身子倾斜弱不禁风似的终于站不住了,放下心里的矜傲三下五步跃下冲到姜呦呦身边抓住她的手腕往旁边一带,总算是离那边缘远了些,没有跌下去的危险了。

    “别找了。”他打破两人一路的沉默。

    “不行,我还没找到,我很确定是掉在这儿的,一定可以找到,你再给我点时间可以吗?”姜呦呦抽回了自己的手,等不及他的回答,就准备去找下去的路,没准儿当时她跳下去动作太大,手机飞远了也不一定。

    她没有感受到能穿回去的气息,现如今只有找到自己的手机,这是唯一有可能联系家里人的工具了。

    可是还没走远,一转身手又被拽住了,姜呦呦有一瞬间的生气,转过头想开口让他不要闹了不要耽搁她找手机,等找到之后她会乖乖跟他回去接受惩罚的。

    然而没等开口,却先听得耿束道,“我找过了,这里,下面,甚至还有过来的路,我都找过了,什么都没有找到。”

    “所以,不用找了。”

    作者有话要说:  ——傲娇别扭怪.耿束

    ——谢谢小仙女们的留言,爱你们,今晚再来一更大家明天看呀么么哒~请记住:紫薇中文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