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初吻呢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第五章

    一楼客厅里面,临时布置气球都放飞了起来。

    蛋糕上面蜡烛点着火,林筱和盛弋都拍着手,旁边两个保姆阿姨一起唱着生日快乐歌,小盛爱闭着眼睛许下心愿,随后一口气将蜡烛上的火吹灭了。

    大家都鼓掌,盛爱也拍着手,她到林筱面前,甜甜地叫了声妈妈,转身又揽住爸爸的颈子:“爸爸妈妈在一起,我今天真开心!”

    她童言童语,一手揽了一个,迫得林筱看着盛弋。

    他侧脸上,还有点红。

    她趁着孩子没注意,狠狠瞪了他一眼。

    偏偏他借着孩子在面前,看着她满眼笑意,她忍。

    刚才在楼梯上面,他不等她反应过来低头……竟然!那可是她的初吻,虽然刚擦了一点边,她下意识打了他一巴掌,这可能是她这辈子第一次打人,实在是气坏了。

    气的到现在也不想理他,只不过当着盛爱的面,勉强同框而已。

    最后还是一起切了蛋糕,盛爱给她们脸上一人点了一块,然后转过来,对着她们伸出了手来,两只小手白白的,还勾着手指头。

    盛弋会意,自一边沙发上拿了一个盒子过来推了她的怀里:“喏,生日礼物。”

    盛爱欢呼起来:“谢谢爸爸!”

    随后又看向了林筱,她干笑两声,还不等开口,盛弋招手将女儿叫了过去。他在盛爱耳边低语两句,也不知道他说了什么,小盛爱直点着头,将怀里的礼物放了一边,转身过来投进了林筱的怀里。

    小家伙埋首在她的胸前,蹭了个舒服点的姿势:“妈妈,只要你同我和爸爸在一起,那就是最好的礼物,我爱你妈妈。”

    林筱:“……”

    她看向盛弋,他却摆手叫了保姆过来:“宋姨,先带小爱去洗澡,快十点了,她该睡了。”

    的确是太晚了,孩子该睡了,但是孩子要睡了的话,那她怎么办,林筱有心借盛爱黏妈妈的事去与她同住,可小家伙却十分配合爸爸,亲了她脸一口,起身跟着保姆就走了。

    “妈妈明天见!”

    “……”

    见什么见,林筱伸手抚额,偏偏这孩子一步三回头,走了楼梯上还和她摆着手,她始终保持着笑脸,直到那孩子上楼去,再看不见了。

    楼下就剩下她们两个人了,盛弋也站了起来:“太晚了,上楼休息。”

    林筱心中还有恼意,酝酿了好半天了,快走几步,这就拦住了他:“等等,我什么都不记得,什么都不知道,我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想弄清楚我自己怎么回事。”

    他嗯了声,来牵她的手,她一拧身避开了。

    四目相对,他眸色略沉:“还气?”

    怎么能不气,林筱怒目以对:“那可是我的初吻!”

    初吻?

    他伸手到唇边,指腹在唇边轻抹了下,笑得意味深长:“你的初吻早在十年前……呵……”

    话还未说完,林筱伸手指着他,手都抖了:“你、你该不是……你说十年前,也是你?”

    她本来已经拔高了音调,可惜她的声音多年来虽稍有变化,但还一直都软糯着,没有半分的震慑力。

    果然,盛弋浅浅笑意,还扬起了眉来。

    这可能是自从她醒过来之后,第一次看见他这般笑,一时间被那双桃花眼晃得……晃得差点忘了自己要说什么了,她别开眼去,还没忘记自己的目的。

    “虽然我和你可能存在事实婚姻,但是我现在没办法接受这个事实,我要了解的事实,是真实的,客观的,发生这一切的事实,而不是单方面的,你口中的那些。所以,我希望能尽快找到我妈妈,能拿到所有与我本人有关的任何信息。”

    她试图和他讲道理,尽量用最平和的语气说了。

    可他还是沉下了脸来:“事实就是你和我结了婚,生了盛爱,你还想知道什么。”

    她什么都想知道,她现在从十八变成了二十八,睁开眼睛结婚了,生孩子了,这么突如其来的事,她有点难以接受,其实心里很崩溃。

    可和盛弋争论,她也打心里有点怕他,尤其是他冷着脸时候。

    低下眼来,有心争论一番,还是念起了忍忍大法,忍下了,之后低头酝酿,酝酿委屈情绪,不消片刻就挤出了泪光来。

    盛弋走到楼梯边上,发现背后人没有跟上来,才回身。

    他已经连续两天没有合过眼了,可眼中的那个小人儿,两肩耷着,长发遮住了她的半张脸,那双漆黑的眸子正看着他泪眼汪汪。

    他被那泪光定住,叹了口气:“过来,有一些个人物品,你看看。”

    林筱泪意顿散,快步跟了上来,一个劲地说谢谢:“谢谢谢谢!非常感谢!”

    盛弋没有再回头,带着她上楼,还是回了之前的那个卧室,他打开了床头柜里的保险柜,拿了一个口袋给她:“这里面有你的身份证,钱包和手机。”

    时代变迁,十年时间,就连通讯工具也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手机的屏幕变大了,功能也不一样了,林筱翻腾了下不知道怎么开机,还是盛弋伸手拿过去教了她:“是这样开机的,看着,这里……拨打电话,查找信息,还有微信,视频连线,这是浏览器……”

    就像个得到了新奇宝贝的孩子,林筱有点好奇,有点兴奋,拿着手机这就坐了床上。

    开机之后,手机还有一点电了,她晃了下手腕,抬眼看着盛弋,眼底竟有了笑意,那点点笑意在眸光当中,像是暗夜星辰,令人心动。

    “怎么充电?快没有电了!”

    他向前一步,弯腰,两手固定在了她两个腰侧,再一倾身,就要抵到她的鼻尖了,林筱笑意顿失,直后仰着身体,紧张得直眨眼睛。

    “盛盛弋,你干什么……”

    她的抗拒都写在脸上,盛弋一动,薄唇这就到了她的耳边:“你坐着的,是我们的卧床。”

    带着暧昧气息的话,惊得林筱差点跳起来,可他突然回身坐了她身边,仿佛是什么都未发送过一样,一本正经地拿过了手机去。

    “这是充电口,还能坚持一会儿,记住拨打电话按这个,接听电话要按指示滑动屏幕。看,这是通讯录,从这里面能看见你经常联系的人,还有你的工作伙伴,还有你的朋友。”

    工作伙伴,朋友?

    林筱的注意力一下被这个话题吸引住了,连他靠近些了都没太在意:“我在哪里工作?”

    盛弋侧目,看着她好奇的眼睛:“那些事,你慢慢都会知道,现在最重要的是,养好身体。”

    她敷衍地哦了声,低头看着手机,以指腹滑动屏幕,打开相册,里面一千多张照片,都是生活日常,前面多半都是盛爱的……

    她入迷看了下去,盛弋却是一直看着她的。

    他指尖微动,握紧了拳头。

    小盛爱既漂亮又可爱,相机里面还有她搞怪的照片,看来看去,越看心中越是欢喜,不知道什么时候唇边就都是笑意了。

    盛弋都看在眼里,趁着她心中柔软,轻抚她的发梢:“从前的事想不起来也没关系,慢慢想,你先在这休养身体,我去客房住,别走,好吗?”

    他声音很轻,语调太过温柔。

    入耳了,一时间让她有一种真是爱人的错觉,她回眸:“话说,你们夫妻呃……我是说我和你感情好吗?”

    他似有瞬间的微怔,随即目光灼灼:“当然。”

    男人的眸光当中,似有火焰,林筱连忙说要睡了,让他出去,他没再说什么,随即走了出去。

    外面走廊的灯有没开的,盛弋走过时候都打开了,他拿出手机来,拨打廉明的电话,还不等说什么,那边已经传来了助理的声音:“放心,所有不想让她知道的新闻,已经处理掉了。”

    他嗯了声,挂断电话。

    十点多了,真是太晚了,盛弋轻动脚步,再走回卧房时候,里面还有灯光。

    站在门口听了片刻,能听见手机触屏的些微声音,他才转身走开,到女儿房间,小盛爱已经躺在床上了。

    小家伙一看见他,立即瞪大了眼睛:“爸爸,妈妈还会不会不要我们了?”

    他坐了床边,伸手揉了揉她的碎发,摇头:“不会,妈妈很爱你的,你多多陪着她,好吗?”

    盛爱重重点头:“嗯嗯我知道!妈妈病了,等她病好了就永远和我们在一起,对吗?”

    男人笑,俯身,亲吻女儿的额头。

    而等盛弋走了之后,林筱躺倒在床上,一直在翻来覆去地看手机,手机相册里看不出什么,多半都是盛爱的照片。

    她对这个十年之后的世界是好奇的,手机还没太用明白,本来点开浏览器想搜一下,结果跳出来关联,上面第一行就是盛弋的名字。

    鬼使神差的,她点了进去。

    然后,惊呆了。

    这个校霸级学渣,十年蜕变,在百科上是一个近乎于完美的人,上面有财经新闻的专题报道,跟她所见的,完全不是一个人。

    商业天才盛弋,上面的照片多是淡漠冷峻的,她连忙滑动屏幕,下面还有他的资产评估,说他已是身价……林筱默默数了下零,十个指头都不够数的。

    身价百亿,呃……

    她的心情有点复杂,正是胡思乱想,手机屏幕突然闪动起来,音乐响起,有人打电话进来了。

    林筱定神一看,屏幕上场景已转换成了接听电话,上面跳跃着备注着的四个大字——

    亲亲老公。

    真是,太肉麻了,手机一下没拿住,掉下来砸了她脑门上。

    作者有话要说:  收藏来一波!请记住:紫薇中文网

章节目录