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重新开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第三十八章

    阳光从窗帘的缝隙当中透进房中, 枕边的手机铃声响个不停, 盛弋睁开眼睛,第一时间没有去拿手机, 昨天晚上零碎的记忆涌进脑海,宿醉让他头疼。

    立即坐了起来, 他先看向身边, 旁边的枕头整齐地放在原处, 林筱不在。

    拿过手机,是廉明的电话。

    接听, 一开口嗓音微哑。

    廉明不确定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老大,你该不会是还没有起床?”

    盛弋向来自律,还从未有过这样的情况, 廉明都不敢相信。

    这个时候, 盛弋才清醒过来:“我有点事, 晚一会去公司,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

    廉明说好的, 挂断了电话。

    盛弋宿醉之后还有点头疼,可他这个时候哪里还有心思做别的, 赶紧起床, 到衣帽间看了眼,行李箱已经不见了。他立即拿了电话拨打林筱的新电话,无人接听。

    已经八点多了,来不及换衣服立即下楼,问了阿姨, 说太太一早起来送了盛爱上幼儿园,就再没回来过。电话打不通,人走了。

    盛弋回到楼上,走到了窗边看着外面的蓝天白云。

    昨天晚上喝醉了,他知道,这可能是唯一能留住林筱的机会了,他甚至想缠绵一夜,或许还能……但是后来他确定,他忍住了,至于说了什么,实在没有印象。

    现在林筱不见了,她离开了。

    盛弋躺倒在床,有那么几秒钟的时间,想起了很多以前的事,还是手机铃声唤醒了他,起床穿衣,去公司继续忙。

    盛爱上幼儿园之后,林筱一个人乘坐公交车,围绕着C市走了一大圈。

    九点了,她约莫着妈妈能醒了,立即乘车到了医院。

    特护病房当中,林妈妈才吃过饭,比起昨天更有点精神了,她现在还不能随便吃东西,医院里面什么都有,林筱一开门,护工正给妈妈喂果汁。

    林筱上前两步,母女目光相汇,都笑了。

    这种笑容是一种对新生的幸福感,林筱拿了毛巾,亲自拧了水,给妈妈擦脸。

    林妈妈哭笑不得地看着她:“擦过了。”

    她唇边还有一点果汁,林筱轻轻拭去,笑得温柔:“其实这个结果,对于我来说,已经很好了。”

    抬头看了眼,护工找了个借口先出去了。

    林妈妈握过她的手:“嗯,只要还活着,什么样都是好的。”

    林筱点头,又给她擦着手:“我再给妈妈擦一遍,从小到大都是妈妈照顾我,现在我长大了,总要照顾妈妈的。”

    林妈妈被她逗笑:“可你小的时候多半都是保姆和徐向南照顾你的,妈妈哪里照顾过你啊!”

    这说的是真的,林筱扬脸看着她,不以为意:“只要和妈妈在一起,只要妈妈走出家门,还回来,我一个人也没有关系的,我从来没觉得小时候缺少什么,一定要说缺什么,就是缺少和妈妈在一起的时间,我想一直一直和妈妈在一起。”

    说到这,林筱向前倾身,抱住了妈妈的腰身。

    不论什么时候,在妈妈面前,孩子总是能找到归属感,林筱所有的委屈都似乎找到了一个发泄口,眼圈顿时红了。

    林妈妈轻轻抚过她的脸,那上面湿润一滑而过:“怎么了?”

    林筱闷在她的怀里,声音也闷闷的:“妈,你说,一个人的真心要怎么样才能分辨?他说的话是真的还是假的,他做的事是爱你还是毁灭你,长大了,好像更多烦恼,我宁愿一直在十八岁之前,无忧无虑,只有当律师一个梦想,简简单单的,和妈妈在一起,多好。”

    在妈妈身上蹭了蹭,才想到她身上不能乱蹭,立即坐直了身体。

    病床旁的柜子上,摆着一个相框,林筱拿了起来,这才发现相框和自己家的那个一样,里面她和小爱还有林妈妈三个人在一起,是那么的幸福。

    林妈妈看着她:“怎么了?”

    她把相框拿了起来,指腹在照片上轻轻摩挲着:“没事,我只是觉得,有些事情眼睛看见的,未必就是事实,得用心去体会。”

    林妈妈也看着那张照片,多少猜到了女儿的心思:“那是当然了,就像当年我和你爸爸在一起的时候,你奶奶也不同意,她们都说我爱慕虚荣,勾着你爸爸不让他回家继承家业,无非是想嫁入豪门,想着母凭女贵麻雀变凤凰。可你爸爸去做警察那是他自己的选择,你爸爸和我在一起也是他自己的选择,我是一个很慢热的人,喜欢细水长流的日子,要不是你爸爸,可能我这辈子都不会爱谁。你的性子多半像我,不过你比我细心得多了,你懂得照顾别人的心,不像我一直忙着工作,总是和你爸爸吵架,以至于都习惯了他哄着我,等他走了以后后悔不已,当初我对他更好一点多好。”

    说着这些话,眼睛又湿润了。

    林筱抚着她手,将相框放下,昨天晚上她想起了很多很多的事,包括这张照片。

    这是她们一家人出去玩的时候,盛弋拍的,所以照片上面没有他,就像妈妈说的那样,她也是个慢性子的人,盛弋就像一团火,正因为他差点把她烧成灰烬,才相爱。

    相爱,是的,相爱。

    他们相爱。

    那些个青葱岁月,绝对不是仅凭报恩能装出来的。

    爸爸离开以后,妈妈一直用工作麻痹自己,她高中时候,顺利考上了政法大学,为了自己的梦想,始终向前。从头到尾,唯一的意外,就是离婚的□□,盛弋就是当年被爸爸救下来的那个孩子。

    她的工作,是盛弋为了配合她开的律师事务所,她的家庭,是盛弋一直在小心维护着的,她们的过往,从爸爸救下他开始,从他忽然对她好奇开始。

    人生哪能没有遗憾。

    妈妈的遗憾是和爸爸在一起的时候没有珍惜时光,总觉得时间很多,留给她们的人生还很长,失去了才知道,原来拥有可以是瞬间失去。

    林筱扶着妈妈躺下,还有心事:“妈,你恨盛弋吗?如果没有他,或许爸爸就不会离开我们了。”

    林妈妈精力有限,已经闭上了眼睛:“筱筱,我知道,出事前,你受到了很大的打击,因为事业上的事和盛弋吵架,又知道了你爸爸的事,当时不仅是你很崩溃,我也很伤心。我一直以为,盛弋把你照顾得很好,你们很相爱,当年你们结婚的时候我就知道他是谁,也曾经无数次问过你,你们的感情怎么样,重要的不是已经去世的人了,重要的是还活着的人……”

    说到此处哽咽了下,她指尖微动,抬手遮住了眼:“反正你也知道,不是盛弋的话,别的孩子,你爸爸也一定会冲上去的,结果一样。因为是盛弋,你们结婚的时候,他跟我坦白过,说当年转学过来开始对你好奇,一开始的时候,是想补偿你,是想报恩。他爸爸是一位很品性纯良的人,可后来,他是真的喜欢你,并不只是按着他爸爸的意思才和你结婚的。这些事情,你心里要是有包袱,那就好好想想,想想你们是从什么时候确定恋爱关系的,想想你们是怎么相处的,人心是装不出来的……”

    这一次,不等她说完,林筱再次环住了她的腰身,半靠在妈妈的身边:“妈,我只想知道,你怪盛弋吗?”

    林妈妈温柔地按住了她的肩头:“说一点不怪他那是假的,但是,他一个孩子有什么过错?再说当年为了护着你,他还受过伤的,他是个孩子,你别想太多。”

    是,说不怪他是假的。

    如果没有他,那爸爸也不会走得那么仓促。

    但是,他又有什么错呢!

    林筱紧紧抓住了妈妈的手:“昨天晚上,他喝醉了,一直拉着我的手,非要去看月亮,说当初在月亮面前发过誓的,到了窗前,结果没有月亮,他哭得很伤心,说了很多很多,其实在这个婚姻当中,他付出的比我要多,就像妈妈说的那样,我也很慢热,他就像一团火,现在,我想,我想给我和他一个重新来过的机会,是非对错,都让时间来淡化。”

    这么说的意思,那就是不离婚了。

    林妈妈欣慰至极:“好,你能想得开,也是你们家庭的造化,妈妈很开心。”

    能够重新来过,林筱也如释重负。

    她陪着妈妈坐了一会儿,从医院出来,直接去了律师事务所。

    早上出门时候穿的是职业套装,记忆一清晰起来,走路都带着风的,已经发过信息给徐向南,谢过他了。

    到了写字楼下,之前的助手小荣刚好外勤回来,遇见她了惊喜不已。

    林筱早在得知真相的时候就辞职了,此时特地过来不过是告个别。和小荣上楼,简单收拾了下东西,和大家说了一声,对于这个结果大家丝毫都没有意外,只不过临别前,小荣跟她说,盛总打过电话了,正在找她。

    林筱说知道了,匆匆离开了写字楼。

    转而,走进了对面的,徐向南为她介绍了一份新工作,约好了面试。

    面试过程很简单,有两个小时的笔试,考究的是法律翻案和案例分析,林筱很擅长,基本很顺利,之后有半小时时间针对简历提问,氛围比较轻松,多半是问了她的家庭现状。

    面试结束后已经十二点多了,林筱拿出早已关机的手机来,这才开机。

    电话一开机,几十条信息涌了进来,一时间滴滴滴滴个不停,她看了眼,多半都是沈糖的,盛弋只有一条,问她在哪里。

    她谁都没有回,上了出租车。

    出租车司机问她去哪里,她想了下,报了一个墓园的名字——菩遥山墓园。

    这个墓园在很C市的最北边,是有山有水的好地方,以前每年都要陪妈妈来拜祭爸爸的,这种日期,来墓园的人不多。林筱买了一束鲜花,走进墓园。

    爸爸的墓碑前面,已经摆着一束鲜花了,她看着那鲜花上面的水珠,左右环顾想不出能有谁来看他。

    放下鲜花,林筱和爸爸说了一会儿话,她絮絮叨叨说了很多,从墓园出来时候已经下午快三点了,坐车回到市区,这个时间盛爱已经放学了。

    林筱直接到了幼儿园,她和盛爱约好了,要接她的。

    顺利接到了女儿,盛爱特别开心,母女二人手牵手走出幼儿园,林筱晃着女儿的小手:“小爱有什么特别想做的吗?妈妈今天有时间陪小爱的哟!”

    盛爱仰着脸,看着她:“真的吗?”

    林筱当即点头:“当然!”

    小盛爱想起了幼儿园里老师们带着小朋友做糕点时候的模样,立即有了想法:“我想和妈妈一起做饼干!”

    这还真的是一个特别新奇的点子,林筱被女儿逗笑,直接将孩子抱了起来。她带着盛爱上了出租车,等盛弋来接女儿时候,她们已经走了好一会儿。

    林筱的电话依旧打不通,盛弋开车直接回到家里,一路奔上二楼,可楼上空空的。

    整整一天,他都在浑浑噩噩当中度过,坐在卧室的大床上,心里也空落落的一片,林筱走了,她甚至还带走了女儿,如果离婚是唯一的结果,那么……

    正是胡思乱想,楼下忽然传出了小孩子的尖叫声。

    这一声尖叫还带着兴奋,带着几分欢快,清清楚楚是盛爱的声音,盛弋不敢置信地站起身来,大步走出了房间。飞快下楼,小盛爱才和妈妈从超市回来,还拍着手呢!

    “妈妈,我们现在就可以做饼干了吗?”

    “当然可以了,妈妈买了一点面粉,一会儿搜一下怎么做饼干,我们一起做……”

    林筱手里拎着两个大口袋,里面有面粉和青菜还有一些水果,一抬眼看见盛弋走过来了,顿时瞪了他一眼:“还不过来帮忙,手都酸死了~”

    三分娇嗔七分笑意,盛爱就站在她的身边,夕阳从落地窗照进客厅,洋洋洒洒地披在她们身上,有点刺眼。

    也或许是她的笑容,太过温柔,盛弋一颗心终于落了地,大步上前,将妻女都拥在了怀中。

    作者有话要说:  至此正文完结,还有关于相爱和以后番外——那时阳光正好三四章,还有真正的结局,幸福一家人一两章,很快会全部放出,这本依旧很艰难,一度怀疑自己什么也写不出来,一度觉得自己废了,整理了好久,我想这本完结之后我将休息一段时间并且存稿十万之后再开坑。请记住:紫薇中文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